“虽然都在探讨电影业处于低谷期 但我们认为这也是开启一个新周期”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14 22:28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每经编辑 董兴生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态度就发生了重大转变,原来大规模融资的现象已经不复存在。”6月11日下午,在由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联合主办,集“财经+影视+跨界+融合”为一体的第四届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直言。

    这样的感受不仅是王长田一个人的。在以“新融合·中国电影投资新路径”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上,谈起资本对电影行业的态度变化,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万达影视总裁曾茂军、华谊兄弟CEO王中磊等大佬集体吐槽,叫苦说影视行业缺钱。

    每经记者张建摄

    变化是必然。对于整个电影产业而言,在经历了行业调整、疫情冲击后,随着部分投机资本离场、电影市场价值链被拉长,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看似低谷期的背后,实则是新一轮周期的开始。

    当傅若清、曾茂军、王中磊、王长田、蒋德富、郑志昊、谢斐、崔志芳等一众亲历、见证行业发展的电影、游戏公司掌舵人、投资达人围坐在一起,重新思考电影、资本的关系,探讨资本转变下各电影公司未来的变革方向时,中国电影的发展正在进入一个快速、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大规模融资已不复存在 电影业出现三角债问题

    “逐利的资本撤离影视行业,不再支持,让影视公司现在很难过,喜欢但不敢爱了。”峰会现场,谈起资本对电影行业的态度,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直言。

    曾几何时,影视行业是资本的热土。无论是地产大佬,还是互联网新贵,都想在影视行业中分一杯羹。而风来得快也去得快,在经历了一系列行业调整和疫情冲击后,浪潮退去,资本远离,市场波动,频频成为行业探讨的话题。

    行业缺钱,公司叫苦不迭,早已是这个圈子里不争的事实,身处其中的一众影视公司大佬们更是深有体会。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对整个行业的投资急剧减少。我觉得资本市场对影视行业基本上是采取了封锁政策。”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表示。在他看来,影视行业近两年没有新的公司上市,也没有办法融资,直接使影视行业的中坚企业出现了资金难的问题。

    作为2009年率先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华谊兄弟,亲历了整个行业的资本起伏。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坦言:“资本对影视的投资一直都存在。现在回头看,七八年前实际是一个资本高峰期,当时涌进了很多资本,对于这个行业并不理解,更多的是一个盈利导向。”

    “逐利的资本”同样让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深有感触。

    “有一段时间电影行业非常热,资本纷纷涌入文化市场;但当行业冷静、有困难的时候,资本又找不到了。”蒋德富表示,“大项目多的时候,其实真的需要资本支持,但就像‘投资需谨慎’那句话,资本市场要的条件就是收割利润,这时候我们觉得和资本合不到一起了。电影产业需要扶持,但资本杀进来之后,首先要10%以上的回报才能合作,所以让电影企业非常为难,我喜欢你,但我又不敢爱你。”

    热钱涌入之下,行业看似热闹非凡,但当“寒冬”来临,资本骤然抽身离去时,资本逐利的属性带来的众多问题却开始浮现。

    最明显的是影视公司估值大幅缩水。王中磊指出,当下这么多影视上市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可能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估值的冰山一角。所有影视上市公司的估值到了一个最低点,将来一定会反弹。

    市值之外,万达影视总裁曾茂军同样注意到了资本逐利属性背后的行业其他问题,例如演员成本被推高、大量粗制滥造内容的出现、主创人员严重不足,以及资本快速推动下影视行业利润滑坡。王长田也表示,行业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三角债”现象:院线欠发行公司的钱,发行公司欠制作公司的钱,制作公司又相互欠钱、欠主创人员的钱。

    “行业没有高速增长后,资本就回归理性了。我认为目前这个阶段,长期看好资本在线和部分投机资本离场,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不是坏事。随着泡沫破灭,这个市场最终沉淀下来的是一批在内容生产和产业链发展上有优势的公司。”曾茂军强调。

    低谷期背后就是新周期 市场将在2022迎大年

    资本注定和影视行业相爱相杀。正如曾茂军所言:“电影一定不是资本驱动产生的,但当电影市场快速成长时,一定具备资本的属性。”

    在他看来,全球电影经过两年多的内容沉淀,即将爆发,电影市场会在2022年迎来大年。那么,随着电影消费门槛被拔高、价值链被拉长,行业下一步的投资方向又在哪里?

    “虽然现在大家都在探讨电影行业处于低谷期,但我们认为这也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在文化行业持续投资13年的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认为,当前正是变革时代,有非常多的投资机会和新趋势。在中国市场,有门槛的资源是IP和版权,未来这部分一定会爆发,真正拥有IP和版权库的公司,才有持续性的发展价值。其次,科技驱动也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新技术驱动,对整个影视业乃至大文化行业,都是节能和提效的变革。”

    技术带给电影产业的变革影响并非首次。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指出,2010年是中国电影全面数字化时期,行业制片成本大幅下降,银幕数大幅增长。当时很多资金涌入行业,但资本最关注的仍然是头部公司和头部内容。

    这启发了傅若清用更广阔的的眼光去思考电影和资本的关系。“未来电影和资本市场,除了保持对行业头部的关注之外,应该更广泛地去看待电影具备的其他属性,比如电影的艺术属性、技术属性,中国电影带动的产业化,未来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未来的投资可以更加多元化。”

    深深感知到资本近两年态度变化的王中磊则认为,首先应该从思维认知上发生变化:“之前可能大家对资本想得比较单纯一点,理解的就是给钱。但其实资本还有一个很大的作用,就是把公司作为基础,将产业链高度整合融合起来。”

    “资本对文化产业的支持,不要仅仅在一个渠道,而是要多渠道融合。资本除了简单地增加股份或是增加电影投资外,可以更多地参与产业链的相关环节,整个电影产业其实是一个金矿,除票房以外,还可以共同开发更多的利润空间。”蒋德富也强调。

    如果将目光拓宽,2020年备受资本追捧的游戏赛道或许也能为电影行业未来的资本之路提供一些思考。

    在盛趣游戏首席执行官谢斐看来,虽然游戏产业与电影产业有着明显不同,但这两个产业却拥有投资共性。“游戏和影视都是内容创意产业,说得最多的4个字是‘内容为王’。因此,两个产业都会非常看重在投资过程中的团队能力,即对创新产品的研发能力等。”

    经历了最艰难的时刻,中国电影的发展正在进入一个快速、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一众电影人对行业未来充满信心,脚步从未停歇。

    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认为,资本追逐高增长,是一个趋势,资本理性的背后将带来更多机会。“我们与其抱怨资本,不如沉下心来,建设长期价值,一步步把我们行业的盘子做大、蛋糕做大,无论是宣发还是商业模式,当行业持续爆发出长期价值时,人才会回来,资本也会回到我们行业中。”

    做好内容是影视业核心 差异化战略定位很重要

    在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态度上,嘉宾们纷纷各抒己见,分享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同时他们也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做好内容是影视行业不变的核心。

    未来如何在内容创作上精益求精,打造更多爆款作品?资本转变下各电影公司未来的变革方向又在哪里?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每位掌门人也有着自己的心得体会。

    “动画的制作周期非常长,至少四到六年的时间才可以制作出一部动画电影,还未必能保证最好的质量。”面对外界的期待,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坦言,需要给大家泼点冷水。“把动画电影放在整个电影市场来看,动画电影票房占比只有百分之十几,即便年景最好的时候也只能达到20%。”

    不过他也表示,关于未来国产动画电影的制作,光线传媒已经有了初步规划。“我们将重新梳理中国的神话体系,用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打造中国神话电影宇宙。”王长田说,希望未来光线传媒每年都能推出三四部动画电影,也希望社会对光线传媒、对动画电影产业有更多等待。

    “差异化定位很重要。”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认为,未来中国电影市场的场景将是用三四年时间打造一个最头部的IP,并持续对这个IP进行衍生品开发。“需要有企业往下游衍生品方面开发,往科技方面走,这是资本期待的各个公司从不同的基因发展出更多的投资机会来。”

    “这几年碰到了一些资本的问题,对于我们整个的发展都有滞缓作用,但我们想要坚持下去。”在王中磊看来,作为最早布局全产业链的影视公司之一,华谊兄弟经历了从重资产到轻资产再到IP的转换,也摸索出了一条路径。“我们在做主题公园时,资本可以进行股权投入或前期投入,在资本的推动下把整个电影产业中很多优秀的国内公司以及国际公司连接起来,合作发展。”

    蒋德富则在主旋律电影的制作上颇有心得。从《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到《长津湖》,博纳影业在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运作上已经摸索出来一些经验。“主旋律电影的拍摄不难,但如何吸引观众进影院观看,并把商业化信息加入,还需要进一步探索。”蒋德富指出,拍主旋律不会吃亏,但关键在于怎么让观众感动、落泪、有激情。下一步,博纳影业将在创作上继续努力,同时希望打开一个新的合作渠道。

    峰会现场,曾茂军也表示:现在各大电影公司都在抱团取暖,万达电影希望成为一家在内容和院线方面达到平衡的公司。曾茂军透露,未来万达电影有两个发展方向,第一是内容多元化,第二是投资体量多元化。“我们会减少对单一内容的依赖,变成内容驱动的公司。”

    作为老牌国有电影公司,中影集团拥有最完整的电影产业链。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表示,整合资源一直是中影的核心发展方向。在传统的制片制作、营销发行、院线和服务四大板块之外,今年中影提出,未来将整体上进行六大板块的调整和梳理。“中影的思路非常清晰,在局部的单一项目上,中影或许未必是行业第一,但在综合和整合能力上,中影是具有明显优势的。”

    尽管入局较晚,但拥有着大数据等科技优势的猫眼,近年来一直加大在内容领域的投入,布局全文娱产业链。“中国电影一定要抓住观众喜欢的内容,讲好中国故事。”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表示,未来猫眼将重点关注全文娱、全链路、全场景等建设,与各个影视公司一起加强好作品的打磨,并为每一个好的作品找到喜欢它们的观众。

    内容为王,这在游戏行业也是一样的。盛趣游戏首席执行官谢斐表示:“疫情到来,对游戏行业好像更加利好,因为大家都窝在家里打游戏了。2020年,游戏行业投资已经非常热烈,2021年一季度,行业投资的案子就超过了整个2020年一年。”

    此外,谢斐还表示,用电影IP改编游戏需要考虑的方面有很多,例如IP的知名度能够带来多少用户关注、影视作品本身的人物故事是否适合进行游戏改编、游戏制作出来互动性如何、生命周期怎样,而为了跟随影视宣传的档期,游戏产品的制作往往又十分仓促。“未来电影与游戏的合作会更加丰厚。”

    (实习生李佳宁对本文亦有贡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