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马拉松21人遇难背后:保障、救援为何未跟上?涉事公司150万元中标首届赛事运营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23 23:07

    ◎知名马拉松主持人王超认为,越野跑的性质就决定着相关赛事存在较大的风险。

    ◎包括“流落南方”在内的很多参赛者,都将冲锋衣放在转运包中,而转运包在比赛前一晚被组委会收集,存放在赛道62公里处的CP6换装点,而出事的路段主要是在险峻的CP2到CP3点,这让很多人根本没有穿冲锋衣的机会。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曾剑  舒冬妮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图片来源:摄图网

    5月22日,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举办的百公里越野马拉松,因遭遇极端天气,造成21人不幸遇难。这起事故堪称国内越野马拉松最大事故。

    “昨天(22日)上午,天气还是好好的,但是午后突然老天就变脸了,又是大风,又是下雨的。”5月23日,一位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的居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形容越野马拉松比赛举办当天的情况。“现在搜救都已经结束了,21人不幸遇难,很多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现在景区已经封了,(甘肃)省和上边都来人了,正在调查原因。”

    在详细调查事故出炉前,深刻反思这次事故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查缺补漏,防止下次出现类似事故也极为重要。知名马拉松主持人、体育营销专家王超认为,越野跑的性质就决定着相关赛事存在较大的风险。而智美体育总裁兼执行董事宋鸿飞认为,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大家都应该保持客观的态度,不要“一棍子打死”,不要因为这一次的事件,推翻行业近十年的积累。

    21人不幸遇难

    “这个赛事,本来级别就不低,参赛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运动员级别的选手一般人是不让参赛的。”上述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的居民称,而这次不幸遇难的21人中,很多都是国内越野赛中“拔尖儿的”,其中便包括国内越野跑顶尖选手、宁波江南百英里冠军梁晶。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越野圈,梁晶是“大神”级的存在,是“各种比赛的No.1”。此外,残运会冠军黄关军也不幸遇难。

    对于造成此次事故的原因,5月23日,白银市政府通报称,主要是在比赛途中遭遇极端天气所致。据悉,22日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部地区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并最终酿成悲剧。

    所谓失温,也叫低体温症,是指人体热量流失大于热量补给,从而造成人体大脑、心肺等器官温度降低,并产生一系列寒颤、迷茫、心肺功能衰竭等症状,甚至最终造成死亡的病症。

    “昨天上午天气都挺好的,午后又是刮怪风,又是下雨的,谁都没料到会有这么恶劣的天气。”23日,一位当地居民告诉记者。

    这一点,也得到了亲历者的证实。“比赛日早上还‘风和日丽,阳光甚好’,下摆渡车到起跑点时天色转阴,随即起风,风力有四五级的样子。”参赛者“流落南方”在社交媒体上撰文回忆称,开跑后风力有增无减,其在到CP2(Check Point,业内简称CP点,是指比赛线路上设置的打卡计时点)之前就已开始下雨,过了CP2之后,又是逆风,风力已加大到七八级,雨也更密了。从CP2到CP3有8公里距离,爬升1000米,越往上体温越低。

    图片来源:黄石石林大景区微博

    22日晚间,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些参赛选手遭遇天气突变时的图片和视频。一些参赛者在趴在陡峭的光秃秃的山坡上,抱团取暖,身上的布料被狂风刮得随风飘扬。亲历者“流落南方”撰文形容:“风吹得站不住,非常担心被吹倒,冷得愈发受不了,找了一个相对避风的地方掏出保温毯,裹在身上,瞬间就被风吹散开,什么用都没有。还有选手的保温毯,直接被大风给撕碎了。”

    “昨天(22日)天气确实挺奇怪的,往年我们这边基本从农历四月初八(今年5月19日)后,天气都比较稳定,比如今天(23日)我们这边的天气就挺好的。”另一位景泰县黄河石林附近的居民向记者分析称,这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参赛选手刚跑到比较危险的路段时,天气就突然发现了变化。

    部分路线难度大  当地居民:别说车,人都难走

    在出现参赛人员失联的情况后,当地停止比赛并组织多方力量搜救失联人员。据通报,参与搜救的人多达上千人,还出动了直升机等。“23日上午就基本搜救完了。”当地居民告诉记者。

    23日上午,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在“甘肃白银越野赛马拉松赛事事故”发布会上鞠躬道歉称深感内疚、自责,对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对遇难人员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将全力做好善后工作。

    23日下午,本次赛事的承保方称,据初步估计,本次事故团体意外险预估赔偿金额1000余万元,自然灾害救助保险预估赔偿金额230余万元,目前筹措的1000万元应急赔付资金已经到位。

    尽管当地通报称,这次是一起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但将责任归咎于天气因素,仍有大量网友不买账。外界质疑,此次事故中,赛事区域的天气预报是否到位?

    据悉,此次比赛,白银市景泰县气象局提供了现场气象服务,气象局的主要领导给组委会的主要领导发送了比赛场地的气象信息专报。专报中提供了最低气温、最高气温、风级风向等信息,“只是具体的冷空气过境信息没有”。

    然而,甘肃省气象局在5月21日的重要天气提示中提到,“21日~22日甘肃省有一次大风沙尘、降温降水天气过程……5月已进入强对流天气多发时段,注意防范短时强降水、冰雹、雷电、阵性大风等不利影响”。

    即使天气突变难以预料,也不能证明此次赛事的主办方就没有责任或者失误。“这次越野马拉松,部分路段是新路线,非常险峻的,别说车了,连人都难走。”据当地居民透露,有些路段基本就是悬崖、陡峭的山壁。

    而据“流落南方”撰文回忆,这次黄河石林的赛道,最难的部分就是从CP2到CP3,8公里距离,爬升1000米,且只有爬升没有下降。“山是石头与砂土混合的路况,很多段都非常陡。在以往的比赛中,这一段都无比艰难,选手们需要手脚并用往上爬,这里是摩托车都上不去的。”

    “流落南方”还在文章中称,越往上,风越大、雨越大、温度越低,体感温度更低。这种很陡的地形,岩石是湿滑的,视线是模糊的,而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抖得没办法停下来那种。而陡峭的路段也给救援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这次越野赛,在保障方面也存在考虑不周。“流落南方”就称,在CP3根本不提供任何补给,这意味着,即便到达山顶,也没有可补充的食物、饮水,热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体,更无处可休息,且无法在此处退赛。

    赛事主办方的另一个失误在于,可提供御寒保暖的冲锋衣并没有被列入比赛必带的强制装备,而是作为建议装备写进了赛事手册。包括“流落南方”在内的很多参赛者,都将冲锋衣放在转运包中,而转运包在比赛前一晚被组委会收集,存放在赛道62公里处的CP6换装点,而出事的路段主要是在险峻的CP2到CP3点,这让很多人根本没有穿冲锋衣的机会。

    此外,后续的救援,对比赛的执行方乃至白银市也是一个考验。而21条鲜活生命的逝去,不应被简单视为是一次天灾和意外,更多的应该是反躬自省,防止下一次类似悲剧的出现。

    图片来源:黄石石林大景区微博

    连续四届由同一公司执行  运营方员工仅20多人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甘肃省白银市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从2018年举办至今已有四届,连续四届均由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晟景体育)负责运营。

    启信宝显示,甘肃晟景体育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金500万元,由自然人张小燕和吴世渊各持股50%,其中,吴世渊为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及发布;企业营销策划、市场营销策划、企业形象策划、会展服务、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展览展示承办、体育赛事活动策划等。

    除了经营甘肃晟景体育,吴世渊还在甘肃福元堂生物养生有限公司、甘肃千叶润城园林绿化有限公司、甘肃泰圸农业有限责任公司等8家企业任职,涉及领域包括餐饮、农产品、绿化工程等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甘肃万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万美实业)曾持有甘肃晟景体育55%的股份,彼时吴世渊和张小燕分别持有15%和35%的股份。2018年12月底,甘肃晟景体育发生股权变动,甘肃万美实业退出。据悉,中国·靖远第一届国际马拉松赛的赛事推广机构正是甘肃万美实业。

    从目前的股权结构和注册资本看,甘肃晟景体育似乎“实力一般”。其2020年报显示,2020年,该公司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为0人。而这样一家实力平平的公司却多次拿下政府部门的“大单”。

    资料显示,2018年5月,甘肃晟景体育中标“黄河石林大景区管理委员会2018首届黄河石林国际百公里越野赛暨首届黄河石林国际马拉松赛运营服务项目”,中标金额150万元;2019年7月,又中标“白银市平川区体育中心2019年首届平川半程马拉松赛运营服务项目”,中标金额97.68万元;同年10月,中标“靖远县文体广电和旅游局2019靖远第三届国际马拉松赛运营服务项目”,中标金额149.5万元。

    虽然甘肃晟景体育参保人数为0人,但该公司一位张姓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该公司共有22名工作人员,在事故发生后,均参与到一线搜救中。虽然有22名员工,但在重大事故面前,这点人手是极其有限和捉襟见肘的,是难以覆盖搜救需要的。

    甘肃晟景体育,这样一家实力平平的公司,何以多次获得甘肃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这样重要赛事的运营权?对此,5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甘肃晟景体育,但均无人接听。

    越野赛事的蛰伏与迅猛生长

    据宋鸿飞透露,越野跑赛事在国内最开始出现大概是在2012年。与场地跑、路跑相比,越野跑作为一个小众市场,很多方面发展得都不成熟。“这本身就是马拉松运动员的进阶需求,对参赛选手要求高,因为运动员基数小,是小众市场,赛事举办方的运营费用很少,就决定了不会有太多的投入,这是行业的普遍情况。”宋鸿飞表示。

    不过,在经历了两年的蛰伏后,2014年至2015年,中国越野跑赛事开始逐渐形成规模。期间参与越野赛的人数急剧增加,越野赛的赛事数量也随之增加。

    截至目前,国内已经涌现了大量的越野跑赛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知行合逸”网站搜索发现,目前“正在报名”的越野跑赛事便有19个。包括“2021北京箭扣长城国际越野挑战赛”、“2021夹金山百公里越野挑战赛”、“2021野性祁连越野跑”等。

    图片来源:“知行合逸”网站截图

    记者注意到,这些赛事的主办方大多是地方政府、体育局,承办单位则以地方田径协会、文化体育和旅游局为主,运营大多会交给相关的户外运动公司进行。今年年初至今,已经“报名截止”或是“比赛结束”的越野跑赛事超过40个。

    “我不赞成越野跑!”王超说道。他认为,越野跑对选手的要求非常高,比路跑的要求高很多,这一块就限制了很多人。同时,越野跑的很多路段没有通公路,一旦出事很难及时展开救援。路跑出事了,(救援)可能几分钟就能到,但越野跑出事了,几个小时都未必能到。即便救援最后到了,也可能面临着重大的伤亡。

    “越野跑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低温、高温、沼泽泥潭、野生动物、山洪等等,如果选手遇到就都是要命的事。”王超表示,越野跑的性质就决定了赛道的很多路段未通公路,补给点之间距离长,一旦选手身体出现状况,救援根本来不及,越野跑的性质决定了其迟早要出事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与传统马拉松赛事一样,越野跑赛事也需要缴纳一定的报名费用,且有的报名费用不低。在一些网友看来,赛事可能存在着主办方为盈利而减少安全保障支出的情况。

    宋鸿飞告诉记者,这种越野跑的小众项目存在50%的可能性不会盈利,但之所以有人去做,是因为看好它的未来,从体育产业发展趋势而言,这是一个健康的投资行为。

    “这件事情已经造成了沉痛的后果,失去了一批最优秀的马拉松选手,对产业(越野跑赛事)本身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以后都不知道还存不存在。”宋鸿飞希望,不要因为这一次的事件推翻这个行业近十年的积累。

    目前来看,此次事件对越野跑赛事的影响是必然的。5月23日,原定于当天中午12时在浙江湖州举办的莫干山越野跑挑战赛女子10公里项目被紧急取消。此前,这里已经开跑了35公里以上项目,因为大雨,不断有选手退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