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宁德时代股东大会:超过百人参加 曾毓群透露钠电池已经成熟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21 23:14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公司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透露:钠电池已经成熟了。不过,宁德时代的钠电池不是刚一出来就很便宜,因为目前整个供应链很小,成本比锂电池贵。

    每经记者 赵李南    每经编辑 文多    

    “钴被炒起来了,大家就去搞无钴;镍被炒高了,大家就都不要镍,但锂还在。”5月21日,宁德时代(300750,SZ)董事长曾毓群在公司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说起涨价时,透露了另一个重要信息:“我们的技术也在发展,我们的钠电池已经成熟了。”

    作为行业龙头,宁德时代的股东大会吸引了不少投资者,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测,现场有超过100位股东或者股东代理人前来参加。

    众多投资者也从锂电上游材料价格上涨、电池技术路线、下游整车厂商自投电池和锂电产业未来远景等方面,向宁德时代的管理层提出了问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李南 摄

    钠电池已经成熟 固态电池商业化困难

    近期锂电上游材料价格上涨明显。宁德时代方面表示,公司也相应规划了上百亿元的资金进行上下游投资,以确保供应链稳定。

    会上,曾毓群也谈起了涨价的事:“涨得非常高,对我们成本影响会比较大……碳酸锂纯粹就是囤积居奇,这对新能源产业发展是不健康的。我们也在锂、钴、镍做了一些布局,(供应商)要真正地明白,合理的价格才(能)做得长远。”

    除了“劝”,曾毓群也放了文章开头的那段“狠话”——“如果谁在我们这儿拼命乱涨价,我们会把他们排除在外。”

    在谈涨价时,他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我们的技术也在发展,我们的钠电池已经成熟了,氯化钠炒不起来,(因为)盐很多。”

    当然,对于钠电池,曾毓群表示,宁德时代的钠电池不是刚一出来就很便宜,因为目前整个供应链很小,成本比锂电池贵。

    出了钠电池,近期有车企发布了固态电池。对于固态电池,曾毓群分析称:“固态电池大家都觉得是能量密度最高的电池,读物理的人都知道,固态的离子扩散速度比液态难(慢)十倍,我们研发了十年,技术处于第一梯队,但商业化还要相当长时间。”

    曾毓群透露,固态电池的离子扩散速度是液态电池的十分之一,因此只能把材料做得很小,颗粒做到纳米级,但这样颗粒粘在一起就需要更多的粘接剂,层与层之间变得很薄,合在一起整体看起来能量密度反而比液态电池低40%。另外一方面是成本非常高,商业化路线上困难。

    “目前(液态电池)能够续航800公里,但按照(固态电池)的体积和重量,只能够做到500公里。”曾毓群认为。

    曾毓群还表示,按宁德时代通常的新品开发逻辑,要从满足技术路线、产品路线和商品路线三个方面考虑。技术路线指科学原理上可行与否,产品路线指能不能品控、产品安全性如何、量产如何,而商品路线则是指在市场上有没有性价比。

    “举个例子,低温超导,常温下能够找到电阻为0的超导体,但能不能做成技术路线?不见得通。能不能做成产品路线?没希望。能不能做成商品路线?更没有希望。”曾毓群说。

    图为宁德时代部分电池产品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李南 摄

    与整车厂自投电池相比仍具优势

    近年来多家汽车整车厂商也开始逐步介入动力电池领域,有投资者问及宁德时代对于整车厂商进入该领域的看法。

    “动力电池形态目前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三年前,做磷酸铁锂材料的来找我,说曾总我们做不下去了,大家都去做三元,我也想去做三元……(再看)今年,大家又都去投磷酸铁锂了。”曾毓群想用这个例子证明电化学还在不断进步,“车厂做电池没办法跟得上。大部分的车厂,目前还是希望找我们合资,因为电化学的专业性不如我们”。

    “第二是我们积累了这么多经验,对优化一个车的电池是特别有用的。”曾毓群继续说道,“第三,车卖不动了,(车厂的)电池生产线就崩了,(而)我们是吃百家饭的,东家不亮西家亮。(只要)我们自己把技术做好、运营做得优秀、把客户服务做好,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曾毓群还透露,有不少下游客户在与宁德时代合投生产线,“我们对产能的扩产是蛮有信心的,大家互相有承诺。”

    锂电将来是T瓦时时代

    在电动汽车接受度越来越高的背景下,宁德时代的管理层认为,将来的锂电池行业并不是以G瓦时在衡量,而是以T瓦时衡量。

    “到2050年是怎样的规模?去年我们发表过电动汽车故事。当时,(思考)对2025年渗透率(电动汽车销售占比)写多少比较好,有人说25%,对2030年,有人说50%。很多人都在争论,现在一年多时间就全部变了,(一致共识是)2035年的渗透率会非常非常高。”曾毓群在展望未来时表示。

    宁德时代管理层认为,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皆有广阔的空间。

    宁德时代方面称:“公司从成立之初,定下来两个业务,一个是动力电池,一个是储能电池。储能没有具体的政策引导和鼓励,发展比动力慢一拍。但随着‘双碳’目标,储能也热起来。(宁德时代)过去对储能的技术探索一直在进行,目前的瓶颈已经不在技术和成本上了,今年到明年海外储能(行业)运营的机制已经成熟,会看到海外储能(行业)发展会非常快。今年国内的相关部门也进行了调研,国内的储能业务也会开始起飞。目前来讲,储能的市场已经逐渐发展起来了,宁德时代做了很多的技术储备,相信未来公司在储能领域也会保持很好的竞争力。”

    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认为:“碳达峰、碳中和。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能源生产端;一条是能源消费端。对于能源电力生产端,必须用清洁能源取代。核电、风电有限,最重要是光伏。对于消费端而言,用油、用气的都要电动化。将来包括工程机械、码头机械、农机、海上作业船都要变成电动。”

    此外,针对近年来兴起的换电模式,曾毓群分析称:“不同客户对换电、充电要求不一样。换电好处就是消费者不拥有资产,对购买成本是有好处的。对于电池银行来讲,电池包(如果)有一个相对的标准化(规则),是一个好事。但(这些)都在摸索之中。”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