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新环保冲刺创业板:主业产能利用率不高却要扩产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18 22:00

    每经记者 张海妮 彭斐    每经编辑 文 多    

    旧电视机、旧电冰箱、旧洗衣机、旧空调、旧电脑……这些“旧”东西背后,是一个产值预期超千亿的产业。虽被认为是朝阳产业,但正在运营的企业却是步履维艰,已经4年没有“正规军”进入。

    华新绿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环保)就身处上述行业。作为一家有着新三板挂牌履历的公司,华新环保想换个更大的舞台,于是向A股发起冲刺。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

    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行业从业公司扩容迟缓,一部分原因是补贴到位迟缓造成的连锁效应。华新环保在招股书(申报稿)中也提到,由于基金补贴发放时间较长,华新环保面临的资金压力较大。也正是这个原因,华新环保的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的产能利用率均未超过65%。

    除了全行业共同面临的资金难题,华新环保披露的数据中,还出现了2017年营收数据“打架”的情况。另外,在研发人员的数量上,这家公司与同行也明显不在一个量级。

    2017年营收数据“打架”

    在向创业板发起冲刺之前,华新环保已经有过资本市场的履历。2016年4月21日,华新环保在新三板挂牌。

    去年11月,华新环保正式公布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下同)。截至签署之日,张军、沙越夫妇合计控制公司股份46.20%,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和处理处置业务的企业,华新环保的盈利主要来自于销售电子废弃物拆解产物、报废机动车拆解产物和废旧电子设备回收再利用产品,以及向产废单位提供危险废物处置服务,通过拆解电子废弃物中的“四机一脑”向财政部申领基金补贴。

    今年3月30日,华新环保更新了2020年全年财务数据,报告期随之更新为2018年~2020年。

    在更新后的招股书(申报稿)中,华新环保2017年的营收数据不再显示。不过,就是这个被替换掉的数据,却出现了“打架”的现象。

    2018年4月25日,尚在新三板挂牌的华新环保披露了其2017年年报,其中显示:华新环保在2017年的营业收入约1.80亿元,毛利率为12.73%。与2016年2.35亿元相比,同比下降了23.37%。

    对此,华新环保在2017年财报中解释称:根据2017年5月10日财政部印发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政府补助》,本期基金拆解补贴收入调整至其他收益项目,不再计入营业收入。如果基金拆解补贴收入计入营业收入,则(2017年)营业收入为23692万元,同比增长0.92%。毛利率为33.73%,同比增长5.00%。

    不过,华新环保在2017年财报中披露的营业收入数据,却与其在2020年11月披露的招股书(申报稿)中的数据不一致。

    2020年11月披露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华新环保2017年营业收入为24427.50万元。这一数据,较其2017年财报数据,无论是否将基金拆解补贴收入计入营业收入(即约1.80亿元或约2.37亿元),均不一致。

    对此,5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华新环保董秘刘时权,并向公司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在一位注册会计师看来,营业收入数据出现“打架”的情况,可能源于合并口径的不一致,但如果在披露主体未变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数据“打架”,可能是说明企业财务存在一些问题。

    基金补贴发放有延时

    在华新环保的主要业务中,危险废物处置服务的销售收入占比在去年快速扩大,由2019年的6%剧增至21.22%。

    相对而言,电子废弃物拆解的占比则比较稳定,处于62.19%~66.56%区间。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可以细分为两块:电子废弃物拆解产物、基金补贴。

    华新环保在电子废弃物拆解产物方面的业务,主要是指华新环保及其子公司云南华再新源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华再)、华新绿源(内蒙古)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古华新)将废旧电器电子产品拆解为金属类、塑料类、玻璃类、线路板类、废部件类等再生资源,将前述拆解破碎后的材料销售给金属冶炼厂、塑料生产企业、玻璃生产企业、电子废部件加工处理企业等,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

    基金补贴方面,主要是华新环保通过拆解电子废弃物中的“四机一脑”,可申领财政部发放的基金补贴。随着拆解业务的壮大,华新环保获取的基金补贴也在逐年增加。

    招股书(申报稿)披露的信息显示,2018年~2020年,华新环保电子废弃物拆解基金补贴金额分别为1.05亿元、1.37亿元和1.49亿元,占比分别为25.10%、23.90%和26.56%。

    不过,受基金补贴审核流程较长、基金收支不平衡等因素的影响,华新环保取得基金补贴的时间通常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报告期内(2018年~2020年)公司收到的基金补贴款均为2017年之前确认的应收基金补贴款。

    华新环保同时提到,在基金补贴款未发放之前,公司将存在大额应收款项,公司营运资金相对紧张,财务成本相应增加。如果未来基金补贴发放持续滞后,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华新环保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8263.93万元、37002.68万元和43681.69万元,占同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7.79%、41.47%和41.75%。

    一位相关企业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企业对规模效应心知肚明,但因拆解基金补贴迟迟不到位,进而引发的资金流动性紧张,已然让众多业内公司步履维艰。

    同时,国内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企业甚至连续数年未“扩军”。中原证券研报显示,2013年~2017年该行业新增公司家数分别为48家、15家、3家、0家和0家。

    华新环保在招股书(申报稿)中提到,国家对电子废弃物拆解行业实行行业准入政策。取得废弃电器电子拆解资格并纳入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名单的公司才能按照规范拆解量申请基金补贴。截至2019年底,合计有五批共109家企业进入基金补贴名单,其中2016年至2019年没有新增企业,行业格局已经基本稳定。

    提到增长停滞的原因,一位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企业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补贴也是正规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但到位却一般要等3年,流动性紧张不断加剧,经营成本随之上升。

    事实上,这也是我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产能利用率未超过65%

    对基金补贴发放周期较长,华新环保还提到,部分规模较小、实力较弱的拆解企业开始被迫降低开工率,减少拆解量。

    同时,行业内规模较大、资金实力雄厚、拆解工艺水平高的企业仍能够保持较高的开工率。

    不过,这也并没有达到满负荷运转的状态。华新环保在招股书(申报稿)中提到,报告期内,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的产能利用率均未超过65%,主要是由于基金补贴发放时间较长,发行人面临的资金压力较大,无法大规模进行原材料采购。

    除了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产能利用率不高,华新环保的废机动车拆解业务在这方面表现也不理想。

    2018年~2020年,华新环保报废机动车拆解业务的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这是由于报废机动车拆解行业竞争逐年加剧,发行人报废机动车回收数量逐年下降。

    华新环保还表示:由于北京华新凯业物资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凯业,报废车辆拆解业务经营主体)位于北京市顺义地区,2020年度受新冠疫情影响,北京防疫管控较为严格,车主报废机动车的意愿下降,同时负责办理报废机动车注销手续的车管所开始办理车辆报废手续较晚,导致公司2020年度收车数量和拆车数量有所下降,导致产能利用率进一步下降。

    即便部分主业的现有产能利用率并不高,但华新环保仍计划对一些产能加码。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华新环保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将用于“危险废物处置中心变更项目”“3万t/年焚烧处置项目”“冰箱线物理拆解、分类收集改扩建”和补充流动资金。

    华新环保提到,募投项目投产后,将增大公司整体规模,有利于进一步发挥公司技术、产品、客户、品牌和管理资源优势,实现公司业务的整合及协同效应,切实增强公司抵抗市场变化风险的能力、市场竞争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华新环保募投项目之一涉及的危险废物处置业务,在2020年确实增长较快。但危险废物处置的产能利用率在2020年只有75.96%,在2019年则仅为43.10%。

    如上文所述,但另一募投项目“冰箱线物理拆解、分类收集改扩建项目”涉及的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虽然自2018年以来产能利用率逐年提升,但到了2020年也仅为63.33%。

    在此背景下,公司仍希望通过募投项目扩大相关产能,是否会进一步降低公司产量利用率?就此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5月14日向华新环保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发明专利仅有4项

    华新环保是一家高新技术环保企业。招股书(送审稿)中,公司也在论及自身的科技创新、模式创新等方面时,花了不少笔墨。毕竟,公司此次IPO瞄上的是创业板。

    “发行人所处行业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这里指的是华新环保处于再生资源行业。

    提及科技创新,公司称:发行人自成立以来,“持续推动科技创新”,“致力于探索如何应用先进技术提高生产经营效率”,“在日常生产经营中不断对相关技术进行更新完善”。电子废物拆解业务方面,已形成大型家电拆解处理技术、载银活性炭除汞技术等先进技术;报废机动车拆解业务方面,已形成“流水线”式柔性报废汽车拆解工艺等先进技术工艺;危险废物处置业务方面,已经形成分布式干式除臭设备、危废填埋固化配伍技术等先进技术工艺。

    另外,在模式创新上,华新环保称,为解决再生资源行业产品非标准产品,公司不断探寻“产业+互联网”路径……公司自主开发了用于货物销售的竞拍平台,让客户可通过手机APP进行竞拍。

    不过,华新环保在研发人员、专利数量上,与同行的差距却不是一星半点。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新环保(含控股子公司)员工总数为576人,其中研发人员30人,占比5.21%。

    其中,核心技术人员6名。最近两年内,郭海峰为2018年新增核心技术人员,谭明亮和姬磊磊为2019年新增核心技术人员,2020年4月,郭海峰因个人原因离职,其工作由谭明亮接替,公司其他核心技术人员保持稳定,不存在核心技术人员离职对研发和技术产生负面影响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华新环保招股书(申报稿)提及的同行业公司有中再资环、格林美、东江环保和启迪环境。

    对华新环保来说,上述4家公司均是“老前辈”。拿上市时间来说,最晚上市的东江环保于2012年登陆A股,距今也已经9年多了。

    在3家披露了数据的同行中,东江环保的研发人员数量最少,但也有480人,而启迪环境的研发人员数量为546人,格林美有1030名研发人员。

    除了研发人员数量存在差距,华新环保的研发费用,与同行也有较大差距。

    近3年,华新环保的研发费用从1100多万元增至2300多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由2.69%提升至4.16%。

    而启迪环境、东江环保的研发投入在2020年均已过亿,格林美更是高达6.8亿元。

    不管是研发人员数量,还是研发投入金额,华新环保跟几位“老前辈”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等级。

    在反映公司技术实力的另一指标——专利上,华新环保也较为单薄。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华新环保及控股子公司拥有专利共计58项,其中发明专利4项,实用新型专利54项。

    截至去年底,启迪环境拥有200余项发明专利。而格林美方面,则自我描述为“申请2181件专利”,在40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于有效发明专利500强榜上位列第173位。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