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cle》主编眼中的成都三大特质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17 13:46

    理想的城市应该拥有可以通向自然景观的阳台,充满活力与流动性的社区和具有高度文化认同感的城市居民。而成都,兼具了以上三种罕见的特质。

    每经记者 谢陶    每经编辑 刘艳美

    《Monocle》主编安德鲁·塔克(Andrew Tuck)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片)

    在过去四十多年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中,经济因素成为塑造中国城市形态的主要驱动力。

    随着中国城镇化率超过60%,城镇化进入“下半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城市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哪些城市特质值得保留、未来的理想城市应该具备哪些特征?

    在全球顶尖品质生活杂志《Monocle》主编安德鲁·塔克(Andrew Tuck)看来:“理想的城市应该拥有可以通向自然景观的阳台,充满活力与流动性的社区和具有高度文化认同感的城市居民。而成都,兼具了以上三种罕见的特质。”

    安德鲁·塔克表示,成都将成为许多人工作和移居的下一个目的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看得见雪山的阳台

    一直以来,《Monocle》以其独到的人文视角为“全球新游牧民族”挑选下一个旅游和移居的目的地。从东京、慕尼黑、哥本哈根、维也纳、到苏黎世,集中体现了《Monocle》数十年来所珍视的城市价值。

    “诚然,人居环境、绿地空间、教育质量及医疗水平这些明确的指标能够很好地衡量一座城市的宜居水平。但我们倾向于在此基础上,跳脱这些 ‘硬维度’(hard metrics),去寻觅不同城市中存在的偶然性与独特性。”安德鲁·塔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其中,拥有自然景观的阳台是构成一座理想城市的关键要素,这是不可或缺的。”安德鲁·塔克从不掩饰其对于阳台的偏爱——只因在这片方寸之地,城市气质立现。

    某种程度上,阳台,意味着一种对快速城市化的“潜逃”与“反抗”。它所隐喻的生活价值是指向内心的,通往自然的,是现代人得以从钢筋水泥丛林里得以暂时抽身的重要“居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目光移至成都,能够在市中心拥有“看得见雪山的阳台”,这对于一座拥有千万级人口的城市来说是幸运的、也是独特的。在某一个清晨或是日暮,城市西边的雪山逐一显现,奔忙的人群与神圣的雪山邂逅,这样美好的“偶遇”,在国内几乎是独一份的。

    《每日经济新闻》观察到,这座城市的居民还自发地组织起“在成都遥望雪山群”的爱好者团体,一起观赏雪山,讨论雪山,科普雪山。根据雪山群的整理统计,2020年,在成都遥望雪山的天数达到了70天。从华西雨屏、大雪塘、太子城,到蜀山之后——幺妹峰,再到蜀山之王——贡嘎雪山,西部的群山,如同一片巨幕般降临在每一个居民的阳台。

    无疑,这座城市对于雪山,对于阳台的热爱,自然如同本能,自发如同生活。在《国家地理》主编单之蔷看来,“这样的城市,与这样的雪山,相互映衬,释放着城市文明与壮阔自然相生相伴的灵气。”

    身居闹市,遥望雪山,无论是处在江湖之远还是居于庙堂之高,都在某一个同样的时刻遥望同一个方向。这或许就是,雪山阳台献给这座城市最独特的浪漫。

    “流动盛宴”般的社区

    通过生活来理解一座城市,“超越指标”去观察一座城市,是《Monocle》一直所主张的,也是其擅长的。“我们会关注一座城市咖啡馆的数量、艺术机构的集群以及社区的活跃度。”塔克表示,“这些涵盖了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们关注的不是冷冰冰的数据,而是这座城市所体现出的活力。”在塔克看来,评价城市的好坏关键在于是否“以人为尺度”,比如,街道要便于行走,楼宇之间要有足够的公共空间,社区要拥有足够多元丰富的功能。

    正如美国作家海明威笔下的巴黎一样,“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它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座流动的盛宴。”

    虽然隔着不同的时空,成都与巴黎之间仿佛有着某种“流动的共性”。

    如果你从城市的上空俯瞰,成都的千百座社区就如同一幅人文图卷在眼前徐徐展开;如果你深入到街头巷尾,那种亲切的、亲密的、无处不在的烟火气则会扑面而来。

    无论是将年轻人重新从新兴的CBD吸引回老城的望平街;还是充满了市井生活元素的玉林片区;还是见证了从破败工业园区走向城市有机更新的东郊记忆;还是植根于本土人文精神和集体记忆,为中国城市公共空间建设打开了崭新想象维度的西村大院,无一不体现了这座城市社区的精神内核——以人为尺度、高度流动、充满活力与想象力。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此前,中国一些“城市蔓延”忽略了以人为尺度的规划——大型城市综合体改变了城市尺度、孤立的大型建筑打破了城市肌理与街墙结构、封闭的高速通道和环路贯穿城区。而成都努力避免了大部分“城市蔓延”的通病,高度重视社区的价值与作用,通过实施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打造多元的“场景”,将城市交还给社区与居民,而非道路与广厦。

    “形形色色的人都能在这座城市找到归宿。城市社区能够在24小时内保持活力与不断的更新,实现了工作与玩乐的巧妙平衡。与此同时,居民在社区的发展更新过程中也有着极强的参与感。”安德鲁·塔克分享了他对于成都的观察,“显然,这座城市的规划者具有长远的眼光,不是局限于一隅,而是充分地激发了城市社区的活力。

    在成都,从清晨的菜市,到日暮的江滩,各具特色、大大小小的社区就像是一场场“流动的盛宴”般蓬勃鲜活地上演。

    天府文化的独特标识度

    单调是城市最大的“敌人”。

    而远离单调的窠臼,崇尚多元的文化,则反映出一座城市的吸引力。

    无论是张恨水笔下世俗的北京,还是金宇澄笔下如“繁花”般的上海,还是卡尔维诺构想出的一座座五光十色的城市。城市,其隽永之魅力,其独有之特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植根城市的文化,或传统或现代,或含蓄或开放,或特立独行或博采众长。

    “成都是一座能够引发人们广泛文化共鸣的城市,历史的多重性,文化的丰富性,总能带给人意外之喜。”安德鲁·塔克表示,“跟许多世界级的城市一样,成都拥有着极强的文化标识度(cultural identity),居住其间的人骨子里透露着乐观与自信。”

    “我很幸运,此前来成都待过一段时间。这座城市的文化有一种‘青翠欲滴的活力’,文物古迹遍布市区,书店点缀其间,人们在休闲惬意中讨论着不同的话题。” 安德鲁·塔克表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诚然,成都的文化标识度离不开天府文化长期的滋养,其自成一派的生活理念、建筑风格与美食品类,充满了乐趣,吸引了无数游人前来探索畅游。

    今年五一期间,相关平台数据显示,在全国最热门十大目的地中,成都仅次于北京上海,成为全国第三大热门目的地,共接待游客1850万人次,同比增长215%。按可比口径,游客总人数较2019年同期增长10.9%,首次实现疫情之后的正增长。

    这无疑是成都城市吸引力的最好见证。

    正如世界文化名城论坛秘书长保罗·欧文斯所言,要建设一个为全世界所熟知的世界文化名城,需要建立起城市的文化认同感,推出独特且令人记忆深刻的文化元素。而成都本身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传统元素与现代元素在这座城市得到了很好融合。“包容创新的天府文化,在其发展演变过程中,体现了当地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最后,在谈到未来的理想城市时,安德鲁·塔克表示,理想城市有着不同的衡量标准,但最终的标准还是回到人的需求上来。能够充分满足人的需求,激发人的创造性的城市便是我所期待的理想之城。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