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亚药实控人无力再增持,“牛散”高雅萍逼近控制权,是否早已瞄准?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14 20:23

    ◎年逾六十的金石亚药现任实控人蒯一希称,因自己无资金增持公司股份维持控制权,若公司现任第二大股东高雅萍再大举增持,将难以维持控制权。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编辑 文多    

    面对“牛散”高雅萍的举牌,金石亚药(300434.SZ)实控人蒯一希及一致行动人提前宣布“弃权”。

    5月13日晚,金石亚药回复关注函时表示,由于公司现任实控人蒯一希无资金增持公司股份维持控制权,若公司现任第二大股东高雅萍再大举增持,将难以维持控制权。

    2018年,高雅萍进入金石亚药,在2020年才开始大举增持。今年3月,她明确将继续增持公司股份,未来或超过蒯一希及一致行动人的持股份额。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高雅萍去年以来大幅增持的举动及其她拥有的众多资产来看,她是否早已瞄准了金石亚药的控制权,并有所准备呢?

    拟豁免实控人相关承诺

    “牛散”高雅萍向着金石亚药控制权一路逼近。

    今年3月,金石亚药公告称获自然人股东高雅萍举牌。增持后,高雅萍的持股份额将增加到20.01%。如果按照这一持股比例,金石亚药实控人蒯一希及其一致行动人杨晓东依然能以21.18%的持股份额保住公司控制权。

    但在前述增持的权益变动公告中,高雅萍还称,自己将继续增持不低于3.24%的股份。增持完成后,其持股份额将提升至23.25%,将超过公司现任实控人的持股比例。这就意味着,金石亚药的控制权或将移交到高雅萍手中。

    4月27日,金石亚药公告称,拟豁免实控人蒯一希及其一致行动人关于保持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公告显示,2017年重大资产重组时,蒯一希及一致行动人承诺自此次资产重组后的36个月内,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将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协议受让、参与定向增发等方式维持对金石亚药的实际控制地位。

    但在高雅萍举牌后,金石亚药公告称,拟豁免蒯一希等人关于保持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这有利于为进一步优化公司股东结构和治理结构,整合各方优势资源。

    该公告发布当日,深交所就对金石亚药就豁免原因、豁免承诺后公司控制权归属等问题提出问询。

    5月13日,金石亚药才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表示,拟豁免蒯一希及其一致行动人保持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承诺,主要原因是实控人“没钱”了。

    金石亚药方面称,自公司上市以来,蒯一希及杨晓东从未对其持有的公司股票进行过减持,主要收入来源为蒯一希的工资、奖金和股份分红。同时,实控人亦无金石亚药外的其他产业,如果进行股权质押融资,亦会对公司治理带来风险。因此,如果面对第三方持续大量的增持行为,蒯一希及杨晓东客观上无更多资金继续增持公司股份,以保住控制权。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此外,金石亚药还表示,如果蒯一希及杨晓东选择从二级市场增持股票,可能导致公司出现股权之争。因此蒯一希及杨晓东对于保持控制权的承诺不具备继续履行的客观基础,继续履行该承诺亦不利于维护上市公司权益。

    这也意味着,在高雅萍实际上位实控人之前,金石亚药现任实控人已经提前宣布“放弃”公司控制权。

    商誉风险去年被清理

    公开资料显示,蒯一希已经年逾60岁。机械工业出身的他,2004年就进入金石东方(金石亚药的前身)。在蒯一希的主导下,金石东方从机械领域逐步转型到医药产业,并于2019年时改名为金石亚药。

    记者查阅启信宝后发现,蒯一希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或属于金石亚药,或已经注销。其担任股东的企业中,除金石亚药外,只有一家名为深圳市华融天成矿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公司还在存续状态,蒯一希的持股份额也仅约2.9%。因此从公开信息看,与蒯一希有直接关联的产业确实不多。

    而金石亚药年报显示,2020年,蒯一希从上市公司获得的薪酬为50.15万元。

    与蒯一希相比,“牛散”高雅萍的“财力”如何?

    从金石亚药披露来看,高雅萍多在投资公司任职,其分别在浙江乾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铭镇实业有限公司、上海乾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雅瑞和宜资本管理(北京)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董事、监事等职务。她在这些公司的持股比例也均超过或等于50%。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在二级市场上,乾瞻投资与高雅萍大名鼎鼎。早在2017年海特生物登陆资本市场前,就引入了高雅萍控制下的浙江乾瞻财富股权投资基金合作企业(有限合作)作为股东。在二级市场上,高雅萍的名字还常和另一位“牛散”蒋仕波共同出现。

    除金石亚药和海特生物外,高雅萍目前还是浙海德曼、海特生物、钱江摩托、科力远、郑煤机、美利云及万讯自控等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但除金石亚药外,高雅萍在其他上市公司的直接持股份额均未超过5%。今年一季度,高雅萍唯一增持的公司即金石亚药。

    而从高雅萍入股金石亚药的动作来看,2018年,高雅萍通过受让和增持成为金石亚药第二大股东后,有一年多时间再无其他动作。在进入2020年后,高雅萍才通过增持及受让股份,上位金石亚药单一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蒯一希“萌生退意”和高雅萍明确冲击实控权,均发生在金石亚药去年业绩暴雷之后。2017年时,金石亚药以21亿元估值收购拥有“快克”感冒药品牌的海南亚药。然而,海南亚药2020年业绩下滑严重,金石亚药对应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7亿元。

    大举计提巨额商誉减值,还引来了深交所问询。深交所注意到,该公司2019年度、2020年半年度、2020年第三季度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分别为2160.03万元、0元以及8668.52万元。那么,对比从前几千万的减值额度,公司为何此次要进行6.8亿元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商誉风险清理后,高雅萍未来是否会入主金石亚药?如果入主,是否将其投资的医药产业(金石亚药此前曾联手高雅萍以2.6亿元增资杭州领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入上市公司,有待后续观察。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