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交大等本土高校接连出售股权,意欲何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4 16:30

    每经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毕华章

    教育行业的“国企改革”仍在继续。

    校企联合热潮曾一度迎来巅峰时期,“高校系”企业在资本市场也较为活跃,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紫光股份、方正集团等。

    但弊端也在不断显现。以高校信用为背书,高杠杆的急速扩张,出现产权不明、管理混乱、科技成果难转换等问题,使得部分高校企业效益低下,校企改革迫在眉睫。

    近日,北京、西安等地的产权交易所接连挂牌出售多家陕西本土校办企业股权,包括西安交通大学、西安理工大和西安电子科大,出售的股权涵括技术转化的科技公司、科技园以及科创基金。

    也许还有人对两年前西安交大在西部产权交易所上一口气连挂10家公司股权一事仍记忆犹新,当时被市场评价为开启了陕西校企改革的序幕。

    时隔两年,新一波的校企改革是否再次来袭?对于陕西这些以科研技术为主的高校来说,今后校企改革的逻辑又是什么?

    多家校企股权挂牌 

    从属性上来看,出售股权的这几家学校,都具有“硬科技”属性。

    西安理工大学旗下的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拟转让西安理工晶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晶体科技公司)50.0820%股权。

    目前这一股权转让处于预披露状态,粉巷财经(ID:nbdfxcj)了解到,待正式披露时,西安理工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将与二股东及两名自然人股东捆绑转公司股权,合计达98.4%,仅有一自然人股东留有1.6%的股份。

    这也就是说,西安晶体科技公司将面临整体被“抛弃”的命运。

    据项目负责人介绍称,“该公司已经停产至少五年。”从账面上来看,这家公司负债近一亿,营业利润亏损达一千多万。

     

    图片来源〡北京产权交易所截图

    业绩并不亮眼,但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西安晶体科技公司前身为西安理工大学工厂,成立于2003年3月17日,主要从事单晶炉研制、开发、生产。

    它的前身曾在1961年,成功研制我国第一台工业生产用单晶硅炉,2010年曾占据国内多晶硅行业80%的市场份额。

    作为曾经的国内单晶炉制造商领先者,落得如此局面,不禁让人唏嘘。

    而西安交大要出售的是两块资产。分别为:

    第二块资产曾在2018年落地一节能环保项目,当时双方对项目的介绍为,总投资1.5亿元,占地面积约50亩,建成后可实现年产值约3亿元。

    “在校企改革的大背景之下,西安交大这两年在我们交易所陆续挂牌转让的子公司,有20多家。”西部产权交易所一名项目负责人向粉巷财经表示。

    从进度上来看,西安高校出清校企仍在进行中……

    校企改革加速时 

    2019年底,西安交大在西部产权交易所转让10家公司,被市场认为是揭开了陕西校企改革的序幕。

    而从这十家公司的经营数据看,净利润多为负,负债高企,企业经营能力堪忧。

    陕西省教育厅总会计师刘宝平当时指出:通过改革,关闭或整合过去存在的“僵尸企业”、空壳企业和从长期亏损、扭亏无望、不具备持续经营条件的企业,让高校聚焦教学科研主业,也是高校斩尾巴、甩包袱的一个重大机遇。

    最近一轮校企改革是在2015年9月,《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印发,拉开大规模高校企业改革帷幕。2018年,部分高校陆续试点。

    到2019年后,高校改革开始加速,上市公司的改革方法大多数归属于“出让”。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或引民资,或划国资,十多年来高校选择的校企改革路径各异,对于理工科背景较强的大学,校企改革动作尤为明显。

    如华中数控(300161)作为“华科系”3家A股上市公司之一,在校企改革中引入民资,实控人变为湖北首富阎志。

    而山东大学将旗下上市公司山大华特控股权转让给山东国投;清华校企紫光股份则引入两江产业集团,与清华控股、健坤投资呈现三足鼎立的格局。

    粉巷财经简单统计了下,截至2020年底,“高校系”上市公司至少有83家,包含50只A股,3只港股及30只新三板股,涉及42所高校,成为资本市场上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但是内部分化也较大,清华系、北大系控股的资产已超过千亿;而当前不少高校剥离的校企中,存在经营不善、资产质量较差的校企仍不在少数。

    就拿近几年西安这几所高校接连转让的资产来说,质地并不算优。

    目前在西安高校中,登陆A股的高校系上市公司中,除了铂力特外,数量寥寥,大多数参投的项目和企业仍处于孵化阶段。

    如何突围?

    2018年5月,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对高校所属企业进行全面清理规范,理清产权和责任关系。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文件,校企改革的时间表为:2018年部分院校进行试点, 2020年起全面推开,2022年底前基本完成改革任务,如今算是进入改革“深水区”。

    而对于拥有众多高校的西安来说,下一步怎么走?

    其实陕西这几年在科创板的表现,颇为亮眼,一连走出铂力特和西部超导这样具备“硬科技”属性的企业,这背后少不了西安高校科研力量的支持。

    不同于传统人文社科高校,理工科导向的高校要进行产学研转化的需求更加强烈。

    但似乎一个共识越来越明确——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图片来源〡西安电视台视频截图

    前一阵子,华为牵手西安交大,二者将联合成立超算技术研究中心,这也是一条高校进行成果转化的路子——“借外力”,以问题为导向,针对性研究。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成荣说,像华为和高校合作,以问题导向为抓手,会让学校的研究更有实用价值,更快的转化为市场所需。否则不少高校的专利成果鉴定结束或者评完职称之后,便被束之高阁。

    科学研究和商业运营如何协调,一直是科技成果转化的难点。此前,粉巷财经同一家陕西本土芯片科创企业的工程师谈及这一点时,他感慨道,从学院派走向社会,要逐渐转变思维,以符合客户需求为前提。这个过程转变很难,但能避免浪费很多研发资源。

    而高校作为科技创新的源发地,如何寻找较好的技术承接和转化的落地点,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西北工业大学凝固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领军人、铂力特董事长黄卫东曾经表示,高校和企业要做到合理分工,风险大、具备基础性与前瞻性的技术由学校先做,而论证市场前景、进行工业应用则交给企业。

    技术的逐步成熟到落地产业,中间牵涉诸多链条,需要专业的人来操盘。对高校而言,眼前的“退”又何尝不是一种“进”。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