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首个冠以“数字”之名的产业功能区,为何在新津?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02 22:19

    4月1日,成都第一个冠以“数字”之名的产业功能区正式官宣——位于新津区的天府牧山数字新城新晋“上榜”,成为成都电子信息产业生态圈重要组成部分。

    李金阳 李西    每经编辑 杨欢

    “加快数字化发展”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独立成篇,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吸引着各地政府、各类企业抢抓机遇、加速布局、加快转型,更好地迎接数字时代。

    作为6个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之一,四川提出了“力争到2022年数字经济规模超过2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40%”的发展目标,这其中,成都作为核心区域,在“国家试验”中肩负重任。

    若进一步聚焦,谁又将成为成都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生力军”?

    4月1日,成都第一个冠以“数字”之名的产业功能区正式官宣——位于新津区的天府牧山数字新城新晋“上榜”,成为成都电子信息产业生态圈重要组成部分。

    2017年7月,成都在产业发展大会上首次提出统筹布局建设66个产业功能区,核心要义是优化空间布局,重塑城市经济地理,形成主导产业明确、专业分工合理、差异发展鲜明的产业版图。

    经过三年多的探索实践,成都昨日表示将实施产业功能区“调整一批、预警一批、新增一批、优化一批、赋能一批”动态调整。天府牧山数字新城是新增的3个功能区之一。

    天府牧马山国际商旅区效果图

    东部新区将布局成都健康医学中心(未来医学城),定位为未来医学探索与创新前沿、医教研产融合与转化典范;

    高新区将布局成都未来科技城,定位为国际创新型大学和创新型企业汇集区;

    新津区将布局天府牧山数字新城,定位为数字经济赋能实体产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为什么是新津?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生活和治理方式变革,新津准备好了吗?

    取经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从一群人说起。

    3月30日,深圳南山区,这群人“围”住了潘昊。13年前,四川雅安人潘昊来到深圳,创立了深圳矽递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开源硬件供应商,矽递科技正在为农业、气象、制造业等行业提供物联网硬件解决方案。

    听完潘昊的介绍,不少人提出了进一步对接的需求。

    一家路桥企业的负责人提议,“如果你们的传感器能用在道路上,能够帮我们更好地实现维护监测。”潘昊说,“这个场景我们此前还没使用过,正好可以借机开拓。”两人一拍即合。

    又一家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的服务商也希望与矽递科技合作。“每晚地铁停驶后,我们会有8000多名轨道检修工出现在隧道内,检查轨道、测量轨道轨距、给钢轨‘探伤’,确保地铁轨道的健康。”服务商问潘昊,能不能合作出一套物联网解决方案,用科技的手段辅助检查细小的螺栓、扣件。

    一会儿时间,潘昊的微信好友新增了不少来自建筑、制造、农业、医疗等行业的企业家或高管——这群人来自成都新津。

    3月27日,新津组织38家民营企业家和企业高管,以及部分新津产业功能区、国有平台公司的负责人,跨越1700多公里,奔赴改革开放前沿“求取真经”。

    实地调研深圳的科创企业,只是其中一站。

    新津还为这些企业请来了华为的战略顾问,用一整天的时间交流什么是数字经济与数字化转型;请来了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领域的资深投资人,详细梳理发展趋势与投资机遇;还有深谙资本市场规则的专家们,从现代公司治理、股权激励、顶层设计到上市路径规划,给出了专业的辅导……

    整整一周时间,这群人放下手头的工作,走进前海、深圳湾、深交所,拥抱数字经济与资本市场,感受先发地区的节拍。

    如此全力以赴,正是因为“十四五”开局,新津便按下了数字经济发展的“快进键”,明确提出通过数字化为企业、产业全面赋能。

    拥抱

    他们本就是新津企业的中坚力量,在探索数字化转型方面,亦走在前列。更重要的是,这些微观主体的“一小步”汇聚到一起,将助推城市升级迈出“一大步”,这也是为什么深圳能够成为数字经济产业龙头城市的秘诀所在。

    生产一次性无菌医疗器械的成都市新津事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就一直在策划智能制造的植入,无论是在行业内还是在本地企业中,总经理石明阳说,事丰都属于第一批“拥抱数字”的选手。

    他谈到,特别是去年疫情初期,数字化改造极大提高了产能、释放了效益,下一步还要探索如何实现系统性的数字化改造。目前,公司准备在新津启动建设无人化智能生产车间,此前曾专门到富士康等大企业深入学习考察。

    数字农业也在加速推进,从养鸡到养猪都有更加智能的设备和模式。

    新希望六和在新津投建了一座楼房式立体数智生猪养殖场,智能清晰、全程环保,借助高度自动机械化、自动化的养猪模式,节约土地的同时可以极大降低人工饲养成本。据悉,投产后这块30亩的土地预计实现1.5亿元的年产值。

    位于新津新材料工业园的成都小巨人畜牧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畜牧养殖设备专业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财务经理王小平说,公司生产的自动化养殖设备,可以大幅提高养殖规模,“按照传统的方式,一个人也就养20、30只鸡,如果导入设备,一个人可以养5万只。”她笑言,“公司也是见证了家禽设备家畜设备从无到有,从简单粗放到自动智能化的发展历程。”

    数字经济的本质便是提质、增效、降本、减存。毋庸置疑,智能制造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的新型生产方式,加快发展智能制造是制造业创新发展、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每个企业都要拥抱数字经济,但怎么拥抱很难,如果不拥抱,企业下一步会更难。”新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衡福明点出了关键。这便是新津组织企业来深圳考察学习的目的:学习如何拥抱。

    新津文旅集团总经理谢留生表示,不管企业大小,先到这个生态圈看看大家怎么玩的,“我们不会玩,先看别人怎么玩。对标深圳、对标前海、对标深圳湾,不会做,可以看、可以借鉴,我们企业家一定要有创新的感觉。”

    共赢

    这当然不是新津与深圳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去年12月底,新津区人民政府与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在深圳签订了腾讯云启创新中心(新津)合作协议,携手打造西南地区腾讯生态企业加速器。

    由此,双方建立起长期合伙人关系,“推动数字经济产业发展”成为一致目标,“腾讯云启创新中心”进驻的天府牧山数字新城(注:原名天府牧马山国际商旅区)随之成为这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的“策源地”。

    三个月多来,志同道合者加速涌入。在3月23日举行的新津数字城市战略发布暨项目签约仪式上,天府牧山数字新城一举签下6个项目,被形容为“头部企业落子战略性产品”。

    6个数字经济项目包括东升博展智慧产业园区服务平台、商通数治科技“政务+金融”总部、东软西南数字工场基地、广联达CIM+联合创新中心、优必选人工智能机器人科创基地以及新希望城乡大脑共建等。

    以广联达为例,这家头部数字建筑平台服务商不仅将设立西南区域总部、开展BIM应用型人才培训,还将积极引进生态合作伙伴落户,聚焦产业、生态投资、联结赋能,吸引建筑行业数字经济企业到新津聚集,共建产业生态。

    当集聚效应逐步显现,数字经济成为一张新名片,“为什么是新津”便不再是疑问。

    作为成都唯一一个冠以“数字”之名的产业功能区,天府牧山数字新城定位“数字经济赋能实体产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主导产业方向为数字建造、数字商务(数字教育)、数字内容等,其重要功能是“成渝数字经济新名片”。

    事实上,早在去年3月成都地铁新津站“TOD+5G”公园城市社区示范项目开工建设之际,新津就表示,将以TOD项目为载体优化提升城市功能形态,构建城市“数字底座”,全面建设集5G场景展示、科创空间、未来社会为一体的公园城市社区示范单元。

    “TOD+5G”公园城市社区效果图

    同年7月,撤县设区后的新津启动“第四功能区”(天府牧马山国际商旅区)建设,希望与天府智能制造产业园、中国天府农业博览园、梨花溪文化旅游区三大功能区同步推进,从而补齐人城产全域融合的“最后一块拼图”。

    彼时,这个新生的功能区就确立了“物理+数字”双开发模式,基于5G时代的产业发展方向,聚焦以“5G+”为引擎的新商旅产业,高起点发展数字经济、创意经济、共享经济等新经济形态。

    有区域观察人士分析认为,新津与天府新区、高新区、双流区同属成都高质量发展示范区,过去一段时间综合实力相对较弱,如今锚定数字经济精准发力,“敢想敢做、非常有魄力”,天府牧山数字新城“升格”是后发赶超、水到渠成的事。

    而年轻的新津区一直以来强调和践行的理念是,要以最灵活的体制、最包容的监管、最高效的服务,为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提供容错、试错机会,打造共建共享、共生共赢的“数字家园”。

    在这场全方位变革中,若能闯出一条“便民、善政、兴业”新路,新津将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为成都乃至四川的数字化转型提供可循范式。

    本组图片来源:新津供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