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资本论〡陕西黑猫“变形记”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30 20:38

    每经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毕华章

    ​编者按:

    春暖花开时节,资本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上市公司,陆续交出过去一年的“KPI”。

    只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曾经不起眼的小块头已非吴下阿蒙,曾经熟悉的巨头遭遇“滑铁卢”。

    在这背后,上市公司业务布局水平高下,导致全年收获千差万别;行业环境的变动,也可触动涨跌起落。

    值此,粉巷财经特别策划《年报资本论》系列报道,解读陕西及西北重点上市公司年报,发掘价值,避免踩坑。


     

    看上去真是一份亮眼的年报!

    归母净利润2.78亿元,翻近9倍;净利率为5%,同比提高4.2个百分点。

    如果把维度拉长,以五年为一个时间周期,自上市之初,今时今日的陕西黑猫(601015)堪称一场华丽的“变形记”。

    2015年是陕西黑猫上市以来的第一年,却亏损2.8亿元。当时被市场指责盲目扩充产能,以至公司亏损……

    如此看来,当时不被看好的业务转型,已然及时纠偏,如今算是扬眉吐气了一番。

    时下,“能源革命”这个词非常火热,而陕西黑猫的转型,可以算得上是传统能源企业转型的一个样本。

    黑猫转型

    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2.8亿元,翻近9倍;公司毛利率为10.1%。这样的利润增长速度让不少公司眼红。毕竟五年前,上市之初,陕西黑猫交出亏损2.8亿的成绩单,吓了众人一跳。

    当时有市场分析,陕西黑猫亏损的原因在于执意要扩充焦炭产能。

    五年一轮回,2020年的陕西黑猫早已从亏损的泥淖走出。

    但媒体在分析陕西黑猫去年年报时,用到“业绩大爆发”这个词,忽略了这么一个背景:2019年净利润仅2900万元,业绩基数太低。

    毕竟掐头去尾,2016年-2018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规模均在2.5亿元左右。

    换句话说,并非2020年业绩好,而是全靠2019年拉了后腿。

    图片来源〡粉巷君 制

    抛开这一层面,回顾陕西黑猫这几年,也算得上是走了一条转型之路。

    从2001年开始,随着国内煤炭价格由低谷逐渐攀升,煤炭大量应用于电力、钢铁、水泥、化工等行业,行业迎来了发展的“黄金十年”,产煤大户纷纷赚得盆满钵满。

    但陕西黑猫已开始酝酿转型。

    2014年底,以煤炭起家的陕西黄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全资控股子公司陕西黑猫登陆资本市场,走上了一条既有“煤”又有“化”之路。

    对于转型的时机,陕西黑猫内部是这样认为的:转型是当一个企业资源枯竭、下游产品无市场时就必须转型;当一个企业在过剩行业综合排位滞后,没有核心竞争力时也得转型。

    目前陕西黑猫的业务重心,从冶金焦逐渐转向化工焦,并不断压降焦炭的产量,依托韩城当地优势打造“资源——产品——废弃物——再生资源”的循环经济产业链。

    如此看来,已经对上市之初的过分追求焦炭产能实现了纠偏。

    这样的升级转型仍未结束。陕西黑猫3月25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投资12.68亿元,建设108万吨/年焦化升级改造项目。

    而未来,随着化工业务在煤焦化企业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工产品收入和利润占比越来越高,焦化企业受能源周期波动的影响也将得以缓解,能够降低企业的经营风险。

    跨省联动 

    焦煤行业的产业布局有一个核心:离煤炭原产地要近。

    2010年9月,陕西启动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大力推进省内煤炭资源的并购重组。

    作为民资背景的陕西黑猫,在原材料供应不足的情况下,收购成为一大对策。

    去年8月,陕西黑猫作价约16亿元,从控股股东黄河矿业手中收购所持建新煤化49%的股权,不断加码煤炭板块。

    建新煤化矿区位于陕西省黄陵县,煤炭资源储量丰富,主要从事煤炭开采、销售等业务,被视为一块“优质资产”。

    与此同时,跨省借力则成为另一大突破口。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陕西黑猫董秘此前在接受粉巷财经(ID:nbdfxcj)采访时表示,因受到省内环保政策和产量的限制,内蒙古黑猫算是当前公司拓展业务版图的重要一角。

    陕西黑猫最先把目光投向的是焦炭资源丰富的内蒙古。2013年成立的子公司内蒙古黑猫,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青山工业园区,寄予了陕西黑猫省外扩张的梦想。

    因内蒙古黑猫所在地更加靠近原料产地及主要产品销售区域,运输成本更低。

    在此基础上,2019年,陕西黑猫在内蒙古又投资设立三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内蒙古黑猫平旭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内蒙古捷禄信煤炭有限公司、内蒙古久运春煤炭有限公司,已形成配套产业支撑,但均尚未展业。

    当然,跨省业务也并非没有困难。

    2017年,陕西黑猫曾在毗邻公司总部韩城的山西设立项目,毕竟从各省市供需状况看,山西是当时最大的焦炭调出省。但时隔三年仍未能推进,目前该项目已撤销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陕西黑猫拓展异地版图上,国资也伸出了“援助之手”。去年6月底,陕西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纾困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1元/股的价格,向内蒙古黑猫进行增资5亿元。

    重压之下 

    然而在不断拓展主业之下,陕西黑猫面临的压力仍不少。

    日前公布的年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陕西黑猫创下多个涨停板,四登龙虎榜,可谓是全年的高光时刻。

    ​然而,“惊喜”来的就是那么突然。​今年2月10日,在十三个涨停板后,陕西黑猫的第三大股东——长城基金,准备清仓减持。

    长城基金持有陕西黑猫8553万股,占当前总股本的5.25%。长城基金与陕西黑猫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17年的一份非公开发行计划。

    彼时,长城基金和万家基金、国华人寿等一起参与了陕西黑猫的非公开发行,发行价格为7.6元/股。

    在2017年非公开发行实施后,陕西黑猫的股价开始“滑坡”,最低曾一度跌至2.39元/股。

    而从上述基金退出的时间和价格来看,国华人寿、万家基金都是“割肉”亏损出局。长城基金则扛过了浮亏,等待三年。

    图片来源〡陕西黑猫官网

    无独有偶,持股15.31%的股东陕西省物资产业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物产集团”)是陕西黑猫的第二大股东,从公司IPO之时一路相伴,在今年3月初发布公告拟减持不超过8149万股。

    可见,投资这类周期性企业是一件极为考验耐心和勇气的事情。

    作为焦化行业的下游,钢铁企业效益的增减,也影响着陕西黑猫供需平衡。

    粉巷财经发现,在陕西黑猫的客户单中,前五大客户基本都是钢铁企业。去年其对前五名客户销售额近60亿元,约占年度销售总额66%。

    其中,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和日照钢铁有限公司,是陕西黑猫近三年的前两大客户,二者合计占公司总销售额的比重在40%左右。

    事实上,这一现状也曾遭到上交所问询:“公司是否存在对主要客户依赖的风险以及未来如何应对”?

    陕西黑猫曾表示,这样的格局是行业惯例,未来随着焦化行业上下游企业不断整合,销售集中度高的特点可能进一步加强。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