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金花实控人之谜水落石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29 18:43

    每经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毕华章

    关于公司实控人是否发生变化,历经18次延期回复,ST金花(600080)终于做出了回应。

    但结果似乎没有太意外:第一大股东邢博越,不会主动谋求公司控制权;实控人仍为吴一坚。

    只是一番回复并未完全说服监管层。回复函甫出,监管函再次发来,需要确认和核实的问题仍有一堆。

    显然ST金花的“内部乱局”并未平息。

    关于上市公司违规担保,占用资金一事,72名自然人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向ST金花提起高达七百万元诉讼索赔。

    远观后局,在实控人之谜暂解的基础上,涉及多笔债务诉讼的ST金花,摘帽是否已提上日程?

    实控人不变? 

    关于邢博越和吴一坚谁是ST金花“掌门人”,一度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示外的一桩疑案。

    毕竟当“白马骑士”摇身一变成为 “野蛮人”,事情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通过司法拍卖成为公司二股东的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后续不断增持,一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直至威胁公司实控人地位,引来上交所发函问询。

    有趣的是,就在ST金花接连延期回复问询函的同时,邢博越的增持仍在继续。

    目前,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已成为ST金花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33%,而金花投资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金花投资)作为第二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仅为19.14%。

    自11月3日上交所发函以来,ST金花共延期回复18次,历时四个多月,也算是创下了纪录。

    图片来源〡粉巷君 制

    在近期这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回复中,对于实控人不变的论述,邢博越是从这几个方面展开的:

    增持资金从何处来?——自有资金;

    增持原因?——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

    是否谋求公司控制权?——在公司经营稳定的情况下,不谋求;

    解释现任董监高的人事安排——邢雅江推荐,双方协商一致后,由股东大会提名。

    看上去,算是玩了个文字游戏,滴水不漏却回答了个“寂寞”。

    末了,邢博越还补充道,在完成增持计划后会不断减持。只是现在尚未公布相关计划。

    但显然监管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这不,ST金花才刚回复完,监管又发函追问:请核实双方股东是否存在未披露的协议安排或者对公司控制权的其他安排。

    看来关于ST金花的控制权,仍有不太明朗的地方。

    内部乱局

    最近一年来,监管、问询、诉讼,多次出现在ST金花的公告中。

    “非法占用公司资金”作为“导火索”,依旧埋下不少“雷”。

    因存在信披违规,ST金花遭72名中小投资者索赔704.59万元。目前,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一审在即。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与此同时,一桩十几年前的旧案也被翻了出来。

    这桩旧案涉及西安市的一处地标建筑钟鼓楼广场的合作投建,完工后金花未按约定支付合同对价,作为“合作伙伴”的西安市人防办,一气之下将ST金花告上法院,要求ST金花支付欠款本金、利息及滞纳金共计5400多万元……

    正值多事之秋,接二连三的诉讼,让本就不富裕的ST金花“雪上加霜”。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根据金花投资回函,最近一年存在债务逾期金额近14.2亿元,其中因债务问题涉及的诉讼为4笔,金额逾9亿元。

    但金花投资持有ST金花19.14%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及轮候冻结。手头紧张的金花投资也有业务瘦身之举。去年10月底,ST金花已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陕西金花医药化玻有限公司45%股权,作价200万元,转让给刘江涛。

    而这项股权转让对公司产生的影响便是,就此退出医药商业配送业务。

    这样的举措并非个例。粉巷财经(ID:nbdfxcj)发现,阿里司法拍卖网上,3月11日11点,金花投资已完成对所持陕西液化天然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8.24%全部股权的拍卖。当然这笔股权此前已经冻结状态。

    拍卖当天,共有三名用户参与竞拍,最终延安金圣都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3002.6万元的拍卖价取得,与评估价相比溢价近600万。

    金花投资此举一度被外界解读为“拆了东墙补西墙”。只是眼下的“窟窿”,实在不小,不知后续还要割多少肉……

    何时摘帽? 

    再说回到公司层面,因非法占用资金一事违规,“金花股份”从2020年6月起开始戴帽。

    而这笔钱,按照要求已经悉数还上。

    去年ST金花的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2287万元~3062万元,同比增加88%~118%,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上市公司股东归还占用资金。

    回顾此前,邢氏入局ST金花,主要是实控人吴一坚为归还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向西部集团邢雅江等借款。

    尽管占用资金已经悉数归还,但监管仍存警惕: 请公司及全体董监高结合资金占用的解决情况,自查并核实是否仍存在关联方直接或间接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未履行程序。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金花投资持有ST金花的19.14%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及轮候冻结,后续存在被强制平仓或司法拍卖的风险,这有可能导致金花投资的持股比例进一步减少。

    近几年,一番乱局,许多人已经对ST金花的主业渐渐陌生。

    这家于1997年上市的公司,以化学药品、中成药品和保健品的研发及生产为主导,涉及医药物流等领域,曾经风光无两,如今落得如此境遇。

    眼下,ST金花将迎来“解禁潮”——6797.44万股将在今日进行解禁“开闸”,而这对于正值戴帽、股价长期处于6元的ST金花来说或是一大冲击。

    而对于ST金花来说,完善公司内部治理,及早摘帽,专注主业才是正道……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