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货轮卡死“欧亚大动脉” 苏伊士运河暂停通航 连锁反应一触即发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26 08:39

    由于航线堵塞,因“长赐号”搁浅而拥堵的苏伊士运河目前已暂停通航。苏伊士运河的主要航运服务提供商莱斯代理公司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可能还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才能让“长赐号”恢复航行。

    每经记者 文巧  张凌霄  李孟林    每经编辑 高涵    

    苏伊士运河拥堵情况(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21时13分) 图片来源:VesselFinder

    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7点40分左右,一艘从中国深圳盐田驶往荷兰鹿特丹的超大型集装箱货船在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搁浅,横向卡在苏伊士运河的航道中,船首卡在一侧的河岸上,船尾也几乎触及另一侧的河岸。事故导致运河双向堵塞断航,大量船只无法通行,积压在这条全球最繁忙的贸易航线上。

    该艘巨轮名为“长赐号”(Ever Given),由长荣集团(Evergreen Group)运营,是体型最大的远洋船只之一,竖起来的高度几乎等同于纽约的帝国大厦。

    在经历两天救援未果后,据法新社开罗消息,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当地时间25日称,其已暂停苏伊士运河的通航,直到此前搁浅的重型货船再度浮起。

    对于事故发生的原因,“长赐号”的技术管理商贝仕船舶管理(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货船在进入苏伊士运河向北航行时,遭遇强风而搁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苏伊士运河的主要航运服务提供商莱斯代理公司(Leth Agencies)的运营经理Mohamed Marzouk表示,可能还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才能让“长赐号”恢复航行。

    全球船舶估值与航运大数据提供商VesselsValue高级贸易专家Plamen Natzkoff向每经记者表示,“运河堵塞造成损失的多少取决于疏通河道花费的时间和当下被堵住去路的船只如何作出反应,例如,有多少船只会决定转而从好望角绕道去欧洲。”

    受苏伊士运河被堵影响,油价波动明显。此外,此次阻塞恐给本已经陷入供应链瓶颈的集运业甚至是整个航运业带来不小的影响。

    图片来源:苏伊士运河管理局

    400米巨轮“卡死”运河 最佳机会是等潮来?

    “(苏伊士)运河是全球贸易的关键瓶颈。”追踪油轮运输的网站TankerTrackers的萨米尔·马达尼说道,“如果船只能迅速重新起航,那么影响将最小化。任何长时间的堵塞都会造成严重后果,一方面是影响油价,另一方面是抬高运输费用,迫使货运船只绕行非洲。”

    苏伊士运河的主要航运服务提供商莱斯代理公司(Leth Agencies)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7:49分,“长赐号”搁浅点北部的塞得港和大苦湖共有86艘船,南部的运河入口共有70艘船正在等待通行。

    此次搁浅的“长赐号”长约400米,宽59米,排水量达22.4万吨,最大运输能力约20万吨,可装载超过2万个标准集装箱,是最大的远洋船之一,也是史上在苏伊士运河搁浅的最大型船只。

    此前有报道推测,“长赐号”可能在航行中失去了动力。而就在当地时间3月24日下午6点30分左右,该艘巨轮的技术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透露,初步调查已经排除任何机械或发动机故障的原因。该机构同时称,所有船员安全,目前并无人员受伤、货物损坏或环境污染的报告。

    据“长赐号”的运营公司长荣海运的发言人称,“长赐号”可能因遇强风偏航而搁浅。埃及气象部门的信息显示,当地时间3月23日,埃及遭遇大风和沙尘暴,风速高达每小时50公里。

    法新社报道称,埃及当局已经派出8艘大型拖船,以将搁浅货船拽离运河河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苏伊士运河水面宽度从南端280米到北端345米不等,而“长赐号”全长400米,横向堵住河道,且周三海潮较低,使船只重新浮起的难度可能较大。据劳埃德船舶日报(Lloyd's List)报道,解救方法之一是在运河沙堤中挖出一个宽阔的“转弯圈”,但这也将花费时间和设备。同时,可能需要减轻船只本身的重量,这就需要更复杂的卸货操作。考虑到船舶较大且已满载,使用起重驳船卸下集装箱将具有挑战性。

    彭博社援引一位船只救援专家的话称,让这艘船脱浅的最佳机会可能要等到3月28日或29日,届时潮水将达到顶峰。

    图片来源:苏伊士运河管理局

    “大动脉”被切断 加剧供应链中断

    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消息,当地时间25日上午,新一轮的救援工作开启。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荷兰救援企业SMIT Salvage BV和日本救援企业Nippon Salvage参与到目前的救援工作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SMIT Salvage BV具有丰富的海上救援经验。2001年,该公司曾打捞过一艘沉没的俄罗斯核潜艇;2012年,该公司帮助一艘在意大利搁浅的邮轮清除内部燃料。

    苏伊士运河修建于1859至1869年间,作为连接地中海、红海与亚洲地区的枢纽通道,每天有大量运载原油和制成品的船只通行于此,该运河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航道之一,也是消费品和散装原材料的关键动脉。苏伊士运河处理着全球海运贸易量的10%,是埃及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之一。

    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总共有近19000艘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平均每天通行量为51.5艘。最新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苏伊士运河共有1519艘船舶通过,其中392艘是集装箱船。

    劳埃德船舶日报(Lloyd's List)的数据显示,集装箱货物约占苏伊士总运输量的26%,就贸易价值而言,延误带来的损失将是巨大的。根据粗略计算,西行货运量的每日价值约为51亿美元,而东行货运量的每日价值为45亿美元。

    全球贸易与物流信息提供商JOC的欧洲高级编辑格雷格·诺勒(Greg Knowler)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因第二季度航运受新冠疫情影响,亚洲至欧洲和地中海的船只运输了近16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标准箱),比2019年的1660万箱略有下降,其中绝大多数货物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

    雷格·诺勒告诉记者,预计“长赐号”至少需要两天时间才能脱离搁浅状况。集装箱船搁浅给通过运河的常规航行造成干扰,导致从红海向北和地中海向南的船只扎堆。“所以即使苏伊士运河的通航只推迟两天,也将进一步加剧供应链中断,减缓运往欧洲各地企业的货运。”

    在“长赐号”搁浅之前,历史上已经有数次货轮搁浅在苏伊士运河的事件。即使在2015年苏伊士运河完成了一项80亿美元的运河扩建工程之后,船只搁浅导致航道堵塞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2020年11月,赫伯罗特船舶旗下的Al-Muraykh号在运河上搁浅五个多小时;2017年10月,东方海外的超大型集装箱船OOCL Japan号曾因机械故障而搁浅了数小时,之后在拖车帮助下重新脱浅并通过运河;2016年,马士基航运的9962TEU集装箱船Maersk Shams号也曾短暂搁浅;最严重的一次事故发生在2004年,油船Tropic Brilliance号在搁浅后,苏伊士运河被迫关闭了三天,最终在将25000吨石油抽出后,该船才终于脱困。

    对于当前被堵住去路的航运公司来说,它们现在有一个选择是改走非洲和好望角的航线,但这将增加3000多海里,从亚洲到欧洲的过境时间延长一周。船只还必须加速航行以求赶上它们的周时间表,增加2节航速航行5天将额外燃烧1000吨燃料。

    但航运情报公司Kpler认为,考虑到航程持续时间的大幅增加,任何已经在运河附近等候的船只都不太可能改道。船只从苏伊士开到阿姆斯特丹,如果以12海里/小时的速度航行的话,途经运河会花13天多一点,但途经好望角就会花超过41天。

    图片来源:苏伊士运河管理局

    连锁反应一触即发

    受苏伊士运河拥堵影响,国际油价波动明显。截至周三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61.18美元,涨5.92%;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64.41美元,涨幅为5.95%。

    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20点,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和纽约商品交易所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分别下跌2.83%和3.09%。但据CNBC报道,此番回调是由于市场对新冠疫情的担忧。

    作为全球至关重要的海运路线,若航道持续阻塞,全球原油供应市场势必将被扰乱。据全球船舶估值与航运大数据提供商VesselsValue消息,到当地时间3月24日下午,上百艘货轮被堵,等待通行。马达尼(Samir Madani)表示,截至前述时间,已有大约1300万桶的原油和石油产品运抵苏伊士运河入口。

    对于此次苏伊士运河堵塞造成的损失,VesselsValue高级贸易专家Plamen Natzkoff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判断损失还有点为时过早。“运河堵塞造成损失的多少要取决于疏通河道花费的时间和当下被堵住去路的船只如何作出反应,例如,有多少船只会决定转而从好望角绕道去欧洲。”

    Plamen Natzkoff告诉记者,“我们认为还需要5-6天的时间才能看到这次事件给航运市场带来的实际损失。”

    据悉,“长赐号”归日本正荣汽船株式会社(Shoei Kisen Kaisha)所有,由长荣集团承租。该货轮由英国保赔协会UK Mutual Steam Assurance Association提供保险。据路透社报道,业内人士预计这艘船的保险金可能为1亿~1.4亿美元。

    实际经济损失之外,此次堵塞还将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或将波及大宗商品市场、集运业、航运业,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压力。

    据相关报道,如果阻塞得不到解决,依赖苏伊士运输中东石油的欧美炼油商可能被迫寻找替代供应渠道,这可能推高油价。分析师表示,欧美的买家现在可能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区的原油,如美国、欧洲北海、俄罗斯和西非。

    除此之外,航运分析师表示,这一封锁有可能在欧洲港口造成数天的积压,并加剧亚洲集装箱短缺的状况,从而导致运费飙升。

    集装箱运输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表示,(拥堵)持续时间越长,后果就越严重。他补充道,这有可能导致下周在欧洲港口的积压,因为延迟的船只与从其他地方准时到达的船只将同一时间在港口停泊。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每日经济新闻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封面图片来源:苏伊士运河管理局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