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特辑〡再提西咸一体化,西安都市圈怎么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2-15 11:07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毕华章    

    编者按:

    今年陕西省“两会“期间,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关中、陕北、陕南三大区域是全省“一盘棋”,要坚持在差异定位、联动互补、特色致胜中形成协调发展的新局面。

    结合省政府工作报告及《陕西省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粉巷财经计划选取省内重点城市、区域予以独家、深度解读,是为新春特辑。首期将目光聚焦于关中区域。

     

    今年春节,四五线城市以及再往下的乡镇应该会有一个明显的感受——消费力减弱,因为大批原本要从一二线城市返乡的购买力被留在了原地,这也就造成了一二线城市消费的井喷以及四五线城市的落寞。

    其实从今年部分春节档电影的票房分布就可以看出端倪,虽然四线城市依然是主力,但一二线城市的票房占比明显高于往年,这就是“候鸟们”的购买力。

    以往媒体多关注的是返乡购买力造成的,在四五线城市形成的置业、购物、娱乐等热潮,而四五线城市,尤其是中西部四五线城市人口外流作为一个普遍现象是被“合理化”解读的。

    今年春节的特殊性将这个“合理化”的问题放大了。

    这也就引出了我们今天想要讨论的,作为新一线或者强二线城市的西安,在吸引力不断增强的今天,要如何与周边的兄弟城市相处?除了“带动”,西安与周边咸阳、铜川、渭南等城市的关系还应该包含哪些内容?

    加快建设西安都市圈

    今年1月26日,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西安开幕,省长赵一德作政府工作报告。

    报告指出,陕西将继续推动城市群和都市圈高质量发展。编制各级国土空间规划,完善“一群四带”城镇化体系。推进关中平原城市群加快发展,围绕交通设施建设、生态环境治理、产业分工协作等领域重点突破。以推进西安—咸阳一体化为重点加快建设西安都市圈,促进西安与宝鸡、铜川、渭南、商洛等城市联动发展。

    如果翻看近五年的陕西省政府工作报告,“西咸一体化”几乎一直都是重点话题。

    从2017年的“大力推进‘大西安’建设,加快西咸9一体化步伐,理顺西咸新区管理体制机制,优化西安、咸阳、西咸新区之间的城市功能。”

    到2019年的“实施好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加快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建设,推动西咸、富阎一体化和西铜、西渭融合发展……”

    “西咸一体化”都被明确写入当年的省政府重点工作。

    图片来源〡陕西发展改革官微

    但也有例外,2020年的报告,只说“出台支持西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意见,鼓励西咸新区创新城市发展方式”,没提西咸一体化。

    而到了今年,就在西咸一体化后面加上了建设西安都市圈。

    虽然是几个字的变化,但区域发展方向已然不同。

    过去西咸一体化一直是陕西区域协调发展的关键一步,但实际上众所周知,除了西咸新区的快速发展外,西安咸阳两座城市“合并”并没有太大进展。

    虽然2006年两市就实现了电话并网,统一了区号。

    但现在西咸一体化只是大格局下的一步,西安都市圈要纳入的除了咸阳,还有铜川、渭南、商洛等城市。

    这个“纳入”不一定是合并,而是统筹规划、一体建设、融合发展、优势互补,形成1+1+1+1+1>5效果。

    这样的格局,当然要强过单纯的西咸一体化,如此,西安追赶超越更有底气。

    区域协调发展要务

    往前数,不久前《陕西省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发布时,已经有类似表述。

    第九章节“优化国土空间布局,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提到,加快西安咸阳一体化发展,推动西安、咸阳两市空间规划无缝对接;加快西安都市圈建设,促进西安与铜川、渭南、商洛等周边城市统筹规划、一体建设、融合发展;加快宝鸡副中心城市和榆林、汉中区域中心城市建设。

    要知道这可是陕西未来15年的远景目标。

    2020年西安GDP破万亿,而全省第二的榆林也才4000多亿,西安的GDP几乎相当于宝鸡、咸阳、渭南、铜川、榆林GDP之和。

    区域协调发展,不代表周边城市就必然成为被虹吸的那一个,都市圈的意义在于融合发展。

    图片来源〡陕西发展改革官微

    首先,大都市快速发展的同时,实际上也把大量的就业、就学机会给了周边城市。过去户籍也许是城市间流动的一道门槛,但去年国家提出“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探索实行城市群内户口通迁、居住证互认制度”,大规模人口流动已经成为可能。

    其次,承接产业转移,大城市的周边城镇成为优先选择。当大城市要“淘汰”部分不适宜该区域发展的产能时,在考虑地缘、市场、交通、人才等多方面因素后,同一都市圈的周边城镇往往会是较优选择。

    看看如今的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这些城市群,虽然都有个别城市成为其中的“巨无霸”,但周边城市也是实在的获益者,深圳的一些企业就愿意去佛山、东莞寻找机会。

    当然,大城市的溢出效应还不止这些,比如第三产业的旅游、公共交通的建设、农业的支持等,都会因为大城市的存在而惠及周边。

    铜川、渭南积极融入

    实际上,从陕西提出建设西安都市圈之后,西安周边城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有相关表述。

    比如今年铜川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积极融入西安都市圈,加快推进西延高铁铜川段、咸铜铁路电气化改造、延西高速西安至铜川改扩建及铜川南与包茂高速连接线、华能铜川照金电厂铁路专用线建设,开行西安至铜川“绿巨人”动车组。

    渭南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紧扣“陕西东大门”、西安都市圈重要组成部分区域定位,抢抓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重大战略机遇,全力打造中心城区西渭融合、富阎一体化、韩城黄河沿岸区域性中心城市“三极”……

    2月6日,陕西省发改委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陕西省“十四五”规划<纲要>第六篇:以城市群和都市圈建设为重点,提升新型城镇化质量和水平》,也提到了培育建设西安都市圈。

    实际上已经指明了方向。

    图片来源〡陕西发展改革官微

    具体来看,西安都市圈的范畴包括:构建“一核一轴、两翼三区、多组团”发展格局。

    所谓“一核”即西安主城区、咸阳主城区和西咸新区组成的都市圈核心区;“一轴”即依托陇海铁路、连霍高速形成的东西向发展轴;“两翼”即南部秦岭生态文化提升区和北部渭北产业转移承载区。

    “三区”是指铜川主城区、渭南主城区、杨凌示范区。

    “多组团”指的是以高陵、临潼、三原为主体的渭北先进制造业组团,以富平、阎良为主体的航空产业组团,以临潼、蓝田为主体的旅游休闲组团,以武功、周至为主体的现代农业示范组团,以乾县、礼泉为主体的农产品加工组团。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发改委去年曾发布《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提到深入实施《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建立中心城市牵头的协调推进机制,支持南京、西安、福州等都市圈编制实施发展规划。

    而南京都市圈规划不久前刚刚获批,那么对于已经迈上万亿台阶的西安来说,其都市圈规划获批是否也快了呢?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