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最年轻富豪”蔡小如的跌宕人生:因资本运作辉煌,也终被投资并购所累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25 16:25

    ◎2013年开始,达华智能走上外延式并购的扩张之路。那几年,蔡小如似是一位并购投资“狂徒”,单2015年,达华智能就在年内发生了6起并购。事到如今,辉煌不再。

    ◎蔡小如与二股东中植系之间矛盾公开化的背后,其实是蔡小如个人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截至1月25日收盘,中植系所持股票(约1.8亿股)对应市值仅剩6亿元。这相对当初超过36亿元的初始投资,无疑是“深套”。

    每经记者 陈鹏丽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近日,达华智能(002512,SZ)一纸公告,将实控人蔡小如与著名财团中植系之间的矛盾公然于众。

    4年多前,中植系斥巨资入股达华智能时应该没有想到如今要面临这样的局面。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中植系旗下珠海植远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以下简称珠海植远)、珠海植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植诚)先后从蔡小如手上以36.33亿元的对价共获得达华智能17.87%股权,成为达华智能第二大股东。

    中植系进入伊始,大股东与二股东的关系可谓融洽。珠海植远在受让部分股权后,立即将8763.1万股股票对应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蔡小如行使,期限是珠海植远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期间。然而,4年之后,珠海植远却“反悔”要回表决权。中植系方面称,蔡小如并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对中融信托旗下的产品进行补仓,而且还早于珠海植远、珠海植诚减持达华智能股票,这些行为违背了当初的约定。但是蔡小如却不肯交出这部分表决权,你来我往纷争便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蔡小如与中植系之间矛盾公开化的背后,其实是蔡小如个人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2010年12月初,达华智能登陆中小板首日以超过76倍的市盈率震动整个中山,当时年仅31岁的蔡小如,是这家“明星”公司的实控人兼董事长,上市首日他手中持股市值就近30亿元。2013年开始,达华智能走上外延式并购的扩张之路。那几年,蔡小如似是一位并购投资“狂徒”,单2015年,达华智能就在年内发生了6起并购。

    除了在上市公司操作并购外,2014年开始,蔡小如的个人对外投资版图也开始扩大。他先后入股溢多利、华峰超纤、熊猫国旅,并入主金莱特。2017年,蔡小如的财富值达到顶峰,时年38岁的他以80亿财富值登上《2017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

    在资本市场驰骋数年后,蔡小如如今正被他的那些投资拖垮,诉讼缠身,其本人也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达华智能这些年业绩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蔡小如与“中植系”闹矛盾

    时间回到2016年,当时踩着风口跨界并购的达华智能风华正茂。“中植系”也瞧中了达华智能这个投资标的。

    2016年9月,蔡小如与“中植系”旗下珠海植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向后者转让1.1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07%。转让价格为18.56元/股,交易对价合计20.48亿元。同时,珠海植远还与蔡小如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珠海植远将其所持有的达华智能8763.1万股对应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蔡小如行使,有效期是珠海植远持有上市公司股票期间。

    次年1月,“中植系”再次通过旗下珠海植诚继续对达华智能进行增持。根据公告,珠海植诚再次出资15.85亿元从蔡小如手中获得7.8%的股份,协议转让价格仍然是18.56元/股。

    珠海植远与珠海植诚属于一致行动人,背后的实控人是中植企业集团“掌门人”解直锟。就这样通过两轮累计36.33亿元的巨额投资,中植系成为达华智能的第二大股东,持有达华智能18.56%股权。第一大股东仍是蔡小如。

    著名财团“中植系”的入局让达华智能再风光了一把。对于投资达华智能的原因,当时中植企业集团相关人士解释称,达华智能是物联网行业龙头上市公司,当下智慧城市的建设即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中植集团决定与达华智能开展深度合作,从项目资金和业务渠道等各个方面为达华智能提供全面支持,共同推动智慧城市的建设。

    这也意味着,中植系是冲着智慧城市发展前景而来,希望通过价值投资获得增值收益。只不过,中植系没有料到,入局即开启漫长的“被套”历程。

    2017年至今,达华智能既未能如中植系所期望的那样,在智慧城市领域大放异彩,也未能在股价上再有突破,公司市值一直走下坡路。

    到了2020年,第一大股东蔡小如与二股东中植系的矛盾终于爆发。

    双方第一次把矛盾摆上台面是去年12月15日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当时,达华智能举行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的议案》等议案。大会上,蔡小如本人未出席,但通过委托张高利行使了投票表决权。蔡小如以本人持股加上珠海植远此前委托表决的8742.48万股票,全票投出赞成票。但同时,珠海植远也通过网络行使了投票权利,并对相关议案投出反对票。珠海植远所行使投票权对应的股票也包括了委托给蔡小如的8742.48万股票。

    就这样,8742.48万股票重复行使了表决权且投票结果刚好相反。达华智能最终选择不将这8742.48万股票计入审议议案的有效票数。

    这一操作迅速引起监管注意。2020年12月24日达华智能披露,珠海植远和蔡小如态度都非常坚决。蔡小如称,“本人同意公司将8742.48万股票表决权争议部分不计入股东大会有效表决,但并不代表本人放弃表决权行使或者赞成对应的表决权属于珠海植远。”

    而珠海植远也态度强硬,“放弃行使8742.48万股票在本次股东会的表决权,但不代表该股票对应的表决权归属于蔡小如。”

    换句话说,珠海植远想要回当初委托出去的8742.48万股票表决权,但蔡小如不肯给回了。

    根据达华智能的公告,珠海植远“反悔”原因是,中植系方面认为,蔡小如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对中融信托旗下的产品进行补仓,此外,蔡小如早于珠海植远、珠海植诚减持达华智能股票的行为也构成违约。

    记者注意到,2018年蔡小如曾想“清仓式”减持手中全部持股,不过最终未能如愿。截至目前,蔡小如与珠海植远的股票委托表决权纠纷仍处于仲裁阶段。

    记者也就蔡小如与珠海植远之间的矛盾起源,以及蔡小如对中融信托旗下产品补仓等更具体承诺联系达华智能及中植系方面。达华智能相关人士回复记者称,一切以公告为准。中植系方面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事实上,达华智能大股东与二股东的矛盾或许早已爆发。去年9月,珠海植远先是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达华智能2289.42万股,随后又宣布与珠海赛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珠海赛雅)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协议将8742.5万股以5.29亿元全部转让给珠海赛雅,协议转让过户完成后,珠海植远将不持有公司股份。届时,珠海植远此前与蔡小如的股份表决权委托也自动失效。不过后来,这项股权转让也终止了。

    对于中植系而言,投资达华智能无疑没有达到目的。去年12月16日,中植系与蔡小如矛盾公开化后,达华智能股价也连日下挫。截至1月25日收盘,公司股价3.37元/股。中植系所持股票(约1.8亿股)对应市值仅剩6亿元。这相对当初超过36亿元的初始投资,无疑是“深套”。

    并购“狂徒”蔡小如

    在中植系入局投资的那一年,达华智能的营收规模创新历史新高。2016年达华智能实现营业收入34.65亿元,同比2015年大幅增长了157.75%;实现净利润是1.59亿元,同比增长23.55%。

    2010年达华智能刚上市之时,公司当年营收规模才2.6亿元。上市4年营收规模增长超12倍,这主要是靠并购和投资来驱动。

    达华智能成立于1993年,由蔡小如的母亲谢春花一手创立。随后在公司发展过程中,谢春花将持股陆续转让给儿子蔡小如与女儿蔡小文。据《中山日报》报道,“创二代”蔡小如16岁初中毕业之后就开始辅助父母,打理自家开设的电子元件公司。根据达华智能招股书,2003年开始,蔡小如担任达华有限的执行董事;2009年出任公司董事长。

    2000年,达华智能制造出第一张智能非接触卡,此后一直在非接触式IC卡领域深耕。一直到2010年上市,达华智能的业务可谓还是十分纯粹。

    达华智能并购扩张时间轴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体

    达华智能上市后不久,蔡小如就展现了其在资本市场的“野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从2013年开始,达华智能积极走上外延式扩张的发展道路。2013年初,达华智能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东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网)100%股权,目的是为了完善上市公司产业链条,同时大幅提升上市公司的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

    2014年达华智能通过子公司收购深圳市思创莱电子技术有限公司56.5%股权。到了2015年,达华智能加大了并购扩张的步伐,年内累计发生了6起并购,其中包括收购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友支付)30%股权、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深圳市金锐显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锐显)100%股权、收购武汉世纪金桥49%股权、江西优码49.02%股权、南方新媒体7.5%股权等。

    此外,达华智能当年还投资设立了广东达华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环球智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等多家全资或参股子公司。

    2015年,达华智能业务版图已经从非接触式IC卡扩展到物联网产业、OTT以及创新型互联网金融三大核心业务体系。

    进入2016年,达华智能的并购步伐并未放慢。当年达华智能再宣布以10亿元自有资金收购江苏润兴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兴租赁)40%股权。

    2017年,公司不再提互联网金融业务,而是开始向新兴的国际卫星通信运营商转型。当年,达华智能还以6500万元收购达华嘉元保险经纪有限公司100%股权,以超过5亿元收购TOPBEST COAST LIMITED 100%股权。

    在系列并购操作之下,达华智能的收入规模得到快速提升。到了2017年,达华智能的营业收入34.29亿元,净利润也达到空前的1.71亿元。

    不过急剧的并购扩张带来的问题也很显著。截至2017年末,达华智能资产负债率已经攀升至60%,同时,公司的短期借款也急剧增长至23.54亿元,占公司总资产比例近30%;公司长期借款在2017年末也猛增至7.23亿元。

    根据2017年年报,为了达华智能的经营周转,蔡小如也多次向上市公司拆入大额资金。

    年轻富豪的跌宕人生

    从上市公司业绩及资本市场反应来看,并购往往确实是“一剂良药”。

    在达华智能初尝并购“甜头”的蔡小如,2014年开始不断扩大个人在A股上市公司的投资步伐。

    蔡小如选中的第一个“标的”是溢多利(300381,SZ)。2014年8月,溢多利收购湖南鸿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75%股权,同时溢多利还宣布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配套资金。蔡小如成为当时配套资金唯一认购对象。溢多利向蔡小如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54.1万股,募集不超过6250万元。次年10月,溢多利又向蔡小如等4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募集配套资金,蔡小如以5000万元认购149.3万股。

    经过两次参与定增,蔡小如累计持有溢多利3.37%股权,挤进后者前十大股东之列。

    2016年,蔡小如入股华峰超纤(300180,SZ)。蔡小如先是突击入股深圳市威富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富通);在蔡小如入股威富通6个月后,华峰超纤就宣布通过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收购威富通100%股权。收购完成后,蔡小如持有华峰超纤402.61万股。2017年,蔡小如再入股新三板挂牌企业熊猫国旅(871230,OC),持有熊猫国旅617万股。

    2017年,蔡小如通过深圳华欣创力科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华欣创力)以超过11亿元代价入主金莱特(002723,SZ),这起大手笔投资让蔡小如备受瞩目。

    到2019年,蔡小如还进入了*ST欧浦的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不过截至目前,蔡小如在*ST欧浦未有持股。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2017年间,蔡小如个人至少投资入股了3家上市公司、1家挂牌公司。

    2017年,38岁的蔡小如登上《2017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以80亿元身家成为上榜的18位中国少壮派富豪之一。2018年胡润百富榜发布,蔡小如以73亿元财富排名第547位。

    属于蔡小如的“高光时刻”是在2017年。2018年开始,这位并购“狂徒”的人生,已经在走下坡路。

    实际上由于达华智能前期并购扩张,以及蔡小如个人投资网络扩大,截至2017年末,蔡小如持有的上市公司2.56亿股股份中,就有2.01亿股是处于质押状态,持股质押比例当时已高达78%。

    2018年,达华智能的危机集中爆发。当年6月,蔡小如因为工作原因申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陈融圣上任公司新董事长。接着11月3日,蔡小如又宣布拟以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2.56亿股全部转让给福州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州金控)。

    蔡小如A股投资版图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巧合的是,2018年达华智能业绩爆雷,全年亏损17.42亿元,这是达华智能上市9年来首次亏损。

    进入2019年,蔡小如所持的达华智能全部股权因为卡友支付的转让纠纷被司法冻结;截至2019年末,蔡小如质押达华智能的股权融资余额为 3.98亿元,融资质押股权数量为1.92亿股,因政策、市场、个人资金等原因,蔡小如上述质押已出现逾期,根据券商等债权人要求,蔡小如将未质押的股权也陆陆续续质押给债权人。

    2019年8月,华欣创力质押给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5599.13万股金莱特股份也已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截至目前,华欣创力所持金莱特全部处于被质押、冻结的状态。

    此外,目前蔡小如所持溢多利的股份也全部处于冻结状态;去年12月,蔡小如全部卖掉所持熊猫国旅的617万股股份。

    事情发展至今,蔡小如的资金状况已经抓襟见肘。记者了解到,蔡小如曾在2018年3月承诺增持不低于600万股达华智能的股票,但一直到去年9月,这个增持承诺都尚未达成。原因正是“股东蔡小如现时资金紧张且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而由于达华智能业绩自2018年爆雷后再也没有修复到此前水平,以及蔡小如这两年一直筹划“离开”等种种原因,达华智能的股价一跌再跌。

    2015年12月,达华智能的股价一度高达24.24元/股(前复权),对应市值峰值是242.4亿元左右,当时蔡小如的持股市值约107亿元。但现在,截至1月25日收盘,达华智能股价跌到3.37元/股,市值约38.6亿元。蔡小如目前持股的市值仅有8.7亿元。

    对于蔡小如个人资金状况,以及为何一步步走到如今境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尝试多方采访。达华智能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关于蔡小如的个人情况,上市公司也需经蔡小如方面同意才能给出答复。记者按照要求发出采访邮件,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此外,记者也尝试联系蔡小如参股的溢多利,其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蔡小如未参与公司经营,也不是公司持股5%以上大股东,公司对其个人情况并不清楚。

    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年底蔡小如曾酝酿完全退出达华智能,但未果。现在,蔡小如“交出”第一大股东位置的决心未改。去年9月17日,达华智能刚对外发布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达华智能拟向福建天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2.52亿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福建天志将取代蔡小如成为达华智能第一大股东,陈融圣、李馨菲将成为达华智能实际控制人。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