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拿BAT投资选择夹缝求生 “云计算第一股”掌门人季昕华:反垄断带来更多机会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21 19:15

    ◎公司2020年1~9月公司亏损了1.79亿元,同比下降1765.7%。在一正一负之间,不少投资者大呼有点看不懂。季昕华自己怎么解读?

    ◎创业公司如何与BAT等巨头竞争?每次投资人这样问季昕华时,他也会反复问自己。现在,优刻得的成长逻辑已经清楚。

    ◎公司定位是国内唯一的中立云。因为,游戏企业肯定谨慎选择腾讯云,电商企业往往也不会考虑阿里云,这样的想法使得优刻得成为另一考虑对象。

    相关公司:优刻得(688158,SH)

    市值:181.82亿元(截至1月21日收盘)

    核心竞争力:目前公司已成为国内最大的中立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响应客户需求的速度更快,提供灵活且定制化的服务;保持研发投入占比在13%左右,研发人员占比50%以上。公司先后研发了高IO云主机、网络增强型云主机等差异化产品

    机构眼中的公司:

    国内独立第三方IAAS厂商,携手中移动强力拓展云市场(天风证券)

    公司未来成长空间巨大且为第三方中立云计算龙头服务商(西南证券)

    核心云产品全线升级;安全屋在政务数据应用场景取得进展(东吴证券)

    所属板块:电子信息

    “如果你的业务阿里、腾讯、百度做了怎么办?这是必然会问的一个拷问灵魂的问题。”虽然已经上市了,但是优刻得董事长季昕华并没有把自己的企业当成一家大公司,创业八年以来,如何在大公司的夹缝中生存,是季昕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与优刻得同一个赛道的,国内有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中国电信,国际上有微软、亚马逊、谷歌,每一个在优刻得面前均是庞然大物。也是在巨头企业科技创举的感召下,季昕华踏入IT圈开启创业。作为A股唯一云计算企业掌舵人,季昕华有着众多程序员统一的气质——着装简单、身挂胸牌,话不多但逻辑清晰。

    2020年的最后一天,季昕华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专访董事长栏目的专访。他直言,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估值在十亿美金以上的独立公司,可能不超过十个,BAT的资本触角无处不在,优刻得要独立成长是一条非常难走的路。

    “上市后基本上不会有生死问题,但是接下来会有发展的问题。”季昕华说。优刻得在2020年上市,成为A股第一家云计算上市公司。但随之而来的是业绩下滑,优刻得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求利润”,与巨头的竞争还得“求规模”。这一变化让投资者开始疑虑,优刻得的股价也一路走低。

    等待优刻得的,仍然是一条非常难走的路。季昕华不想傍巨头,但也避不开巨头。

     

     

    谈股价与业绩变脸:股民尚需时间接受其商业逻辑

    2020年第三季度,优刻得营收端实现爆发式增长,收入同比增长达94.79%。然而公司2020年1~9月公司亏损了1.79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1076万元,在利润上同比下降1765.7%,由盈转亏。在一正一负之间,不少投资者大呼看不太懂。

    2020年1月20日,优刻得在上交所登陆科创板,成为中国云计算第一股,也是中国A股市场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引发市场强烈关注。优刻得上市首日开盘价为71.95元/股,较发行价上涨114%,首日收盘时股价为72.90元,较发行价上涨119.53%,市值308亿元。

    此后优刻得股价持续震荡,目前市值在200亿元以下。相较于一路飙升的云计算巨头亚马逊的万亿美元市值,以及其他被热追的科创板企业,优刻得的股价显然很难让投资者满意。

    云计算行业仍处于激烈竞争时期,这让优刻得必须抓住行业成长的发展机会。上市之后,优刻得选择了规模优先的策略,开拓业务、扩大收入被放在首位,同时兼顾一定毛利。

    对于公司市值的预期,季昕华没有直接给出具体数字,只是说“核心还是把公司做好”。在季昕华看来,公司基本面与股价的关系好比是价格、价值的关系,价格是围绕价值做上下波动的,永远是围绕价值在走的,他的核心工作是把公司基本面做好。

    “很多股民还是太不理解商业逻辑,尚需要时间接受。”季昕华也理解投资者的选择。季昕华表示,国内有些投资人更看重企业当前的利润,而不是未来发展。像拼多多虽然业绩亏损,但股价屡屡在每股创新高。

    谈夹缝求生:反垄断对创业公司是非常好的信号

    和众多科技公司创始人一样,季昕华创业历程也异常曲折。

    自动化专业出身的季昕华,因机缘巧合爱上了计算机,也接触到了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一个大学没毕业的人,就可以创业成立一个伟大的微软公司,人家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这样的念头催动着大学期间的季昕华开始琢磨创业。

    然而在三次创业均宣告失败之后,季昕华发现创业并非那么容易。真正学了软件工程之后,季昕华才知道,书上没有讲述比尔·盖茨的母亲是IBM董事,父亲是当年有名的律师。比尔·盖茨的第一桶金就是为IBM开发了一套系统。

    季昕华也曾受到比尔·盖茨影响(图为盖茨在华资料照片)。图片来源:新华社

    这让季昕华意识到,想要创业成功,一定先要去大公司锻炼,提升技术、积累人脉和资源。此后季昕华的职业生涯不断丰富,先后担任华为信息安全部经理,腾讯安全中心副总经理,在网络安全领域深耕。

    此后季昕华担任盛大网络副总裁兼盛大云总经理,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季昕华与云计算真正结缘。看中了云计算未来巨大的市场需求,他决定从大公司出走,做一朵自己的“云”。2011年11月,季昕华从盛大离职创办优刻得。那时,互联网圈还在讨论云计算这一新事物靠不靠谱,怀疑云计算是否有未来。

    在被问及是否建议年轻人将云计算行业作为创业方向时,季昕华表示,目前云计算IaaS格局相对固定,新创业机会不多,但云服务SaaS领域,还是有很多机会。“大学毕业生出来创业的成功概率是比较低的。如果你有生活的压力,可能还是去打工积累经验,然后再创业,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一些。”季昕华说道。

    创业早期,季昕华和莫显峰、华琨三个联合创始人出差时,住在100来块钱一晚的小旅馆里探讨企业未来。三个人的群聊名字叫“云吞面”,意思是“即使做不了云,还要一起做云吞面”。

    “喝了一千多杯咖啡,最后没人投我们。”季昕华对记者介绍,刚开始创业时拉投资无路,“对我们自信心打击非常大。”几个联合创始人卖房创业凑了四百万元、给员工发的月薪只有5千块钱,初期时,优刻得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半多。直到2013年10月,优刻得终于拿到了第一笔融资。

    2020年12月31日,季昕华接受采访时着装简单、身挂胸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春山 摄

    从一开始进入云计算行业,季昕华就知道,优刻得将面临巨头的重重围剿。创业公司如何和巨头企业竞争?每次投资人这样问季昕华的时候,他也会反复问自己。

    国内互联网巨头依靠着巨大的流量和资金优势,对创业公司形成压力。很多创业公司达到一定规模之后,B轮或者是C轮融资时,就会进入BAT等巨头的投资视线。

    季昕华选择了独立发展,这是一条更难走的路。

    不过,季昕华说,近期政府反垄断给了自己更多信心。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对创业公司是非常好的信号。“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国有更多的创业公司才能有更强的创新能力。”他说道。

    谈与巨头竞争:大家要盈利时,正是自己扩张的好时候

    不能回避的现实是,云计算的企业竞争是典型的重资产竞争,投资周期长,投资数额特别巨大。这也意味着,巨头在这个赛道占得更多优势。纵观国内云计算市场,随着美团云的退出、苏宁云的转型,优刻得、金山云相继上市,公有云领域市场格局基本成型,小云厂商的机会窗口正在慢慢关闭。

    优刻得和百亿级云计算巨头的差距依然非常明显,如何更快速地壮大,是优刻得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2020年前三季度阿里云营收达到394.61亿元,跑得更快的巨头,规模上已经和中小厂商拉开差距,盈利也开始提上日程。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去年10月份在直播投资者日活动中表示,预计阿里云在2021财年内扭亏为盈。

    面对这样的行业格局,季昕华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回答是,大家要盈利的时候,刚好是优刻得加大力度,扩展自己市场规模的好时候。

    “所有人都觉得阿里云太大了,怎么打得过?”季昕华表示,优刻得的成长逻辑现在已经非常清楚,定位是国内唯一的中立云,以及“做大客户的第二朵云,成长中客户的第一朵云”的模式。游戏企业肯定谨慎选择腾讯云,电商企业往往也不会考虑阿里云,这样的想法使得优刻得成为了考虑对象。

    云计算产业是未来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基础设施,物联网、AI、5G等新兴技术均高度依赖于云计算。由于中国新基建步伐的加快,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近来更是重点投入云计算领域。但整体上来看,国内云服务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

    2020年,BAT、华为等都加大了在云服务、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投入。阿里云更是宣布未来3年再投2000亿元,将拥有超过300万台的服务器。腾讯也于早前表示,将投入5000亿元用于新基建布局,百度更推出了未来10年新增服务器台数超500万台的计划。

    目前,亚马逊、微软、谷歌、阿里巴巴、腾讯,都在自建数据中心,优刻得想要在巨头之下生存,数据中心的布局自然少不了。以往优刻得云服务的模式主要是以租用服务器为主,随着云计算行业规模的扩大,让优刻得也不得不思考到底要不要自建设数据中心。

    季昕华对此表示,从长远发展来看,优刻得要有自己可控的数据中心,来更好地降低优刻得的成本。上市很大一部分资金也是用来建数据中心。目前优刻得位于乌兰察布的数据中心已经封顶,正在进行机电的部署和实施,今年可以启用。此外,目前优刻得正在募资进行上海数据中心的建设。

    优刻得需要面对的还有市场的变化。互联网企业上云需求慢慢饱和,这是众多云计算公司共同面临的问题,政企客户和传统行业用户成为云计算行业未来竞争的重要核心点。疫情后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为云计算行业创造了新的发展机遇,也让这一赛道的竞赛更激烈。为了应为变化,2020年,优刻得开始从公有云底层技术服务商向行业解决方案综合服务商定位转型。

    “我们要发展的规模不是一个单一产品的规模,云计算涉及的面非常广,技术非常多,它是一个全面的云计算。我们更希望是能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而不是某一个单科的快速发展。”季昕华这样解读公司的转型策略。

    季昕华。图片来源:企业提供

    对于过去的2020年,季昕华给公司的表现打8分——公司各个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不过他又觉得每个方面都做得不够。

    季昕华把自己的办公室设在了与人力资源部同一楼层,采访当天他面见了三个求职者。目前,他将人才挖掘、组织管理放在自己工作的重要位置。季昕华认为,公司未来发展的瓶颈是自己的认知水平和管理能力,所以他平时也在从各个方面学习提升自我能力。


    记者:刘春山

    编辑:文多

    视频编辑:郑得锐

    视觉:帅灵茜

    排版:文多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