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基金两年削减规模近9亿、部分投资项目搁浅!生猪养殖难见效益,正邦科技子公司劣后兜底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13 17:17

    随着猪周期的阶段性袭扰,正邦科技与外界一起参与的生猪养殖规模扩张并不太顺利。而其通过劣后级参与原始基金跟投的子公司陆续开始为“退伙”者兜底。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1月13日,正邦科技公告披露,南昌绿色生态基金75%股权已于近日通过子公司正邦畜牧受让,交易金额4.5亿元人民币。正邦畜牧此前作为基金劣后级LP参与跟投,不过该基金在2017年中成立后,仅用时不到两年就将15亿规模削减至6亿元。

    期间,因资金到位困难,涉及多家投资企业相继搁浅,基金通过减资退出项目,亦是正邦畜牧兜底行为。这意味着,投资人在这三年几乎颗粒无收。公司方面表示,目前LP已完成全部退出,接下来不排除清盘的可能。

    两位核心金主退伙

    傍身“863计划”(即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专项殊荣,正邦科技的“农牧经”早已飞出南昌。除了养殖和饲料业务外,该公司也在金融等产业开始并线,合作方多来自国内知名投资机构或政府引导基金。

    不过,随着猪周期的阶段性袭扰,其伙同外界一起参与的生猪养殖规模扩张并不太顺利。通过劣后级参与原始基金跟投的子公司陆续开始为“退伙”者兜底,这一次是两位核心金主。

    1月13日,正邦科技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全资子公司江西正邦畜牧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邦畜牧)分别与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元证券)和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江西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签署了《合伙企业出资份额转让协议》,并付清了转让价款。

    据了解,两大合伙人曾作为LP参与南昌绿色生态基金优先级份额,金元证券认缴出资7.5亿元、认缴出资占比50%,江西发展升级引导基金认缴出资3.75亿元、认缴出资占比25%。该基金在2017年6月21日完成工商注册登记,彼时还有深圳正盈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信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各跟投750万元。

    作为劣后级跟投,正邦畜牧当时认缴1.44亿元、认缴出资占比24%。在早期协议中,正邦畜牧并没有承诺后期投资的收益愿景,但从实际出发,劣后级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此次股权让渡实则为该基金的最后底牌。

    正邦科技证券事务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基金目前LP已完成全部退出,接下来不排除清盘的可能。”

    两年削减规模9亿,部分投资项目搁浅

    “这只基金同一般意义上的股权投资基金不同,并没有约定投资项目的未来退出形式。”上述证券事务人士告诉记者,即便现在有LP退伙,公司出手接盘也不至于投资项目流失,因此属于帮助投资人退出,而非放弃投资计划。

    换句话说,因为有政府引导基金的参与,财政优惠补贴的作用实际上已经完成,所以有回本需求。该人士强调道,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可谓锦上添花,但在当时并非缺一不可。不过,由于涉及款项都是分批次交付。按照该人士的介绍,“每逢有投资计划才组织资方打款”,但实际上,该基金早在2018年就出现了资金无法到位的情况

    2018年6月29日,在该公司召开的一次董事会上,南昌绿色兴农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减资退出方案提上议程,旨在讨论因基金资金短期无法到位,公司董事会同意合伙企业以减资方式退出崇仁正邦、金溪正邦、韶关正邦3家公司的股权,并以公司自有资金支持项目建设。

    究其原因,该人士介绍称,是因为基金的规模发生了缩减,导致投资计划后劲不足。记者查阅当时各方签订的协议发现,正邦科技在2019年4月26日公告了当时的合伙人认缴出资修改方案,原15亿的规模削减至6亿。

    具体来看,金元证券减资最多,由原先的7.5亿降至3亿;江西发展升级引导基金从3.75亿降至1.5亿,但认缴出资比例未变化。其余投资人包括正邦畜牧也相应缩减了投资规模。

    或影响引导基金投资绩效评估

    由于短期资金不到位,如上述证券事务人士介绍,正邦畜牧已对原投资人包括深圳正盈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信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兜底并退出。这意味着,投资人在这三年几乎颗粒无收。且在基金的双GP设置上,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深圳正盈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随着他的离去,基金接下来的存续大概率落空。

    但据证券事务人士介绍,该阶段内,包括政府引导基金,都有享受分红,且本身属于让利优惠举措,此时退出反而能帮助正邦科技将被投企业牢牢抓在自己手上。

    根据当时投资崇仁正邦、金溪正邦、韶关正邦3家公司的约定,基金将出资建设生猪养殖场及资产租赁相关事宜,但此番过桥投资之后,政府引导基金的绩效考核或承受压力。

    尽管本次作为劣后兜底,正邦畜牧共计出资4.5亿承接上述优先级份额,包括金元证券的3亿和江西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的1.5亿元。但记者注意到,这实际上是此前投资的成本范畴,并未有实际的利息或收益加成。在2020年出台关于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绩效考核之后,投资成绩似乎并不理想。

    有投资界人士向记者表示,引导基金多为杠杆功用,特别是针对受困企业,能够在政府引导基金的帮助下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融入其中,提前退出不失为一种业界常态。“但基金仅用两年时间就缩减规模并不常见,多在于投资范围缺乏短期或中期投资期许,特别是涉及周期性行业,如果投后遭遇下行周期,有投资时限的引导基金很可能扑空。”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