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副总裁朱民:把握三大深刻变化,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12 13:28

    朱民指出,包括人口老龄化在内的三大深刻变化,给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压力,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空间和发展机遇。

    每经记者 吴泽鹏    每经编辑 梁枭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我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而2021年,则是我国“十四五”规划实施的第一年。

    新年伊始,1月10日上午,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每日经济新闻旗下每经智享会推出的“清华五道口在线大讲堂”直播中,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副总裁朱民表示,2021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同时也是我国从人均1万美元(中等收入水平)走向人均1.25万美元(高收入水平)的关键年,“2021年和以前多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关键的结构性变化的一年。”

    朱民指出,遍观世界,不少国家的发展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而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变革时期。其中,老龄化、全球气候变化的协议落实、科技创新和数字化转型是需要面对的全新的、且是最为深刻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根本的、颠覆性的,改变着经济的运行”。理解并把握这些变化,才能有稳健的发展和转型,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2019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GNI)和人均GDP都突破了1万美元大关,换句话说,中国向高等收入国家又迈出了一大步。2020年,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GDP、投资、外贸、消费等主要经济指标增速相继转正;成为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我们“交出了一份人民满意、世界瞩目、可以载入史册的答卷”。

    与此同时,从国际经验看,不少国家在人均GDP冲破1万美元后,即将面临另一个风险关口——中等收入陷阱。

    朱民介绍称,世界范围内,人均收入在3000美元~1万美元增长时,一般需要16年~18年时间,但从1万美元往上增长,便容易开始出现分叉。例如韩国、中国台湾等,人均GDP在继续发展,但马来西亚、巴西、墨西哥等国家中,人均GDP长期停滞在1万美元波动,墨西哥已有30年的停滞。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中等收入陷阱概念首发于世界银行2006年的《东亚经济发展报告》,是指一个经济体的人均收入达到世界中等水平后,若不能顺利实现发展战略和发展方式转变,将面临新的增长动力不足、贫富分化加剧、产业升级艰难、城市化进程受阻、社会矛盾凸显等问题。

    在新年时点上,大潮正在到来。朱民表示,我们需要的是怎么看到大潮,理解大潮,站在大潮之间,把握大潮,“使中国经济能够顺利地走向高收入这个阶段,成功地跨越中等收入,能够有一个稳健的数字化转型和稳健的经济发展,(这)在今天这个时点上特别重要。”

    三大深刻变化带来机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有很多原因,主要是劳动生产率下降、宏观政策失调、金融失调、政策错配等。而朱民指出,包括人口老龄化在内的三大深刻变化,给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压力,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空间和发展机遇。

    “第一个是老龄化,人口老龄化和长寿化,这会改变总需求、总供给,改变经济增长、劳动生产率,也改变金融,改变财富积累和发展;第二个是全球的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落实和2060年实现的中国碳中和,这个会在根本上改变我们所有经济运行的底层结构,即能源结构和效率,会引发巨大的投资空间和科技发展空间;第三个是科技创新和数字化转型大浪的到来,这将在整个经济,从需求到供给、从服务业到制造业、从大型企业到小型企业、从产业到市场,从消费到生产等等,从根本上发生改变。”朱民说道。

    例如,老龄化将带来劳动密集型产业减少,储蓄理财、养老保险、养老服务等增加,“老龄化和长寿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影响我们的宏观经济,至少从2021年开始,影响到2035年、2050年。这是影响未来一个特别重要的结构性因素。”

    朱民还指出,2060年碳中和目标,将推动能源的根本性革命和颠覆,以及推动大规模的投资和科技进步,取代主要传统能源的太阳能、水电、风电的改变将带来一系列技术和产业变化。

    科技创新方面,目前,几乎一半以上的国家都开始把科技作为国家战略,同时,全球经济增长主动力也是科技,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大部分都是由科技公司推动。“所以你别无选择。”朱民说道。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