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有7亿逾期债务待偿,广州浪奇欲2亿现金增资日化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05 16:37

    据广州浪奇1月4日晚间公告,公司决定以自有资金2亿元,以现金方式对子公司南沙浪奇进行增资。与此同时,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已经达到7.10亿元。

    每经记者 王帆    每经编辑 梁枭    

    1月4日晚间,深陷债务逾期、存货不实“黑洞”的广州浪奇(000523,SZ)发布公告称,为加速绿色日化业务战略升级,公司决定以自有资金2亿元,对子公司广州浪奇日用品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南沙区,以下简称南沙浪奇)进行增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老牌日化企业,广州浪奇日化业务的重要承载主体便是南沙浪奇。近年来,广州浪奇大举进军化工贸易,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埋下隐患。2020年9月曝出的存货丢失事件,便是由贸易业务引发。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10亿元。

    那么,在公司债务缠身、资金吃紧的危情时刻,公司拿出2亿元现金增资日化子公司,是展现回归主业的魄力,还是对债务问题搁置态度的表现?此外,不容忽视的是,南沙浪奇目前部分注册资本尚处于冻结状态,2020年上半年仅盈利3万元。

    子公司半年仅盈利3万元

    据广州浪奇1月4日晚间公告,公司决定以自有资金2亿元,以现金方式对子公司南沙浪奇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南沙浪奇的注册资本,由增资前的3.63亿元增至5.63亿元。

    本次增资的资金来源为公司的自有资金。记者查询发现,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广州浪奇账面上有货币资金7.46亿元。

    从洗衣粉、洗衣液等洗涤用品起家,广州浪奇是华南地区历史较为悠久的日化上市公司,旗下“浪奇”品牌在当地具备一定知名度。

    而南沙浪奇是广州浪奇日化业务的经营主体之一,目前拥有广州浪奇南沙低碳工业园和广州南沙生产基地,广州浪奇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对其持有100%股权。广州浪奇曾在年报中指出,南沙基地于2013年7月开始逐步投产,公司的主要生产经营活动转移至南沙生产基地;南沙浪奇是公司全国性日化产品生产体系布局的核心。

    对于增资南沙浪奇的目的,广州浪奇表示,主要是为了满足经营发展需求,增强南沙浪奇的资金实力,降低财务风险,优化资源配置,加速绿色日化业务战略升级。

    事实上,广州浪奇所指的“财务风险”,或与南沙浪奇部分注册资本被冻结有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因广州丰盈安投资有限公司与广州浪奇的企业借贷纠纷,南沙浪奇被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累计冻结注册资本1.79亿元。冻结后再注资,或为维持经营的应急之举。

    从业绩来看,南沙浪奇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净利润248.65万元;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但净利润仅有3.20万元(未经审计),净利率几乎为零。在2020年疫情催生洗涤消杀需求的背景下,南沙浪奇的业绩表现为何如此异常?广州浪奇并未在公告中作出过多的解释。

    逾期债务达7亿元

    增资日化子公司背后,广州浪奇深陷债务逾期、存货不实“黑洞”的情况不得不提。

    2020年9月,广州浪奇自曝部分价值5.72亿元存货涉及风险,掀起一阵风波。就当市场猜测丢失的存货为自产的洗衣粉时,经公司自查,事实逐渐指向所涉存货为贸易业务的化工原料,且真实性存疑,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据最新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已掌握证据表明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均是贸易业务所致。回头一看,投资者才恍然大悟:广州浪奇早就从日化公司转变成了一家贸易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公告得知,目前广州浪奇的业务板块包括贸易业务、糖制品业务、工业产品业务、民用产品业务和其他业务。其中,贸易业务在2019年和2018年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就已经达到了74.23%和76.00%,而涉及洗涤用品的工业和民用产品业务,年收入占比仅有15%左右。

    记者注意到,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已经达到7.10亿元,而上市公司公告称,“目前,公司部分债务逾期均为公司贸易业务”。同时,由于债务相关纠纷,目前广州浪奇及子公司共24个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2.81亿元,占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最近一期(截至2020年9月30日)未经审计净资产的38.67%,占货币资金余额的37.66%,现金流可谓紧张。

    广州浪奇曾表示,因债务逾期及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影响,公司融资能力及资金状况、部分业务的开展均受到一定影响。那么值此关键时期,公司现金不优先偿还债务,而是增资日化子公司,有投资者解读为公司回归主业的决心,也有人认为公司解决债务问题的态度较为消极。

    不过,目前可以看到,广州浪奇已逐渐剥离贸易业务。在此前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公司曾表示,公司逐步调整业务结构,主动有序退出低效益的贸易业务,降低大宗贸易业务占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就相关问题采访广州浪奇,但多次拨打公司电话未获接听。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