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德•菲尔普斯:任何国家的自然趋势都是探索、创造、创新和发展它所发现的东西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01 08:57

    每经记者 梁宏亮    每经实习记者 王思雨    每经编辑 梁宏亮    

    2054036347395824640.jpeg

    2020年注定因其不平凡而载入史册。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触动国际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格局深刻调整。与此同时,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蓬勃兴起,不断涌现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又为人们带来新的机遇。

    回顾2020年,面向2021,我们不禁要问:面对变革,全世界应怎样团结协作、共克时艰,在危机中辨析新机,于变革中开拓新局。

    身处科学技术加速迭代、科技创新深度影响未来发展的今天,我们不禁想要探求:怎样才能进一步培养科学精神、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

    2021年初之际,每日经济新闻重磅推出“巅峰对话:瞰见2021”系列策划。在第一季,每日经济新闻每经商学院将独家对话六位诺贝尔奖得主,围绕世界经济前瞻、科技创新等问题,进行深度探讨。

    在2021年的第一天,我们带来的是对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Phelps)教授的独家专访。

    6034457384606792704.png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Phelps)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06年10月,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将2006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Phelps),以表彰他在加深人们对于通货膨胀和失业预期关系的理解方面所做的贡献。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指出,菲尔普斯的研究对于经济学理论的发展和国家经济政策的制定起着决定性的影响。菲尔普斯教授最重要的贡献在于经济增长理论,他是继罗伯特·索洛之后,对经济增长的动态最优化路径进行了分析,提出了著名的“经济增长黄金律”,正式确立了经济增长理论的影响,是影响经济学进程的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在专访中,菲尔普斯教授解析了当下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核心问题,并探讨了收入分配等在促进效率与公平上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5698978076396301312.png

    “我更担心飙升的公共债务”

    5698978076396301312.png

    全球疫情背景下,各国采取了封城、停工、隔离等措施,基本停止了必需品生产以外的经济活动,经济陷于停滞。国际贸易和投资的萎缩进一步降低了全球经济增速。在全球一体化大生产成为全球经济增长重要来源的当下,部分产业的短期“休克”对全球供应链的关键节点造成影响,影响了全球生产活动的正常运行。

    针对这一问题,菲尔普斯表示,在美国,由于业主和经理们希望避免再次出现海外零部件短缺的情况,美国工业中的家庭生产已经出现了大幅增长。“我们现在正在等待,看看美国新政府是否会对企业施加更大的压力,使其更多地利用本地生产的零部件,而不是海外制造的零部件。”他说。

    而在菲尔普斯看来,美国对外包的态度以及对贸易的总体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工人对其工作的满意度以及是否能够获得美国政府的公平对待。

    “在前者上,从上世纪70年代到最近几年,美国的“工作满意度”一直在下降,”菲尔普斯说:“在后者方面,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该国中部地区的工人似乎越来越有一种感觉,即他们的工资一直停滞不前,而更有优势的人的收入却设法继续增长,股价也是如此。”

    新冠疫情叠加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开启了全球新一轮货币宽松的浪潮。多国加入新一轮“印钞”行动中。从美联储为代表的各大央行年末会议发布的声明可以判断,未来一段时期全球货币政策将维持超宽松基调。纵观全球市场,美国、英国、加拿大、欧洲、日本利率仍维持在历史低位水平。

    对于新一轮的全球货币宽松,市场担忧其将给全球经济的复苏带来潜在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菲尔普斯认为,货币宽松政策并不对经济复苏构成风险。

    “当然,未来一年左右持续的低利率可能会导致通胀率上升。而且,在那种情况下,股市价格将下跌,一些投资计划可能会被搁置。但我的猜测是,到那时大部分复苏已经完成。”

    菲尔普斯补充说:“我更担心的,其实是像火箭般飙升的公共债务问题。”

    当前,部分发达经济体公共债务水平连创新高,深陷财政赤字货币化困局。而随着发达国家高赤字、高债务、低经济增长率的矛盾愈加突出,市场价格与资源的扭曲配置,又带来了长期负面的影响。

    面对全球经济发展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和困局,股票、债券、黄金等资产价格的走势备受全球投资者关注。菲尔普斯认为,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未来资产的价格也笼罩着巨大的“奈特氏不确定性”。“因此,对资产价格冒险去做一个预测是非常不合适的。”

    奈特氏不确定性,指无法被衡量、不能被计算或然率的风险。由经济学家法兰克•奈特提出。在他的成名作《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中,他为风险与不确定性做出定义,主张风险是能被计算概率与期望值的不确定性,而不能被预先计算与评估的风险则是不确定性。

    “但我想要说的是,只要西方仍处于长期增长异常缓慢的停滞状态,在未来中期内,股票价格等远高于上世纪70年代至本世纪00年代的水平。”菲尔普斯说道。


    5698978076396301312.png

    经济变革需要克服障碍

    5698978076396301312.png

    展望未来,经济复苏的过程,离不开资本、市场、劳动力、创新、供应链、产业链以及其他诸多因素的共同配合。菲尔普斯教授认为,对于全球各国来说,创新无疑是推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

    这种观点,在菲尔普斯教授所著的《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也有所体现——社会制度、科学发明、航海发现并不是缔造国家繁荣的根本原因,相反,渗透到大众草根阶层的创新精神才是经济腾飞的持久动力。

    “我认为,任何国家的自然趋势都是探索、创造、创新和发展它所发现的东西。”他也向每经记者强调,历史经验证明,在全球一些国家中,经济变革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阻碍,需要努力去克服。

    “另一个问题是,在某些国家,人们不知为何失去了尝试创造新方法或新事物的意愿、好奇心或冒险精神。”菲尔普斯说道,“我希望我是错的,但是在我看来西方的一些国家不再是曾经富于想象力的国家了。”

    展望未来,既要站在全局高度,来探讨全球经济体的复苏进程,也要站在个体角度,来分析收入分配在对接需求和供给端上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疫情重塑全球经济格局之际,是否能够通过合理的资源配置,来实现相对公平的收入分配,让更多的人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菲尔普斯教授在经济学领域的大部分工作都致力于创造和使用政策工具,以实现一个国家经济的更大公平。“我的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税收结构上。我还对补贴每个公司低薪工人的雇用特别感兴趣。”

    据菲尔普斯教授观察,在美国,现在人们开始意识到政府采取措施提高最底层工资率的合理性。

    “但重要的是,要避免使用不良手段来达到良好的目的。”在提高收入的手段上,菲尔普斯教授也提醒,不应过分“简单粗暴”:“令人失望的是,在美国,许多非经济学家设想通过立法的方式,以迫使雇主支付更高的工资。而没有意识到,这种粗糙的方法可能会导致问题。”

    注:本文采访内容仅代表受访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每日经济新闻》立场,亦不构成投资建议。


    记者:梁宏亮

    实习记者:王思雨

    编辑:梁宏亮

    视觉:邹利

    排版:王思雨 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