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诗人”傅聪感染新冠病毒在英国逝世,他曾说:不敢妄称大师

    红星新闻 2020-12-29 16:04

    钢琴家傅聪被誉为“中国的肖邦”,也被誉为“中国的钢琴诗人”。年轻时,他在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一战成名,他对肖邦作品的权威演绎举世公认,“他的肖邦,是最真挚、最诗意、最纯洁动人的。”钢琴家李民铎评价。

    当地时间12月28日,据奥地利音乐频道消息,著名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于当日在英国逝世,享年86岁,这也是首位因新冠病毒去世的华人艺术家。傅聪有“钢琴诗人”美誉,为钢琴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父亲是著名翻译家傅雷。

    北京时间29日凌晨,钢琴家李云迪发文悼念傅聪:“刚收到友人的短信,得知前辈傅聪大师离开了我们,一时难以置信。缓过片刻后,我安慰自己,也以此安慰乐迷们:我始终相信古典音乐是永恒的,它流传了近千年,因为有一代代的音乐家们,才得以令它延续。现在我们有更好的保留声音的器皿,我相信它会更坚定地延续下去,直到它真正永恒。而那些离开了我们的大师们,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宝贵的声音,成为了永恒的一部分。我们也会追随先人的脚步,成为永恒的一部分。愿那永恒的美乐在天堂永远陪伴着您,永不寂寞!R.I.P”。

    李云迪微博发文悼念傅聪

    “中国的钢琴诗人”

    钢琴家傅聪被誉为“中国的肖邦”,也被誉为“中国的钢琴诗人”。年轻时,他在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一战成名,他对肖邦作品的权威演绎举世公认,“他的肖邦,是最真挚、最诗意、最纯洁动人的。”钢琴家李民铎评价。

    傅聪1934年出生于上海。他从小对音乐的感受力特别强,父亲傅雷感觉他在这方面有潜质,也许能有所发展,就让他学了钢琴。傅雷曾经这样写道:“傅聪三岁至四岁之间,站在小凳上,头刚好伸到和我的书桌一样高的时候,就爱听古典音乐。只要收音机或唱机上放送西洋乐曲,不论是声乐是器乐,也不论是哪一乐派的作品,他都安安静静地听着,时间久了也不会吵闹或是打瞌睡。”

    1955年,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在波兰华沙举行。作为唯一的中国选手,傅聪经过三轮比拼获得三等奖,并获《玛祖卡》演奏优秀奖,成为第一个在国际性钢琴比赛中获奖的新中国的音乐家。斩获《玛祖卡》演奏优秀奖,意味着傅聪对肖邦作品的诠释,得到了很多肖邦专家、前辈大师们的肯定。也是从这一届开始,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在中国钢琴学习者心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我是音乐的奴隶”

    1950年代末,傅聪开始长居英国伦敦,1979年首次回国。虽然人们最早把他称为“中国的肖邦”,傅聪曾说,贾宝玉加孙悟空,就是莫扎特:一来,莫扎特是赤子之心,他的音乐里有一种博爱,有一种大慈大悲,这一点和贾宝玉是一样的;二来,他千变万化,你给莫扎特一个主题,他就能编,要怎么编就怎么编,而且马上就编,这个本领就是孙悟空的本领了!而且他非常俏皮,他的幽默充满了温柔,有一种童真。

    “莫扎特的音乐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平易近人,可是它里头有无限的想象,充满了诗意。所以我说莫扎特是‘中国的’,他跟中国人的文化有一种内在的联系,中国人应该比任何民族更懂得莫札特!”

    然而,他的视野并不局限于肖邦。从巴洛克时期的斯卡拉蒂,到古典时期的莫扎特,再到浪漫派的舒伯特、印象派的德彪西,都在他擅演的范畴。

    “我没有说不爱肖邦,但我是音乐的奴隶,我希望给人们带来的不只是肖邦这一个瑰宝,我还想做得更多。”傅聪说,“作曲家有所不同,每个人都有独创的个性;而对于演奏家来说,他们在弹奏作曲家的作品时,也是二次创作的过程,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灵魂,去把很多很多音乐家的灵魂再现出来。”

    “我不敢妄称自己为大师”

    傅聪和成都颇有渊源,曾在2002年,2007年,2010年三次来到成都举办钢琴音乐会。在红星新闻记者的记忆中,性情耿直、不喜应酬的傅聪虽然极少与听众直接交流,但他通过出神入化的琴声,加上工作人员的严格防范,杜绝了演奏会上的拍照、手机铃声、窃窃私语,成功地上演了分外“纯净”的“绿色音乐会”。

    对于年轻一辈的钢琴家,傅聪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技巧和天分高的很多,包括郎朗,还有李云迪,都非常好。但一个演奏家若能被称作大师,必须要有琴声之外的许多东西,比如文化底蕴,还有人格魅力。我不敢妄称自己为大师,但我会看重那些对音乐保持纯真饥渴的人。”

    2007年11月25日,傅聪在锦城艺术宫举行了一场钢琴独奏会。然而在演出前两天,他抵达成都双流机场下飞机时,不慎摔了一跤,扭到了腰。

    傅聪曾说,“如果是在练琴的话,我就不会觉得累——如果练得顺手,一口气弹上10个小时也有精神。”从17岁才开始真正接触钢琴的傅聪,一直遗憾自己错过了打下演奏基础的最好年龄——童年,“所以我才需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练琴。但近年来我练琴的时间越来越多,却不是因为技巧需要,而是我内心深处对音乐的饥渴与日俱增。音乐世界是如此浩瀚,我活上100次也学不完、体会不够。”

    也许正是这份纯净的心态,让当时已年过七旬的傅聪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午餐时,老人不仅美美享用了各式川菜,还吃下了一大碗担担面。饭后,他又点起烟斗,并对红星新闻记者解释:“我不常抽烟,一般都在饭后,一天也就两次。”稍事休息后,傅聪直接去了一家琴行练琴,因为他专用的那架价值两百多万的雅马哈钢琴还在运往成都的路上。“这架钢琴跟我已经好几年了,不论到哪里演出都有专车运过去。因为我很挑剔,所以连调音师都是专用的。”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编辑 李洁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