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基布局云南后:光伏全产业链跟投,全球最大绿色单晶光伏生产基地诞生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2-27 18:40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毕华章

    前几日,私募大佬高瓴资本重仓隆基股份(601012.SH)的消息,在资本市场圈内圈外都引起不小轰动。

    毕竟,超过158亿的投资,在高瓴资本成立15年的投资生涯中并不多见,而隆基今年市值冲上3000亿,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光伏企业,本身就已足够瞩目。

    两个“头号玩家”相遇,自然少不了关注。

    高瓴资本是一家专注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公司,创始人张磊是巴菲特的拥趸,张磊新书的名字——《价值》就是高瓴资本坚持的投资逻辑。

    但问题是隆基的价值是什么?

    此前很多媒体的报道多有分析,比如新能源赛道的爆发,“碳中和”目标的提出,隆基的业绩等。这些可能都对,但粉巷财经(ID:nbdfxcj)认为,作为一个制造业企业,判断其价值几何,更应该关注其生产基地的实际情况。

    今年,粉巷财经曾先后两次探访隆基在云南的生产基地,以期发现一个真实的隆基。

     

    超200亿投资撒向云南

     

    5年前,也是12月,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入滇考察,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的陈豪会见了李振国,并表示欢迎隆基考察投资,助力云南新旧发展动能转换和硅基产业转型升级。

    过完年,云南省政府就与隆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速度之快令外界咋舌。随后,保山、丽江、楚雄分别与隆基签订投资框架协议,建设生产基地。

    隆基深耕云南的大幕由此拉开。

    截至目前,隆基已经在云南4座市(州)累计投资超过200亿元,云南也成为隆基在全球最大的硅棒、硅片生产基地。据悉,云南各级政府还期待隆基在当地完善光伏全产业链。

    这意味着,未来隆基在云南的投资和产能可能还将有大幅上涨。

    事实上,就是隆基在云南扩大投资的这几年,公司业绩开始突飞猛进。

    图片来源:粉巷君 制

    2016年至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15亿、164亿、220亿和329亿,2019年,隆基归母净利润高达52.8亿,比上年增长106.4%。

    今年以来,隆基更是大举扩张产能。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存货同比大幅增长66.82%至106.04亿元,主要原因便是生产规模扩大及海外在途存货增加。

    在隆基保山基地,粉巷财经注意到,当地工厂正在24小时不间断生产,以期满足供应需求。而在部分新扩张产能的基地,隆基的招聘还在扩大规模。

    隆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今年,隆基在云南全省可提供的就业岗位达1.7万个,其中20%属于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且工资远超当地平均薪酬,丽江隆基少数民族员工占比约达三分之一。随着后续新增产能的不断投产和光伏产业链的聚集,隆基将带动更多的当地就业。

    在云南楚雄,楚雄隆基已与昆明理工大学、云南师范大学、云南大学等高校签署合作协议,在促进高技能人才培养的同时,推进硅工业产业科技成果转化。

    无论是带动就业,增加税收还是科技转化,隆基入滇5年,对当地的贡献颇为可观。

    吸引国内光伏巨头布局云南

    隆基率先布局云南的成功经验,也吸引了众多光伏企业的眼光。

    云南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隆基是云南较早引进的全国知名光伏龙头企业,在云南整个硅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

    隆基之后,2017年,晶澳科技宣布将在曲靖新建1.2GW拉晶(一期)和配套坩埚项目。

    同年,阳光能源宣布,将在曲靖分两期新增投资单晶硅棒及单晶硅片项目。

    2019年,总投资达157.5亿元的荣德新能源20GW太阳能晶硅电池一体化生产项目落地曲靖。

    当年12月,晶澳科技云南曲靖基地规划年产能1.2GW的单晶硅棒项目投产。

    今年初,通威股份发布公告,计划总投资约40亿元,在保山建设年产高达4万吨高纯晶硅项目。项目位置距隆基保山生产基地不到1公里。

    对了,通威股份也是高瓴资本看好的一家企业。

    纵观这五年,在隆基布局云南之后,几乎国内的光伏头部企业都把目光锁定在了彩云之南。

    截至目前,云南全省已形成单晶硅棒产能45.2GW、单晶硅片产能31GW、光伏组件产能200MW,预期将新增多晶硅产能18万吨、单晶硅棒产能35.6GW、单晶硅片产能46.6GW、光伏组件10GW。

    根据云南省工信厅的消息,云南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单晶硅光伏材料生产基地,并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硅材加工一体化制造基地。

    以2019年的数据来看,云南全省绿色硅材加工一体化产业实现产值约300亿元,连续2年实现倍增,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约1个百分点。

    而且,隆基还在助力云南尽快建设国家百分百清洁能源示范省,引导火电企业转型成为光伏电站的建设和运维商。

    也就是说,隆基不但自己在践行“solar for solar”理念,还在引领传统能源企业转型。

    这才是高瓴资本相信隆基,相信新能源赛道的原因。

    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同时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

    隆基“零碳光伏,隆基造”的承诺,正在做出示范。

    水电魔力造就低成本优势

    隆基的收获也极为丰厚。

    之所以选择重仓云南,隆基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这是隆基“用清洁能源制造清洁能源”的理念落实,即不仅要向全球提供清洁能源,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能源也要是清洁能源。

    云南境内河流众多,水资源总量2210亿立方米,排全国第三位。丰富的水资源也为云南开发水电资源提供了支撑。2019年,云南电网水电发电量2525亿千瓦时,仅次于四川的3076亿千瓦时,位列全国第二。

    但是,云南省工业并不发达、工业用电大户不多,除了“西电东送”,电力远远不能自身消化,汛期曾存在较大的弃水压力。特别是“十二五”后期开始,云南用电量增长大幅低于预期,弃水矛盾突出,2016年弃水电量达到历史最高值315亿千瓦时。

    因此,云南一方面积极参与南方电网区域电力化市场交易,增加外送电量,更主要的还在于培育省内用电市场,支持工业企业用电需求,布局清洁载能产业发展。

    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原材料处一位负责人告诉粉巷财经,硅和铝产业属高耗电产业,云南把这两个产业作为发展载能产业的重点。即把水电清洁能源优势和硅、铝资源优势相结合,培育和引进行业领军企业,推动水电铝材、水电硅材产业一体化发展。

    根据云南省发改委去年印发的《云南省运用价格杠杆促进弃水电量消纳试点实施方案》,在销售环节,将弃水电量统筹用于支持新增用电负荷达到一定规模以上的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要求的清洁载能产业发展。

    对于电价占成本大头的隆基来说,能拿到云南低价格的弃水电,就意味着生产成本的下降,而在光伏平价上网的大趋势之下,低成本则是未来抢占市场的重要因素。

    粉巷财经调研发现,隆基在云南每年消纳清洁水电12.81亿度,极大地缓解了云南弃水能源的消纳问题,每消耗1度水电制造的光伏产品,其生命周期可向全球各地输送50多度光伏电。

    隆基承诺,2028年前实现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及运营所需电力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市场相信高瓴的眼光,其实更相信隆基的实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