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纷争再升级:法院裁定禁售天丝红牛又解除,华彬红牛自称已损失超20亿产值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21 23:40

    华彬红牛律师陈若剑在声明中表示,2014年,天丝集团停止向华彬红牛供应香精、香科,并发函要求华彬红牛停止使用红牛商标,随即发起了十多件法律诉讼,并“非法”致函北京工商部门,阻挠华彬红牛依法延长经营期限,导致华彬红牛自2019年停产至今,致千工人失业,损失工业产值20多亿元。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梁枭    

    尽管已耗时五年有余,但围绕红牛股东的这场纷争,仍在不断上演新的戏码。眼下,缘起枣庄法院的两份民事裁定书,双方争论再次升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基于争议双方对红牛系列商标授权期限的分歧,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枣庄中院)近期受理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资公司或华彬红牛)的保全申请,但却在裁定出炉不久后解除。

    枣庄中院先是在10月29日裁定,要求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方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丝集团),停止并且不得继续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产品;半个月后,法院又因相关“情况紧急状态已解除”等事由,解除了此前的禁售裁定。

    对于枣庄中院裁定结果反转的原因和解读,诉讼双方各执一词,有关红牛股东的商事纠纷也再次陷入罗生门。虽然纷争依然无果,但在天丝红牛的市场攻势之下,华彬红牛不得不面对经济利益流失的局面。

    而这场世纪纷争何时才会出现明朗结局,还需继续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国际商事法庭(以下简称国际商事法庭)的判决结果。

    法院裁定出现“反转”,双方解释各执一词

    11月16日,华彬红牛的一纸声明拉开了本次纷争升级的序幕,而在双方的几次隔空“过招”之后,枣庄中院对天丝集团的一次产品停售裁定和裁定解除的事件也逐渐得到还原。

    记者了解到,作为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一方,天丝集团认为其对华彬红牛的独家商标授权仅为20年,且早在2016年期满。但华彬红牛却坚称,双方的合作系根据一份“五十年协定”展开,其尚可在中国市场独家经营红牛饮料。

    在有关授权的法律分歧之外,2019年6月以来,天丝集团在中国高调推出了两款全新红牛新品(以下统称天丝红牛),与华彬红牛方面公开叫板。由此,双方的战场也由诉讼庭审扩展到了市场层面。

    北京一便利店售卖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华彬红牛)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诗琪 摄

    今年10月,华彬红牛方正式向枣庄中院提起诉讼,并提出一项行为保全申请,欲借此喊停天丝集团当前在中国的经营行为。而根据枣庄中院在10月29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以下简称裁定一),华彬红牛的诉求随即得到了法院支持——天丝集团应立即停止并且不得继续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包括自行生产、销售或许可其他第三方生产、销售天丝红牛饮料产品)。

    华彬红牛对此解读称,枣庄中院就其五十年内在中国境内享有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作出认定。但根据双方在后期披露的声明文件,仅在裁定一下发半个月后,其便被枣庄法院以一份新的《民事裁定书》(裁定二)解除。对于其解除的具体原因,记者于11月20日多次致电枣庄中院,但电话并未能接通。

    基于上述背景,华彬红牛和天丝集团再度陷入“各执一词”的口水战。按照华彬红牛律师方的说法,裁定一被解除的原因是其所基于的“情况紧急”状态已解除,继续采取禁止天丝集团方面生产销售的行为的保全措施已失去紧迫性和必要性。而即便枣庄中院解除了裁定一,法院并未改变对天丝红牛50年独家生产销售权的认定。

    天丝集团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在裁定一被解除之前,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就已经撤销了针对天丝集团的行政文书,因此并不存在对方声称的“情况紧急”状态已解除的实际情况。

    天丝集团亦补充道,当前系华彬红牛方面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继续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伴随着天丝集团的维权,今年以来,华彬方的产品曾因涉嫌商标侵权在全国多地被市场监管局下架。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表示,根据现有信息,华彬红牛已经在寻求联系广东、云南、新疆等多省市场监管部门,引入行政监管,对其可能遭受的侵害,或与天丝集团之间的争议进行救济。但在行政部门介入之后,法院倾向认为,继续执行禁令的现实需要已经不充分。

    华彬红牛自称损失20多亿工业产值

    如果法院的裁定文件未能被公开,外界就无法了解该事件全貌。而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多次询问,华彬红牛和天丝集团方均不愿出示上述裁定书。

    值得注意的是,在裁定一下发之后,多地的天丝红牛下游经销商均受到一定影响,天丝红牛产品也一度下架。

    根据记者获得的若干广东、湖南经销商接到的来自当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监管文件,11月初,多家天丝红牛经销商一度因“涉嫌经营其他足以引人误以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关联的混淆”等,被要求“责令停止违法行为”“下架停止销售天丝红牛”。但仅在数日后,这一责令改正通知书便被撤销。

    湖南省某地出具的市场监管文件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某地整改文件被撤销的通知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一位来自广东的天丝红牛经销商表示,监管人员来的时候并没有解释很多,当时超市曾配合下架了产品。但在几天后,其便接到通知,可以恢复售卖天丝红牛饮料。其同样表示,此前从未因出售天丝红牛受到过监管方的关注。

    而对比天丝红牛,在商标授权和合资公司纷争僵持的状况下,华彬红牛方受到的市场影响则更甚。华彬红牛律师陈若剑在声明中表示,2014年,天丝集团停止向华彬红牛供应香精、香科,并发函要求华彬红牛停止使用红牛商标,随即发起了十多件法律诉讼,并“非法”致函北京工商部门,阻挠华彬红牛依法延长经营期限,导致华彬红牛自2019年停产至今,致千工人失业,损失工业产值20多亿元。

    需要说明的是,华彬红牛自称的产值损失并未得到证实,其位于北京怀柔的合资公司生产基地并未完全停工。

    不难看出,在长达数年的纷争僵持之下,无论是严彬还是天丝集团背后的许氏家族,都显得焦灼难安。另一方面,由于双方纠纷的核心法律案件,已经被国际商事法庭受理,并于2019年按照“一审终审制”原则进入审理阶段,但截至目前,相关案件并没有明确的判决结果。因此,这场红牛世纪纷争的拉锯战或还将持续进行。

    而对于在国际商事法庭判决出现之前,其他法院对红牛系列案件的诉讼情况,李俊慧称,在国际商事法庭已对红牛系列案件展开审理之时,如果没有新的事实,其他法院可能不会再受理基于同一事实或争议的案件。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诗琪 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