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保险、学者、评级机构齐论信用债违约:不能简单依靠财政信仰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19 14:21

    每经记者 张寿林 北京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段炼

    以永煤债券为代表的债券违约事件话题,似乎逃也逃不掉。11月18日,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主办的“双循环格局下实体经济发展与债券评级论坛”上,圆桌对话“防控信用风险,服务实体经济”俨然成了近期债券违约事件专题研讨会。

    “我的朋友圈打开看大家都在发表高见。”农业银行投资银行部副总裁杨军在圆桌对话上开场便提出,最近信用债市场发生了多起突发性事件,大家对信用风险的关注非常热烈。

    “我是保险投资,保险80%以上的资金都投固定收益类市场,固定收益类市场大部分又是信用类的投资,包括债券投资,所以对信用市场的发展都是比较关注的。”新华资管总裁助理、首席风险官彭立志说。

    “近期的债券市场的风风雨雨还在发酵当中,沸沸扬扬,没过去。表现突出的,我觉得这次没有对信用评级机构涉及太多,更多的是对所谓国企信仰的惊诧。”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信用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关伟表达了他的关切角度。

    大公国际技术委员会主任陆思南在对话中提出,现在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么多企业违约,实际上它可能不是这6年的问题,而是之前积累了很长时间的问题。

    评级前瞻性有待提高

    农业银行投资银行部副总裁杨军观察到,突发事件往往会蕴含着市场情绪的传染并扩大。他说,事实上从数量来看,今年新增违约企业数量并未明显增长,只是违约规模有所增长,但有一部分是前几年违约的,今年陆续到期。

    新增的违约主体从产权性质上来看,大家近期比较关注的是国有3A级企业的违约,让国企信仰有所打破。杨军认为,这就引出一个评级层面的问题,即中国债券市场评级中高评级占比偏高。

    杨军统计发现,截止到目前,今年新发的信用债中,主体评级AAA级的占比达64%,主体评级AA+的达13%,2017年债券市场发行的AAA级占51%。

    他指出,评级区分度有待进一步提升,“特别是评级的前瞻性是不是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也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就是说能不能一叶知秋,有前瞻性地反映,为市场投资主体提供一个参考。”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信用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关伟也表达了类似的关切。在他看来,近期债券违约事件后,表现突出的是没有对信用评级机构涉及太多,更多的是对所谓国企信仰的惊诧。

    关伟表示,近期数只AAA债券违约,事先确实没有所谓的征兆,一定意义上,似乎信用分析或者是交易过程当中的模型也未有预警,对从业者的影响心理冲击很大。他指出,这应该需要相应角色客观、理性和专业地对待。

    他还指出,信用评级是衡量信用风险的主要手段,首先反映了金融行业对信用风险的认识的发展,其次也反映了数据、方法、运算等技术手段的不断迭代,更重要的是反映了政府对金融业要求的变化。

    “信用评级相对比较复杂,我们在评级过程中可能有时会受到市场诟病。”关伟说,一些时候,商业信用评级数据不多甚至很少,对企业评级来讲还是有一定困难。

    不能简单依靠对财政、政府的信仰

    近期AAA债券违约事件也能带来不少反思。杨军从风险化解角度提出,市场参与机构自身要增强自己的风险防控能力建设,包括对宏观形势的判断,产业的分析,企业微观画像等,不能简单靠财政信仰、政府信仰,不能一个信仰破灭了又去寻找下一个信仰,“仅仅靠这个无法持久”。

    他还提出,在市场出现一些突发事件和大的波动时,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保持战略定力,积极献言献策,参与市场建设,弱化个例风险违约对市场的冲击,从而更好地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新华资管总裁助理、首席风险官彭立志相信,此次事件也会引起融资主体和投资主体的反思,投资者不能老有刚性兑付的信仰或者思维,而应更深入地研究融资主体。

    对发行人来说,也越来越会注重自身杠杆水平的控制、自身竞争能力的提升,更加去遵守市场规范。“这样,市场才能相信你,以更低的融资成本去融资。这次波动后,市场主体建设会得到加强,市场化水平和法制化水平也会得到提升。”彭立志认为。

    关伟指出,由于缺乏违约历史数据,商业信用评级最大的问题,就是违约率的矫正问题。所以在这些评级过程中可能会产生不准确、模糊或者是误差,甚至虚高的现象。

    关伟在分析历次金融危机过程中发现,不能盲目相信模型。专业人才的培养和储备,人的经验,在评级过程当中非常重要。

    最后,他还指出,政府的监管作用对评级影响挺大。在风波事件的处理上,政府、企业、投资机构或者个人,需要充分沟通和交流。

    大公国际技术委员会主任陆思南从评级角度介绍,评级衡量的是偿债能力和偿债意愿,其中偿债能力是最重要的,基本上衡量的就是其偿债来源对债务的保障程度。

    他说,在负债期间,有一些滚动或者新增债务,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一个企业至少盈利能偿付利息,若利息都要靠再融资支持,基本上也就陷入所谓的庞氏融资。

    在偿债来源的分析上,陆思南提醒,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自身创造能力之外的因素一定程度上都不安全,更要关心企业自身造血能力。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寿林 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