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市县“一把手”工程,要做这事儿(下)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0-29 09:48

    每经记者 毕华章    每经实习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毕华章

    上篇文章粉巷君(ID:nbdfxcj)主要回溯了地方融资平台作为“钱袋子”的历史,以及在“剥离”政府融资职能大方向下的有益尝试(陕西市县“一把手”工程,要做这事儿(上)。

    就陕西来说,平台转型升级已被提到市县“一把手”工程的地位,转型后的相关量化指标也已浮现。

    在更为具体的操作层面,究竟可用哪些市场化举措实现整合?整合之后谁来替补、如何运营?将产生哪些潜在机遇?

    诸多值得关注的内容,我们将提炼解读。

    整合升级

    首先透过几组数据,看一下地方融资平台的情况,窥斑见豹。

    梳理同花顺数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初至今,陕西城投债总规模为2358亿元,发债数量为228只,发债的城投公司累计为40个。其中,今年以来发债的城投公司为28家。 

    如果从城投债的存量规模上来看,陕北地区内城投债主要集中在榆林,而延安城投债存量规模较低。

    关中地区内,西安市的城投债规模较大;咸阳、宝鸡、渭南存量城投债规模处省内第二梯队,而铜川则无存量城投债。

    陕南地区内整体平台较少,也难怪在这次《意见》中,特意将市县级平台的资产规模下调60%(市级平台资产规模为200亿元,县级为20亿元)。

    这些发债募集的资金,在包括地方基础设施等领域发挥了作用……

    如今,各市县的融资平台面临着整合升级。而这也是陕西此次推动融资平台市场化的基本原则之一。

    图片来源〡天风证券研究所 

    此次《意见》提到,清理撤销“空壳类”平台,除西安市、西咸新区,原则上市级平台不超过4家,国家级开发区平台不超过3家,省级开发区和县级平台不超过2家。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少于2亿元的区县原则上只保留1家平台。

    当然,整合并非机械式的一刀切。根据意见,采用的是分类整合推进:

    · 对于主要承担公益类项目融资的“空壳类”平台,依法注销;

    · 对于兼有政府性融资和公益性项目的“实体类”平台,剥离政府融资功能,兼并重组为公益类国有企业;

    · 对于“商业类”地方融资平台,则推进转型为公益类国有企业。

    尤其是在资产盘活、注入上,有许多新的操作方式可供选择。

    比如,鼓励各级政府运用PPP模式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改造和运营;利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AMC)化债。

    再者,还可以合理利用金融工具,譬如今年4月初在基建领域大火的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以及不断推进的资产证券化(ABS)。

    这些方式都能加快基建项目回收周期,有助化解债务压力。

    谁来替补

    融资平台的转型,意味着今后将采用市场化方式运行。

    如此一来,融资渠道的拓展,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对于市县融资平台而言,银行仍是主渠道之一。所不同的是,要完善现有政银企对接机制,鼓励银行按照市场化原则加大支持力度,严防盲目抽贷、压贷或停贷。

    直接融资也必不可少。平台公司可以运用企业债券、公司债券、银行间债券等工具。

    除此之外,信托和保险的功能也被这份《意见》明确。

    其中提到,支持信托公司,特别是省属信托公司,参与省内重大项目投资评估、资本运作和后期管理。

    支持信托公司以省内经营性资产为标的,发行信托理财产品,募集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加强信托公司在重大项目投资中的融资引领作用。

    这意味着陕国投和西部信托等省属信托公司,今后或将在省内重大项目投融资中进一步发挥作用。

    保险公司也有空间。保险资金可通过债权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等方式,投资基础设施、社会民生等重大工程。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评价说,引进金融机构的力量,拓宽融资渠道是一方面,关键在于提升风控的专业能力。

    在他看来,“如果说引入的金融机构治理能力比较强,风控能力比较强,其实是在帮助地方融资平台对项目的风险评判,对专业能力的提升也大有裨益。”

    话说回来,要打好这套“组合拳”,对融资平台的专业能力要求明显提高。

    平台可以成立专业投融资团队,引入有丰富投融资经验的人员作为融资专员。对市场关注较高的待遇问题,也有明确——投融资团队和融资专员薪酬与市场化融资规模及质量挂钩。对金融从业人员而言,机遇就在眼前。

    如此,整合后的融资平台公司,将有健全的现代企业制度,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化运营模式。

    新的开始

    说实话,对各市县融资平台而言,此次转型的意义无疑是重大的,相关举措,也颇有技术含量。

    其实,陕西着手地方融资平台转型,此前已打下一定基础。早在2018年7月,陕西省财政厅曾发文《关于推进我省融资平台公司转型发展的意见》。

    相较之下,这次又更加细化到了市县融资平台,并且明确要求加入“一把手”工程。 

    中国人民大学的赵锡军副院长表示,受疫情的冲击,在“六稳六保”工作任务下,各地方对融资平台进行梳理和规范,正当其时。

    疫情之下,今年整体融资信贷较为宽松,城投债规模上涨较快。

    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披露的报告中,今年二季度城投债发行规模同比增长49.63%,存量同比增长20%。今年上半年,全国城投债余额已突破10万亿元。

    这意味着未来各省的偿债压力也会增加,化解债务、平台转型更需加紧。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实际上,全国层面而言,此前已有湖南、贵州、重庆、四川、山东等省市发布文件,推进转型如火如荼。

    其中,茅台集团助力地方“以酒化债”的例子颇有意思。

    9月中旬,向来不差钱的茅台集团,竟然发债了!

    这可是茅台的历史首次,而且出手阔绰,募资额高达150亿。

    这笔钱除了打算用来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需求等,还包括收购贵州高速公路集团14%的股权。

    对于盈利状况一般的贵州高速集团来说,引入如此优质的股东,对其发展助力,以及化解该融资平台的债务压力的作用不言而喻。

    如果考虑到其他省份也在推进等因素,也就能更好理解陕西如此重视融资平台转型的意义。

    当然,在这波平台转型大潮中,对各市县也不啻为一次考验,但是着眼长远,这次转型是必然要经历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