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还上课,下午学校没了?优胜教育突现危机 仍寄望家长支持“二次创业”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0-20 21:35

    优胜教育代表黄思宇称,无法拿出更多的钱解决公司欠薪和家长要求退费的问题,优胜教育给出了一个“二次创业”的解决方案,希望家长额外给留守老师一部分课时费。“我们还能相信优胜教育吗?”对于“二次创业”方案,家长们并不买账。

    每经记者 宋可嘉    每经编辑 魏官红    

    “星期六上午还上课呢,下午出来学校没了!”10月19日,在北京光华路SOHO楼下,一名正在等待解决方案的家长说道。而在北京劲松、西四、良乡、望京等区域,被突然通知学校关停的家长不少。

    拥有千余家门店、3万多名专兼职员工的优胜教育,在今年3月就一度陷入欠薪、裁员的风波当中。但彼时,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公开表示,公司不存在裁员、降薪情况,并称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服务下去。

    时隔7个月,优胜教育北京校区的家长等来的,却是突如其来的闭校停课。

    “我们在坚持了9个月之后,确实是资金链彻底断掉了。”在19日傍晚组织的优胜教育和学生家长的协商会上,优胜教育代表黄思宇称,无法拿出更多的钱解决公司欠薪和家长要求退费的问题,优胜教育给出了一个“二次创业”的解决方案,希望家长额外给留守老师一部分课时费。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则在视频连线中表示,造成如此局面,是在疫情影响下,接了很多加盟商甩过来的“锅”,希望家长给他一点时间,并承诺自己不会跑路。

    “我们还能相信优胜教育吗?”对“二次创业”解决方案强烈不满的家长,他们的诉求是全额退款、一次性付清。

    在家长丧失对优胜教育信任的背后,是优胜教育关联公司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10月14日更换法定代表人,公司创始人陈昊退出、唐芳琼接任。另外,启信宝显示,今年以来,陈昊注册了另一品牌“牛师来了”的系列相关公司。

    公司资金链是否真的断裂?家长的退费诉求又如何解决?10月19日,公司北京总部已不见办公人员身影,只留下一堆杂乱家具的优胜教育能否给出答案?

    10月19日,光华路SOHO楼下,聚集着众多等待退费解决方案的优胜教育学生家长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宋可嘉 摄

    突如其来的危机:上着课被告知学校关闭,老师被辞

    唐玲(化名)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来到光华路SOHO来找优胜教育退款了。

    去年12月,唐玲就预交了3万多元学费,为其上幼儿园的孩子报名了今年9月份开班的综合素养课。本是看中了老师的教学能力而提前付费,却没想到开启了她艰辛的退款之行。“本来9月份开学,但是没开成,(我)就一直催问到底能不能开,一直到8月底,接近9月了,跟我说报名的校区无法复课,让我去别的校区,但那个校区太远了,孩子这么小,我没同意,于是开始协商退款。”

    为了退款,唐玲多次与优胜教育沟通,并前往优胜教育的北京总部协商。“说实话太累了,一整天不吃不喝、不上卫生间就在这坐着。”经过多次追讨,唐玲到目前才拿回了1万多元退款。“(有一次)我在这等了一整天,到晚上6点多的时候,他(优胜教育员工)从他们新公司——牛师来了,把钱打过来给我,就那一次(打的钱)多一些。”唐玲表示。

    与唐玲不同的是,19日来到现场的不少家长,并不清楚优胜教育的近况。

    很多家长是在被突然通知学校关停了,老师都被辞了,连线上课都上不了之后,才意识到优胜教育出事了。“周六孩子正在上线上课,突然通知上不了课了,后来班主任就给我们发学校关停了的信息,并让我们今天过来总部,有人接待我们退费什么的,可我们一早来了,人都没了。”一名缴纳了近4万元学费的家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馈道。

    优胜教育总部另一间办公室,办公室内桌椅杂物混乱摆放,门口封闭,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宋可嘉 摄

    来到现场的家长大多是优胜教育个性学的用户,据优胜教育官网介绍,优胜教育个性学主要面对6岁~18岁的小初高学生,家长表示,这主要是1对1教学,一个课时收费在300元左右。许多家长一次就交了数万元,“交钱越多,折扣越大,我们还是认可老师的教学效果,也觉得他们这么大的一个品牌肯定没什么问题,所以才投了这么多钱。”有学生家长向记者表示。

    有着不满情绪的还有优胜教育北京校区的一些老师。和家长一样,他们也遭遇了突发事件。7月份刚刚入职的李华(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入职以来,只有7月份发了工资,其他月份都被拖欠了,本来说10月15日会一起发放,最后等来的却是学校关闭的消息。

    在19日的现场,有优胜教育员工在登记拖欠工资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在数页被打印出来的拖欠工资信息的统计表上,不少员工被拖欠长达半年的工资,金额有的多达6万元。

    优胜教育拖欠员工工资信息统计表的部分信息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宋可嘉 摄

    李华表示,其入职后有一段时间被疯狂排课,最多的一天被排了14个课时,从7点半开始上到晚上10点,如果收家长300元一个课时,给到老师的可能只有60元~70元,有些课还拿不到这么多。

    目前,李华和同事打算采取仲裁的方式解决问题,谈及未来,李华表示,还是“先找工作,然后再来维权。”

    解决资金链断裂:让家长帮忙“二次创业”

    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份,优胜教育就发生了欠薪事件。优胜教育天津校区的兼职老师王阳(化名)当时向记者表示,自己年初的工资被拖欠。然而时隔多月,王阳仍在通过仲裁及其他法律手段讨还工资,王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己之前所在的校区为优胜教育的加盟商,目前该加盟商已经独立。

    天津校区的事件一度让优胜教育在今年春天陷入欠薪、裁员的风波中,但在今年3月份,有接近优胜教育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称:“我问了优胜教育创始人,他说他家离职的是分批付薪,但是在职的没有降薪。”优胜教育时任董事长及创始人陈昊也曾宣称:“我们不存在裁员、降薪,员工的流转是正常的。”

    不过,时隔7个月,优胜教育的代表黄思宇在北京现场明确表示,资金链断了,无法拿出更多的钱解决公司欠薪和家长要求退费的问题。而此次面对北京直营校区纷纷关停,优胜教育拿出解决危机的方案是“二次创业”。黄思宇称,其目前主要负责综合素养事业部,在沟通过程中,她向要求退费的家长表示,“让留守的那些老师继续为在座的各位孩子上课,我们需要家长再额外给这些老师一部分课时费,包括管理成本,但是可能会很低,可能每个小时在80元至150元。”另外,黄思宇称,优胜教育可以成立家长委员会,让家长来监控这些钱保证给到老师。

    家长不接受“二次创业”解决方案,要求优胜教育黄思宇(左)联络公司给出其他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宋可嘉 摄

    但面对19日上午“人去楼空”的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对于这套解决方案,家长并不买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光华路SOHO物业询问优胜教育的搬离时间,物业方面称:“上个月还有人办公,这个月就没有了。”当被问及优胜教育是否正式退租时,物业表示:“他家(优胜教育)是跟小业主直租的,跟我们物业没有关系。他们家也没正式退租,但是他们转到线上了,现在现场没有人了。”

    资本路上的优胜教育:疫情是罪魁祸首?

    面对众多学生家长的质问,优胜教育代表黄思宇表示:“造成今天的这种现状,本质上可能是我们做教育的核心团队出了问题,核心团队就是老师,我们一直以来对老师的利益可能没有给人家保障到位。”

    优胜教育的代表还称:“疫情期间,在我们成本没有降低的情况下,收入锐减,所以我们在坚持了9个月之后,确实是资金链彻底断掉了,我们拿不出更多的钱来给老师发工资、来给我们的家长解决退费问题。”

    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在与现场各校区的家长代表视频连线时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北京优胜教育现在的营收只有过去的四分之一,其声称优胜教育在疫情期间背负了太多的特殊情况。“我们有很多加盟商,加盟商会甩锅,甩锅以后我们怕品牌崩了,怕员工没有饭吃,我们就会接盘,截至今天,我们直接接收的校区多达80家,我们没有这么多资金,但是又要解决这么多员工,所以才造成这个局面。”陈昊在视频连线中表示,希望家长给他一点时间,并称优胜教育不会“跑路”,陈昊也不会“跑路”。

    优胜教育学生家长突然收到学校关停通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宋可嘉 摄

    但不少家长表示,优胜教育走到今天,“锅”不在疫情,“我在疫情期间也有续费,交了2万多元。”有学生家长称。一名在去年9月缴费的家长也表示,提前预交了8万元,但消耗掉的课时只有1万多元。“我们的钱去哪了?”家长们十分不解。

    优胜教育分为直营和加盟经营,而加盟经营给优胜教育带来了不少纠纷。“可能加盟这个模式本身在教育上面就有它的弱点。像优胜这种加盟模式,从人的管理学上来说,其实大家不是完全一条心,可能加盟店觉得我不想扛这事了,我也不付加盟费了,我不干了。这样带垮一家店还不要紧,但整个行业的声誉都会受到伤害。”前述接近优胜教育的业内人士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创始人们要思考教培行业中,加盟这种商业模式存在的内在利益冲突或者动机冲突该如何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欠薪、裁员、校区关闭、疑似跑路等风波不断,去年年底以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又新注册了多家公司,包括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海思科技有限公司、泰州优胜牛师来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天津优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这些新公司的注册资本分别在100万元到3000万元不等,经营状态也显示正常。

    记者搜索到了一个名为牛师来了的网站,页面显示,牛师来了为在线直播授课,但网站首页底部显示的公司名称为“北京牛师来了科技有限公司”,记者并未在全国企业信用查询系统查到该公司的任何信息。

    此外,今年5月以来,优胜教育还被传可能要上市。上市公司*ST金洲(000587,SZ)2020年5月26日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优胜教育运营主体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对价不超过5亿元。公告显示,优胜腾飞2017年至2019年的税后净利润,分别为3864.12万元、5919.92万元及5339.52万元。同期净资产分别为-1.06亿元、-4703万元及637万元。

    公告同时披露了业绩对赌承诺,优胜腾飞承诺,2020年至2024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000万元、7000万元、1亿元、1.4亿元及1.7亿元,合计总净利润约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在充分考虑新冠疫情及宏观政策影响的基础上,2020年承诺业绩下降至2000万元。

    该公告发布后,*ST金洲立即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被询问是否涉及忽悠式重组。一方面因*ST金洲本身就亏损严重,其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亿元至26亿元,2019年同期亏损约21.38亿元。不过*ST金洲的2020年半年报中显示,公司与中介机构正全面复核各项数据,公司将积极推动,争取本次资产重组工作早日完成。

    今日(10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ST金洲方面,询问目前收购优胜腾飞的进展情况,*ST金洲方面表示,有关注到优胜教育的新闻,但相关情况一切以巨潮网上的公告为准。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