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曾被否的腾远钴业卷土重来 “数据打架”、关联方资金拆借照旧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0-19 21:54

    在最新的申报稿中,腾远钴业仍然存在“数据打架”和资金拆借问题。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厦门钨业、赣锋锂业持股的赣州腾远钴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远钴业)再次递交IPO申报稿,欲在创业板上市。

    从财务数据看,受钴价大幅波动影响,腾远钴业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大幅下滑态势。此次也是腾远钴业二次冲刺IPO,2018年公司的IPO申请被否决。当时发审委问及公司的关联交易、和供应商“数据打架”、关联方资金拆借等问题。

    然而在最新的申报稿中,腾远钴业仍然存在和厦门钨业“数据打架”及报告期内资金拆借问题。

    募投项目已先行投入

    日前,腾远钴业披露了IPO申报稿。腾远钴业是一家矿产资源型企业,主要从事钴、铜产品生产等,比如氯化钴、硫酸钴等钴盐。根据上海有色金属网的统计数据,腾远钴业硫酸钴产量占比为7%,居国内第三位。

    尽管腾远钴业的营收在报告期内保持稳定,但净利润却逐年下降。2017年~2019年,腾远钴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8亿元、16.7亿元和1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4亿元、1.85亿元和1.1亿元。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

    腾远钴业的利润波动和钴价格有关,毕竟钴是腾远钴业的收入大头。2017年~2019年,钴产品占腾远钴业的营收比例均超过60%。

    从2017年到2019年,钴价几乎经历了一波腰斩。2018年,腾远钴业的钴产品销售单价为42.96万元/吨,2019年这一价格已下降至21.53万元/吨。价格下滑导致腾远钴业毛利率下滑,2017年~2019年,钴产品毛利率从41.96%下滑至16.78%。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行业低迷期,腾远钴业拟通过IPO大肆扩张产能。根据腾远钴业的募集资金使用规划,公司拟募集资金21.98亿元,其中拟投入16.98亿元用于年产2万吨钴、1万吨镍金属量系列产品异地智能化技术改造升级及原辅材料配套生产项目(二期)。

    目前,腾远钴业已先投入资金用于上述募投项目。

    申报稿显示,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公司新厂区项目(募投项目)的在建工程金额分别增加了7615.43万元、5504.14万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厂区项目尚处于基建期,累计投入占预算的比例是31.53%。按照预算进度计算,新厂区项目的预算投入已达到5.35亿元。

    和厦门钨业披露数据不一致

    实际上,早在2017年,腾远钴业就曾递交IPO申报稿。然而在2018年1月23日的发审会上,腾远钴业的IPO申请被否。

    有意思的是,当日上会企业共有四家,仅一家获得通过。

    当时,腾远钴业被问及五个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腾远钴业涉及的重要问题包括“未取得《危险化学品登记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而从事生产、储存和销售氯化钴和硫酸钴产品的行为,以及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即进行项目建设的行为”、“刚果(金)政局动荡、罢工、疫病等因素对发行人生产经营的影响及应对措施”、“关联交易定价以及披露数据和厦门钨业、金川科技不相一致的原因”以及涉及的资金拆借行为。

    对于无证生产和刚果(金)政局问题,腾远钴业在最新的申报稿里给予了解释。比如在主要资质和认证一节,公司披露了取得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危险化学品登记证》、《排污许可证》等证件的有效时间等。

    刚果(金)钴的储量为450万吨,占世界的50%,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钴生产国之一。刚果(金)政局稳定对企业生产经营影响重大。腾远钴业表示,刚果(金)政治和经济环境趋于缓和,矿业生产出现恢复性增长。

    在最新的申报稿中,腾远钴业仍然存在“数据打架”和资金拆借问题。

    厦门钨业持有腾远钴业12.07%股权,同时也是公司报告期内主要客户。2017年,腾远钴业对厦门钨业实现销售收入2.88亿元(占比17.12%)。2018年、2019年,这一数字分别为5.1亿元、1.58亿元,占销售收入比例的30.58%、9.06%。 

    然而根据厦门钨业2019年年度报告的关联交易一栏,厦门钨业对腾远钴业的采购数据为1.76亿元(含委外加工费和钴材料)。上述1.76亿元和腾远钴业申报稿的1.58亿元相差1800万元。

    如果仅是钴材料费,厦门钨业披露的2019年采购金额也只有1.47亿元。然而在腾远钴业申报稿中,2019年对厦门钨业销售氯化钴、硫酸钴的金额为1.58亿元,二者对不上。

    2017年,厦门钨业披露对腾远钴业的采购钴材料金额为3.37亿元。腾远钴业自己披露的数据则为2.88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末,腾远钴业对厦门钨业的应收账款为1467.14万元。然而,厦门钨业披露对腾远钴业的应付账款则为1632万元,同样出现差异。

    报告期内有数笔资金拆借

    而在2019年,赣州沃本新材料投资有限公司还向腾远钴业拆借资金,涉及金额2000万元。赣州沃本新材料投资有限公司系腾远钴业实际控制人之一罗洁的配偶黄平控制的企业。值得一提的是,该笔拆借交易仅维持一个月,当年9月30日开始,10月31日到期。

    腾远钴业解释称,2017年公司因刚果腾远投资贷款需要,黄平以其个人持股为公司贷款提供无偿担保。2019年,黄平因有资金需要,提出要求公司解除部分担保股票质押,拟以出售股票解决其资金问题。经协商,故采取上述资金拆借解决短期资金需求。

    2018年,因涉及和科陆电子的资产重组,腾远钴业还曾向关联方拆入资金。2018年,公司向关联方罗洁、谢福标、吴阳红拆入资金9800万元。2018年,科陆电子拟收购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洁、谢福标、吴阳红持有的腾远钴业65.57%股权,并向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罗洁先行支付投资定金,为确保交易顺利进行,由公司代罗洁、谢福标、吴阳红保管科陆电子投资定金9800万元。由于收购双方最终未达成收购协议,腾远钴业将该笔款项归还于实际控制人。

    2017年、2018年,腾远钴业还向供应商蒋铭借入资金周转,分别借入资金65.38万美元、11万美元。蒋铭为实际控制人之一的谢福标表姐之子。腾远钴业当时拆借资金主要是因处于建设阶段,存在一定的资金缺口。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

    对于上述和供应商“数据打架”、资金拆借行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腾远钴业,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已记录下问题,稍后会有相关人士回复。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回复。

    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表示,对于财务数据打架,可能是会计政策原因导致计算上存在分歧,“可能会要求申报企业解释数据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