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目前民营医院定位很模糊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27 14:44

    在新沪商医疗大健康产业战略发展论坛上,每经记者专访了上海冬雷脑科医院院长,BDG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他对民营医院当前的情况和未来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每经记者 郑洁    每经编辑 魏官红    

    近几年来,民营医疗机构无论是数量还是规模都呈上升趋势。

    民营医院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但直到2001年9月中国开放医疗市场,民营医院才真正开始得到大规模发展。现在的民营医院,大部分是由私人诊所发展起来的,一部分是通过改制分离出来的;还有一小部分,由公立医院的医生自主创立。

    公开数据显示,在全国各级民营医疗机构总数量已占半壁江山的情况下,其诊疗人次数仅占全国医疗机构总诊疗人次数的2.7%。在每年超过万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医疗市场中,民营医院仅占不到3%。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民营医疗机构已成为国家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补充。但在其发展过程中,由于各方面因素,民营医院也遇到了各种问题。8月22日,在新沪商医疗大健康产业战略发展论坛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上海冬雷脑科医院院长,BDG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

    上海冬雷脑科医院院长,BDG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NBD:医改背景下,您怎么看待民营医院的破局路径?

    宋冬雷:实际上,医改更主要的是面向公立医院,公立医院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怎么干,这决定了将来民营医院到底干什么。民营医院目前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定位很模糊,所以说大家都在探索。

    未来,如果公立医院的服务量占到一半,民营医院占一半,这种可能是比较合理的。国家基本医疗之外,如果有一部分人对于医疗服务的品质有要求,要高技术、高服务品质的医疗,那么,这种医疗服务让民营医疗去做可能更适合一些。中国整个医疗体系,应该最终形成一个和谐共生,互相补充、差异化的状态,我觉得这是医改的一个重点。

    不过就现在看来,中国民营医疗太弱,所以绝大多数的人还是会集中到公立医院去看病,造成医疗资源的挤兑。确实,目前优质的医生资源还是在公立医院,所以有些老百姓看病没办法,必须要到公立大医院去看。民营医院总体来讲,医生的资源、技术力量还是抵不上公立医院,所以说现在发展得比较好一点的私立医院,都有自己核心的专家团队。所以,民营医院专业技术人才积累,也是破局的一个关键。

    NBD:对于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定位,您可以更仔细地阐述一下吗?业内一直有一个讨论是,担心私营医院发展到后面会抢走公立医院的医生资源?

    宋冬雷: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我觉得应该是有答案的。因为要基于一个基本点,如果由政府来承担所有的医疗服务费用,这只能是最基本的医疗服务。医疗本质上是一种服务,服务就需要人,某种程度上讲,服务是靠人力成本堆积起来的。

    所以医患矛盾在什么地方?老百姓需要这样的服务,但是医生和医院跟不上,这中间就会产生矛盾。

    那么这里有一个问题,资源到底该怎么分配?国家应该把这部分有限的钱更多地去照顾收入相对较低的人群,有条件的人他去自费支付也好,或是用商业保险也好,不要去挤占给中低收入人群的公立医院资源,而是去到可以满足其治疗和服务需求的民营医疗机构去。这样其实就是要民营医院做到更明显的一个分层了。民营医院总体来讲应该是争取不做和公立医院相同的事情。如果说民营医院一直在做公立医院的东西,我觉得从整个大的医疗布局来讲,对政府没有多大的帮助。

    在患者分流的过程中,据我观察,医生的流失并不会很严重。从国际经验来讲,私立医院会带走一部分好的医生,但是不可能都带走,医生的诉求不都是挣钱,何况公立医院也有自己的优势,比如资源更多,医生的负担相对来说比较轻,压力会小一些,还可以做学术。

    NBD:我们刚经过第三轮带量集采,从民营医院的角度,这些年医药政策的改变对你们的实际影响大吗?

    宋冬雷:肯定也受到了影响,因为我们是用医保的。我认为带量集采方向是对的,肯定是要把药价降下来,把耗材价格压下来,实际上对老百姓是有利的,对国家也是有利的,对医生也是有利的。医生不要去乱用药物,就应该好好看病,通过真正的技术来挣钱。在我看来,当药物价格下去,医生的价值要体现出来,看门诊的费用要上去,做手术的费用也该上去一点。这样的话大家就会把病看好,把手术做好,同时,医生的工资待遇升上去了,劳动服务的价格升上去了,医生肯定不会反对的。

    NBD:您兼具公立医院主任医师和私立医院创业的经历,这些年有没有一些观察或者感悟进行分享?

    宋冬雷:第一,我觉得要医生出来做医院,医生来管理医院,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公立医院中,有一部分是行政人员来管理的,而很多民营医院是资本来管理的,这些都做不好的。因为行政管理者是对上不对下,资本是追逐商业利益,不了解医疗规律,所以需要医生来管理医院。医生一方面有专业知识,一方面也懂得病人的需求。我觉得医生创业将来在中国应该成为一种值得提倡的办医方式,要给一个通道,不管他们懂不懂商业模式,起码有个通道在这里。在管理的过程中,医生应该有很大的发言权,这样医院就能够在医生的主导下发展,它是符合这个行业的本质内涵。

    第二就是将来做医疗的资本方,我认为得是比较大的资本,扛得住的资本,而不是小基金。小基金不适合做医疗,尤其不合适做医院。因为医院回报是很慢的,前期投入很大,亏损可能性大。但只要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只要有核心的技术,核心的团队,很好的服务,一定是做得出来的。但是小基金可能就扛不住。

    NBD:从自身创业的过程来看,医生从公立医院出来经营私有医院的主要难点是什么?

    宋冬雷:医生出来创业的话,首先你的本事得过硬,因为人看病的本质还是把病看好,这个是第一位的。所以技术上绝不能比公立医院差,甚至有些方面比他们强,特别是早期,你如果没有点技术壁垒,人家干嘛来找你?

    第二,我觉得到了民营医院以后,医生要改变的就是服务理念,要真正关心病人的需求,服务要上去,要让病人相信你并且满意。所以民营医院自己要建立一个服务标准体系,当然这不是一天能做成的,需要潜移默化,我觉得这两点是最重要的。

    NBD:在客观环境方面,您觉得做民营医院这几年有什么绕不开的痛点吗?比如客源的开辟方面?

    宋冬雷:其实我不担心客源,我担心的是好医生,是人才,这个才更稀缺。民营医院总体还比较弱势,不是很多优秀医生的第一选择。

    还有医保支付的一些政策方面,对民营医院还是有点“歧视”,包括商业保险。这些方面会觉得有点难办的,需要一个过程。希望后面会越来越好,我们有这个信心。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