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西高铁倒计时,银川、西安、庆阳谁是大赢家?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19 20:56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师安鹏

    前不久,银川至西安高铁线正式开始联调联试,标志该线距年底前开通运营更近一步。

    这条从2015年开建的高速铁路,每一项新进展,都时刻牵动着宁、甘、陕三省人民的心,或者更直接地说,宁夏人以及甘肃庆阳人对此可能更关心。

    毕竟,银西高铁将成为宁夏首条连接全国高铁网络的线路,银川也因此成为全国倒数第二个拥有高铁的省会城市(全国省会城市中,目前只有拉萨未通高铁)。

    而甘肃庆阳,自古与陕西交往密切,长庆油田总部迁址西安后,这种联系更加紧密,银西高铁开通,将终结过去两城4小时车程的历史。

    对于西安来说,米字型高铁网络日趋完善,西北龙头扬得更高,带动引领作用更强。

    但一条高铁的意义远不只这么简单,高铁为沿线城镇带来的集聚效应、扩散效应、同城化效应,都可能深刻改变当地的经济格局。

    银川、西安、庆阳谁会是大赢家?

    宁夏人的期待

    “我们不是边塞,胜似边塞,就因为没有和全国高铁网络连通。”说这话时,宁夏吴忠人小马已经在西安工作两年多了。

    小马当年在青岛上大学,每年寒暑假回家都是头疼的问题,火车票难买,飞机票太贵,而且机场和火车站离家都不算近。

    毕业后,关于去哪座城市发展,小马考虑了好久……最终定居西安。

    她说银西高铁起了决定作用,“我是听到银西高铁之后,才想来西安的。高铁保证了我能经常回家,拉近了心理距离,又能有一定的自由度,不受家庭束缚。”

    除了在外地的宁夏游子,宁夏当地人对高铁也盼望已久。

    2019年12月29日,宁夏首条高铁银兰客专线银川至中卫南段,正式开通运行,才算结束了宁夏没有高铁的历史。

    银川也因此成为全国倒数第二座拥有高铁的省会城市。

    宁夏银川〡视觉中国

    银西高铁由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一院)负责勘查设计工作,铁一院线运院交规所总工程师马海超告诉粉巷财经(ID:nbdfxcj),宁夏进入高铁时代晚于其他地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银川进入高铁网规划较晚,2008版路网规划中我国高铁网呈现“四纵”“四横”布局,银川并未进入,第一批进入铁路中长期的西部城市有西安、兰州、成都、重庆、贵阳和昆明。2016年新版规划才提出了京兰和包(银)海通道,银川正式进入高铁网规划中。

    第二,从路网和地理区位格局看,银川距离周边省会城市相对较远,路网上一定程度的末端效应,不在传统客运走廊内,区位上处在一个相对不利的位置。比较西宁在甘肃-新疆的河西客运走廊内。

    第三,从客流需求看,宁夏总计人口约695万,银川人口230万,银西铁路沿线吸引人口1000万,银西高铁预测客运量近期仅700万人次,从运输经济角度考量,也是银川通高铁滞后的原因之一。

    但是,银兰客专线是走银西高铁银川至吴忠段和银兰高铁吴忠至中卫段,只在宁夏区内运行,要与全国高铁网络连通,还需银西高铁的全面开通运营。

    银西高铁的魅力在于,作为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包(银)海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建成通车后,银川至西安客车运行时间将缩短至3.5小时左右,对促进沿线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早在2014年,银西高铁未开工前,《银川晚报》就曾对这条线路有过评价:

    银西铁路早都应该建了。关键的问题是现有的宁夏经济是否与这条快速铁路相匹配,否则连建设成本都无法收回。因此,银西铁路的批复建设,也从侧面说明宁夏经济发展成果得到了承认。

    今年的《银川晚报》更是以“银西高铁为宁夏打通西部大动脉”评价这条线路:

    宁夏地处西部,与全国高铁网全面接轨后,尤其是打通了西部大动脉,借势产业转移更加大有可为。

    可见宁夏方面的期望与重视。

    马海超强调,“应该看到宁夏铁路网发展迅速。近年来宁夏先后开通了吴忠中卫,开工了包头银川高铁,银西铁路虽然开通较晚但后发优势明显,同是西部地区的南宁、兰州、西宁高铁标准为250km/h,银西则为有砟350(预留350km/h提速条件)。” 

    连通两大城市群

    2008年,我国第一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开通运营,北京、天津两大城市的时空距离缩短到了30分钟以内。京沪高铁开通后,北京到上海最快只要4.5小时,实现当日往返。

    这种“同城效应”后来在沪宁、杭甬、广珠、沪杭等高铁沿线相继形成。

    银西高铁开通后,原先银川-西安14个小时的车程,缩短至3.5小时以内,两城的时空距离将被进一步压缩。

    宁夏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段庆林告诉记者,银西高铁的开通,将有利于加快西北地区区域经济的发展,让宁夏沿黄城市群、陇东地区以及内蒙古西部更好融入全国高铁网络,对我国区域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既是发展工程又是民生工程。“更加强化西安、银川等区域中心城市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弥补庆阳等地交通运输的短板弱项,有利于加快革命老区、贫困地区发展,从而促进区域经济整体效率的提高。

    银西高铁西起自西安北客站,向西北经咸阳、礼泉、乾县、永寿、彬州后进入甘肃境内,经宁县、庆阳、庆城、环县进入宁夏回族自治区,沿G211行经吴忠市,跨黄河经灵武市引入银川枢纽银川站。

    铁一院在进行线路规划时,充分考虑到了沿线城市规划,马海超称,“西安、银川为区域中心城市,项目的起讫点,庆阳是陇东重镇、革命老区,同时也是区域唯一的路网空白区。银西高铁在选线时兼顾通道短直和最大限度服务和带动地方建设。沿途经过宁夏银川、吴忠、甘肃庆阳、陕西咸阳接入西安北站。吴忠虽然不是路网空白区,但既有包兰铁路车站远离主城区,不能很好地服务城市。本次设计时吴忠站站位、庆阳站站位都最大程度与城市规划相结合,方便居民出行。”

    银西高铁银川机场黄河特大桥〡中铁一院

    除此之外,银川和西安还分别代表着两个城市群的核心。

    2010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发展宁夏沿黄经济区,推动沿黄城市带建设,形成省域经济增长点,标志着宁夏沿黄经济带由地方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由宁夏重点上升为西部大开发重点。

    宁夏沿黄经济带的中心正是银川,由其带动周边城镇统筹发展。

    西安的战略地位在于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带动整个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进而成为引领西北地区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而银西高铁就是串联起两大城市群的纽带。

    马海超称,本线北端银川至吴忠段是宁夏沿黄城市群城际网组成,南端西安至彬县段是关中城际的重要组成部分,两端城际功能和高铁通道功能共担。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认为,“西安是西北的首府,当年建设‘关天经济区’提过一个总体思路,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现在西安到甘肃、青海、新疆的高铁已经通车,只剩下宁夏,银西高铁通车后,西安作为西北龙头的作用将更加凸显。”

    从全国高铁路网格局来看,银西铁路北端连接京兰通道,中部与太中银高铁、规划兰州-平凉-庆阳快速铁路相连,南端通过西安枢纽与路桥通道、西成高铁、西十高铁以及西渝高铁等线路衔接,路网主骨架特征明显。

    “线路建成后将成为宁夏、蒙西地区与陕西及华东、中南、西南连接的快速客运主通道,对架构我国西北内陆通往中南及东部沿海地区快速客运通道,填补区域路网空白,完善路网结构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马海超说。 

    庆阳等加速拥抱陕西

    除了宁夏,对银西高铁最期盼的应该是甘肃庆阳。

    长期未并入全国铁路网络这是其一,更主要的原因在于陇东与陕西关中地区在语言、习俗、文化上的接近,使庆阳自古与陕西特别是西安交流密切。

    甘肃省地理位置特殊,省域形状犹如一把如意,东西两端广阔,中部细长,东西跨度超过1600公里,在陇东的庆阳犹如拳头嵌入陕西板块。

    庆阳距离甘肃省会兰州约500公里,而距西安约260公里左右,这样悬殊的距离差距,导致甘肃陇东地区的庆阳人在就医、就业、旅行、商贸等方面,都向西安靠拢。

    特别是1998年,中国石油长庆油田公司总部从甘肃庆阳迁至西安,使两地交往更为密切。

    2015年,陕西传媒网曾以《央企长庆入陕17年:给西安新建一座北城》为题有过报道:

    在陕西,延安何庄坪基地、咸阳基地,榆林、定边倒班基地、三桥长庆基地及泾河园工业区,泾渭园、未央湖花园、兴隆园等长庆生活基地先后建成,再加上长庆科研单位及油气勘探开发服务业务、后勤矿区服务业务,长庆油田工作着近十五六万员工、家属、学生,其中,西安地区最为集中。

    一位在西安上学并工作的庆阳女孩称,自己身边的亲戚朋友基本都在西安置业,两地往来非常频繁。“我们那边上完大学的,如果有机会,现在家里也都愿意让娃留在西安。主要是离得近,家里人周末过来也方便。”

    但两地没有铁路,主要依靠车程超4小时的公路客运或者自驾,交通并不便捷。

    她说,“刚上大学的时候坐大巴,到了西安有时候带很多东西,从车站回学校就特别不方便。后面就坐专线车,但是费用就比大巴车高点,差不多也得四个半小时。”

    而银西高铁的开通,直接将庆阳以及周边的宁县、庆城、环县纳入高铁网络,庆阳与西安的时空距离压缩至1小时左右。 

    图片来源〡庆阳城市宣传片截图

    当然,这种压缩也意味着西安对庆阳的虹吸效应更强。

    “银西高铁开通,西安、银川等区域中心城市对短途沿线、周边地区也会形成虹吸效应,银川市作为‘塞上江南’的宜居城市,西安市作为国家中心城市,都会促进周边地区人口、资金、产业向银川、西安集聚。庆阳等陇东地区过去就和关中、宁夏在历史文化上比较接近,高铁开通后,会加速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段庆林称。

    不过,西安与银西高铁沿线城市,特别是庆阳、银川在产业协作方面仍有颇多想象空间。

    庆阳油煤气资源富集,是甘肃的石油天然气化工基地、长庆油田主产区,经济总量连续多年位居甘肃全省第二位。

    银川煤炭探明储量210多亿吨,年发电量250亿千瓦时,是全国人均发电量最多的城市。

    段庆林强调,“宁夏正在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大力发展现代煤化工、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现代纺织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宁夏黄河生态经济带有一定的产业基础和发展空间,有利于吸引西安乃至东部沿海地区高新技术产业的转移,也有利于与庆阳等石油、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加强合作,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加速黄河流域绿色制造体系建设,共同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

    据了解,西安企业隆基股份2006年已在宁夏设厂,截至目前,银川是隆基股份在国内首个实现全产业链布局的生产基地。

    而庆阳、平凉等城市已被纳入关中平原城市群,银西高铁开通,将使关中平原城市群联系更加密切。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