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有机葡萄酒大王王珍海或黯然离场 民间借贷债权人将上位ST威龙?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13 16:30

    8月12日下午,ST威龙公告称,王珍海持有的累计1.36亿股股份已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成交。若本次交易顺利完成,王珍海剩余持有威龙股份的股权将不足6%,正式告别公司实控人的身份。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梁枭    

    在甘肃武威的腾格里沙漠边缘,数万亩的葡萄田即将着色成熟,随后进入酒庄发酵酿制。但在这片被称为“绿洲奇迹”的果田里,王珍海的身影或许很难再见到了。

    王珍海是国内有机葡萄酒的先行倡导者,也是上市公司威龙股份(现名ST威龙,603779,SH)二十余年来的掌舵人。可是日前,他奋斗了数十年的葡萄酒事业在一朝间回到了“原点”。

    8月12日下午,ST威龙公告称,王珍海持有的累计1.36亿股股份已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成交。若本次交易顺利完成,王珍海剩余持有威龙股份的股权将不足6%,正式告别公司实控人的身份。而本次股权拍卖的竞买人之一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仕乾投资),疑为王珍海所涉民间借贷的债权人何平所控制的公司。

    因涉多笔违规担保、金融借款和民间借贷纠纷,昔日的有机葡萄酒大王近来屡屡受到监管层的关注。但对于王珍海如此“缺钱”、股权频频被质押与冻结的原因,公司内部却表示并不知情。

    王珍海(左)与曾为威龙葡萄酒代言的陈道明(右)

    图片来源:威龙股份官网宣传片截图

    王珍海或因民间借贷丧失上市公司实控权

    从接手即将破产的县城小酒厂,到将其推向A股资本市场,王珍海努力了二十多年。如今王珍海即将丧失实控权,这距离威龙股份2016年上市却仅仅四年有余。

    根据威龙股份8月12日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拍卖的进展”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珍海持有的公司1.36亿股股份(占王珍海持有公司股份86.3%,占公司总股本的40.8%),已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通过网络竞价成交。

    其中,0.73亿股被仕乾投资竞买获得,剩余0.63亿股被自然人陆金海竞买获得。记者了解到,若本次交易顺利完成,王珍海剩余持有威龙股份的股权将不足6%,正式告别公司实控人的身份。

    这一潜在的控制权变动也得到了威龙股份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的回应。其表示,公司已经拿到了本次拍卖的确认书,但目前公司尚没有收到余款缴纳,控制权是否变动还存在不确定性。但如果整个程序完成,法院下发正式通知,王珍海的实控人身份或便发生变化。他补充道,目前王珍海仍是威龙股份的实控人和董事长,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

    记者查阅了解到,这次股权拍卖的背景与王珍海所涉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相关。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案例判决书显示,作为借款人,王珍海曾于2018年6月与出借人何平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向其借款1.5亿元,借款期为两年,年利率10%,利息一年一付。

    而因王珍海未顺利支付其第一年的借款利息,何平便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自然人陆金海作为保证方,同样成为被告被要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根据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3月作出的判决结果,何平的相关诉讼要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王珍海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之内给付何平本金1.5亿元以及相应违约金,陆金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因王珍海最终无力履行这一清偿事项,何平便于今年6月申请拍卖上述被冻结的股票。

    工商信息显示,本次拍卖的竞拍人之一仕乾投资,其实控人的名字即为“何平”,而另一竞拍人“陆金海“亦与诉讼中的另一被告同名。

    上市之初实控人资金困境已有端倪

    上市公司实控人因民间借贷纠纷濒临丧失实控权,这样的故事在资本市场并不常见,一代有机葡萄酒大王的没落不禁让人感到惋惜。

    但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王珍海的情况实际并非个案,是由于发生在上市公司中,所以备受关注。这也体现了个别民营企业家法律意识不强的现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金融政策对于民营企业的扶持以及金融管理秩序也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

    记者梳理发现,王珍海的资金困境其实早有端倪。早在2016年11月公司上市不满半年时,王珍海便出现了首次质押“套现”的情况,此后亦多次延期,目的多为“融资需求”和“个人资金周转”。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到了2019年9月末,王珍海持有的威龙股份股权质押比例已高达100%。也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威龙股份首次收到因金融借款纠纷导致的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的通知,王珍海所涉的违规担保事件也由此“东窗事发”。

    根据威龙股份2019年10月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司共涉及7起未披露的违规担保事项,被担保款合计2.51亿元。威龙股份称,上述担保均未按照《公司章程》的要求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等内部决策程序,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系王珍海擅自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提供。

    公告内容显示,上述违规担保中所涉及的被担保对象指向了三家公司——山东龙口酿酒有限公司、龙口市东益酒类销售有限公司、以及龙口市兴龙葡萄专业合作社。而除了龙口市兴龙葡萄专业合作社外,其他两家公司均显示为威龙股份的“其他关联方”,系王珍海亲属控制的公司。

    针对民间借贷和被担保方金融借款资金的用处,威龙股份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并不知情。“属于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工商信息显示,王珍海目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多达二十余家,但多数已被注销。而自今年以来,王珍海本人亦多次被列入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下发限制消费令。

    拟接盘方:对公司未来发展尚无想法

    实控人的资金困境和不当行为随即直接影响威龙股份的经营。而在国内葡萄酒行业整体低迷的背景下,威龙股份的处境更加如履薄冰。

    朱丹蓬分析道,王珍海的黯淡收场或与国内近年来葡萄酒行业的不景气相关。在国外品牌的进攻下,国内葡萄酒的产业结构偏低,难以匹配消费端的核心需求。在此背景下,企业家之前的盲目投资也是有后果的。

    据威龙股份此前公告,近因年来国内酿酒葡萄种植地区自然灾害频繁等原因,公司不得不在2017年年末决定,将“1.8万亩有机酿酒葡萄种植项目”变更为“澳大利亚1万亩有机酿酒葡萄种植项目”。但这一境外项目却也历经延期,至今没有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

    在多重不利因素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今年一季度,威龙股份净利润为-3792.41万元,同比下滑超300%,营收也同比下滑近50%。由于业绩不佳,公司股价也未见起色。今年3月,公司股价曾创下4.87元/股的上市以来新低,截至8月13日收报6.32元/股。

    而因出现违规担保情况,2019年11月,威龙股份股票便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银行方面亦减少了威龙股份的借款授信额度,公司继而出现了债务到期不能如期偿付的情况。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不久前,上交所对王珍海予以公开谴责,对时任行政总监王绍琨予以通报批评。随后,山东证监局决定对公司和王珍海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随着本次王珍海的股权被拍卖,来自深圳的仕乾投资或成为公司未来的实控方。今日(8月13日)下午,记者联系了仕乾投资法定代表人何平,其并未否认参与股权竞买。而对威龙股份未来的经营规划,他表示目前还没有什么想法。

    威龙股份的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公司是正常运营的。即便未来实控人发生变动,公司主营业务短期应该不会改变,公司几乎所有资产都是用于生产葡萄酒。

    有关公司是否会有退市风险等问题,工作人员作出了否定的回答。其表示,公司被ST主要是涉及违规担保,但就法院的判决来看,这一违规担保事项实为王珍海的个人行为,和公司并无关联。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