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生PK准万亿,谁能拿下“北上海”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06 09:31

    想当“北上海”的不仅是南通,盐城也一直以“北上海”自居不过,就经济实力而言,盐城明显难以和南通匹敌,其如何对标南通,坐实“北上海”之名?

    每经记者 朱玫洁    每经编辑 刘艳美

    盐城 图片来源:摄图网

    “同处江苏沿海,南通在经济发展、城市经营上拉开我们一个档次。”

    “同等条件的政策制约,南通在项目审批、项目建设上领先了我们一个身位。”

    “同受疫情影响,南通在高质发展、产业转型上甩开了我们一段距离……”

    近日,在江苏盐城市委全会上,盐城市委书记戴源以邻市南通为标杆,直指盐城多方面不足,引发关注。更早的7月上旬,戴源就曾率队前往南通考察学习,这也是盐城党政代表团今年首次到省内城市“串门”。

    盐城与南通颇有渊源。盐城、南通、上海,按从北至南的顺序依次排开在东海之滨。因长江之隔,南通与盐城常年面临对外交通短板,与上海的关系不如苏南城市密切。而随着7月1日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正式通车,南通与上海关系更近一步,其“北上海”的名号近年也越喊越响。

    想当“北上海”的不仅是南通,盐城也一直以“北上海”自居。此次盐城市委全会提出,“要丰富接轨上海的‘开放内涵’、‘在城市群战略中打造强支点’”。不过,就经济实力而言,盐城明显难以和南通匹敌,其如何对标南通,坐实“北上海”之名?

    分化

    翻开地图,盐城与南通都处于江苏沿海,也都跻身长三角中心区27城范围。两座城市区位条件类似,资源禀赋可以说相差无几。


    盐城与南通地理位置示意图 图片来源:《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

    从人口流动来看,2000-2010年十年间,江苏省内基本形成苏南地区人口快速聚集、而苏北地区大多处于人口流失的格局。

    无论南通还是盐城,都处于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的流失状态,在此前苏南、苏北的不平衡发展格局中,算是一对“难兄难弟”。

    根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00年,盐城还是江苏常住人口第二大市,为794.65万人,仅次于徐州。当时,南通为751.29万人,苏州为679.22万人,省会南京则为623.85万人。

    到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2010年,苏州一举成为江苏首个人口超千万城市,南京人口也增长176.62万人至800.47万人;相比之下,盐城常住人口减少近69万人,为726.02万。同样,南通人口下降超23万人至728.28万人。

    而后的2010年到2019年,格局在稳定中波动,苏州十年间增长约30万人,南通增长超3万人,南通常住人口增长由负转正,盐城则再下降超5万人。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南通的人口吸引力要略优于盐城。

    数据来源:wind,城市进化论

    从经济体量而言,以2000年为起点,南通领先于盐城,约相当于盐城1.36倍,两者相差近200亿元。其时,两座城市均处于500亿元~1000亿元层级。随后二十年间,南通与盐城的差距越拉越大。2010年,南通GDP首次跨上3000亿元层级,是盐城1.5倍。至2019年,差距越发明显,南通GDP已为盐城1.65倍,同时,南通与盐城的城市能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下,南通是炙手可热的“万亿俱乐部”城市种子选手,大有取代常州成为“苏锡通”之势。盐城GDP则尚未超过6000亿元层级,在江苏省内排名中游。

    数据来源:wind,城市进化论

    两座城市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形成分化。

    机会

    路通则盛,路阻则衰。

    眼下,轨道交通正在重塑经济地理空间。随着苏北高铁建设热潮推进,南通和盐城正面临区位格局之变。

     

    早前,在江苏长江以北地区,除国家级枢纽城市徐州外,大片腹地都是高铁“空白”。轨道交通布局不平衡,也是苏南、苏北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一个缩影。不过,近两年,苏北高铁格局已迎来转折阶段。

    2018年,江苏全省铁路发展推进会提出,铁路特别是高铁满足不了群众和发展需要,已成为江苏基础设施建设比较突出的问题,要围绕苏中苏北补短板、苏南完善提升、强化南京枢纽地位和辐射带动作用,尽快改变高铁建设不平衡和总体相对滞后的局面。

    之于盐城,2018年年底,青盐铁路(青岛-盐城)正式开通运营,改写苏北腹地连云港、盐城等地不通火车的历史。它也是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中“第一纵”沿海通道的一部分。

    随后,2019年12月16日,徐宿淮盐铁路、连淮扬镇铁路连淮段正式通车运营,这意味着包括盐城在内的苏北五市(徐州、宿迁、淮安、连云港),全面进入高铁时代。

    今年7月1日,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正式建成,沪苏通铁路同步通车,南通与上海迎来高铁“强链接”,正式融入上海1.5小时都市圈。对南通来说,这被视为继2008年苏通大桥(长江过江大桥)通车后又一重塑格局的重要基础设施。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 图片来源:南通发布

    实际上,南通能在2010至2019年间加速甩开盐城,苏通大桥对其区位便利度的提升也功不可没。

    当然,沪苏通铁路对盐城而言,也是重大有利好。

    当下,盐通铁路正在建设,预计于今年年底前通车。盐通铁路将上接青盐铁路,下接沪苏通铁路,打通青岛-盐城-南通-上海的铁路线,形成山东半岛经江苏沿海三市至上海的快速铁路大通道。  

    由此,无论盐城还是南通,两座城市都将在2020年迎来焕然一新的轨道交通格局。

    当然,挑战也随之而来。

    轨道交通是把“双刃剑”。在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宏眼里,迎来高铁时代的苏北地区,如果不能紧抓战略机遇,随之进行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全新谋划,也有可能进一步遭遇“虹吸”效应,从而造成更大区域落差和不平衡现象。

    相较准万亿城市南通,这对经济体量更小的盐城显得更为紧迫。

    竞逐

    对于两座都想成为“北上海”的城市来说,南通已走在前面。

    2017年,江苏批复《南通建设上海大都市北翼门户城市总体方案》,南通顶着建设上海“北大门”的名头,搏出存在感。而后,其上海“北大门”的表述直接变为“北上海”,接轨上海的决心更为彰显。

    随着《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将南通新机场定位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重要组成部分,南通的“北上海”定位,更显名正言顺。


    南通 图片来源:江海南通

    盐城同样提出“北上海”一说,其也与上海颇有渊源,盐城市大丰区拥有307平方公里上海“飞地”,包括上海农场、海丰农场、川农农场。半个多世纪前,先后有10万上海知青在盐城留下足迹,在这个特殊纽带的链接下,上海与盐城在农业产业上联系较深。

    截至2019年底,经上海市商务委员会认定,盐城已建成上海市外蔬菜主供应基地37个,占上海80个市外基地46.25%。

    盐城自然不甘心与上海只有农业合作。目前,盐城对接上海有三大具体目标:上海科创成果转化基地、上海生态旅游康养基地、上海优质农产品供应基地。

    近年已有一些上海制造业产业外溢至盐城,例如,2018年年底签约的宝武钢铁2000万吨级钢铁生产基地,是盐城第一个单体超千亿元的产业项目。当下,上海康养基地也正在盐城建设推进。

    不过,要想与上海深度对接、与南通“掰掰手腕”,势必要求盐城加速在市场、制度、理念、标准等方面全面接轨上海。

    在最近的盐城市委全会上,戴源说,面对发展方式转变的临界点,应对不同寻常的新挑战,容不得一丝犹豫和懈怠。对盐城而言,时间是发展的第一要素,没有高效率的“进”,就不会有高质量的“稳”。盐城必须要树立强烈的效率意识。

    当前,南通正加速建设长三角北翼中心城市。进一步看,在盐城与南通即将实现半小时高铁通达前景下,盐城也存在被上海甚至南通大幅“虹吸”的可能,这也是苏北城市迎来高铁时代的普遍挑战。

    列车在铁轨上加速飞奔的呼啸声,是盐城等苏北城市发展提速的哨音,也是城市群和都市圈时代避免被甩开的警铃。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