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对话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王芳:高压外部环境是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压力测试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7-27 21:43

    每经记者 张卓青    每经编辑 易启江    

    近期,由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等主办的2020国际货币论坛在线上举行,会上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发布了《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20》,每经记者则在此次的论坛上专访了IMI副所长、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王芳。

    2020年是艰难又复杂的一年,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叠加近期的中美关系,让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王芳教授认为,目前高压的外部环境,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来讲其实是一个压力测试。

    她表示,当外部冲击来临之时,如果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更高,不仅可以降低对外币的依赖程度,还能提高负面的冲击防御能力,这其实是人民币国际化最关键的战略意义。

    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财政金融学院教授王芳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家有梧桐树,自有凤凰来

    从2009年7月央行等六部门下发《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算起,人民币国际化已经走过了十一个年头,在201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人民币国际影响力持续提升。

    到了2019年,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呈现出:贸易计价结算职能巩固回升、国际金融计价交易占比提高、国际储备职能进一步夯实等特征。

    进入2020年,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和近期的中美关系,让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王芳教授认为,目前高压的外部环境,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来讲其实是一个压力测试,我国当然希望能有一个宽松且友好的外部环境,但是事实上这很难得。

    所以中国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追求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何谓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在王芳教授看来就是要做到“有效率、稳健有序、具有包容性”。

    她反复提到一个比喻,叫作“家有梧桐树,自有凤凰来”。那就是中国要把自己的“梧桐树”培育好,让它长成为参天大树,全世界的凤凰都不会忽略它。“越是被别人限制的时候,越要把自己事情做好,要有信心来开放,同时也要做好风险防控。”

    说到风险防控,历史上,一个新兴的经济体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都面临着无限的机遇,但也有危险四伏的时候。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当时快速开放国内资本市场的泰国成为国际游资的“猎物”,该国货币泰铢被做空,之后泰国政府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度,随后泰铢大幅贬值。

    中国目前也处在资本账户逐渐开放的过程中,所谓的资本账户指的是对资产所有权在国际流动进行记录的国际收支账户,是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市副市长吴清在今年人民大学国际货币论坛的演讲中也提到了,上海要显著增强自贸试验区及新片区金融改革开放的引领作用。打造统筹在岸业务和离岸业务的枢纽,争取在人民币自由使用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进一步的先行先试。

    其实对照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同为新兴市场国家的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学到不少的教训,中国在开放的过程中如何避免出现像泰国、韩国那样被卷入危机,经济遭遇重创呢?

    王芳教授指出,中国经济与泰国等东南亚经济体的的差别很大,具体开放过程也有所不同。首先,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受到波及的经济体都是小国开放经济,以泰国为例,该国开放资本账户、国内金融市场的过程较为激进;其次,彼时泰国采取了挂钩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这样一些宏观经济政策组合,给该国带来了风险。

    反观中国,市场很庞大,不适用小国经济模型,中国遭受冲击之后,并不会像小国经济一样没有任何的招架能力就垮掉。

    另外,近年来我国资本账户的开放程度有了明显提升,严格管制的项目屈指可数,但中国政府一直非常坚定地采取渐进式的开放道路,没有冒进。同时,我国在资本账户的管理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对于政策工具的应用越来越得心应手。

    说到具体风险防控措施的准备,王芳教授提到了金融科技在监管上的应用。如果科技手段对资本流出入能够实现实时监测,自动捕捉到可疑交易,然后提醒人工核查是否违规,那么,在这样的实时监测体系之上,再叠加有效的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管理措施,就意味着我们的风险管控能力大大提升。更高程度的对外开放必须配合以更高水平的风险管理。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频繁发生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国际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启示之一,就是要不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王教授表示,如果中国在对外交往活动当中能有一定比例的交易以本币计价结算,这意味着我们对外币的依赖程度在下降,当外部冲击来临的时候,我们的抗风险的能力也在提高,冲击造成的实质伤害会减少。所以这其实也是人民币国际化最关键的一个战略意义。

    全世界为美国经济稳定与复苏共同做出了贡献

    美联储在今年3月推出了无限量化宽松(QE)的计划,之后美联储不断买入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大幅度“买买买”之后,带来的是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迅猛扩张,从今年2月底的不到4.16万亿美元上升到超过目前7万亿美元。

    其扩表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美联储史无前例的“放水”行为,市场也担忧未来美元会不会流动性过剩,导致美元汇率的大幅贬值,从而削弱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这种担心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也曾出现过。历史总是如此的相似,如今世界面临着再一轮的危机,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是否会被撼动?

    王芳教授指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是由2007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最后演变成全球性金融危机。当危机在美国爆发的时候,大家都认为美国是危机的发源地,那么一定会受影响,事实上,2007年也出现了美元贬值、美元指数走低的现象。

    但是到了2008年9月,雷曼兄弟银行倒闭,这成为全球金融危机来临的标志,其他国家的经济受到了冲击,美元反倒成为了安全资产。

    之后跨国资本流动方向突然逆转,也就是在此时,美元指数就开始走高,而美国成为危机中经济最早稳定的国家。

    在传统的国际金融学理论中,当一国发生危机,经济增长出现中断的时候,意味着该国的主权货币会被抛弃,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不仅没有撼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反而还有加强。书本上的理论到了美元这里好像就失效了,这是为什么呢?王芳教授分析这与美元“超级货币”的特殊地位有关。

    她表示,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全球进入到“一超多元”国际货币体系,美元就是那个超级货币,这给它带来了许多的特殊之处。

    由于美元的特殊地位,起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最终演变成为全球危机,在美联储多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作用下,可以说是全世界为美国的经济稳定与复苏共同做出了贡献,共同支付了代价。当危机蔓延至全球的时候,大家举目四望,发现哪一种货币看来也都不太好,于是美元成为相对可以接受的那一个。

    “一超多元”的国际货币体系给美元带来许多特权,就像美国前财长约翰康奈利所说的那样,“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这也是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公正之处。

    王芳教授表示,也正是意识到了这种不公正,所以中国才要坚定地走人民币国际化道路,当人民币在国际上被更多地使用的时候,相对来说,对美元的依赖程度就会下降,对负面的冲击防御能力也会提高。人民币国际化不仅对中国有益,也为国际货币体系提供新的稳定性因素,特别是为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提供了另一种国际货币的选择。

    封面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