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吴一坚的男人:“白衣骑士”or“闯入者”?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7-09 10:08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师安鹏

    “占用上市公司的钱,肯定要还给上市公司。”

    6月29日的ST金花(金花股份)股东大会现场,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吴一坚现身,当着一众股东的面解释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资金的问题。

    但仅仅三天后,大家关心的已经不是钱能不能还的问题,而是ST金花还姓不姓吴的问题。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此前,通过司法拍卖成为ST金花二股东的邢博越,对外称未来12个月内没有增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但时隔一天他又改口,还要继续增持不少于上市公司总股本5%、不高于10%的股份。

    这就不单纯是外界所传的“白衣骑士”的故事了。

    如果ST金花的控股权有被夺风险,那这次邢博越强势入场,ST金花显然是将“闯入者”迎进了家门。

    此事也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后来邢博越回复说,“对格式化的权益变动报告书的披露规则不熟悉”,无意控股。

    前夜

    1997年上市的金花股份,是一家以化学药品、中成药品和保健品的研发及生产为主导,涉及医药物流等领域的上市公司。

    邢家人能进入金花股份,还得从4月金花股份的自查报告说起。

    今年4月30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在2019年度期间,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金花投资)及其关联方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及存单质押的情况,占用公司资金发生额约2.78亿元,存单质押6800万元,合计约3.46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20.15%。

    截至6月1日,尚有约1.68亿元未归还(不含利息,包括尚未解除的存单质押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9.78%。

    5月30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针对金花股份的投资者索赔登记已启动。

    随后金花股份在答复上交所的问询函时称,2019年期间,西安旭莱贸易、西安桑硕网络科技、西安鸿辉物业等公司在2019年和金花股份签署了《借款协议》,虽名义上是借钱给上述这些公司,但实际上资金多被金花投资使用。

    图片来源〡公告截图

    占用的钱当然要还。

    后续的进展是,金花投资正与股权受让意向方积极协商,通过转让持有的公司非限售流通股的方式,以变现的资金归还占用公司的资金。期限一个月。

    之后就是那场引发多方关注的拍卖,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6月18日10时至6月19日10时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金花投资所持的金花股份无限售流通股份4345万股,占金花股份股份总数的11.64%。

    最终,一位叫邢博越的用户在拍卖中以最高应价胜出,成交价格超过3.26亿。金花股份被占用的资金也如数归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成交的前一天晚上,金花股份突然增加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改选董事会,提名吴梦窈、崔升戴、邢雅江、张朝阳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其中邢雅江正是第二天要参加竞拍,并“不出所料”拿下金花股份二股东位置的邢博越的父亲。

    邢雅江公开身份则是西部投资集团董事长兼实控人。

    变局

    到此,这还是一场“白衣骑士”救驾的美好故事——归还资金,危机化解。但奈何,因为邢博越突然“变卦”的承诺,让一切又多了不确定性。

    7月2日,ST金花披露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称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持有的4345万股公司股份因司法拍卖转让给邢博越,本次权益变动后,金花投资持股比例19.14%,为第一大股东,邢博越持股比例11.64%,为第二大股东,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

    当天,金花投资与邢博越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称,双方均无在未来12个月内增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具体计划。

    但转天,邢博越权益变动报告书修订版公布,称其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增持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5%-10%,可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取得公司控股权。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这一突然变化很快引起上交所关注,并向ST金花发出了问询函。

    邢博越签名的回复中称,其是首次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对格式化的权益变动报告书的披露规则不熟悉,2020年7月1日提交的权益变动报告书对增持的表述不准确。

    但因本人确实存在基于看好上市公司后期发展继续增持的现实意愿,如不进行修订,在未来12个月内进行增持,可能引发违规行为,因此经咨询专业意见后,对未来12个月的增持计划明确了增持方式、比例区间、后续增持不会发生控制权争夺等情况。

    不过有一个事实被多家媒体关注到了。

    西部投资集团的官网上,一则6月30日发布的消息显示:

    A股主板上市企业金花股份股东大会在2020年6月29日成功召开,产生新一届董事会,集团邢雅江董事长、张朝阳总经理当选金花股份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集团推选的张小燕、师萍当选上市公司独立董事,集团巨亚娟当选上市公司财务副总监。经新一届董事会选举,张朝阳当选为金花股份董事长。

    但很快这条消息就从西部投资集团官网消失了。

    如果该信息为真,那ST金花新一届7名董事中,至少有4人均与西部投资集团有关。

    消息发了又删,提前布局董事会,突然入局的西部投资集团显得愈发神秘。

    身份

    西部投资集团是一家2000年就成立的民营企业,其官网显示,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净资产逾120亿元。

    主营业务覆盖金融投资、房地产开发、旅游文化以及酒店经营管理、物业管理、多种综合经营等多个板块。

    但实际上,从其快速起步的经历来看,房地产业务一直是其不变的底色。

    根据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西部投资集团最初由陕西富秦实业有限公司(富秦实业)、陕西华林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邢雅江合资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三方分别占股5%、4%和91%。

    其中邢雅江出资的9100万,有8000万都是以实物出资,这个实物正是坐落在长安北路西侧的西安国际奥林匹克中心广场,现在更通俗的名字是奥林匹克大厦。

    当时评估价值8000万,完全由邢雅江个人投资。

    而实际上,奥林匹克大厦的开发商为陕西新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目前已被吊销,法定代表人名为邢雅浩,董事邢雅枫、占大荣。除了奥林匹克大厦,这家公司开发的项目都比较古早,比如高速大厦、财富中心。

    另一名股东富秦实业的实控人名为邢雅浩。

    再往后的20年中,西部投资集团的股东构成及出资额发生过7次变更,公司注册资本从最初的1亿元增长到10亿元,邢雅江也完成了对公司超过99%的控股。

    相比于金花投资的吴一坚,西部投资集团的邢雅江明显要低调许多,公开活动中很难看到他的身影。

    但邢雅江实际上早就活跃于资本市场,2007年,深天地A(000023.SZ)曾收购西部投资集团开发的西安千禧国际广场, 2018年西部投资集团还与绿茵生态(002887.SZ)合作,共同成立了陕西津秦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

    此外,一名叫“邢雅江”的人,曾分别在2009年、2010年、2019年成为拓日新能(002218.SZ)、深天地A、万向德农(600371.SH)前十大流通股东。

    启信宝显示,邢雅江直接或间接控股的企业有89家,是16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

    邢雅江之子邢博越就更低调了,除了在西部投资集团旗下多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外,找不到其更多信息。

    同为陕西民营企业家,邢雅江应该更能理解吴一坚以及其背后金花投资的难处,毕竟能在陕西本土成长起来并走向资本市场的民企并不多。

    也许就像邢雅江自己说的,“西部投资始终看好医药和大健康产业,作为公司新股东,也将利用平台和资金优势帮助金花实现健康发展。”

    而不是趁虚而入,当资本猎手与股票玩家。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