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赛麟事件跟踪:王晓麟被刑事立案后 首次回应了这些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7-07 08:37

    图片来源:赛麟汽车官网

    上周,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被刑事立案一事引起广泛关注。在一则官方通报中,王晓麟被指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

    纷纷扰扰已有两个多月。4月底,一份来自公司前法务乔宇东的公开举报信称,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将成本价并不高的技术共计作价66亿元人民币入股江苏赛麟,导致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

    北京时间7月6日上午,远在华盛顿的王晓麟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两个小时的独家专访。这是他被刑事立案之后首度对媒体发声。此前他曾在个人社交网络平台上声称,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对自己的指控是诬告陷害,并暗示这些行为实质上是为了夺取公司资产和控制权。

    王晓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传达了几个核心信息:一是虚假技术说法不实,整车技术由美国赛麟汽车创始人史蒂夫·赛麟(Steve Saleen)拥有,他同时是江苏赛麟外资股东的实际控制人;王晓麟本人并不能提供所谓技术方面的证据,他不是技术出资方,只是认可其技术的职业经理人,作为董事长,“车做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据。”

    二是否认包括乔宇东举报信涉及的一切“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的指控。“没有一分钱是打进我的口袋的。”他表示,“我在这里薪水还不如在GTA(王晓麟之前在美国运营的公司),因为我做这个不是奔着薪水的,我是奔着上市之后股权的。”

    三是,王晓麟认为,南通嘉禾及如皋方面进行的一系列动作,包括冻结公司账户、逼迫员工离职、向公安报案等等,均是为了夺取公司控制权。

    王晓麟并未放弃。据悉,7月4日,江苏赛麟四家外资股东召开了临时股东会,股东会表决通过了几项决议,包括为江苏赛麟日常运营设立专门的托管账户、要求南通嘉禾及如皋方面归还贴息以及土地购置款返款等事项。王晓麟表示,根据合资协议,股东方争议的仲裁地是香港,若国资股东不履行上述决议,将马上提起仲裁。

    “我是职业经理人”

    乔宇东在公开举报信中表示,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四个江苏赛麟外资企业股东,疑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骗得了江苏赛麟股份。他称,其中三家的所谓技术,只是美国赛麟汽车公司向其授权许可使用的,并不具备出资要件;还有一家所持有的低速电动汽车技术,评估价值远高于实际价值(购入时仅作价2000万美元)。

    王晓麟对此表示“胡说八道”。“外资(入股)要经过好多审批的,商务部、发改委验资,验资报告这些都要第三方机构去做。MyCar搞出来了,SUV搞出来了,S1也搞出来了,这些车型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他(指乔宇东)说只有一张草图,真的非常荒唐。”王晓麟说,“我们一套油箱都要开42套模具,每一个环节有三维图、两维图,每一个零部件都要图纸。蔚来5000人团队做了两款车ES8、ES6,我们鼎盛时期研发团队364人,三年做出三款车,拿到510项专利申请——这是没有技术的吗?”

    王晓麟称,乔宇东在举报信中混淆赛麟整车技术和他此前与赛麟汽车签署的改装车销售许可协议,但这根本不是一回事。以技术入股的是资富控股控制的三家企业,其技术的所有人是史蒂夫·赛麟,而不是王晓麟。

    也因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及车型技术相关证据时,王晓麟反问道,“我又不是技术出资方,我要拿出什么证据来?我是董事长,车做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据。”

    “资富控股是2016年成立的,史蒂夫·赛麟加入之后,我持有100股,他持有100万股,我的股权稀释到万分之一。跟他达成的协议是,公司上市之后,我作为管理层拿到10%的股份。”王晓麟称,他自己绝对相信史蒂夫·赛麟的技术水平,签约之时,资富控股还占GTA的25%股权,GTA彼时已经投了1.8亿美元。“把资富控股完全给他了,我肯定是做了尽调的。”

    “这个技术入股,它不叫晓麟汽车,而是叫赛麟汽车,说明所有知识产权都不是王晓麟的,如果有任何虚假技术出资,首先要告的是史蒂夫·赛麟,王晓麟已经把自己的公司都给了史蒂夫·赛麟。”王晓麟表示很疑惑,自己为何成了被攻击的靶子。

    “你不觉很荒谬吗?”他问记者,“你去告一个职业经理人说你虚假技术出资,而不去告真正的出资方。”为什么不告史蒂夫·赛麟?他揣测,“没办法告,因为他出了设计、车型、品牌,什么都出了。”

    “我不赚路上的钱”

    王晓麟还被指控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由于江苏赛麟的运营资金基本都是由国资股东提供,乔宇东质疑王晓麟涉嫌导致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

    “他(指乔宇东)如果有一句话是真的,我都不会这么愤怒。”王晓麟表示,自己没有从江苏赛麟拿走一分不合法不合规的钱,作为董事长,他也只负责战略等层面的事务,预算方面全部由财务总监控制,没有哪张合同是自己亲自签的。“想栽赃王晓麟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资金,是给了我自己还是关联企业?拿出实锤来。”

    王晓麟对此前受关注颇高的两家“关联公司”交易分别作出了回应,一是唯一股东为其妻子丛超的上海鸿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乔宇东在举报材料中称,江苏赛麟给鸿铭文化的各项付款总额超过一亿元,他质疑王晓麟夫妇是否涉嫌贪污。王晓麟称,鸿铭文化并非他妻子的公司,而是相当于江苏赛麟的“体外公司”,银行账户等全部掌握在江苏赛麟那里,由于他本人已不持有中国身份证,无法登记,才使用了他妻子的名字。并且,江苏赛麟只往该公司账户打了1000多万,其中1000万左右拍了纪录片《车轮上的美国》,还有几百万以备不时之需。

    而深圳金弘元也是乔宇东质疑的一点,他要求彻查其与江苏赛麟是否有不正当资金往来,近期更是有消息称,在举报信公开之后,江苏赛麟还向深圳金弘元出借8500万。王晓麟解释,深圳金弘元是公司的融资顾问,根据融资额度会支付给其一定的顾问费,但最近的交易往来还发生在去年,今年4、5月份,公司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不可能给其借款。另外他还强调,他与李朝晖仅是校友而非同学,两人不是一届,不是一个专业,也不是一个校区的,并非外界传言的那样“亲密”。

    王晓麟梳理,江苏赛麟共计获得了60亿元运营资金(南通嘉禾股权出资33.4亿元,提供贷款25亿元,湖南白云投资股权出资2.1亿元),扣除给南通嘉禾的2亿余元的利息,实际运营资金不到58亿;再改造破旧工厂、维护生产资产等,可支配的资金只有57亿;建厂花了30亿,只剩27亿;过去几年公司运营费用,包括员工薪资和市场营销大约花了15亿左右,这样还剩12亿,只能是用来开模具。对于传言花费了一两个亿的鸟巢豪华发布会,王晓麟表示根本没那么多,“总共花了6000万,现在付了5000万,还差人家1000万。”

    王晓麟说,“没有一分钱是打进我的口袋的。我在这里薪水还不如我在GTA,因为我做这个不是奔着薪水的,我是奔着上市之后的股权的。”

    王晓麟称,江苏赛麟在“全球独角兽企业”评选中排名265位,他估计上市的话市值在300亿左右,赛麟外资股东的股份会被稀释至50%,10%资富控股的股权,意味着可以在上市的江苏赛麟中持股5%,也就是15亿元人民币,约2亿美元。“我觉得就值了。”王晓麟表示,“我要拿到达目的地之后我应该得的,我不是来赚路上的钱。”

    “他们反悔了”

    王晓麟被公开举报以来,江苏赛麟的运营受到了很大影响。为解决公司的燃眉之急,国资股东和外资股东曾各有表示召开股东大会,但双方从未能一同坐在谈判桌上。

    对于上个星期临时取消的股东会议,王晓麟表示不能理解,南通嘉禾临时取消会议的原因是股东方之一的湖南白云投资不能出席。“股东会召集的是在册股东,即工商登记是股东的人,非在册股东参加股东会的情况是自己要求参加,其他股东不反对。你不能因为他不来就不开这个会了。”王晓麟表示。

    对于白云投资,王晓麟解释,其与公司签署了5亿元的投资协议,目前是投了2.1亿,“后来乔宇东给他打电话,就不投了。”而白云投资一直未完成股权变更登记的原因,是因为这项表决一直未被通过。因为股权变更等重大事项变动需要取得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而南通嘉禾持股33.4%,对重大事项具有一票否决权,在王晓麟看来,他们不愿意失去这个权利。

    王晓麟指出,国资股东目前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为了获得公司的控制权。

    王晓麟表示,5月份本有30亿元的融资计划,这两个月陆续跟国资股东和如皋经济开发区方面沟通了让国资全身而退的方案,但对方并未同意。“如果如皋真是怕国有资产流失,股权和债权全部还给他,厂还在那边,就业还在那边,这样的条件他们也没有接受。”

    他还称,南通嘉禾已经成立了两家公司准备接盘江苏赛麟,一是成立于2019年2月的上海琥珀汽车,一是成立于今年3月的南通清研皋开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他称去年3、4月就收到提醒,称琥珀汽车有意接管赛麟,但他一看注册资金只有5000万元,没放在心上。

    “琥珀汽车去年8月份招人,就在赛麟上海办公室边上,我们有员工去面试,他们听说是赛麟的,就说你们现在过来,几个月之后就是接收大员;几个月之后再来,我们接收的时候有没有你的位置都不知道。”王晓麟说。

    王晓麟表示,实际上乔宇东去年10月就已经在内部举报,当时调查完后,南通嘉禾发公告说没有异常,后来乔宇东在与南通嘉禾方面面谈后很快发布公开举报信,同时南通嘉禾不允许江苏赛麟回应,一个月之后,舆论已经一边倒,也造就了他们收回公司的最佳时机。

    但是王晓麟认为,江苏赛麟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员工工资社保加起来 2700 万,供应商欠款 5000万,另外加起来2000多万,整个加起来不到1个亿,为什么要把公司就关掉呢?”王晓麟表示,“不是如皋说结束就结束的,是我和史蒂夫·赛麟说结束才能结束。”

    7月4日,四家外资股东参加了临时股东会议,王晓麟强调,此次股东会议由三家拥有公司 55.51%股权的股东提议召开,并于6月16日通知了所有股东,满足提前15天通知股东的要求,流程合法。

    此次股东会议上通过的决议,主要是维持江苏赛麟妥善收尾和继续运营的相关决议,例如公司即刻在上海君合律师事务所开设托管账户,用于支付员工工资、税金保险、其他合法补偿,以及维护公司日常运营的必要水电、房租、律师费用等支出,例如,公司尚未离职的副总裁、Frank Sterzer被授权组建由现有员工组成的团队,尽其可能地维护公司的资产和价值,以及运转。

    同时,股东会还决议通过,要求南通嘉禾据其签署的合资协议,即刻将其给江苏赛麟的贷款按每年3%的贴息额度,一次性将已发生的贴息(包括衍生的合理利息)支付到上述托管账户;此外要求如皋经开区管委会按照赛麟投资协议补充协议的规定,将公司土地购置款超过每亩8万人民币以上的部分退回到上述托管账户。

    “根据合资协议,任何争议都可以在香港进行仲裁,如果相关方不履行相关约定,将去香港提起仲裁,目前他和团队已经聘请了中美律师团队,为此做好了准备。”王晓麟最后表示。

    不可否认,江苏赛麟事件还没有结束,地方国资的造车热情与新势力造车的冲动,共同引发的博弈还在继续。此刻,远在华盛顿的王晓麟在被刑事立案之后所言是否属实,有待时间和仲裁的检验。对此,本报将持续关注。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