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灭活疫苗前期研发成功率相对较高,Ⅲ期临床很关键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6-18 09:48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教授认为,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前景比较好,但是研发疫苗的关键在于Ⅲ期临床,选择临床试验群体可能会遇到困难。金冬雁表示,现在第一波的疫苗可能不是最完美的疫苗,但如果第一波能够把重症防住了,便已经具备了很好的效果。

    每经记者 刘晨光    每经编辑 魏官红    

    6月16日,新冠疫苗研制进展的最新消息受到广泛关注。

    根据媒体报道,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Ⅰ/Ⅱ期临床试验盲态审核暨阶段性揭盲会在北京、河南两地同步举行。揭盲结果显示,疫苗接种后安全性好,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不同程序、不同剂量接种后,疫苗组接种者均产生高滴度抗体,按照0,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

    这是不是意味着新冠疫苗即将投入市场?还有哪些可能的研发步骤需要完成?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教授,他认为,这个消息证明该疫苗的成果是非常好的,疫苗的研发前景比较好,但是研发疫苗的关键在于Ⅲ期临床,选择临床试验群体可能会遇到困难。

    图片来源:摄图网

    灭活疫苗前期研发成功率相对较高

    当前全世界有多个新冠疫苗在研,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是全球首个Ⅰ/Ⅱ期临床研究揭盲的新冠灭活疫苗。

    金冬雁认为,上述疫苗是众多疫苗中比较“靠谱”的一个,用的是老办法。据他介绍,疫苗有两个主要方向,一个就是灭活疫苗,即先大量造出病毒,然后通过一些方式让病毒死亡,比如紫外线或者其他物理化学的方式;另外一种叫做减毒活疫苗,疫苗使用活性病毒,病毒经过改造,毒性减弱,通常没有致病性,但目前新冠病毒还没有人能够研制成功。此外,其他的很多临床试验,是新型疫苗或者叫基因工程疫苗。上述几个方法,灭活疫苗操作性相对容易。

    据金冬雁介绍,灭活疫苗在研制过程中,需要做出和原来的病毒基本一样的病毒颗粒,然后产生免疫作用。前期判断疫苗可靠性的主要指标有,一方面是疫苗的安全度,即疫苗打入人体后,会不会出现一些问题,由于是灭活疫苗,出现问题的概率是比较小的;另一方面,观察疫苗能够产生多少中和抗体,如果有中和抗体,就可以中和病毒,即产生了一定的免疫效果。

    金冬雁表示,从过往灭活疫苗的研发来讲,这两个指标基本上都会达到,因为只要灭活完全,基本上是不会致病的,安全方面基本上没有问题。此外,一般情况下,灭活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应该比较多,比如流感疫苗,其他类似的疫苗也都是这样。除了上述两个判断维度,还应该关注研制的疫苗是否存在副作用。

    不过,任何研究路线或许都不是完美的,灭活疫苗也有一些自身的局限性。金冬雁指出,对于灭活疫苗来说,一方面是要制备大量高浓度的活病毒,野毒株对工作人员的生命健康存在一定的威胁,大量生产的病毒具有高危性。

    此外,由于灭活疫苗是死苗,免疫的反应可能相对有限,不能激活粘膜的免疫或者其他形式的免疫,主要是通过中和抗体,当然细胞免疫也有一定的保护作用。有可能防护不了再感染,只是把这个人变成了轻症或者无症,但是打了疫苗之后,一旦被感染,还是有可能把病毒传给别人的。“别人被感染之后,也是存在得重症的可能性的,当然这种可能性会比较小,但是也不可忽视。”

    图片来源:摄图网

    Ⅲ期临床很关键

    事实上,疫苗的研发过程一般需要三个流程,即Ⅰ期、Ⅱ期和Ⅲ期临床。在金冬雁看来,在疫苗研发的过程中,Ⅲ期临床数据最为关键。“要找合适的人群,现在国内这个条件并不具备,困难比较大,但是很多疫苗可能存在的问题,要等到Ⅲ期临床之后才能够陆续发现。”

    能够有充足的临床患者,是Ⅲ期临床持续进行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条件,金冬雁认为,Ⅲ期临床要靠自然感染,不能接种,这个病毒致病性比较高,不能往人身上注射病毒,科研医学伦理不允许。他预计,可能要等到某个国家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比较严重,亟需防治,进而通过赠送疫苗来进行Ⅲ期临床,且Ⅲ期临床至少要上千人,这样才能确认是否安全有效。

    金冬雁强调,疫苗最关键的是能不能产生作用,可以拿猴子来做试验,但是猴子和人类还是有所区别。就目前的研发进程来看,按照疫苗研发的正常流程,只有进行Ⅲ期临床,才能判断新冠病毒来的时候疫苗能不能起到保护左右,会不会产生副作用,目前的研究进展尚不能作出有效判断。

    据金冬雁介绍,当下学术界非常重视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即抗体依赖增强的作用,疫苗接种之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浓度可能较低,中和作用不够,新的病毒来袭,抗体会帮着病毒感染人体。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登革疫苗,一个型别感染,另一个型别来了以后,就可能出现增强疾病的效果,其实现在登革疫苗也存在这个问题,虽然做了所有的试验,但仍旧发现疫苗在一部分人里面会有ADE,出现的症状会比没打过疫苗的更为严重。”

    不过,金冬雁表示,并不需要过分担心这种情况,“如果中和抗体本来就很强,ADE不能显现,但是这必须在Ⅲ期临床之后才能作出决定。”他认为,上述疫苗中的临床试验者都产生了抗体,这些抗体能不能产生保护作用非常关键,他估计是能够起到保护作用的,但是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

    此外,金冬雁介绍了疫苗对人体保护作用的程度。疫苗注射进入体内,一般是肌肉注射,进入人体后,并不一定能够百分之百防止病毒感染,可能只能够防止蔓延至重症。“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打了新冠灭活疫苗可能还是会被病毒感染,因为病毒是从呼吸道感染的,呼吸道是要靠粘膜免疫,要靠IGA抗体,这个疫苗是提供不到的,只能提供到血液里的抗体,所以可能防不了再感染,但是因为有一些中和抗体,即便是再感染,也至少不会得重病。”

    图片来源:摄图网

    新冠病毒基本上不可能变异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冠病毒是否会产生变异的情况?

    金冬雁认为新冠病毒的变异可能性很小,病毒基本上变化得很慢,一个疫苗可以防住,包括有一些毒株变弱了,缺失了一些片段,病毒的趋势不是越变越强,“所有的病毒,在人间传播应该是越变越弱,最后的进化的方向是互利的,病毒和人类共同进化,过去的六种冠状病毒都是比较恶性的,新冠病毒相对轻微,感染了后,很多都是普通感冒症状。”

    在金冬雁看来,新冠病毒一个比较重要的特征是传播力强。新冠病毒比非典的致命性低,非典病毒接近10%的死亡率,新冠病毒的死亡率要低很多。十几年前,非典病毒很快就消失,但是新冠病毒比非典病毒的传播力强,是非典病毒的10倍以上。“在整个病毒传播的过程中,不论是非典还是新冠,都有一些超级传播者,即一个人能够传给很多人,形成超级传播事件。香港的1千多例新冠病例,就是由20%的人传给了其他人。”金冬雁认为,要做好充分准备,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超级传播者。

    此外,金冬雁强调,病毒应该是越变越弱,危险性有所降低,可以注意到,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是无症或者轻症。“疫情在北京小规模反弹,新发地市场里面工作的人员多半年轻力壮身体较好,很多都无症状。”

    金冬雁认为,现在第一波的疫苗可能不是最完美的疫苗,将来做出来减毒活疫苗时间可能要长一些,如果第一波能够把重症防住了,已经具备了很好的效果,“不是说疫苗出来就什么都解决了,就是多一个武器,防护的可能性更高了。”

    在金冬雁看来,当前研发出的新冠灭活疫苗应该是起作用的,但是能不能大规模普及,理论上一定要进行Ⅲ期临床,“如果不进行Ⅲ期临床直接大规模普及就是到了紧急关头,为了挽救生命,才能开这个快车道。”他补充道。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