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成都最值得打卡的时尚艺术空间 | YOU成都·新推荐

    “YOU成都”微信公众号 2020-06-10 20:18

     

    成都

    一座具有4500年文明史

    与2300年建城史的城市

    自古以来,便拥有浓厚的艺术底蕴


    商周石磐的鸣响到永陵二十四伎乐

    “蜀戏冠天下”之说到明清时期的川剧艺术

    从曾被苏轼誉为“精妙冠世”大慈寺壁画

    到中国第一个画派“西蜀画派”

    从李白的“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

    到杜甫的“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

    无不彰显着独属于这座城市悠久艺术魅力

     

    如今,经过几千年雕琢

    成都的艺术之光更是在

    包容多元的城市性格中不断被点亮、更新

    散落在城市的肌理中

    它们以迥异之风格驻扎于不同的艺术空间

    丈量着城市文化的广度


    较之于城市之广博

    这些闪烁着艺术之光的据点

    或许只是小小的空间

    但却时尚、优雅、前卫、特立独行

    而穿行于其中的人们,也怀揣着对艺术的迷恋

    在小空间中发现大美世界

    极星停靠在温柔的夜色中,远望如一头跃水而出的巨鲸,仿佛能听到它低沉的鲸吼。震撼中靠近,才能看到其清晰的黑色钢架结构和灵动的玻璃外立面,令人顿生肃穆。

    未进入巨鲸腹中前,你不会想到这竟是一个汽车生产基地——一个将制造业与美学设计充分融合的时尚艺术空间。

    ▲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图源/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极星成都生产基地是挪威知名建筑与设计事务所“斯诺赫塔”的经典之作。

    行走其间,指尖划过蜿蜒的楼梯扶手,便仿佛聆听到了跳动的音符;感受着它的墙体肌理、空间细节、生产动线,又似乎进入了一个线条勾勒的极简世界,不经意间,便邂逅了设计师的巧思。

    ▲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图源/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瞧,公共空间的墙体间隔消失了。

    此时,享受着开放性赋予的完美展示功能,与来往观众及员工一同穿行其中,看展、交流、工作,体味来自于空间的互动。

    ▲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图源/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进入核心生产区域,取而代之的,又是科幻电影般的视觉冲击。站在白、灰、棕描摹的空间中,汽车生产的程序一一呈现,工人们如打磨艺术品般呵护着车辆每一个细节的诞生。

    极星之于这座城市的意义,已不仅是一家汽车工厂,而是沟通未来与今夕,融合工业与美学的智慧动线,是将极简美学、生活温度与尖端时尚充分融合的极致体验。

    推荐理由:一座充满先锋艺术气质的工厂,在光影流转中,彰显了澎湃科技与设计美学无界融合的魅力。

    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天府新区新兴街道天工大道1280号

    自2016年6月,成都博物馆新馆开馆以来,已迎来逾86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

    博物馆是一座城市“灵魂客厅”,它浓缩了城市的文明史,点亮了这座城市历史长河中的一盏盏路灯。

    它为生活其中的人们提供了追根溯源的讯息,让我们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它为远道而来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对外的窗口,让他们以最为本源的方式了解一座城市。

    ▲ 图源/成都博物馆

    成都博物馆,便是成都人的“灵魂客厅”。在它“金镶玉”的辉煌外观下,包裹着近20万件承载着城市记忆的文物精品。

    上至新石器时代,下迄民国时期,包括有着成博“镇馆之宝”之称的国之重器:例如,曾引起一时轰动的,或与李冰治水密切相关的石犀;老官山汉墓出土的经穴小漆人;代表着成都人乐观向上精神的东汉陶俳优俑等。

    石犀,战国晚期至汉

    成都天府广场东侧工地出土 

    石犀长3.31、宽1.38、高1.93米,重约8.5吨

    作站立状,躯干丰满壮实,四肢粗短,下颌及前肢躯干部雕刻卷云纹,被人们亲切地称之为“萌牛牛”。《华阳国志·蜀志》中记载:“秦孝文王以李冰为蜀守……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该石犀可能与李冰治水有关,具有极高的考古研究和艺术价值。

    经穴漆人,西汉

    成都市老官山汉墓出土

    尺寸高14、头宽2.6、肩宽4.2厘米
    经穴漆人裸身,直立,手臂垂直放于两侧,手五指并齐,掌心向前,双脚呈一字站立。光头,眉、眼、鼻、口、耳清晰,体形匀称。通体髹黑漆,身上刻有纵横复杂的经络线,并刻以圆点标示穴位。曾于疫情期间,化身为小医生讲授防疫知识。

    陶俳优俑,东汉

    成都金堂李家梁子汉墓出土

    高60、宽40厘米                      

    陶俑坐在一圆形坐垫上,头戴巾帽,着裤赤足。上身袒露,耸肩,左手执鼓,右手握拳,作执槌击鼓状。右脚蹬踢,左脚蜷曲,仰面大笑,其夸张的面部表情和体态,令人捧腹,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萃藏锦官城4500年文明耀目光华的成都博物馆,还不断以新的洞见与姿态刷新着我们对城市历史,乃至世界文明的认知:自开馆以来,推出不同主题、不同风格的大小临展40余个。

    它仿佛一座世界文明转场的枢纽,源源不断地向我们输送着来自不同国家与文明的精粹。

    推荐理由:萃藏成都4500年文明史,驻足倾听城市历史的回音,敲开连接世界文明的大门。

    成都博物馆

    青羊区小河街1号

    ▲iF成都设计中心活动空间  摄影/Guozhe 图源/iF成都设计中心

    2019年11月,第六届成都创意设计周期间,全球工业设计界一座重量级的地标落地成都高新区菁蓉汇。这就是iF成都设计中心。

    提到iF成都设计中心,首先得溯源至有着60余年历史的iF设计奖

    ▲iF成都设计中心大门 图源/iF成都设计中心

    iF设计奖由德国历史最悠久的工业设计机构——汉诺威工业设计论坛每年定期举办评选,旨在推动大众对于工业设计的认知。其含金量最高的金奖,素来享有“产品设计界的奥斯卡奖”的美誉。

    iF创意设计中心,不仅是成都创意产业的助推器——在iF设计奖的启发下,成都金熊猫创意设计奖应运而生还为成都专业的创意设计人士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学习场域,打开了世界前沿工业设计理念的窗口。

    iF成都设计中心展厅 摄影/ Guozhe 图源/iF成都设计中心

    ▲iF成都设计中心公共空间 图源/iF成都设计中心

    现在,不必前往德国,甚至不必前往北上广,就可以在这里感悟到世界最顶级的工业设计产品。目前,2020年新鲜出炉的iF设计奖获奖作品及金质奖作品,正在这里展出

    iF成都设计中心,为这个城市开启的,是一种便捷、智能、充满设计力与创意性的生活方式。

    推荐理由:以全球前沿设计美学为依托,建构了智慧、生态的创意设计产业平台。

    iF成都设计中心

    高新区天府五街200号菁蓉汇C区1-2楼

    从司马相如的《凤求凰》到首屈一指成都雷琴,从备受赞誉的《金沙》到《蜀女卓文君》,从“蓉城之秋”成都国际音乐季到中国金钟奖,划过成都上空的千年音乐鸣响,一直在等待着属于这座城市的音乐文化地标

    2019年底,成都城市音乐厅全面开放,一座能装下成都人音乐梦想的艺术殿堂出现了。

    ▲成都城市音乐厅 图源/成都城市音乐厅

    它集合了世界上所有顶级音乐厅的元素。

    它的硬件令人艳羡,拥有4个能承载不同音乐需求的演出场地,包括音乐厅、歌剧厅、戏剧厅与室内音乐厅

    其中,能容纳约1600座席的歌剧厅与约1400座席的音乐厅建筑造型分别采用了“马蹄形”和“鞋盒形”两大经典声学造型,有效地解决了传声及衍射,实现了沉浸式的亲近感。

    ▲成都城市音乐厅·歌剧厅 图源/城市观察者

    此外,它们在声学设计之上还充分结合了城市文化,音乐厅的穹顶是一座25吨重的“冰芙蓉”,而歌剧厅则加入了太阳神鸟元素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冰芙蓉”不仅有高颜值,还有调节音质的作用,针对不同的演出需要,能呈现最佳的视听效果。

    ▲成都城市音乐厅·音乐厅 图源/城市观察者

    而它的镇厅之宝管风琴,则是一件特意从欧洲定制运回的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古老乐器。该件乐器达64音栓6400音管的规模,演奏台可以满足110人大四管乐队演出,还可以实现360°高清全景音乐会录制。

    从开放至今,成都音乐厅已经迎来了数以万计的观众,第十二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颁奖典礼暨闭幕音乐会曾在这里上演,未来它还将迎来更高级别的国际性演出,助力成都国际音乐之都建设。

    推荐理由:以全球最顶级的音乐元素,装下了成都人的音乐梦想。

    成都城市音乐厅

    武侯区一环路南一段45号

    在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有一片美丽的小山坡,层峦叠嶂间隐约可见碉楼寨房与佛塔经幡。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藏族编织挑花刺绣传承人杨华珍便出生于这里

    杨华珍自幼学习藏族传统编织、挑花刺绣技艺,在刻苦研习之下,成为了第一个归纳总结藏族编织挑花刺绣的人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藏族编织挑花刺绣传承人杨华珍 图源/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

    2011年,杨华珍组建成立了成都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一个隐藏在邛崃市邛窑遗址公园,收藏着近5000件藏羌文化精品,将传统与时尚,中国与世界深度融合的艺术空间。

    ▲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  图源/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凭借高超的技艺与鲜明的民族特色,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吸引了一大批国际品牌及明星艺人的合作邀请

    ▲织绣品牌MORDO与各大品牌合作的衍生品

    最近爱马仕正在研究如何将杨华珍设计的羌绣纹样运用在自己的产品中,而美国星巴克、法国欧莱雅、日本植村秀、五月天乐队主唱阿信、台湾地区艺术家不二良等都曾与之有过深入的联动。

    那源自远古的藏羌技艺,正在这种不断融合、嫁接、活化的过程中获得了勃勃生机。

    推荐理由:以中华文明传统文化的动人魂魄,在针起线落间,织绣着民族与世界融合的华章。

    成都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

    邛崃市邛窑考古遗址公园内

    位于新津县老君山脚下的知美术馆,与成都相距约40公里。虽然远离城市的繁华,却走在艺术的前沿。

    来到这座由日本建筑大师隈研吾操刀设计的美术馆,绕建筑走一圈,似乎已成为访客心照不宣的一种开场白。

    ▲知美术馆 图源/知美术馆

    天光山色中的它,如一叶扁舟,悬浮在水中,建筑外立面包裹的瓦片倒映水面,微风浮动,激起富有变化的水波纹样。瓦片间的缝隙,与建筑的玻璃墙面相互呼应,在空灵寂静中吐出的呼吸感如同一首充满禅意的诗。

    ▲知美术馆夜景 图源/知美术馆

    正如它外观中所包含的东方哲学,该美术馆旨在当代艺术的国际化语境中,探讨东方美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在这里,我们曾邂逅 《“幻”陈福善回顾展》《魏立刚:万物》《生长》等艺术大观,阳光穿过建筑,茶室、展厅、走廊……区域空间的间隔消失了,建筑也消失了,停留在其中的,只剩下艺术的哲思与自然的对话。

    ▲展览《“幻”陈福善回顾展》现场 

    展览之外,这个美术馆内还装载着丰富多样的思考碰撞与绵延:如邀请全球学者、策展人、馆长于君山论道的“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再如去年夏天,一场打卡美术馆之夜的活动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这一切的尝试与实验,正如知美术馆之“知”的内涵:“知”,完全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从已知朝向未知,从眼前朝向无限。

    推荐理由:一座饱含山水禅意的美术馆,以万物之生生的生命关照,以有见解的态度,打开了常新的生活与未来。

    知美术馆

    新津县君山路1号

    草地上鹅黄的建筑卓然而立,常春藤从下沉式广场爬上屋顶,大地的绿意直指天空。成都当代影像馆便伫立于此,在自然地环绕下,诉说着成都与影像艺术的故事。

    亨利·布列松、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以及贝尔纳·弗孔…… 去年,坐落于国内首个以摄影为主题的公园——府河摄影公园核心位置的成都当代影像馆一开馆,就以七场重量级展览对外亮相

    ▲成都当代影像馆 图源/成都当代影像馆

    这份名单上的任何一个名字放在全国任何级别的专业美术馆都可以说是让人艳羡,而他们以群体的姿态集中亮相,更是让这座艺术馆在面世之初,便成为了成都文艺爱好者们的宠儿。

    ▲成都当代影像馆 图源/成都当代影像馆

    从常设展《贝尔纳·弗孔》,到《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决定性瞬间》《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再到由影像馆自主策划的“2019金熊猫摄影奖”作品展首届Katta儿童影像艺术节等主题系列活动,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影像作为一种媒介所能激发的热情、灵感与创造力

    推荐理由:以全球最经典的影像,激活了成都当代影像艺术生态。

    成都当代影像馆

    金牛区金府巷与中环路金府路段交叉路口北侧(府河摄影公园)

    “30年前是化工厂,30年后是戏剧乌托邦。”

    这是我们赋予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的开场白。对城市旧厂房进行再生性改造是现代城市快速发展面临的重大课题。而“化工场”,给出了一份略显冒险的答案。

    ▲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图源/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厂房只是一个外壳,里面是一个小型剧院。

    棕褐色的窄楼梯,木歘歘的玻璃,爬山虎的网,切割铝合金的刺耳声……对,化工场的创始人正东想在这个厂房里打造一个超实验性的戏剧之家,帮助城市里一些小的剧社成长。

    ▲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图源/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不同于诞生于城市之央的优雅音乐厅,化工场于粗粝之地获得生命,它所承载的是青年演员们的戏剧梦想。这种具有实验性质的探索,正如它的建筑般,以看似粗犷的外观,包裹着一颗颗赤忱的戏剧之心。

    然而正是在这里,一个关于梦想的戏剧乌托邦正在成型。2019年1月,化工场的第一场演出《万河之源》开演了,而后是《再等等》《毕业生》《我,爱你》……一部接着一部……

    ▲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图源/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一切固有的规则都会被打破,被重建。观众可以以任意的姿态看戏,演员可以以无限多的可能性表演。相聚于此,我们感受到的是,城市的某种精神在被唤醒。

    推荐理由:一座建立在废旧工厂上的戏剧乌托邦,却正在诞生最时尚先锋的实验戏剧。

    化工场实验艺术空间

    成华区崔家店南路

    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是博物馆中的隐士,其名“鹿野苑”(梵文Mrgadava)本系世尊觉悟后,初转法轮之地。

    自佛学传入中国,对中国的宗教、哲学、艺术和文学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位于郫都区的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充分体现了佛学之于中国石刻艺术的影响。

    ▲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 图源/鹿野苑

    初到鹿野苑的人,多会为它的建筑所着迷。它依都江堰水系徐堰河而建,上有古旧石桥,长影如虹;下有河湾乔木,宁静怡然;掩映在树木浓荫之中,与变幻多趣的川西风物相得益彰。

    ▲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 图源/鹿野苑

    它由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设计,凭借简洁、前卫而朴素的风格,曾先后斩获中国建筑艺术奖、美国权威建筑机构颁发的建筑实录中国奖等众多国际性建筑奖项

    穿过竹林,进入其建筑主体,顿时有了进入石窟般的禅意体验。展馆在布局上,以展厅环绕中庭,在建筑体块的间隙之中,野石与树丛相映成趣,流水与芳草相得益彰。

    ▲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 图源/鹿野苑

    1000余件石刻藏品点缀其中,展示了自汉代到唐宋时期的佛教石刻艺术。其中包括100余件佛教造像精品,贯穿两晋南北朝、隋唐以来到宋元明清各个时期,风格样式丰富而多样化,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与文物价值

    推荐理由:在石刻佛像的容颜里,从东汉一路走向唐宋,体味千尘如影,时光明灭。

    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

    郫都区新民场镇云桥村

    不同于处山水之间的知美术馆,麓湖·A4美术馆深深地扎根于社区。

    10余年前,大地建筑师之父安托内·普雷多克在麓湖畔留下了一颗疯狂的石头。路过此处,能看见临湖而建的艺展中心与周围红砂岩地貌融为一体,麓湖·A4美术馆便扎根于此。

    ▲麓湖·A4美术馆 图源/麓湖·A4美术馆

    作为一家诞生于2008年的美术馆,与这座屹立于湖畔大师建筑一样,A4已经在这座城市里已经走过了十余个年头

    自建立以来,它便专注于青年艺术家的挖掘,透过国际合作与交流,关注在地实践,以丰富多元的公共教育与文化活动,强化与社区、城市的互动与合作,推动城市新的艺术生活方式的形成。

    至今,我们犹记美术馆在10周年展览开幕式上摆出的那些数据:

    48场专业的当代艺术学术展览,超过700余场人文类讲座、沙龙、工作坊,与国内外307位知名艺术家、30余位专业策展人展开合作。而如今,又经过两年的发展与完善,这组数据显然又有了一个新的提升

    ▲麓湖·A4美术馆往期展览 图源/麓湖·A4美术馆

    打卡这座美术馆,我们的脚步与思维绝不能限于白盒子之中的展览,因为,在它的空间绵延中藏着无数的趣味与可能性

    ▲麓湖畔的《椅子》 图源/麓湖·A4美术馆

    我们可以坐在麓湖畔那把神奇的椅子上,感受水如何从湖中出发又回到湖中,与瑞士艺术家罗曼·西格纳(Roman Signer)来个灵魂的巧遇;我们可以在有着A5之称的A4国际艺术家驻留基地,寻找国际艺术家埋藏在社区中的创意彩蛋;还可以看到由著名建筑师刘家琨担纲设计的蛇形美术馆展亭,正在湖畔拉开优美力学的满弓,将力量慢慢储蓄……

    推荐理由:十余年的艺术实验,让这里的每一寸空间都溢散着前卫的气息。

    麓湖·A4美术馆

    天府新区麓湖生态城艺展中心

    无论何时,轻安这个“以出离烦恼、轻快安乐”为名的空间都没有忘记向城市里的人们分享生活的美学

    轻安素食,以“定时、定食”为核心特点。按时令进食、分餐制皆源自中国古代饮食传统,因此,在轻安的餐桌上,我们吃到的是一种来自于中国古代膳食文化的回归。

    ▲轻安的餐桌 图源/轻安

    当然,在轻安雅致的三层空间内,还集纳了除素食之外的家事、雅集、书品等多种美好生活点滴。

    打卡轻安,可先在外面的小亭子里来一杯暖阳下的咖啡,而后再从从绿叶掩映的大门进入,漫步展厅,依次走过书桌、水榭歌台。

    轻安的咖啡 图源/轻安

    游走在轻安,简约大气的家事之美也熠熠生辉。在这里,Carl Hansen & Son、Walter Knoll、ClassiCon、Bulthaup等全球著名的家具品牌及传承着东方之韵的“又七”旗袍定制共同构筑着一种令人享受的深邃、舒适之味。

    ▲轻安 图源/轻安

    “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兰亭集序》里古人雅集的宴饮总是令人神往。而轻安雅集,也正仿佛俗世中的雨巷般,为人们开启了那段来自遥远时代的诗意聚会。

    聚会时分,艺术家们演绎的昆曲、琵琶、梵唱、古典乐、话剧、舞剧等都将经过精密的声学设计空间呈现;而爱书的人们也轻安寻到了心灵栖居之地,他们喜欢在闲暇中走进“洁尘书房”,聆听“洁尘和她的朋友们”带来的分享,在书香中窥见别样趣味和风景。

    推荐理由:素食、家事、雅集、书品,以一隅之地,珍藏城市之安闲。

    轻安

    武侯区高新区天府一街铁像寺路88号

    就像包豪斯不偏不倚地在德国魏玛落地,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作为“物感主义”的实验之地,深深地扎根在成都,生长了近13年。

    ▲ 图源/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的展品打着鲜明的个人标记,偌大的展厅内,展示着艺术家许燎源的酒类包装设计代表作、不锈钢装置艺术品、陶瓷艺术品、雕塑、概念家具、意识流水墨画、青铜雕塑及物感主义综合艺术等。

    2019年的秋天,许燎源博物馆迎来了它的首届双年展

    ▲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首届双年展 图源/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

    在这场以“感性盛开”为名的展览中,我们邂逅一片辽阔无际的宇宙,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年龄阶段的艺术家作品如同一颗颗崭新而独立的星球散落在展厅内,每一颗都书写着自己的史诗,孕育着各自的文明,其中也不乏优秀的“物感主义”作品

    ▲图源/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

    在三圣乡这个后花园里,许燎源博物馆以立体简约之姿无声站立。错落的艺术馆构成黑色的森林,根系深深地扎进大地,利落的线条刺向天际,它像一枚精致而不疏离的茧房,也如同艺术家的“物感主义”表达一般,十年如一日地孕育着艺术的奇迹

    经过长期的探索与创新,如今的它早已走出了单纯的展览,成功转型为集参观游览、设计开发、学术研究、艺术销售、休闲娱乐于一身的综合性艺术创想体验中心

    让我们得以在这里,感受“物感主义”设计大师的作品、思考及日常。

    推荐理由:以十年如一日的艺术匠心,造就了物感主义的先锋实验地。

    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

    锦江区红砂联合3组303号

     

    每滴露珠都能折射太阳的光辉,每一个坐落在成都大地上的小空间,也包藏着大美的世界。

    它们吸引着无数的艺术家聚集于此,为城市拓宽了创新的维度,增添了创意的潜力,成为链接诗意世界与日常生活的“转场站点”

    未来,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时尚艺术空间诞生与更新,这座集纳大美的城市,也将在灵感与创意的加持下,获得更加多元包容的尺度与持久的生命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