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上天 特斯拉大涨 马斯克拟高位套现7亿美元

    华夏时报 2020-06-05 08:5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6月1日开始,特斯拉的股价基本维持在880美元以上的高位,与我国茅台1400元的股价形成了地球两岸的神奇公司比照,面对“特斯拉股价为什么能继续涨”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投资市场给出了新的答案:SpaceX载人首飞成功。

    而特斯拉(Tesla)在上周四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中显示,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获得他的第一份股票期权。包括约170万股特斯拉股票,若按照6月1日当天交易日的收盘价计算,其价值高达7亿美元。

    特斯拉与Space X,两家公司同时在共享“马斯克基因”,而马斯克在利用SPACE X的巨大免费流量广告为特斯拉摇旗呐喊同时,中国消费者为MODEL 3从口袋里掏的钱,可能正在间接输送美国NASA的太空事业,只是你没意识到。

    亲兄弟能明算账么

    北京时间6月4日上午9点25分,Starlink“星链计划”刚刚完成了第八次卫星发射任务,60颗卫星搭载猎鹰9号运载火箭再次发射升空。此次发射后,SpaceX在轨卫星总数达到482颗,这距离上周末猎鹰火箭将宇航员送上太空,仅仅隔了4天。

    而另一方面,特斯拉的两个兴建的国际生产基地分别位于中国上海和德国勃兰登堡。上海临港特斯拉工厂现在每周生产约4000辆Model 3汽车,而德国工厂仍在建设中,预计定于2021年7月开始生产。

    为了减少财务上的质疑,马斯克一直避免让SpaceX与特斯拉两家公司在公众面前显得关系过于紧密。事实上,两家公司之间的联结早就有迹可循。

    2018年,SpaceX被曝与特斯拉在其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火箭发射基地合作建设储能系统项目。而在特斯拉收购马斯克表亲创办的能源公司SolarCity之前,SpaceX就与该公司签约,建造大型太阳能电池组。

    同年,特斯拉承认和SpaceX一直进行材料研发上的合作,为其各自的产品开发新的先进材料——联系之紧密,以至于媒体报道时称其为“ SpaceX/特斯拉材料工程组织”。

    这样的合作力度并非一朝一夕达成的。2016年,马斯克聘请了苹果公司的材料专家查尔斯·库曼(Charles Kuehmann)来同时领导两家公司的材料开发项目,后者是铝合金研究领域里的顶尖人士。在他的帮助下,特斯拉和SpaceX都使用了太空级超级合金Inconel,这一材料在Model S和Model X上被广泛应用。

    两家公司还共同建立了材料数据库,定期举行联合会议,并合作解决材料开发方面的问题,尽管这些问题“是各自遇到的不同问题”。当时特斯拉表示,虽然他们一起开发了一些软件,但材料团队的实际数据和信息对每个公司都是唯一且专有的。

    而随着双方日益发展壮大,彼此间的联系也越发密切。近年来,SpaceX一直从特斯拉处购买电池。官方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SpaceX用于采购特斯拉电池组件上的支出超过了100万美元,而这一交易正在不断扩大。而2020年仅前4个月,SpaceX就在特斯拉电池采购上花了120万美元。

    今年,SpaceX还将扩大从特斯拉处购买其他零件和定制工具的数量,截止目前为止,已经达成了超过130万美元的购买合同。

    特斯拉需要中国的资金和电池

    从合作与交易的关联性可以明显看出,无论是SpaceX,或是特斯拉,要在全球市场上完成左手口袋收钱,右手口袋花钱的操作,马斯克除了目前还未能兑现到的7亿美元期权,还需要更多的资金。

    依据国外相关统计机构的数据显示,2020年4月,Model 3是中国第二受欢迎的电动汽车,仅次于比亚迪的秦Pro。4月30日,特斯拉CFO扎克·科克霍恩亲口承认,在生产成本方面,上海生产一台Model 3的成本已经降到了美国加州费利蒙特工厂所需成本以下了。

    这就是马斯克的生意经,在中国每卖一台Model 3,他通过节流降本可以挣到更多的钱,不过,这可能不会是特斯拉追求的低成本终点。占据大量成本的动力电池仍由外部供给,没有形成电池供应链自购体系循环的Model 3显然并不能完全实现马斯克这一目标。

    今年2月,特斯拉内部出现了名为“Roadrunner”的秘密项目,这个项目旨在大规模生产成本更低的电动汽车电池。另据媒体报道,5月份,特斯拉为一款没有触点焊接的电池申请了专利,马斯克宣称这种电池的重要性“超乎想象”。显然,马斯克想做动力电池并非一时心血来潮,选择在今年正式公布相关消息,意味着或已有了一定的技术积累和把握。

    目前能够看到的是,不管是独家供应商还是引入多供应商,乃至自产电池,特斯拉的核心诉求都是降低成本、提高产能。未来,自产电池一旦量化,在提高产能的同时,拥有最大话语权的特斯拉成本势必大幅下降,即便仍需引入其它电池供应商,自产电池也会成为特斯拉的“压价利器”。

    据宁德时代副总经理兼董秘蒋理透露,目前对特斯拉的供货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锂电池。具体采购情况,由特斯拉根据自身需求以订单方式确定,且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不局限于国内。

    不过,特斯拉自产电池是否会影响与宁德时代的合作始终是市场担忧的问题。对此,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表示:“马斯克告诉我,特斯拉希望自己做电池。据我了解,他们的技术路线对我们不会有冲击,双方在共同探讨如何把电池做得更好。”

    放在眼下,特斯拉从今年5月份就开始推迟的“电池日”推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下文,伴随SpaceX上天的消息逐渐被股市稀释,特斯拉还急切需要在动力电池领域找到一直留给证券市场的强心针。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