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金庸也不能再用郭靖和黄蓉姓名写书?揭开网文江湖“潜规则”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08 07:43

    每经记者 杜蔚    每经编辑 宋红 董兴生    

    一边是网文行业的龙头企业,一边是月收入不足2000元的底层作家,刚刚进入5月,网文江湖就因他们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舆论风暴。

    #阅文集团新合同被指霸道#、#阅文作者合同大改#、#网文作家自发五五断更节#等话题接连登上热搜,引发的争议至今仍在发酵。

    五一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5月6日),高层换血后的阅文集团(以下简称阅文)便与网文作家召开恳谈会,就合同等事宜进行协商,并表示在1个月内将推出新版合同。

    阅文股价也在这场风波中起伏不定,一度大跌8.18%;从4月28日至5月7日收盘,6个交易日阅文股价区间振幅19.12%。

    回溯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历了20年的高速发展,拥有逾1700万位网文作家、4.55亿网文读者,其中阅文的作家就有810万位,当这个庞大的群体为了权益而发声,便一石激起了千层浪。

    在这场巨大的舆论热议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行了数天的调查取证,独家获取新旧合同,揭开网文市场“潜规则”。

    8个“讨伐”:其实大都是旧合同产物

    在网文江湖,阅文占据核心阵地。

    2019年岁末爆款剧《庆余年》原著便出自阅文旗下网文作家猫腻之手,而阅文手中类似的网文大神和大IP阵容豪华,还有唐家三少、蝴蝶蓝、我吃西红柿、跳舞、月关等810万位作家,以及《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全职高手》《将夜》等1150万部原创文学作品。2020年2月百度小说风云榜,排名前三十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平台。

    a2ac9dda.gif?Expires=1904426524&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EMGVxiz55QE4TBq0smQFTbRqYMc%3D图片来源:影视剧《庆余年》截图

    4月27日,阅文进行管理层变动,一手打造出起点中文网、被誉为“网文之父”的吴文辉等人淡出公司高管层,而新的阅文集团领头人为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人事“震动”尚在热议中,新上任的程武又在五一期间遭遇了网文作家对阅文的不满和声讨。每经记者注意到,网上关于作家们的“讨伐”主要围绕以下8点。

    1c5f21fe.png?Expires=1904426524&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phTfS4WbmlBgNVofz7Jv3mG8L7w%3D

    虽然,阅文先后发声:如外界所传争议合同是2019年9月推出,并非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大家争议的“全部免费阅读”不可能也不现实等等,但丝毫未得到网友们的谅解,大家依旧认为阅文的新合同条款“霸气十足”,是对作家的压榨。

    e1a33dd2.png?Expires=1904426524&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zWVvdjaQUTNkWWLa1%2FcbaxQiSqg%3D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整理

    让人疑惑的是,这些在网上热传、吸引媒体争相报道的8个焦点内容,都是本次新合同中增加的条款吗?近日,每经记者在调查中,从多位网文作家手中,获取了阅文与他们签署的新旧两版合同,通过比对发现,作家们声讨的核心条款在新旧合同中大多一致。

    例如,“直到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来自于新合同3.13款的“授权期限”,当中提到的“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止”即是饱受诟病的“死后50年”;而相同条款也出现在旧版合同第3.6款。

    07752742.png?Expires=1904426525&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gagKOfbAq0Fo3IfGhwXraaRxWVE%3D

    新合同

    4c622450.png?Expires=1904426525&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Zit3DYkqScEMMdBVCOQ2zsn33gI%3D旧合同

    “生前加死后50年,在版权交易的市场当中非常少见。”曾代理《锦绣未央》抄袭系列案的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国华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相当于对作家进行了绝对的控制,“阅文实际上是零成本地将本属于作家的一些财产控制在自己的名下。包括未来这些作家在创作新作品时,阅文还有优先权等。”

    不过,这则“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的条款,在行业内也早已有之。著有《芈月传》的网文大神蒋胜男,曾在2018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时对此事提交了建议,认为这类“包身工合同”明显有失公平原则。

    2c5aea8c.png?Expires=1904426525&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0AJ2bRuyBwpmfRkoC5Z0Tciz30o%3D蒋胜男2018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提交的《关于保护原创,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的建议》

    “我入行不久,除了自己的作品一无所有,但让我气愤的是,我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甚至社交账号也要被阅文拿走。”今年1月与阅文签约的作家徐媛无奈地告诉每经记者。不过,徐媛说的新合同中的5.1款,也早就出现在了旧合同中。对此,一位早在2004年就进入网文行业的头部作家向每经记者直言,“这是行业内司空见惯的事情。”

    de48ed7d.png?Expires=1904426525&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YfpRbyjglAqktxklmevxFAp84pQ%3D新合同

    8573487a.png?Expires=1904426525&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vX2fIKMAgU%2FPvKEIo%2F3NkieBvK0%3D旧合同

    与此同时,“扣除运营以后,读者付费后‘净利润’的分成”也是网文作家普遍认为的不合理之处,而这个条款亦在此前的旧合同上就出现了。

    38b60fdc.png?Expires=1904426526&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4VZRZHdDDqXpFUOnuockfDgYIek%3D新合同

    33341996.png?Expires=1904426526&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Yg72oaN4JFPaqAxRldEfIsMh5oA%3D旧合同

    就新旧两份合同的区别,每经记者咨询律师。“虽然有些差异,但是核心内容基本上差不多,没有太大变化。而整个合同所涉及、约定的内容非常全面。”王国华认为。

    律师直呼霸道:就算金庸也不能再用郭靖和黄蓉

    “我们愤怒的不是收费与付费,而是著作权的问题。”已跟阅文先签过两次合同的王菊开告诉每经记者,“著作权”是所有网文作家关注的重点。

    在新合同中,有关这一块的授权说明集中在3.1~3.9款,对比旧合同,新合同多了影漫游改编权、周边衍生品开发权和商品化权。“新增的几点是细则,但实际上,按照之前的旧合同,阅文已经把作者之后所有的著作财产权都拿走了。”王国华一针见血地指出。

    1b103cc5.png?Expires=1904426526&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90jBIy4rBiAFOgOrSuqtEHzNqYw%3D新合同

    00f95a33.png?Expires=1904426527&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7OQPm2G0kpu5I%2F9rpDu2CN5El70%3D旧合同

    “作品所产生的任何收益都是由阅文把控,这是一个相当绝对、利益充分的条款。换句话说,对于作家来讲,他的义务就是要创造作品,但作品的权利未来是属于阅文集团,有了收益后,扣除相关的成本给作家分成,但是分多少就不好确定了。”王国华进一步向记者解释道,整体来看,作家不仅仅把信息网络传播权给了阅文,包括影视改编权等全部都交出去了,“但在收益方面几乎是没有任何保障的,并且在整个作品保护期里,作者仅拥有作品的著作人身权,完全丧失了作品的著作财产权。”

    王国华认为,网文作家在与阅文签订合同起,就将著作财产权都让渡给了阅文,但这却是一种“迫于无奈的选择”。

    于阅文而言,掌控了网文作家的作品,就能为公司业绩增长提供有力保障。近年来,阅文在线业务持续下滑,而版权运营收入则飞速增长:2019年阅文向合作方授权约160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涉及影视剧、网剧及游戏等多种形式,版权运营业务收入达44.2亿元,同比激增341.0%,超过了在线业务收入的37.1亿元。

    17755cc3.png?Expires=1904426527&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2FmH9KxPw1pC%2FRDRN4O72Bi7I7fY%3D阅文2019年年报 

    “涉及到与作品未来有关的内容,也被阅文变向控制和剥夺了。”王国华举例道,《射雕英雄传》里有很多观众熟知的人物,如郭靖、黄蓉等,后来金庸在写《神雕侠侣》时又用了郭靖这个人。“但如果按照阅文现在的协议来讲,作家作品中塑造的人物等,在后续创作中使用,必须经过阅文的同意,否则就不能使用。这点确实太霸道了。”

    d03f5ad0.png?Expires=1904426527&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GLMcNj5psAURP%2BbDjH63HTxFybM%3D金庸也不能再用郭靖和黄蓉?蓉儿已经生气了(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换句话说,签了协议后,作家只要创造出这个作品,就丧失了对这个作品任何的权利。”王国华说。

    阅文也意识到了网文作家们对著作权归属的不满,在5月6日的恳谈会上表示,会对著作权表述中,引起巨大争议的相关细则,通过系列调研后,进行修改。程武表示,“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未来我们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与此同时,程武等阅文新管理团队还对新合同中增设的平台自行选择作品收费或免费的模式做出更改,调整为“由作家自主选择”。

    a833a4c6.png?Expires=1904426527&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H1zfxuEnWukym9CovI4I5VY1m0s%3D新合同

    “能够把作品授权等权利交给我们固然很好,但关键是会交多少?”徐媛向每经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此外,记者看到拥有数十万粉丝、著有《大王饶命》等作品的会说话的肘子在其微博上透露参加了阅文组织的恳谈会,并发表了相关看法。

    2fde5afd.png?Expires=1904426527&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qiFJxQpvq2eH0YCNxWNQGyMymlg%3D

    2ab06f5c.png?Expires=1904426527&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4Kx4M1RJ6Cm2hsqJUDmhkV1pNY%3D肘子在微博上与网友互动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网文大神揭露:2006年起合同紧箍咒越上越紧

    “我辛苦写出来的作品,为什么阅文有权再交给其他人来写?”自2017年开始,就在阅文平台上写作的徐亮向每经记者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每经记者注意到,备受网文作家关注的“续写”内容,其实在新旧合同的9.4款中就出现了。“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是可以的。按照合同来看,实际上是作者对修改权的放弃或者对保护作品完整权利的放弃,所以平台方可以介入,通过‘合作’的形式保证作品的完整性。”王国华解释道。

    23de1d03.png?Expires=1904426528&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Mp6TrgAjT4CIS0LGedD%2FqmuoGiw%3D新合同

    bfe6073a.png?Expires=1904426528&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qSp5lgfLLUl%2BEkMqpj4MaB9YNN8%3D旧合同

    而在争议漩涡中,大众纷纷替网文作家鸣不平的还有“作家和阅文只是‘聘请关系’不享受五险一金等福利”,记者注意到,这个内容体现在新合同中的11.1款,旧合同内确实无此项。但王国华认为,无论合同是否对此有界定,作家和平台都不属于雇佣关系。

    0745e862.png?Expires=1904426528&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2BSAuwK3al6fOTUa37%2B4aKKry1rM%3D新合同

    “这条虽然在旧合同里没有写明,但作家和阅文集团本身就不是雇佣关系。从合同名为《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就能看出,这只是作品授权的协议,不是劳动合同。所以,这点写不写出来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作家怎么才能拿到一个公平、合理的交易权利。”王国华认为。 

    52440580.png?Expires=1904426528&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O5P7bBRxO0AyDhfCXrvR3Qfg7C4%3D《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

    阅文亦在恳谈会中表示,“作家与平台不属于劳动雇佣关系,且不存在劳务雇佣关系的表述本身是从作家角度出发,该条款是为了避免双方的合作关系被误认为劳务关系,导致作者纳税时稿酬等收入被计为劳务报酬。”

    采访中,大部分网文作家均向记者透露,这次爆发出的所有争议和不满,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对头部作者来讲,他们很多东西是可以和平台谈的,但我们腰尾部作者就非常艰难了。”王菊开坦言,在自己1年多前与阅文首次签合同时,就知道了条款的“霸王”。

    “我们这样做,一方面想对阅文施压,希望他们能听听大家的声音,另一方面也是对抗阅文的霸权。”与阅文签约的作家曲风告诉记者,这是他响应#网文作家自发五五断更节#的一个原因。

    “虽然目前‘作家声讨阅文霸王条款’成为热点,但其实这个问题由来已久。网文合同在20年的发展过程中,变得越来越臃肿了。”中国仙侠代表作家、著有《仙剑奇侠传》的网文大神管平潮(本名张凤翔)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因此网文作家们集体声讨,希望在阅文高层换届之际,对合同中存在的问题重视并解决。”

    c1a4525f.png?Expires=1904426528&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vrTOeak2KjwIlo5WXT7FSGfjnc%3D图片来源:摄图网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网文大神都曾从底层作家走过,他们向每经记者回溯起自己的成长之路时,均表示遭遇了平台方的霸道条款。“新人没有议价权,只能无奈接受。我认为网文行业的合同大都存在问题,这不是阅文一家的事情,希望各个平台都别把作家压榨太狠。”一位擅长写女性题材的头部网文作家告诉每经记者。

    多位伴随网文行业一路走来的大神都向记者透露,网文江湖自14年前的一场动荡后,合同就越来越霸道。“2006年发生了网文大神、中神从起点出走的事儿,后来便有了17K书站。那次的震动非常大,合同便一步步紧箍咒般地收紧了。也许平台认为把作家的权益都拿走,才能避免再度出现‘叛逃’的情况。”一位头部网文作家对每经记者讲述道。

    “现在大众把过多目光都聚焦在了网文大神的身上,但我们不能代表行业的整体情况。反而是那些在金字塔底、腰部以下的作家占据了网文写手大部分。他们中绝大多数没什么名气、收入极低,在消耗自己的青春写作,希望大家能关注底层作家。”作为浙江省作协副主席的管平潮,向每经记者提出了他的建议,“我们和平台是共生关系,良好的生态、健康的土壤,才能让整个文化市场繁荣。”

    41b4ef18.png?Expires=1904426529&OSSAccessKey_d_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Aw4EtLi1PVSVM6YjrBc4UtNjPlU%3D

    记者手记丨

    网文江湖繁盛 平台和作家唇齿相依

    中国网文江湖热闹非凡,拥有4.55亿网文用户,逾1700万网文作者。

    随着《鬼吹灯》《全职高手》《将夜》《庆余年》等网文作品相继爆红后,海量网文作品也从早期的“单向度”运营模式,转向影视、动漫、游戏的“全版权”开发模式。仅影视市场的网文IP改编收入就超过340亿元。

    然而在这看似红火的背后,大批网文作家的生存现状惨淡,原创作品发布、维权举步维艰。

    “我们的网文作家中98%的人月收入低于2000元。”管平潮曾向每经记者透露,网文作家的生存现状,金字塔结构异常明显。当两年后,再度与管平潮讨论网文作家们的生存状况时,他向记者直言,“情况还是这样,甚至更加不乐观。影视大环境的遇冷,连顶流的网文大神的收入都在下降,更何况网文全产业,现在大家的生存环境还不如前几年。”

    2020年一季度有33万人选择成为网文作家,月收入不足2000元,为什么还有大批爱好者自动加入?“底层作家源于热爱,没日没夜地写,才缔造了网文江湖的繁盛。”管平潮表示。

    此次,大批底层网文作家对阅文的声讨、对霸王条款的不满,并不是单个平台存在问题,实则暴露出整个行业遗留已久的顽疾。

    管平潮认为,“写作是非常折磨人的一件事儿,建立好的生态和市场不能因此坍塌了。呼吁所有从业者用建设性的、非情绪化的态度解决问题。”

    “想通过修改著作权法去调整这一块不太现实,因为版权属于一个私有性的权利,如何进行交易,原则上法律无法限制,尤其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对此,王国华律师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倘若网文作家单个去谈判,那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应该更多地去发挥一些行业组织的作用,比如作家们联合起来成立行业协会、维权联盟或谈判联盟等,通过这种抱团的形式与阅文进行谈判,共同解决著作权归属等问题,才能更好地为自己争取权利。此时,头部作家的支持和加入非常重要。”

    网文作家和平台之间是鱼水关系,期待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在这次舆论风暴过后得以修改。只有作家们的权益得到充分保障,网文市场的蛋糕才能做得更大,观众才会看到更多的《庆余年》。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