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足球俱乐部减薪最高达70% 中超球员减薪却羞答答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15 17:59

    每经记者 董兴生    每经编辑 杜毅    

    讨论已久的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俱乐部降薪一事,一拖再拖,至今没有一家俱乐部公布具体的减薪方案。结果,篮球圈抢先一步,率先宣布降薪。

    4月14日,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CBA公司)宣布,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将采取新举措,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其中,公司首席执行官降薪35%,总监及以上级别人员分别降薪15%-30%。

    此前的4月9日,中国足协召集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代表召开视频研讨会,共同协商降薪相关事宜。当晚,中国足协表示,中超、中甲及中乙三级职业足球俱乐部代表原则上一致同意俱乐部和球员合理减薪。但直到现在,尚未有俱乐部出台减薪方案。

    中超球员降薪,为何这么难?

    e9463461?Expires=1892897110&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Fr8HAwvum%2B7x3zoPN7MVElE7IhU%3D

    图片来源:摄图网

    欧洲多个足球俱乐部集中减薪 最高达70%

    讨论多日的中国各级职业足球俱乐部减薪一事,终于在4月9日晚有了结果。中国足协发布消息称,中超、中甲及中乙三级职业足球俱乐部原则上一致同意“合理减薪”。

    图片来源:中国足协官网截图

    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从1月30日起,2020赛季全国各级各类足球赛事至今已暂停两个多月。在此期间,包括欧洲五大联赛在内的几乎所有足球赛事都先后停摆。

    赛事停摆仅是序曲,对高度职业化的足球俱乐部而言,没有比赛就意味着没有门票、赛事转播等收入。俱乐部缺乏经营收入,球员减薪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

    实际上,包括德甲、意甲、英超、西甲等在内的欧洲多个足球俱乐部,都已经达成减薪共识。

    最先宣布降薪的,是意甲尤文图斯俱乐部。3月29日,尤文图斯官方宣布,球队球员和教练组经过协商后一致同意放弃本赛季3月到6月的工资。这一决定,将给俱乐部节省9000万欧元工资负担。

    到了4月6日,意甲官方宣布,意甲20支球队达成降薪协议。“若联赛无法重新启动,球员们将放弃4个月的薪水,即接受1/3的薪水下降。若联赛能够重新启动,球员们将放弃2个月的薪水,即接受1/6的薪水下降。”

    不仅如此,西甲巴萨和皇家马德里俱乐部也先后宣布降薪。其中,巴萨官方表示,俱乐部董事会与所有职业队球员将降薪70%,共度难关;皇马则宣布,足球、篮球一线队的球员和教练组以及高层,自愿将今年的薪酬降低10%-20%。

    另外,宣布降薪的五大联赛球队还包括德甲拜仁慕尼黑。3月30日,拜仁慕尼黑官方宣布,俱乐部全体球员、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决定减薪20%。按照俱乐部2018年-2019年赛季2.92亿英镑(大约3.33亿欧元)的工资支出计算,此次降薪将为俱乐部节省6500万欧元以上。

    而随着美国疫情的加重,早已停摆的NBA联盟也在商讨球员降薪事宜。北京时间3月27日,据美媒体报道,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包括NBA总裁萧华在内的大约100位NBA高管将降低20%的基本薪水。其中,仅肖华就将减掉200万美元。

    因为疫情冲击,中国各级各类足球赛事同样处于停摆状态。那么,中超联赛和俱乐部是否也会降薪?多日来,围绕这一问题,足球圈内外议论不断,但一直没有结果。

    直到4月9日,中国足协发布公告称,经过充分讨论,中超、中甲及中乙三级职业足球俱乐部一致同意合理减薪,减薪周期从2020年3月1日至2020赛季联赛开赛日,具体的减薪方案指导意见将由中国足协组织职业俱乐部、球员、教练员代表及法律专业人士在内的工作组制订并公布。

    但直到4月15日,尚未有一家俱乐部出台减薪方案。

    中超球员减薪为何这么难?

    对于中国球员降薪,议论纷纷。支持者不少,但反对的声音也同时存在。

    支持的观点认为,当前疫情严重,各级联赛都处于停摆状态,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巨大。作为与俱乐部休戚与共的共同体和利益相关方,球员有义务共担损失。

    “中超各个俱乐部本来就是长期负债经营,没有正向现金流,有巨大的财政压力。”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对每经记者表示,而疫情导致联赛停摆,俱乐部门票和转播收入归零,进一步加剧了压力。

    另一个原因,也是球员最为人诟病的是,中超球员平均薪资偏高,与其体育竞技水平不符。在中超联赛中,所谓“高薪低能”的问题一直存在,也引起球迷和民众不满。

    据“体育情报”网站发布的“2019年全球体育薪资调查报告”显示,中超以120.7万美元的平均年薪排名足球领域第6,仅次于欧洲五大联赛。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中超球员2019赛季球员平均工资高达1000万元人民币。以近日因当街涂改号牌被行政拘留,并被恒大开除的于汉超为例,于汉超在恒大的税后年薪为1500万左右。更何况,在不少俱乐部,都有年薪千万美元级别的大牌外援。

    反对降薪的声音中,一部分人认为,疫情期间,各俱乐部球员都坚持在基地训练。这种情况下降薪,对球员有失公平。“这种争议主要来自球员。”张庆表示。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仅在疫情期间降薪,无论是对投资人还是俱乐部,财务意义都不大。

    不少分析人士都以欧洲五大联赛降薪作为参照。“五大联赛具有完善的治理体系和结构,收入、财报完全公开,降薪是为了降低成本,实现经营平衡,但中超俱乐部有不亏损的吗?”

    张庆分析,由于中超俱乐部本身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俱乐部,长期依赖俱乐部投资人的直接资金投入。“从俱乐部投资人角度看,虽然希望俱乐部和球队能盈利,但不盈利也没有关系,因为投资人已经得到了广告露出机会和商业影响力。”

    张庆说,对俱乐部来说,减少亏损并非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且本来就长期亏损,现在降薪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而具体到降薪的操作层面,也不容易。“中超降薪的操作会对管理者提出巨大挑战。谁来主导降薪、降薪比例、降薪人群范围,都是充满各种内情的敏感话题。”肆客体育创始人颜强此前表示。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