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带来需求暴涨?比黄金更保值?三地大调查揭"螺纹钢"期市热炒真相!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01 08:15

    每经记者 王海慜 唐宗全 任飞    每经编辑 何剑岭    

    3月的最后4个交易日,四连阴,螺纹钢期货意外崩了!

    从3月26日起,该主力合约跳空下跌,不断下滑,4个交易日跌幅超过6.6%。在3月的最后一天收于3233元/吨,盘中最低下探至3220元/吨,距离2月4日创下的年内低点3207元/吨仅一步之遥,月K线图上也留下了一根带着长长上影的小阴线。如今回看月内3592元/吨的高点,让人有“恍如隔世”的错觉……

    螺纹钢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建筑钢材,被称为“建筑的骨骼”,也是房地产和基建热度的“温度计”。在我国,螺纹钢年产量、年需求量都是世界第一。近期,受疫情和新基建政策影响,螺纹钢的行情一度被市场广泛看好,也是期货市场的“明星”。

    自2009年3月27日上市以来,螺纹钢期货表现良好。由于很好地反映了宏观经济和行业的基本面,所以它被市场人士当成经济状况的“晴雨表”,有“小股指期货”之称。

    回顾年内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的表现,完全是坐了一趟“过山车”3月中旬,全球资本市场可谓是“血雨腥风”,商品之王原油开启“断崖式”下跌,国内股市、商品市场中的金属等品种亦是跟随外围市场出现下滑!然而就在国内金属期货的一片跌势中,螺纹钢期货却成了“另类”,自春节后,价格一直屹立不倒,在本轮全球资本市场的又一次大幅调整中更是一枝独秀。

    在开年后螺纹钢期货的这波涨幅中,江浙某期货席位可谓是坚定的多头代表。2月3日至2月13日,螺纹钢期货开启了一波凌厉的涨势,该期货席位在螺纹2010合约净多单由24962手上涨至44788手,接近翻倍,如果按照期间的结算价3196元和3433元计算,保守估计,期间该席位2月3日的这部分净多单(不考虑变量),已经豪赚近6000万元!

    不过,之后的行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3月9日至3月13日,螺纹主力合约连续收出5根阳线;随后的3月18日,该合约最高上涨逾1.2%,尾盘收涨0.06%,盘中上摸3592元/吨,创下年内新高;而3月19日,该合约盘中剧烈震荡,一度跌破了前期连续5根阳线的最低点,从而开启了高位回落的旅程。

    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年内日K线图

    螺纹钢年后这段时间的强势,甚至被投资者冠以“螺纹金”的称号!那么,螺纹钢是否真的具有黄金一样的避险属性呢?商品的供需决定着商品价格,本轮螺纹钢价格坚挺的背后,究竟又是怎样的一个基本面?对此,行业人士如何看待?未来螺纹钢的价格又将有着怎样的趋势呢?

    为了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兵分三路,对华东、华南、西南三地螺纹钢市场进行了实地调查,遍访了多位钢铁行业人士、贸易商、钢企、券商行业分析师等,为投资者呈现“螺纹金”价格坚挺背后的真实基本面。

    华东:阳春3月“旺季不旺” 中小贸易商“做的生意付不起房租”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之一,也是国内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集团所在地。记者最近几天在对几家上海钢材市场的调查中发现,今年1月下旬以来,疫情的发展确实对以螺纹钢为代表的建筑用钢需求产生了制约。

    3月22日,在主营钢材业务的上海福桥物资有限公司位于上海静安区的营业网点,公司相关负责人沈良(化名)告诉记者,之前由于疫情,市场对螺纹钢的需求低迷,而近期由于一些工地、企业至今没有开工,所以现在螺纹钢市场仍然没有明显的起色。

    3月23日上午,记者走访了上海北部的一家大型钢材市场——上海江杨钢材建材市场。往年阳春三月应该是钢材建材需求的旺季,不过如今这个市场却显得有些冷清。诺大的市场里来往的人流、车流看起来都比较稀少。

    工场内堆放的待售螺纹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市场内一家杂货铺的经营者告诉记者,由于疫情影响,场内的人流、车流比疫情之前明显有所减少,此外近年来随着一些大型钢材工场的陆续搬离,也使这里的人气不如以往。

    当天中午,记者在市场停留的两个小时里,已经目睹了先后有两辆卡车来到该工场批量拉走螺纹钢。不过据卡车司机介绍,今年受疫情影响,生意整体上还是不好做,但现在已经比前段时间要好一些了。

    当天下午,在距离江杨钢材建材市场1公里左右钢联物联网的一处钢材仓库,记者见到这里堆满了包括螺纹钢、板材在内的大量钢材,还有卡车正在仓库内装载钢材。

    仓库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前期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这(仓库)都是关门的,现在已恢复经营。最近随着工地复工,前来拉货的卡车也逐渐多了起来。”在记者驻足的近半小时里,就看到有3辆大型卡车进场拉钢材,而所拉的钢材以钢板居多。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各大机构关于成本支撑钢价的观点,部分现货商也较为认同。

    沈良向记者指出,近期螺纹钢价格相对坚挺、变化不大,其实和成本支撑也有关系,预计钢价下跌的空间不大,“近期废钢都一直维持在2000元/吨左右的价格,这些成本对螺纹钢价格形成了支撑。如果螺纹钢价格下跌,背负较高生产成本的钢厂可以选择停工不生产。”

    虽然最近下游需求才开始有所恢复,但有些钢贸商对后市的看法仍然显得较为乐观。在江杨钢材建材市场有经营网点的某钢贸商向记者表示,螺纹钢背后的建筑业代表了中国的内需,前景仍然可期

    3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毗邻江苏昆山的上海曹安钢材交易市场,这里的露天场地堆放着大量螺纹钢。

    曹安钢材交易市场内堆放的大量螺纹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据了解,目前市场堆放的大量螺纹钢是钢贸商近期进货的,而在前段时间由于螺纹钢现货价格一度快速下跌导致钢贸商不敢囤货。最近随着价格企稳、下游需求回暖,钢贸商也开始增加囤货。

    尽管是周日,不过交易市场里往来的车辆还是为数不少。在一个多小时内 ,记者目睹了4辆大卡车来成批拉螺纹钢,螺纹钢堆场内的几名装卸工人和一台搬运钢材用的龙门吊也是忙个不停。

    正在拉货作业的卡车司计张浩(化名)向记者表示,这是他今年春节以后第一次来拉螺纹钢,这次总共拉了16吨。

    正在搬运钢材的龙门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尽管随着下游工地陆续复工,螺纹钢的需求大概率将走上正轨,不过对螺纹钢上下游的多个环节而言,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减少已经无法避免。在曹安钢材交易市场,记者遇到的另外两位前来拉螺纹钢的卡车司机都表示,近期已经多次来市场拉货。其中一位师傅向记者表示,此次疫情对螺纹钢的需求影响不小,即使是现在,下游市场需求还是“一般般”,但最近至少比上一个月要好一些。据他介绍,此次他总共拉了20吨螺纹钢。

    此外,据记者观察,不少钢贸商的感受依然还是“寒意阵阵”。由于地处上海,他们在亲历市场低迷的同时,还要承受包括房租等在内的不菲成本。

    店铺门面位于江杨钢材建材市场正门口的钢贸商肖丽(化名)向记者介绍了她近期的经营情况:“由于疫情的关系,我们的店在今年农历2月才开门。这段时间的生意一直很清淡,几乎没有什么人(客户)来,也就老客户还有一点生意。我们在这里开店已经有近20年了,像今年这样的情况还是不多见的。”她表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做生意挣的钱可能还不够付房租的。

    华东市场记者手记|“上下两难”磨练市场心智

    螺纹钢作为国内期货市场的一大主力品种,参与者众多。本来做螺纹钢投资就要研究国内外、上下游、基本面、信息面、情绪面等的一堆变量,今年随着疫情“搅局”,为这些变量的研究又增添了难度系数。

    钢材市场目前各方的心态可以用“纠结”来形容。记者最近在对上海各路研究机构、钢贸商进行了一番调查后发现,目前市场对未来螺纹钢后市的看法可以归结为一句大俗话:“涨不起来,也跌不下去”,这样的“上下两难”正磨练着每个市场参与者的心智。

    华南:冬储成本趋高;社库消化不及厂库;贸易商压货、提新两手抓

    随着复工进度的持续推进,全国开启了生产资料配置的新一轮运作。但在建筑用料之钢材需求方面,受价格扰动,冬储货值贬值的压力正在成为中游贸易商的“心头痛”。

    在深圳,几大建筑钢材市场“久旱逢甘雨”式的场景尚未出现,反而正在倒逼商家调整销售策略以应对高价囤货带来的成本压力。分析人士指出,后期生产效率加快会促进社会库存的消化,但在目前,建筑钢材量价齐升的行情还没有到来。

    “没什么影响,我反而觉得逃过一劫!”深圳宝安成晖石材钢材市场的一位钢材经销商老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今年停工时间长,但省内部分经销商还是有得赚。

    华南地区的建筑钢材需求量长期领跑全国,再加上省内钢厂资源有限,每到冬储周期,这里的贸易公司和一级经销商的囤货积极性很高。但今年由于受疫情影响,还是有很多经销商出现了滞销,造成社会库存难以消化。

    该老板坦言,并非所有人都像他们那样幸运,可以得益于上级贸易机构的渠道优势,部分深圳市的医院能同他们保持长期合作。据了解,包括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在内,防疫停工期间的很多新发建筑钢材都是由往期客户优先提供,部分库存得以消化。

    类似的经销商不在少数,据成晖石材钢材市场工作人员介绍,2月上旬几乎每天都有来拉货的,与以往过年期间的停工期基本是销售的真空期大不相同。“都是十几米的大卡车,来回拉好几趟,虽然不能跟大型工程的用量相比,但确实卖出不少”,该工作人员介绍道。

    但毕竟用料有限,再加上刚刚冬储的库存造成积压,特殊建材需求对社会库存的消化能力依然有限。前述经销商老板坦言,疫情带来的影响很大,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据说去年冬储的成本价并不低廉,高价囤货外加销路不畅,很多经销商眼下日子不好过。

    滞销的情况并不少见,记者也在其他建材市场也发现了类似的尴尬。在深圳龙岗区的平湖钢材市场记者看到,很多经销商门前冷冷清清,来往运输的车辆也寥寥无几。据记者统计,偌大的市场中有近百家经销商门市,但从3月22日上午11:00至11:30分期间,共计驶出5辆重卡,驶进2辆轻卡,少数商家有洽谈事宜。

    平湖钢材市场的螺纹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期间,记者与一位正在加工钢材的老王交流起来。他告诉记者,除了加工有少量订单外,大型建筑工地的订单还没有接到,而之所以干起加工钢材,老王坦言是能赚得多一些。

    “年前能卖到4000元/吨,现在几乎是3750元到3800元之间(螺纹钢Φ18-22mmHRB400)”,老王告诉记者,去年冬储的价格也差不多是4000元/吨的价格,但现在跌价近150元/吨,“本身广深拿货就比其他地方(北方其他省市)贵,这么搞更没得赚。”

    据记者了解,经销商们一方面要等待全面复工后的需求刺激,另一方面也要应对前期高价冬储囤货的货值贬值压力。前述成晖石材钢材市场的那位老板就表示,并不打算以当前市场低价处理高价钢材,而是会继续从钢厂拿货卖新的,相当于置换库存里的资源。

    事实上,由于全国建筑钢材价格的地域差异非常明显,华南地区因属地钢厂数量少,再加上本地用钢需求大的原因,价格往往比国内北方省市钢价要高。但在目前高价囤货和经销商囤货待销的影响下,社会库存的压力依然难以化解。

    据卓创资讯的数据统计,深圳钢材社会库存方面,截至3月23日,福永龙海仓、蛇口码头及中锦仓建筑钢材整体库存量约为13.03万吨,其中螺纹钢为12.2万吨,盘螺线材约0.83万吨左右,较上周同期库存总量下降0.27万吨,整体变化不大。

    另据统计,全国重点城市的钢材社会库存中,3月23日已经到达1948万吨左右,比节前的812万吨增加了139.93%;全国重点钢厂的库存也在增加,截至3月22日统计为617万吨,比节前增加近468万吨。

    成晖石材钢材市场加工工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卓创资讯建筑钢材分析师海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说明厂家库存出清的速率明显高于社会库存出清,说明上游钢厂和中游贸易商的交易还是良性的。而3月的第3周已经是社会库存消化最快的一周了,在产业复工持续推进下,市场的钢材需求会逐渐加大。

    记者在深圳看到,多数建筑工地已经开工,在去往平湖钢材场的丹平公路两端,各大围建区域内的塔吊已经开始运作;去往宝安成晖石材钢材市场的路上也发现部分商业地产的建设正在进行,其中个别的在3月前还是停工状态。

    可见,工地施工、厂房建设如期开工的节奏正在加快,但并没有明显地拉动就近供应商的去库存效率,且在价格回升的过程中,压货补新的销售策略似乎要被部分经销商贯彻到钢价企稳并足以覆盖成本,才有可能加速出清。

    对此,海敏表示下游钢材需求主要还是集中在大型工地,随着工期的延后,复工复产后的生产效率将会加速,届时将开启今年建筑钢材用料的上升期。但目前仍在适应阶段,建筑钢材量价齐升的行情还没有到来。

    华南市场记者手记|供需激活需要一个过程

    经历过这次采写后才知道有“冬储”之说,都说未雨绸缪是好事,但大多数卖钢的都差点“血本无归”。本来指望华南是个用料大省,钢材资源的消耗应该很大,结果差强人意,至少现在是如此。

    对于供需是否被激活这件事,我总觉得是要有个过程的,好比饿了三天的人,突然给他口吃的,说不定他看见就吐——消化系统紊乱了呀。而目前因停工造成的用料缺口,市场这个消化系统在恢复之前必定也要有个从零开始的过程。

    西南:贸易商被“冬储”钢材高位套牢 物流仓储“去库存”正在进行

    3月20日,成都龙港钢材市场。踏入市场的大门,记者就被眼前堆积得像小山式的钢筋给震惊了,果然是库存高。以前,读研报、看文章,库存不过是单位为“万吨”的一堆数字而已。一万吨到底有多少?眼前的“小山”就是数字背后的含义。

    高库存之下,又遭遇突如其来的疫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的成都地区钢材贸易商普遍被套,钢铁厂利润微薄,市场价已跌至短流程钢厂成本线以下。

    兰格钢铁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建筑钢材库存是近10年的最高值,也是历史最高值,比上一个历史最高值多了314万吨;目前的库存水平比去年同期高54%。

    “钢厂根本就没有货!”龙港市场某短流程钢厂的代理商李先生,指着3月20日当天厂家的库存数据对记者说道。“库存不到处都是么,怎么会没货?”记者不相信,说好的厂家库存和社会库存高企么?

    李先生解释道:“库存大是大,但是都积压在贸易商手上,钢厂现在库存并不多,特别是短流程的钢厂。比如这家厂,短流程基本开工率很低,产能利用率更低。”

    3月13日到3月19日,四川省钢材流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4家样本钢厂的周产量分别较上周增加了22000吨、14794.89吨、8000吨、26500吨。4家样本钢厂当周总产量为198300吨,较上周增加71295吨。

    龙港钢材市场露天仓库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钢材市场正陷入艰难的去库存化。本轮钢材“冬储”库存为什么累积了这么高?

    “我们是钢厂的代理商,每年钢厂都会根据我们的销量进行‘返点’。如果销量大,不管我进价成本是多少,也不管现在市场什么价,我每吨都能挣50元。这些库存我预计在今年之内卖出去,所以库存就比较大”,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钢材贸易商业务经理对记者表示。“钢厂冲量,政策比较好,我们也看好春节后的行情,没想到遇到了疫情……”该贸易商表示。

    “还有就是‘北材南下’这个因素。北方钢厂在四川销货每年冬天都会发生,因为北方冬季无法施工,成都平原工地却12个月都能干活儿。所以每到冬天,甘肃、陕西、新疆、内蒙的钢材就会涌入成都市场。今年也不例外”,记者采访到的一位贸易商陈先生解释道。

    “资金被占用,钢材在手上成了‘烫手山芋’”,这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话。记者在青白江的达海产业园看到,陕西龙门钢厂等北方钢厂的货就堆积在路边,有些批号还是2019年12月中旬的,现在都3月底了,还没卖出去,很多钢筋表面已经开始出现铁锈了。

    两辆六排轮子的大货车,静静地停在成都量力钢材市场某钢铁公司的卖场前等待装货。终于观察到交易了,这是记者蹲守钢材市场几天以来的“最大收获”。钢材市场很冷清,春节复工后一直是这样。钢材市场也库存很大,整整一个多月,工地没有复工,钢材销售怎一个“惨”字了得。

    一位福建籍贸易商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贸易商都套着呢,年前高位买进了很多库存,现在每吨都套几百元,占用了大量资金。现在市场阴跌,越跌越没人买。

    龙港钢材市场露天仓库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钢材市场的销售半径是200公里,随着成都周边的工地陆续复工,成都钢材市场目前已处在“去库存”的阶段。

    在调查中,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观察,钢材物流环节已经开始繁忙起来,成都周边复工情况比较好。工地集中开工,有采购商提前备货,市场一度集中放量。据记者连续五天以来的观察,出货量集中放量后,呈现逐步回落的特征。

    3月25日,记者参加了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兰格钢铁、龙门钢厂等单位组织的视频会议,发现从全国范围来看成都的螺纹钢价格是最高的,其他很多地方都只有3500、3600元。这说明,贸易商都套着,厂家库存不高,价格有点僵。

    复工,被认为是消化库存的最有效途径。“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需求爆发,市场开始集中放量……”这种观点,记者听了很多。

    “复工意味着下游需求恢复,在库存高企的现在,市场对工地复工给予厚望。不过,最近产业链上下游都在复工,废钢供应也在缓慢恢复。铁矿石价格好像要跌,废钢价格估计也难维持高位。如果短流程迅速放量,钢材市场的供应弹性将释放出来,供应增加或许市场又要失衡”,一位陈姓经理表示

    西南市场记者手记|钢铁行业今年的任务或是去库存

    在实地调查后,记者在仓库、物流中心看到了“突破天际”的库存,也在市场上听到了短流程企业被迫减产的消息。目前看来,钢材贸易商集体赌错了行情,巨量的库存就像是“堰塞湖”,风险不容小觑。

    金融资本炒题材、炒预期,看好新基建;产业资本却面临高库存,高风险,等待解套中……钢铁行业2020年最艰巨的任务或许将是去库存!

    再强也难破周期“宿命”?业内争议螺纹钢未来走势

    事物的矛盾性最近在螺纹钢上体现得格外明显,一方面是流动性宽松、成本支撑等因素导致了近期螺纹钢的价格坚挺,而另一方面目前螺纹钢的天量库存和未来需求不容乐观也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从各大机构的分析来看,市场对近一个阶段"螺纹金"走强的原因大致都有共性的判断,但对于“螺纹金”未来的走势,目前市场的分歧较大。相对而言,目前担忧后市的声量已经盖过了乐观派。已有机构坦言,历史上的周期波动,螺纹钢从来不会缺席,指望本轮疫情危机下螺纹钢能一涨到顶,并不现实。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拍摄

    长江证券钢铁研究团队日前分析指出,疫情对于螺纹钢需求的削弱远大于供给,当下的基本面并非支撑螺纹钢强势的原因,更多的驱动显然来自宏、微观预期:

    首先,螺纹钢期货从贴水转变到升水结构、长短端利差的维稳,均反映了国内市场对于政策刺激下,经济反弹的谨慎乐观预期。而反弹的重要途径在于基建加码,由此,螺纹钢需求率先被赋予定向受益可能。

    其次,微观而言,今年3~4月自上而下推复工正在进行。随着旺季深入,预期高度仍有想象空间,那么需求大幅受益逻辑暂无法打破,与宏观预期相耦合。

    近期螺纹钢期货的走势之所以让不少投资者感到"看不懂",是因为钢价的强势与之前受疫情影响下游工地需求启动延迟、螺纹钢的库存同时高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与此同时,伴随着各地开始陆续复工,螺纹钢下游的需求也开始好转。据兴业证券有色钢铁团队观察,3月20日当周大钢材品种社会总库存环比下降62.85万吨,钢厂总库存较前一周下降123.35万吨,其中螺纹钢社会库存环比减少21.7万吨,钢厂库存减少86.72万吨,社会总库存出现节后首次下降,钢厂库存下降速度加快。另外,据测算,3月20日当周螺纹钢表观消费量381.4万吨,环比前一周增长150万吨以上,增长情况和绝对值水平均超预期。

    全国主要城市螺纹钢仓库库存统计(单位:万吨)

    数据来源: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

    不过兴业证券有色钢铁团队认为,虽然3月20日当周螺纹钢表观消费量表现超预期,验证了前期市场对于开复工加快提振需求的良好预期,但后续仍需关注两点:

    1、产量的释放:随着钢厂库存的显著下降,钢厂库容有一定释放,钢企生产积极性提高,后期产量的释放速度需要重点关注,一是废钢供应持续恢复将带来短流程复产加速和长流程废钢用量提升,二是利润改善下钢企提前结束检修复产带来产量增量,三是利润端长强板弱格局下品种间转产带来的铁水向螺纹钢的转移;

    2、需求的可持续性:从水泥出货量、磨机运转率等数据来看终端需求虽然环比改善,但相较正常旺季水平仍有不小差距,近两周仍是重要的数据验证期,高的绝对库存水平对需求强度的可持续性提出了更高要求,一旦后续数据反复或增长不及预期,钢价将承压。

    据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自今年3月以来,国内螺纹钢的成交情况比2月总体趋于回暖。

    据记者观察,对未来螺纹钢市场需求的担忧目前在各大机构中不乏共鸣。

    在某券商钢铁行业分析师看来, 现在螺纹钢的需求好转只是恢复性的,“从钢联现在每天成交量的情况来看,大体恢复到旺季水平。但你必须考虑一个问题,就是下游工地在停工两个月之后,在复工之前的一段时间肯定面临集体补库,因此现在需求很难谈得上超预期,需求的强度还远远不够。”

    尽管市场预期倾向于下游需求逐步回暖,但目前螺纹钢的大量库存仍然是多头心中的“阴影”。对于螺纹钢高库存下的潜藏风险,长江证券钢铁研究团队日前则指出,目前市场看涨螺纹钢的宏观逻辑的瑕疵在于,一是新基建加码不一定等于钢需加码, 二是地产扁平化周期注定了新开工的下行趋势,只要政策不放松,地产钢需也注定削弱。看涨螺纹钢的微观瑕疵在于,需求上今年3~4月的增量空间不一定较以往同期大幅增长。

    长江证券钢铁研究团队表示,未来宏、微观需求一旦落地不达预期,螺纹钢的天量库存则会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市场竞争性的抛售将加剧现货价格回调幅度,成为下跌“助推器”。

    长江证券钢铁研究团队分析指出,螺纹钢的成本支撑逻辑有两个必要条件:1、冶炼环节利润被压缩至低位,促使行业减产,进而影响价格;2、原料端供给受外在冲击持续减产、格局持续优化,有能力走出独立行情,致使成本线阶段性刚性。尽管目前钢厂盈利降至低位,但是矿石持续减产支撑原料强势尚未出现,所以对成本支撑钢价的逻辑不必过分纠结。

    展望螺纹钢后市,我的钢铁网首席分析师汪建华向记者表示,理论上,未来螺纹钢下游需求会逐渐回升,但螺纹钢的价格也不完全是由需求决定的,有时候市场情绪对价格的影响也比较大。当前全球经济遭受疫情和原油大跌的冲击,这给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

    长江证券钢铁研究团队更是坦言,历史上的周期波动,螺纹钢从来不会缺席:无论是2007年之前城镇化浪潮带来的工业品狂飙,2011年~2015年随着地产调控的单边下行,还是2016年~2018年的棚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周期上行,螺纹钢皆是最显性的周期风向标,而2008年的危机模式,螺纹钢也未逃脱下跌。指望本轮疫情危机中,螺纹钢一涨到顶,并不现实,一是宏、微观瑕疵+高库存风险,二是“房住不炒”与经济转型,都会让螺纹钢受益于政策刺激的程度远不如前。何况,供给端的竞争仍在延续,行业并没有如水泥行业般自律升级。

    视觉:帅灵茜

    排版:何剑岭 杨诗涵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