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巨震之下 “螺纹金”究竟是怎样炼成的?——螺纹钢华东、华南、西南市场大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01 11:28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之一,也是国内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集团所在地。就近期螺纹钢的市场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近几天在上海的钢材市场和钢贸商群体中进行了一番调查。

    每经记者 王海慜    每经编辑 何剑岭    

    图片来源:摄图网

    3月的最后4个交易日,四连阴,螺纹钢期货意外崩了!

    从3月26日起,该主力合约跳空下跌,不断下滑,4个交易日跌幅超过6.6%。在3月的最后一天收于3233元/吨,盘中最低下探至3220元/吨,距离2月4日创下的年内低点3207元/吨仅一步之遥,月K线图上也留下了一根带着长长上影的小阴线。如今回看月内3592元/吨的高点,让人有“恍如隔世”的错觉……

    螺纹钢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建筑钢材,被称为“建筑的骨骼”,也是房地产和基建热度的“温度计”。在我国,螺纹钢年产量、年需求量都是世界第一。近期,受疫情和新基建政策影响,螺纹钢的行情一度被市场广泛看好,也是期货市场的“明星”。

    自2009年3月27日上市以来,螺纹钢期货表现良好。由于很好地反映了宏观经济和行业的基本面,所以它被市场人士当成经济状况的“晴雨表”,有“小股指期货”之称。

    回顾年内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的表现,完全是坐了一趟“过山车”:3月中旬,全球资本市场可谓是“血雨腥风”,商品之王原油开启“断崖式”下跌,国内股市、商品市场中的金属等品种亦是跟随外围市场出现下滑!然而就在国内金属期货的一片跌势中,螺纹钢期货却成了“另类”,自春节后,价格一直屹立不倒,在本轮全球资本市场的又一次大幅调整中更是一枝独秀。

    在开年后螺纹钢期货的这波涨幅中,江浙某期货席位可谓是坚定的多头代表。2月3日至2月13日,螺纹钢期货开启了一波凌厉的涨势,该期货席位在螺纹2010合约净多单由24962手上涨至44788手,接近翻倍,如果按照期间的结算价3196元和3433元计算,保守估计,期间该席位2月3日的这部分净多单(不考虑变量),已经豪赚近6000万元!

    不过,之后的行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3月9日至3月13日,螺纹主力合约连续收出5根阳线;随后的3月18日,该合约最高上涨逾1.2%,尾盘收涨0.06%,盘中上摸3592元/吨,创下年内新高;而3月19日,该合约盘中剧烈震荡,一度跌破了前期连续5根阳线的最低点,从而开启了高位回落的旅程。


    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年内日K线图

    螺纹钢年后这段时间的强势,甚至被投资者冠以“螺纹金”的称号!那么,螺纹钢是否真的具有黄金一样的避险属性呢?商品的供需决定着商品价格,本轮螺纹钢价格坚挺的背后,究竟又是怎样的一个基本面?对此,行业人士如何看待?未来螺纹钢的价格又将有着怎样的趋势呢?

    为了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兵分三路,对华东、华南、西南三地螺纹钢市场进行了实地调查,遍访了多位钢铁行业人士、贸易商、钢企、券商行业分析师等,为投资者呈现“螺纹金”价格坚挺背后的真实基本面。


    华东地区螺纹钢市场调查:阳春3月“旺季不旺” 中小贸易商感慨“做的生意付不起房租”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之一,也是国内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集团所在地。就近期螺纹钢的市场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近几天在上海的钢材市场和钢贸商群体中进行了一番调查。

    市场需求弱复苏

    记者最近几天在对上海钢材市场的调查中发现,今年1月下旬以来,疫情的发展确实对以螺纹钢为代表的建筑用钢需求产生了制约。

    3月22日,在主营钢材业务的上海福桥物资有限公司位于上海静安区的营业网点,公司相关负责人沈良(化名)告诉记者,之前由于疫情,市场对螺纹钢的需求低迷,而近期由于一些工地、企业至今没有开工,所以现在螺纹钢市场仍然没有明显的起色。

    上海江杨钢材建材市场正门 记者拍摄

    3月23日上午,记者走访了上海北部的一家大型钢材市场——上海江杨钢材建材市场。

    往年阳春三月应该是钢材建材需求的旺季,不过如今这个市场却显得有些冷清。诺大的市场里来往的人流、车流看起来都比较稀少。

    上海江杨钢材建材市场内部 记者拍摄

    市场内一家杂货铺的经营者告诉记者,由于疫情影响,场内的人流、车流比疫情之前明显有所减少,此外近年来随着一些大型钢材工场的陆续搬离,也使这里的人气不如以往。

    工场内堆放的待售螺纹钢 王海慜拍摄

    在市场内一家经营螺纹钢生意的工场,记者看到两位工作人员正在切割、整理螺纹钢。

    切钢工罗志强(化名)告诉记者,正在处理的这批螺纹钢是马上要卖给一位客户的,“今天的生意算是好一些了,之前都是零散的几根几根地卖。”

    当天中午,记者在市场停留的两个小时里,已经目睹了先后有两辆卡车来到该工场批量拉走螺纹钢(有段视频)。

    不过据卡车司机介绍,今年受疫情影响,生意整体上还是不好做,但现在已经比前段时间要好一些了。罗志强表示,螺纹钢市场与建筑业关系密切,建筑工地需求多的时候,钢材就卖得好一些。

    当天下午,在距离江杨钢材建材市场1公里左右钢联物联网的一处钢材仓库,记者见到这里堆满了包括螺纹钢、板材在内的大量钢材,还有卡车正在仓库内装载钢材。

    仓库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前期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这(仓库)都是关门的,现在已恢复经营。最近随着工地复工,前来拉货的卡车也逐渐多了起来。”在记者驻足的近半小时里,就看到有3辆大型卡车进场拉钢材,而所拉的钢材以钢板居多。

    之后,当记者返回到江杨钢材建材市场时,罗志强告诉记者,当天下午还没有客户来买钢材。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各大机构关于成本支撑钢价的观点,部分现货商也较为认同。

    沈良向记者指出,近期螺纹钢价格相对坚挺、变化不大,其实和成本支撑也有关系,预计钢价下跌的空间不大,“近期废钢都一直维持在2000元/吨左右的价格,这些成本对螺纹钢价格形成了支撑。如果螺纹钢价格下跌,背负较高生产成本的钢厂可以选择停工不生产。”

    据兴业证券有色钢铁团队调查,3月20日当周在长、短流程钢企废钢日耗提升而废钢供应恢复相对缓慢的背景下,废钢偏紧状态持续,伴随着螺纹钢价格上涨,废钢价格出现跟涨。

    此外,虽然最近下游需求才开始有所恢复,但有些钢贸商对后市的看法仍然显得较为乐观。在江杨钢材建材市场有经营网点的某钢贸商向记者表示,螺纹钢背后的建筑业代表了中国的内需,前景仍然可期。不过对于春节以来该经营的具体经营情况,他表示不便透露。

    3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毗邻江苏昆山的上海曹安钢材交易市场。这里的露天场地堆放着大量螺纹钢。

    据了解,目前市场堆放的大量螺纹钢是钢贸商近期进货的,而在前段时间由于螺纹钢现货价格一度快速下跌导致钢贸商不敢囤货,最近随着价格企稳、下游需求回暖,钢贸商也开始增加囤货。

    尽管是周日,不过交易市场里往来的车辆还是为数不少。在一个多小时内 ,记者目睹了4辆大卡车来成批拉螺纹钢,螺纹钢堆场内的几名装卸工人和一台搬运钢材用的龙门吊也是忙个不停。

    正在拉货作业的卡车司计张浩(化名)向记者表示,这是他今年春节以后第一次来拉螺纹钢,这次总共拉了16吨钢。

    谈起此次疫情对钢材市场的影响,他表示:“(疫情的)影响很大,工地基本不开工,螺纹钢就没地方用。”在他看来,由于疫情导致下游需求低迷,今年来的钢材行业整体不太景气。

    中小钢贸商的无奈

    尽管随着下游工地陆续复工,螺纹钢的需求大概率将走上正轨,不过对螺纹钢上下游的多个环节而言,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减少已经无法避免。在曹安钢材交易市场,记者遇到的另外两位前来拉螺纹钢的卡车司计都表示近期已经多次来市场拉货,其中一位师傅向记者表示,此次疫情对螺纹钢的需求影响不小,即使是现在,下游市场需求还是“一般般”,但最近至少比上一个月要好一些。据他介绍,此次他总共拉了20吨螺纹钢。

    说起今年的生意情况,他感慨道,受疫情影响,很多工地之前都没开工,使得今年的生意不好做,虽然自己春节后已经拉了十几车钢材,不过运费收入还是远不及往年。

    此外,据记者观察,不少钢贸商现在的感受依然还是“寒意阵阵”。由于地处上海,他们在在亲历市场低迷的同时,还要承受包括房租等在内的不菲成本。

    店铺门面位于江杨钢材建材市场正门口的钢贸商肖丽(化名)向记者介绍了她近期的经营情况:“由于疫情的关系,我们的店在今年农历2月才开门。这段时间的生意一直很清淡,几乎没有什么人(客户)来,也就老客户还有一点生意。我们在这里开店已经有近20年了,像今年这样的情况还是不多见的。”她表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做生意挣的钱可能还不够付房租的。

    据肖丽介绍,她承租的这一间面积不大的门面房每年的租金大约是4万多元,虽然近期媒体关于各地房东为租户减免房租的报道有不少,但这样的好事没有落在她自己头上,“昨天,我听市场管理者的亲戚说,今年可能不会降房租。”

    面对最近有所好转的生意,上述经营螺纹钢生意的工场的一位经营者仍然难有喜色。他向记者坦言:“现在的生意还不够开销的,房租今年可能一分钱都不会降。”据了解, 该工场一年的场地租赁成本大约在20多万元。

    从记者走访的钢贸商和钢材仓库来看,目前都还有不少螺纹钢存货。而从3月19日以来,原本坚挺的螺纹钢期货价格开始出现松动,商品价格的大幅波动也会给钢贸商带来经营风险。

    据了解,钢贸商迫于市场竞争压力,即使是在钢材市场不好的时候,也往往会亏本卖货。

    “有时候亏本也要卖。你不卖的话,别人卖,你就会失去客户,以后人家就不来你这里买了。”罗志强告诉记者。

    他指着周围曾经一派热闹的大片空地和废弃工场说:“原本这里有好几家做钢材生意的,不过近几年都陆陆续续搬走了。”

    而张浩则认为,上海未来的钢材市场前景堪忧。近年来,上海只拆迁,新的建筑又不多,所以上海钢材市场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而一般大工程只会和大的钢铁公司合作,未来中小钢贸商有被边缘化的趋势。

    据他介绍,他这车螺纹钢的下游需求来自昆山农村的自建住宅,“这16吨钢也只够盖一栋农村小别墅的。”

    华东市场调查小结:

    螺纹钢作为国内期货市场的一大主力品种,参与者众多。本来做螺纹钢投资就要研究国内外、上下游、基本面、信息面、情绪面等的一堆变量,今年随着疫情“搅局”,为这些变量的研究又增添了难度系数。

    钢材市场目前各方的心态可以用“怎一个纠结了得”来形容。记者最近在对上海各路研究机构、钢贸商进行了一番调查后发现,目前市场对未来螺纹钢后市的看法可以归结为一句大俗话:“涨不起来,也跌不下去”,这样的“上下两难”正磨练着每个市场参与者的心智。

    不过正所谓“仓位决定脑袋”,多空双方眼里看到的世界可能截然相反:看多的每天都在寻找“这个国家要封港”“那个国家铁矿要停工”的证据,而看空的则对下游需求、复工进度产生了坚定的质疑。

    然而对那些中小实体钢贸商来说,逻辑会简单不少。他们中的多数人还是期待下游的需求能起来得更快一些,因为他们还等着多做点生意之后好支付房租等各类开销。

    再从历史的宏观视角来看,最近十来年中国经济处在从“量”逐渐向“质”转型的历史大势之中,这从一根螺纹钢在上海市区的“支点”位置就可以管中窥豹。

    位于上海中心城区的大柏树地区曾是全国知名的大型钢贸中心,区域内原本有多个大型钢材交易市场。虽然现在在网络上还能找到关于这些市场的信息,但记者最近走访该地区发现,这些钢材市场不少已经不在原址,如今只有在上海部分郊区才能找到比较有规模的钢材现货市场。预计未来多年,随着上海的新发展动能不断集聚,螺纹钢所面临的这种“边缘化”将难以逆转。

    但博弈还将延续,像文中如罗志强、肖丽等平凡人的工作、生活也将继续下去。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