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工业这回“想明白”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3-24 22:03

    每经记者 陈嘉伟    每经编辑 毕华章    

    西安工业这块短板,似乎越来越短了!

    回顾改革开放之初,其工业化率一度达到54.1%,工业大市的成色还是很足的;但到了2016年,这一数据则下滑到22.3%,在十五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二。

    近两年,上述数据干脆不再公布。

    据西安石油大学教授、中国西部制造业研究所所长曾昭宁测算,去年的数据或将进一步下滑至20%左右。

    这个局面,西安也急!

    在此背景下,除早前的加快建设先进制造业强市之外,《西安市支持工业园区发展的实施意见》也于日前公布。

    欣喜的是,相较过去多年的工业发展思路,该《意见》有颇多“开窍”之处,粉巷财经(ID:nbdfxcj)特作梳理,也欢迎大家一起来探讨!

    1

    2018年,郑州GDP首破万亿,达到10143亿,其工业增加值为3746亿;GDP为8349亿的西安,工业增加值仅1874亿,几乎差一半。

    西安被挡在“万亿俱乐部”门槛之外,很大程度上“受累”于工业短板。

    虽然以第三产业为主的“后工业时代”是一种趋势,但在曾昭宁看来,西安还不具备进入这一阶段的实力——现阶段三产占比较高,是工业太弱而导致的“畸高”,并非合理。

    其实要论工业家底,西安还是比较厚重的。

    41个大类中,西安占了36个,产品更是以航空、航天、超高压输变电设备等高端装备为主——“顶天立地”有余、“铺天盖地”不足是个问题,但恐怕只是吃亏的一方面。

    也正如此,谈西安经济发展,探究工业弊病仍是重中之重。

    这里面,有不少话题值得说道,比如工业用地不足的问题,比如不讲究产业链科学配套布局、工业园盲目追求“大而全”的问题,等等。

    本世纪初,西安曾规划过众多以建设完整工业体系为目标的工业园区,却忽略了因地制宜、因时制宜。

    因产业发展雷同,部分园区招商困难,导致区域长期处于“征而不开”、“开而不发”的状态,或者背离原先的发展规划。

    到了2004年,陕西省政府某次常务会议上,一口气撤销了45个西安市的工业园。其中,户县(现鄠邑区)一地便撤销了21个工业园。

    彼时,不少评论指出,工业园乱象除了各地政府圈地冒进发展外,不少也是因为定位不清所致。

    整治之后,此前投入的诸多时间、精力与财力,又有多少付之东流?

    2

    不过,近期下发的《西安市支持工业园区发展的实施意见》,颇有“开窍”意味。

    该《意见》提出,打造1个“千亿级”和5个“百亿级”县域工业集中区等目标,同时在产业布局、招商引资、园区的建设水平、服务能力,以及资金等方面,也有相关保障措施。

    整体来看,有这么几个亮点。

    首先,明确了开发区为主的支柱产业聚集区,县域工业集中区则作为配套产业的承载区域。

    《意见》对某一区域的重点产业有着具体规划,这就颇有对之前大而全问题的纠正之意。例如,阎良区高新技术产业园主攻航空设备制造,鄠邑区西安汽车零部件产业园主攻汽车零部件制造。

    上述两个园区,为西安阎良航空基地的航空产业、高新草堂科技产业集中区的汽车产业做配套的意味,颇为明显。

    配套产业并非“低人一等”。

    早在2017年,铜川便提出“陕西制造,铜川配套”的产业思路,主攻汽车零部件产业。现已引进江苏悦达集团、苏美达集团投资的年产600万只汽车轮毂项目落地。

    市域经济发展尚能“放下身段”,区县政府更应转变思路。

    除配套园的规划外,另一亮点,则是对工业用地的保障。

    根据曾昭宁的估算,西安市工业用地,大概仅有杭州的一半,成都的1/3。

    考虑到主城区紧张的工业用地指标,隶属高新区的草堂科技集中区落地鄠邑区,隶属经开区的泾渭新城落地高陵,也就不足为奇。

    相较之下,灞桥科技工业园区就没那么“好运”了。该园区曾在2012年与高新区展开合作,最终由于用地指标等因素影响而分道扬镳。

    工业用地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此次,虽然并未明确给出每年保障多少工业用地,但在曾昭宁看来,已是不小的进步。

    此外,从文件里的产业链招商、利用“新基建”提升园区建设水平等提法,亦能看出西安此番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3

    但进一步讲,此番《意见》的“脑洞”,还可以再大一些。

    包括曾昭宁也有这种看法,对于区县工业园来说,此次配套园的定位仍不够细化——虽能避免大而全的问题,却又落入“小而全”的陷阱。

    诸如高陵泾河工业园的装备制造产业,洪庆新城军民融合产业园的军民融合产业等规划,仍较为宽泛。

    以装备制造业为例,其又分为通用设备制造、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等八大行业,再往下分还有更多的领域。

    曾昭宁希望能细分到更小的行业,譬如高新草堂科技产业集中区,完全可以明确到轿车行业。

    当然,工业园区仅是西安工业发展的一部分,但对于西安工业的后续发展来说,亦需要再开“脑洞”,解放思想。

    据曾昭宁观察,西安工业之弱,主因之一是投资不足。

    在2015年到2019年的近五年中,仅有2018年西安市工业投资增速达到28.7%,2019年则下滑至2%,再之前的三年则均为10%左右的负增长。

    透过上述数据,工业在西安不受重视的程度可见一斑。

    究其原因,或与所有制结构有关。

    “西安的工业企业,国企比重大,中省企业多,改革难度高,见效慢,这是客观原因。”曾昭宁表示。

    好在,近两年陕西省、西安市的国企改革步伐皆有所加快,无论是省属国企积极拥抱资本市场,还是市属国企的统一监管,国资改革已向前迈进一大步。

    而主观原因,则暗含这样一条逻辑:

    固定资产投资中,基础设施建设见效快——更宽的路、更美的景,均看得见摸得着,也就更易出成绩;而另一个大头房地产,则是利润高。

    以2017年为例,当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中,房地产、基础设施投资占比,分别是工业的2.2和2.4倍。

    在曾昭宁看来,每年固投总量既定的前提下,如何在此消彼长的基础设施、房地产以及工业投资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需要城市管理者拿出更大的勇气与智慧……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