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网络教学:在摸索中前进 部分农村地区难建“空中课堂”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20 20:08

    线上交流,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但对于网课,“太难了”也是部分农村地区的学生家长、老师和记者聊天时经常提到的字眼。

    每经记者 宗旭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对于很多人而言,2020年的春节尤其不寻常。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打乱了既定的计划,工厂停工、学校停课、餐饮停业……为了能够尽快投入到生产、学习中去,在线办公、在线学习成为当前流行的一种选择。

    线上交流,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而且,对于教育来说,线上化更重要的意义是在某种程度弥补了出身、经济条件带来的差距,让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孩子也能接触到优秀的教育资源。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不过,由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正处于寒假期间,而且传染强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部分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学校还没来得及做好在线上课的准备。除了学校,也有很多家长和学生毫无准备,这导致全国多地在推行在线上课的时候,这些地区由于缺少相关配套,再加上部分学生、家长不会操作,学生在学习时遇到了一些困难。

    “农村的孩子太难了。”有学生家长和老师这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慨。

    学生在线上课参与率不理想

    疫情冲击之下,为了保障学生们停课不停学,各省教育厅相继下发相关指导意见和通知,自主选择教学开展方式,包括自学、网上教学、直播课等。

    有些学生家长认为网课方便:“老师录好网课发到QQ群里,也有直接用网上免费课件的,老师让学生看,看了之后再讲解、布置作业。可以回看,还挺方便。”

    对于网课,“太难了”也是部分农村地区的学生家长、老师和记者聊天时经常提到的字眼。

    难在哪里?一方面,受限于自身的认知范围,家长不知道怎么操作在线教育APP;另一方面,是缺少电脑、手机,平板、网络等硬件基础设施。

    江西的胡女士是一名特教教师。她告诉记者:“即使在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人也只是上完初中就直接外出打工了,比如我的一些同学,他们的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但由于之前没接触过,让他们帮孩子进行线上课堂的一些操作很费劲。”

    另外,疫情爆发后,不少村庄都实行了严格的“封村”制度。出不了村,买东西怎么办?集体采购。但是,对于被“封”在村里的学生来说,想要在线上课,父母也不知道怎么操作的话,老师也没办法实地指导。

    湖北作为本次疫情中最为严重的地区,相关政策更加严格。湖北荆门的江女士提到了邻居小朋友遇到的情况:隔壁家两个孩子上网课需要用到木木和阳光课堂两个APP,前期注册总是出问题,一直登录不了。但是由于父母文化水平不高,也不知道怎么解决。

    “作为村里唯一的返乡女大学生,承担了解答隔壁邻居家的各种疑问以及辅导小朋友作业的重任,还要帮助解决家长和老师沟通APP问题。”江女士自我调侃道。

    尽管疫情爆发时处于春节前夕,很多在外务工人员都已经返乡,但胡女士发现,有了父母在身边,农村孩子在线上课的参与率仍然不理想。

    重庆的万女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了她的妹妹所在班级的情况:班上共有65人,上网课的却只有40人左右。

    在她们看来,在线课堂APP操作层面的问题还比较容易解决,找邻居帮忙或者自己多花点时间,总能解决。但除此之外,对于一些农村学生,更大的问题是缺少电脑、平板、手机这些观看线上视频的工具,甚至是缺少最基础的网络。

    缺少网络的学生和手忙脚乱的老师

    不久前,一则短视频引发网友热议。视频中提到,陕西省镇安县青铜关镇老阳山村9组和10组,由于手机没信号,孩子们只能到5公里外的山顶帐篷上网络课,但当地气温为零下十度以下。

    相比于陕西冬日凛冽的寒风,江西的天气会好一点。但是在江西的一些农村,同样存在没有网络配套的情况。胡女士就提到了自己侄子遇到的问题:“在老家的嫂子因为家里没有无线网,也没有通4G,每天很焦虑,睡觉都睡不好。”而胡女士为了给学生们讲课,也不得不买了30G的手机流量备用。

    万女士则提到了另外一个例子:村里年轻人有的已经定居在城镇,过年期间回到老家,但是疫情突发,被“封”在村里出不去,而老家因为平时不常住就没有安装无线网络,为了孩子能上网络课,父母只好在村里开份证明回镇上。

    总之,由于部分农村和偏远地区存在各种各样条件的限制,网课虽然进行了有一段时间,但有些学生还是没能加入。

    对于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各地政府也在尝试解决。比如,上文提到的陕西学生遇到没有网络信号的问题,镇安县政府发布通告称,将摸排统计没有覆盖网络信号的村组。而且,为了解决农村和偏远地区孩子“没网上课”的问题,不久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对外表示,从2月17日开始,中国教育台4频道开设网课。长安大学则为学校中3055名特困生的银行卡里偷偷充值,每人100元,作为流量补助。

    图片来源:镇安县政府官网截图

    作为一位一线教师,在网课开展了一段时间以后,胡女士最大的感触是我国的线上教育还不成熟。疫情爆发得太突然,在线教育更像是被推着往前走,不仅仅是家长来不及反应,很多农村一线老师也是措手不及。

    首当其冲的是农村地区上了年纪的教师,他们对于在线教育APP和直播软件的使用并不熟悉,有的甚至不知道怎么用QQ进行直播。

    “我的弟弟现在高三,老师说这种情况下要靠自己,有些老师还是很负责,虽然不熟悉各种平台的应用,但是看得出来,尽力了。之前弟弟的历史老师原本定了上课的时间,结果过了好长时间都没动静,后来他们老师在QQ里说出故障了,自己弄不好,不过同学们也都理解,毕竟是老教师。”胡女士说道。

    其实,不少年轻教师也是手忙脚乱。聊到这里,胡女士有点忍俊不禁:“我那些当了老师的同学现在都是一片鸡飞狗跳。”

    如何消除“屏幕”的隔阂

    对于年轻教师来说这些是日常的插曲,有时分享到朋友圈自娱自乐,而真正让她们觉得忧愁的是,有些学生的父母并不配合。

    学生在学校有固定的时间表,规定好了起床、吃饭、上课、休息的具体时间,再加上学校也制定了相应的惩罚措施,学生按照课程表学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当学生一个人在家想要按着计划进行学习就太难了,如果父母不加以督促,学生学习的参与度和效率会更低。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为一名特教老师,胡女士更需要家长配合:“就我们班来说,会配合的家长每天都会配合,但是也有几个家长从线上教学开始后就没说过话。而且一到天冷的时候,打卡、交作业的同学数量就会急剧下降,收不到任何反馈。隔着一块屏幕,我们也无能为力。”

    这种现象不仅仅发生在小县城、农村地区,一线城市也有这样的情况。有深圳的老师在朋友圈发文调侃:“第一次当18线女主播。”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学生按时交作业的人多不多时,他无奈道:“不多,贼少。”

    虽然网络课堂在农村和偏远山区的普及存在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在“村村封闭”、“学校停课”的情况下,网络课堂似乎又是目前能获得的最优解。而且,不少学校也在尝试一些新的方法,比如一个年级选几个课讲得好的年轻教师进行直播,让各个班的学生一起听课。胡女士也打算开学之后再把在线上讲过的内容给学生再讲一遍。

    万女士在和记者聊天时也提到了自己妹妹所在村小学的计划:目前讲课相当于先给一部分同学进行预习,开学之后还需要再讲一遍,只是不会讲这么详细。

    为了保证教学效果,目前,四川、广东、山东、陕西等省份教育厅明确了延期开学耽误课程任务,可以通过压缩暑假,调减周末的方式弥补,保证总学时不变。这些措施的出台,也让不少家长放了心。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