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热评|叶檀:一个钟南山远远不够!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05 23:28

    突发的安全情况绝非无解,关键是,负责人有没有责任心,有没有能力,是不是尸位素餐。一省的竞争力,一城的竞争力,体现在这样的时刻。要相信,有千千万万的人愿意出一份力,尽一份心。

    每经特约评论员 叶檀

    (叶檀 知名财经评论家、华鑫股份首席经济学家)

    湖北省红十字会相关人员被问责,这是迟早会到来的,否则,将无以面对奋战在一线的英雄。

    2月4日,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通报湖北省红十字会有关领导和干部失职失责问题,3名领导被问责。

    与此同时,因为防疫应急物资储备仓库违规发放口罩问题,武汉市3名官员被问责,武汉市统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夏国华被免职。

    抗疫需更多专业人士

    武汉是一座光荣的城市,是中国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也是一座强二线经济城市,从光谷到樱花盛开的武大,这座城市给了我们很多惊喜。

    很遗憾,这次疫情,武汉这座城市给我们带来的是惊悚,这本身并不是武汉市的错,我们不应就此歧视武汉,不应该否定武汉这座城市的活力。

    疫情之后情况初定,相信会有一番调整,我们该到武汉投资还是要到武汉投资,给武汉的疫后重建添砖加瓦。

    我们希望上海、浙江、广东这些地方更好,更希望武汉能够后来居上。对武汉的案例有必要举一反三。

    建立应急体系致力于两点:一是提高效率,基础是建立公信力;二是由专业、有良知的人士做专业的判断,不出大的偏差。

    根据武汉官员公布的数据,从2019年12月开始有病例,一直到武汉“封城”,大约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从事后的传染链来看,这意味着抗疫不再是武汉当地的事,而是全国甚至全球的事,事态正是如此演变的。

    防控疫情,必须由专业、有良知的人作出判断。钟南山院士之所以受到社会各界极高的推崇,就是从SARS到这次新冠肺炎,所展示出的专业能力和公信能力。我们缺专业人士吗?不缺,我们缺的是钟南山这样的有公信力、有执行力的专业人士。

    希望有更多“钟南山”

    现在,武汉乃至湖北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要建多少应急医院,轻重疾患者如何区隔?只要有准确数据,得到相对精准的预测不是太难。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和梁建章的文章,感染人数预测是可以统计的。如果倍乘系数r小于1,那么累计感染人数将收敛于N/(1-r),这里N是初始感染人数。如果r=0.75,那么最终累计感染人数,就是初始感染人数的4倍。如果采取进一步措施,把r从0.75降到0.5,那么最终累计感染人数就会下降到2*N。

    问题在于,初始感染人数到底是多少,现在未隔离的“漂浮患者”有多少,数据不能确定。我们只能推测,恐怕还需要动用更多的资源以获得更准确的数据。

    2月4日,钟南山院士表示,“武汉是这个疫情的中心,对患者的早期发现、早期隔离最为关键,这比治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封城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快速隔离的最佳途径。否则,感染数量将呈指数级增长。

    武汉有三甲医院21家,治疗传染病医疗资源不足,外援医护人员还得不断增加。2月4日,李克强总理宣布再新增2000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此外,我们在捐助当地的过程中,发现求助者络绎不绝,也就说明医疗资源依然紧缺。

    武汉修建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医院,火神山医院已经开始接收患者,雷神山医院也即将投入使用,两家医院最多估计容纳患者在2600个左右。

    为了收治轻症患者,武汉市宣布建设11座方舱医院,专门收治轻症患者。其中,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可以安排1600张床位,每50张床为一个单元,2月5日开始收治病人。

    有的悲剧已经发生,对于发生悲剧的家庭来说,是百分百的不幸。因此,我们既要有总体统计思路,更不能让总体数据遮盖个体的不幸,失去基本的同理心。

    我们要最大可能地减少公共安全事件,在事件发生后,以最大的努力减少灾害的烈度,我们希望千千万万个钟南山站出来。

    物资承接应有系统安排

    自从疫情公开以来,各地资源不断汇集到武汉,而后集中到了红会等机构。然而,我们却看到,一边是一线的医护人员缺乏最基本的防护用品,一边是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打开汽车的后备箱领口罩;一边是最重要的医院领不到医疗物品,一边是资源在展厅堆满一地。因此人们对当地调配资源能力提出质疑。

    我们引用专业人士陶均在文章中的说法。此事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交给这些机构,按照《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武汉红会只有21个人,有些人还不能及时回到武汉,凭十几个人、几支2B铅笔和几张A4纸,不可能做好捐赠钱物的管理工作。

    湖北当地有国药、上药两支“国家队”,还有全国第一大民营医药物流机构:九州通医药物流。

    1月31日,九州通接替红会承担捐赠物资的供应链管理工作,两个小时就把后者半个月都没理清的物资库存整理得井井有条,因为他们有专业的“WMS”(仓储管理系统)、“TMS”(运输管理系统)系统。

    计算一下,(24小时/天×15天)÷ 2小时 = 180,这180倍的效率差异背后,是多少医护人员被感染?多少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在捐赠物资交给红会之前,有关部门对其承接能力做了哪怕最基本的调查吗?

    而将1.6万个N95口罩分派到不相关的医院,抗疫主力医院之一的协和医院仅收到3000个口罩。这不是某些人失职可以解释的,而是有渎职之嫌。

    可组建“联合调度中心”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各地如雪片一般送到湖北的资源如何运输?

    还是引用陶先生的说法,现在跟2003年“非典”时不一样,物流业态已经改变。简而言之,物流毛细血管发达、小包裹派送能力强、个人需求响应速度快,但无统一调度系统。

    不过,能派送快递不见得能支前打仗,一旦发生全国范围内的突发公共安全事件,不一定能实现物资干线运输的高效调度、快速响应。

    怎么办?有办法!

    首先,在紧急状况下,可将多头、分散的社会力量归口至单一指挥系统,组建“中央运输保障联合调度中心”,征召国家运输资源,让“中国邮政”的地面车队、航空机队和投递人员负责国内转运、地面派送;“国航、东航、南航”的远程机队负责跨洋运输;“国药、上药”等医药仓储资源负责仓储保障,各参与单位内部管理使用日常的调度软件系统,跨单位临时使用公共适用系统,各系统接口界面指定专人手工录入对接。

    “中央运输保障联合调度中心”依据需求发布运输指令,闭环运行。如有能力、资源缺口,再按专业分类有偿征用民间力量。

    无论央企、民企,市场的力量都已经动了起来,大家都有一颗爱国心,只要调度得当,一定能解决问题。

    利用德邦的公路运输能力,普洛斯、嘉民的仓储能力,九州通、怡亚通的供应链能力,按其三年财报的平均收益水平(如德邦的各车型吨/公里,嘉民的仓库平方米/天),由政府购买支付。

    除了物流之外,医疗资源(包括医护人员、检测试剂生产、治疗方法推广)统筹,临时隔离病房(政府购买合规合标的经济型酒店)开辟,防疫消毒力量(专业防虫、消毒公司公共或特定区域的防疫消毒)统合……在承担相应功能的各“联合调度中心”之上,均由“抗疫应对指挥中心”统一指挥、协调。

    突发的安全情况绝非无解,关键是,负责人有没有责任心,有没有能力,是不是尸位素餐。一省的竞争力,一城的竞争力,体现在这样的时刻。要相信,有千千万万的人愿意出一份力,尽一份心。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