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A股第一场股东大会:獐子岛董事长拒回应罢免倡议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04 13:56

    一位接近投资发展中心高层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獐子岛的控股股东,投资发展中心也对獐子岛的经营情况和治理水平颇有微词,但却不得不对吴厚刚掌权治理下的公司和相关议案予以“同意”。对于背后原因,这位采访对象则不愿多说。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陈俊杰    

    2月3日大年初十,延长休市时间的沪深两交易所终于开市。这一天,鼠年A股的第一场股东大会也拉开帷幕,会议的主角并不陌生,正是近年来屡屡遭遇扇贝死亡事件的獐子岛(002069,SZ)。

    今年1月初,獐子岛公告拟转让6宗海域承租权及对应的海底存货,本次股东会即是对这些议案做出最后的投票表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议案虽最终被表决通过,但这次剑拔弩张的电话会议似乎也引爆了獐子岛管理层和股东间的内部矛盾。

    作为獐子岛股东名册中的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融元通)-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和岛一号)的参会代表朱源健数次要求发言,都遭遇了公司董秘和董事长的阻拦。而对于其倡议獐子岛所有股东共同商议罢免吴厚刚的董事长身份,吴厚刚也拒绝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会议之前,獐子岛董秘还以“无明确议题”等原因驳回了和岛一号提出的多项议案。

    在和岛一号之外,眼下越来越多的獐子岛中小股东开始联络聚集,并对獐子岛目前的经营和治理水平提出质疑。一位獐子岛股东对记者直言, “我们真心希望獐子岛好,也希望獐子岛能去吴(厚刚)化,监管部门可以尽快对獐子岛进行处理决定。当下,公司屡屡变卖资产着实引发了我们的担心。”

    发言受阻,二股东质问董事长“居心何在”

    “我们有表达诉求,作为股东的权力。吴总您作为董事长,以这种不恰当的方式来阻碍股东发言,居心何在?”朱源健愤怒地说。电话那一边,则是正在主持獐子岛股东大会的吴厚刚。这是獐子岛当日股东会中的一幕。

    2月3日下午两点,獐子岛在大连召开了2020年度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但辽宁省内除特别行业外,各类企业在2月9日前并未被允许复工,其会议召开的地点——大连市万达中心写字楼亦未恢复开放。受疫情影响,此前报名参会的多位股东未能如约抵达大连,不得不通过电话进行连线。

    根据獐子岛1月初公告,公司计划转让广鹿岛累计1175公顷的4宗海域承租权,此外,其亦准备转让海域中数十万公斤的海参存货。按照獐子岛披露,这笔作价1.005亿元的交易将为公司增加约7100万元净利,也是公司瘦身和轻资产运作的重要动作。

    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以及其所属的吉融元通曾多次表达对以上资产转让计划和内部决策制度的不满。朱源健准备在股东会中将第二大股东的种种质疑直接抛向吴厚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通过电话连线见证了这场特别的股东大会。会议中,双方剑拔弩张,吴厚刚多次以“没有登记不能发言”、“要按‘规则’办事”等原因拒绝和岛一号方面的发言请求。僵持之下,股东大会不得不暂停,以让股东将其发言内容提交董秘确认。

    但在会议重新开始后,吴厚刚又以“发言与议题无关”为由,再次拒绝了和岛一号的发言请求。无奈之下,朱源健不顾阻拦开始向吴厚刚接连发问。一方面,其要求獐子岛回答上述资产转让履行了哪些合规合法的程序、獐子岛为何不处理低效及亏损资产,而是去转让核心的盈利业务资产;另一方面,其还代表和岛一号,要求獐子岛以公开招标的形式重新选定评估机构和购买方。

    对于和岛一号方面的质疑,吴厚刚并未作出回答。而和岛一号方面还称,忠告公司管理层和证券部门,要尊重相关法律和监管规则,不要运用不恰当的方式给股东设置屏障,及时悬崖勒马。

    獐子岛驳回和岛一号多项议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和獐子岛的结缘始于2016年。彼时,吉融元通作为和岛一号的管理人,和岛一号以现金方式受让了獐子岛8.32%的股份。

    但此后几年间,獐子岛业绩屡屡暴雷,公司亦遭遇了多次“扇贝死亡”的黑天鹅事件。2018年,獐子岛被证监会调查,后被初步认定为信披不实、财务造假。而对于和岛一号来说,其虽作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但在公司的发言权却十分有限。

    獐子岛的股东方面,截至2019年9月末,和岛一号共持有獐子岛8.04%股份。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投资发展中心)共持有獐子岛30.76%股份,其隶属于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为第一大股东;此外,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和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分别持有公司7.21%和6.85%股份;吴厚刚个人持有獐子岛4.12%股份。在獐子岛董事会当前的8个席位中,和岛一号仅占一席。

    一位接近投资发展中心高层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獐子岛的控股股东,投资发展中心也对獐子岛的经营情况和治理水平颇有微词,但却不得不对吴厚刚掌权治理下的公司和相关议案予以“同意”。对于背后原因,这位采访对象则不愿多说。

    实际上,早在这次股东大会之前,和岛一号与吴厚刚之间的裂痕便已出现。1月23日,和岛一号曾向獐子岛所有股东发表公开倡议,欲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共同商议罢免吴厚刚的董事长。此外,和岛一号还公开了“致獐子岛吴厚刚的一封信”,指责在过去三年里獐子岛经营结果惨不忍睹,让所有股东目瞪口呆。

    在倡议信之外,和岛一号亦在这次股东大会之前向董事会提出增加四项临时股东大会议案,其中包括《关于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转让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既海底存货的对外补充说明议案》、《关于针对上市公司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数据结果补充说明的议案》、《关于针对上市公司2017-2019年国外进口扇贝数据结果补充说明的议案》,还包括一份《关于为加强上市公司内部治理及风险控制拟罢免现任董事长吴厚刚先生的议案》。

    但对于上述议案,獐子岛董秘向和岛一号出具了一份盖有公司公章的回复函,其中以“无法发表明确表决意见”、“提案内容不属于股东大会职权范围”等原因予以驳回。

    大小股东被“套牢”

    记者梳理发现,根据《和岛一号证劵投资基金基金合同》,2018年7月30日,和岛一号基金的存续期便已经届满。在其存续期内,2017年9月起,和岛一号曾开启了一轮减持计划,此后却未能顺利完成清算。

    和岛一号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2018年2月,獐子岛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根据深交所在2017年5月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及董监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上市公司或者大股东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的,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由此,和岛一号在獐子岛的减持和对基金的清算计划便搁浅。

    记者梳理发现,在和岛一号入股獐子岛的2016年6月末,獐子岛股价一度在每股8.5元左右徘徊。但截至2020年2月3日收盘,獐子岛股价已低至每股2.3元。

    而除了和岛一号这类大股东,被獐子岛“套牢”的还有众多中小股民。

    一位股民表示,在獐子岛2014年的冷水团灾害之前,其便购入了一定数量的獐子岛股票,原因是看好公司独一无二的海产资源。但到了今天,獐子岛的扇贝绝收,海参存货被卖,自己亦承担了不少的经济损失。

    另一位股民则称,在证监会对獐子岛的初步处罚结果公布之后,公司便开始加大力度变卖资产,这不得不引起股民们的担心,“如果董事长的经营思路正确的话,就不会把獐子岛弄成今天局面。我坚决反对现在董事会成员的不作为,但我们小股东却也拿他们没办法。”

    在獐子岛的一个中小股东群内,大家不时对公司的经营情况展开讨论。“曾经的渔业龙头股,如今市值不足16亿。”一位股东这样说道。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