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专访|疫情下的华科校友:一支非职业的海外口罩采购大军正与时间赛跑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04 12:33

    华科校友这次驰援湖北的队伍,从最初的7个人逐渐扩大到了74个人,募捐金额从100万元扩大到526万元(截至2月3日),采购地区从德国扩大到了日本、英国、新加坡、法国、加拿大等国家。

    每经记者 王帆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这几天,跨越亚欧大陆7000公里,从德国发往中国的多批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医疗物资,陆续抵达湖北16个地市相关医院的117个科室,同时,来自日本、英国、新加坡、法国的物资也整装待发。

    这些物资来自一股民间力量——华中科技大学(以下简称华科)校友。看到华科的两所附属医院——武汉协和医院和同济医院承担了湖北地区大量的收治工作,而物资却十分紧缺,这群散布在全球各地、曾经在武汉求学的华科校友们,决定为驰援湖北疫区而奔走。国内校友放弃假期休息,积极筹资;国外校友则在繁忙的本职工作中抽出时间,一个个敲开各国口罩厂商的大门。

    供应商临时变卦、国内外医疗器械标准不一、货源和需求信息繁杂、国际运费飞涨……这十天来,华科校友们克服了重重阻力。而在为本次行动临时组建的微信群里,74个全球华科校友每天近乎不停歇地反馈货源和医院需求信息,协调着筹资和采购事项。

    校友志愿者帮忙搬运物资 图片来源:华科校友会

    海外采购——“武汉顶住,德国就能顶住!”

    1月24日早上,武汉“封城”的第二天,华科2014届本科毕业生、如今身在北京的在读博士刘稷轩接到一通电话,让他精神振奋。刘稷轩在电话中获悉,华科校友在德国已寻找到一批医疗物资,希望能够购买以支援湖北疫区,但急缺采购资金。

    二话不说,刘稷轩马上联系了其他校友,计划在北京校友会内发起筹款。1月24日下午一时,募捐文章开始撰写;傍晚六时,募捐文章发出;八个小时后的1月25日凌晨两点,募捐金额达到目标100万元。

    谈起如此快的募捐效率,刘稷轩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我们校友群体大部分人都有亲人和同学如今正奋斗在武汉的临床一线,包括我的父母。看着他们出现物资紧缺,我们非常着急。”

    在国内积极筹备资金的同时,德国的华科校友也加紧与德国供应商进行谈判。德国时间1月24日晚,德国华科校友提前垫付资金,并敲定了订单。但25日下午,情况突变,供应商通知要退回资金。

    “当时法国巴黎已经确诊了一例新冠肺炎,德国便开始收紧了,希望把物资留给德国防疫部门,就临时通知我们校友,表示要撤回这笔订单。”刘稷轩告诉记者。

    听到这一消息,华科德国校友、同时也是采购组组长的徐涛立即赶赴供应商工厂。据华科校友的描述,当天是周六,工厂大门紧闭,厂区空旷。停车场里只有一辆车,车里坐着供应商的一位部长,他表示公司CEO撤回订单的决定不可更改。

    徐涛与德方苦苦谈判一小时,仍未能扭转局面。尝尽一切办法后,徐涛打开手机,给其观看武汉医生众志成城救治病人的现场视频,并以一句“如果武汉顶住了,德国就能顶得住!”,最终打动了德方,守住了这笔订单。

    1月27日德国时间上午 11点,这批包含24万副口罩、2.5万套防护服和4000个护目镜的物资成功取货,并于19点左右送达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北京时间1月29日,物资达到北京。1月30日,物资从北京送达武汉临床一线,并陆续发放至湖北16个城市的64家医院 117个科室。

    快速运转——“一个环节卡住,我们就跑不赢时间”

    这次驰援湖北的队伍,从最初的7个人逐渐扩大到了74个人,募捐金额从100万元扩大到526万元(截至2月3日),采购地区从德国扩大到了日本、英国、新加坡、法国、加拿大等国家。

    刘稷轩说:“我们一开始是几个人的私下沟通,也没有确切的计划,只是单纯想募捐一笔钱,抓紧把德国的物资买下来给国内用。”但随着湖北多地医院对外求援,校友们采购和沟通工作量也随之增大,一个有序的运转体系正在形成。

    为更好地推进物资采购、运输等工作,刘稷轩招募了更多的校友志愿者。队伍分为多个职能小组,分别负责医院对接、货源信息确认、医疗物资采购、财务账目对接、物流运输等,并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工作流程。

    这份工作并非易事。医院需求信息如浪潮般涌来,核实信息需要时间。而不同医院有不同的接收医疗器械的标准,国外医疗产品采取的标准也不尽相同。这都给前方的采购工作带来了困难。

    负责信息沟通联系的华科校友亓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我们70多个志愿者中,有10左右是华科同济医学院的校友,他们有非常专业的医学知识,会帮助其他志愿者普及海外医疗器械标准与国内标准的匹配信息,以帮助国内需求与国外货源的对接。”

    亓飞补充道:“另外还有20个人左右是分布在国外的华科校友,他们负责对接厂家和采购。”

    以德国校友采购的物资为例,由德文专业医护知识的志愿者进行中德翻译、国标对照,再与湖北医院医生进行确认,确认满足他们的接收标准后,才进行采购。此外,在物资跨国运输过程中,还需要寻找具有进出口贸易资质的公司,物资出入境清关也有许多复杂的手续要办理。

    多次信息沟通的来回,耗费了华科校友们大量的精力。由于国内外时差原因,各地志愿者甚至要沟通事宜到凌晨二三点才入睡。

    尽管工作繁琐,但未了能为疫区争取到更多物资,华科校友们必须争分夺秒。自从为了征集物资采购渠道而在校友会文章中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后,刘稷轩称自己“电话被打爆了”。除夕夜,他开着电视,却以一个个电话和微信信息沟通的方式度过,节目都无暇瞥一眼。

    “我们要保证每一个环节都衔接流畅,如果一个环节卡住了,我们就跑不赢时间了。”刘稷轩说。

    湖北医疗一线接收到物资 图片来源:华科校友会

    多次碰壁——“海外采购的条件越来越困难”

    2月2日早上,接连两则消息在华科校友志愿者群掀起了波澜:华科校友在美国俄亥俄州购买的9000只医用外科口罩,美国快递公司开出了2万美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的高昂运费,而相同规格的物资以往大约是2000-3000元人民币的物流费用;此外,德国校友再次寻得了新一批医疗物资,但却要面对4倍的航班价格。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德国汉莎航空、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英国航空等多家国际航空公司宣布暂停往返中国的航班。

    亓飞向记者表示:“相比前期,如今海外采购的条件是越来越困难了,一方面是各国往返中国航班减少导致运输费用的高涨,另一方面是国外供应商希望留存给本国防疫需要,不愿意卖给中国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华科校友会获悉,有一批德国华人采购的口罩就曾在半路被供应商强制召回,采购失败。据亓飞透露,华科校友在日本、英国、阿联酋的采购行动,都曾碰过壁。

    面对着愈发增大的海外采购压力,志愿队伍里的华科校友们正积极寻求解决办法,已经有人提议用善款投资生产线,以生产代替购买。这个74人的队伍里,每个人都在为支援疫区不辞辛劳。

    “很多国外校友并没有春节假期,仍需要正常上班,都是在工作之余帮忙。而国内的校友也牺牲了春节假期。”刘稷轩说,“我们这次的行动,没有像工作一样的KPI考核,都是靠对母校、对家乡的关心支撑下去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