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湖北病死率 病毒传播新途径 李兰娟院士为你解读

    央视新闻 2020-02-04 06:02

    2月3日《新闻1+1》栏目重点是对一组刚分析的数据来发出很多的提问。

    全国数据可以看出,昨天到晚上24点新增的确诊病例一天是2829例。从1月27号开始,这七天占了整个全国确诊病例的很大比例。

    整理数据时发现,全国离开了湖北之外到昨天晚上24点确诊的病例是6028例,一共死亡了11人,病死率只有0.18%,比季节性的流感略高一点。但是湖北确诊病例一共11177例,死亡350人,病死率达到3.13%。这时候问号就出现了,为什么?是病毒在这个湖北境内杀伤力更强,病死率更高,离开了湖北之后它会衰减,还是由于在湖北的时候可能一个医生要面对很多患者,而到了离开湖北之后好多医生来共同面对一个患者。

    湖北省武汉市的确诊病例是5142例,但是死亡人数占绝对的大头是265人,病死率达到5.15%这么高。可是湖北的其它城市刨掉武汉,确诊的病例其实是高于武汉的,是6035例,而死亡加起来是85人,病死率是1.41%,远远低于武汉,这是湖北境内的情况,为什么是这样?一系列的问号其实都与这样的一个数据分析有关。

    白岩松:为什么离开湖北整个的确诊病人当中病死率只有0.18%,但是整个湖北却达到了3.13%,这么高的病死率,是什么因素?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在全国其他各地很多医生得服务几个病人,在湖北、在武汉,一个医生要照护好多病人,所以医务人员也确实非常辛苦,再加上这段时间正好是感染的人全部发病的高峰期,一下子病人增多,所以医疗资源短缺等等这些问题也显示出来。所以几方面的原因凑在一起就产生了这样的结果。我也是看到了这里在抢救救治病人这方面的力量比较薄弱,所以也带队把浙江的一些精兵强将带到这里来,希望把救治病人的这项工作做得更好一点。同时也把浙江救治病人的一些体会和经验带到这里,跟湖北的医务人员共同来抗击这场疫情,来救治特别是危重症的病人。

    白岩松:大家猜测是否这个病毒离开武汉,它的威胁就会衰减,这个疑问成立吗?您怎么看?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目前还没有看到病毒有特别的变异,关键还不是病毒的原因,他的发病情况临床的症状特征基本是相似的。

    白岩松:您看到的武汉重病病人的状况以及救治的情况是什么样?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目前武汉因为整体的病人数比较多,当然重病病人和危重症病人也比较多。所以武汉他们也采取了措施,几家大的医院来收治重症病人。我这次来到的是武汉市的人民医院,现在也作为重症收治的定点医院,他们把这个新的医院进行了初步的改造,集中力量收治重症和危重症的病人。

    白岩松:重症的病人有并发症的多吗?年龄是更偏大吗?您看到的情况是怎么样?如何去给他们更有效的治疗?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重症的病人各种年龄段的都有,危重症的往往是年龄偏大的,或者是有并发症的以及有其它慢性病的人,特别容易变危重症,2月3日我到医院看了以后,也发现好几个危重症的病人都是高龄的、存在其他慢性病的。

    白岩松:这次您到了武汉之后给当地的建议是什么?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我给他们提了一些建议,一个我们还是要继续发现传染源、控制传染源。所有的感染的人、与有感染的人密切接触的人,还得要继续的查找和严加隔离,让健康的人不要被感染,这个还是要从源头上来发现传染源、控制传染源,要做得更加严格、严厉一点,这样才能使病人增加的趋势得到改善,或者减少甚至控制。第二点在治疗病人当中,我们带来了一些浙江的经验,尤其对危重症的病人应用我们在H7N9救治有效的人工肝支持系统,以及微生态平衡等一些新的技术,我们希望跟武汉的医务工作者一起通过支持新技术来挽救更多病人的生命。

    白岩松:如果全国的病死率这么低,就相对来说,比较低是由于医疗足够的话,那是否意味着当我们全国支持武汉的力量更足了之后,病死率会大范围下降,尤其是这个疫情没有大家担心的那么可怕?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对。现在全国来了很多支援的医疗队,这个力量还是比较强的。我们浙江也来了330多名医务人员,通过全国的支持,让武汉自己的医务人员稍有修整和调整,加强医务力量,加大危重症的救治,疫情还是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也是能够降低病死率的。

    接下来连线的是总台央视记者苏周,了解关于2月3日晚上火神山医院开始接收第一批的病人的情况。

    白岩松:火神山医院,主要要接收的是什么程度的病人?如何转运?

    苏洲: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到的情况,在刚刚一段时间有10辆救护车从疾控中心出发,分别前往武汉市的几家地方医院进行患者的转运。那么这批患者大概有50人左右,基本上都是轻症的患者。那么在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来到火神山医院。火神山医院的感染七科二病区,这里也是首批能够确认具备接诊条件的病区之一。那么这个病区在2月2日晚上的11点和12点实现了通水、通电和污水系统的处理运行。在2月3日中午的1点完成了新风输送氧气供应和负压等设备的运行。在火神山医院的病房、药房以及检验科,我看到我们的物资包括药品都储备的非常非常充足,我们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专家和救援队告诉我,他们这次有信心也有能力打好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

    接下来继续连线李兰娟院士。

    白岩松:武汉市的26家的定点医院,它开放的床位是7000多,其实现在武汉确诊病例就已经超过5000例,火神山医院2月3日开始接病人,过两天雷神山也接,能多大程度缓解武汉的压力?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我觉得这两家医院开了以后,能够非常好的缓解武汉的压力,现在确实有少部分人需要好好的隔离治疗,这两家医院对于这个问题应该能够得到缓解。因为其他的各大医院的收治重症病人的力量也已经加强了,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同心协力能够让病人住院的问题得到更好的解决。

    白岩松:您觉得对疑似病例更早的进行隔离,是不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对。采取这样一个措施是非常重要的,疑似病例实际有些是可以检测出来,也可能有一些诊断试剂不一定呈阳性。病人呈现阳性是有个过程,所以说对疑似病例作为一个传染源隔离起来,它就不会再传播给其他人,这对控制疫情是十分重要的。

    白岩松:今天我们在新闻当中看到,说试剂盒已经在加速生产,武汉这个试剂盒是否充足,因为它决定着如何更快速地将疑似病人确诊究竟是还是不是,您看到情况是怎么样的?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诊断试剂是非常重要的,诊断的检测也非常重要。这对于发现确诊病人需要有这样一个病源的确定,所以试剂盒的问题我们国家应该说也是很快的(解决),这么短暂时间有那么多诊断试剂出来。对于武汉来讲,希望大家把诊断正确率很高的试剂多送一点来,让更多的人得到检测,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块。

    白岩松:距离上一次连线正好过去了一周的时间,这一周您对这个病毒是否又有了认识,它是不是更容易传染,传染的途径是不是更多?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对这个病毒确实在不断的认识,人传人已经得到了非常明确的证实,所以感染的人已经成为传染源,是呼吸道传染,这是非常明确的。这一周也有人检测到粪便当中的核酸阳性,所以我们在诊断的标准当中,又加了一个接触传播,就是说一些污染的物品也要进行消毒。可能除了呼吸道直接飞沫传播以外,还会有接触的传播,所以对控制传染源,对切断传播途径来讲,又增加了新的内容。那么当然下一步对于粪口传播还要在进行深入的研究。

    白岩松:因为2月3日局部的地区都开始上班了,交通工具上人流变得更大,大家就会去担心电梯安全吗?坐汽车、火车如何才能更安全?您的建议是什么?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现在我们整个国家和社会都加强了公共卫生的爱国卫生的行动,所以在火车、汽车上都有消毒的设施,甚至电梯好多单位也都进行了消毒,所以说应该总体上来说是安全的。当然因为人比较多,有一些感染的人在其中不知道,所以我们还得戴个口罩,防止距离接触的传播。我们国家这么重视爱国卫生运动,做得很好的话,还是能够预防的。

    白岩松:我们现在需要戴手套吗,在出行或坐电梯的时候?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我认为没有必要的,我是传染科的医生,我到病房里去见了很多有传染性的病人,无非也就是检查好以后洗个手,用流水冲洗就可以了。只有直接接触污染物的时候才需要戴手套,一般是不需要戴手套的,只要你勤洗手,回家率先洗个手就可以了。

    白岩松:在公共场所当中,人和人之间保持多大的距离会更合适一点呢?是2米,还是1米5,还是怎么样?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我们原来写的是1米5,对面人如果是健康的,应该也不存在这个问题。主要是担心不认识的人,要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有传播的可能。我希望各个地方对接触的人查得严一点,这样有可能面对面传播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在武汉市区我认为这个距离是非常必要的。

    白岩松:您怎么看待严厉的管控措施,它能够多大程度的帮黄冈、温州、等那些城市?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我觉得这个也是控制传染源的有效措施,因为有的家庭人员相对就固定了这几个人,他是健康的,大家在一起是没有关系的。在外面的人传染源还没有完全查清的情况下,少到外面去被感染,对控制疫情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把所有的接触的传染源,以及有可能感染的人找出来,然后让我们其他的健康人就不需要关在家里了,这是两个过程。一方面要通过大数据的手段,把接触过感染者的人找出来进行隔离,那么没有接触的人就可以自由行动。但是当你还没有查清楚的时候,健康的人先暂时不要到外面去,不要去感染,也是一种有效的手段。

    白岩松:从23日武汉开始封城算起,到2月3日已经11天过去了一点,那如果要从潜伏期14天来算,您是否觉得封城的效果快要显现出来了?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李兰娟:对。封城之后应该是阻止了大量的武汉被感染的人向全国外流,但也还是流出去了一部分。有的人要回家探亲,尤其在封城前有一部分人回家了,所以说出去的被感染者应该已经发病了。一般我们讲的14天是已经比较长了,安全期间一般在10天以内,一个礼拜左右,该发病的也已经发病了,所以发病有高峰期。第二个问题是这些出去的人他觉得自己可能发病以外,可能还会感染了其他的一些人,那么其他的这些人可能还有一个时间段,但总体来讲数量应该是有限的,通过这样几个情况,我相信全国也采取了严厉的措施,应该能够控制下来。关键还是是否真正把与感染者密切接触的人找出来了,这是最重要的。发现传染源、控制传染源就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控制疫情的手段,当然还有切断传播途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