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月近7000亿解禁洪峰!原始股东主导,创投机构或成解禁主角,次新股将迎市值考验?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30 20:08

    据Wind统计,2020年共有5次解禁高峰,分别将出现在1月、3月、7月、11月和12月。其中,1月份解禁股数最多,达到552.24亿股。值得关注的是,即将到来的解禁洪峰或将由原始股东主导,创投股东重仓登场。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继年中解禁高峰过后,新一轮解禁高峰将在2020年1月来临。

    Wind统计显示,限售股解禁规模高达6896.43亿元(12月30日收盘价计算,下同)。值得关注的是,与往期高比例解禁归属中首发、定增参半相比,本轮解禁股份大多来自首发原始股东,其中创投股东占据高位。

    对可能影响的次新股板块,投资界看法不一:谨慎一方表示,提前到来的春季行情或令重仓创投迎来退出良机,但浮盈较少的权益或在本轮减持中带来市值和投资收益的“双杀”;乐观派则认为,很多机构并不是主动退出,而是要给机构投资者交代,那么只要不是同时一致性退出,不会产生大幅波动。

    创投或成下一轮解禁主角

    临近年尾,A股市场提前迎来“春季躁动”,12月以来的上证指数已经从触底的2857点反弹至3040点(截至12月30日),成交量也明显放大。这其中既有北向资金对A股的轮番加持,也有像大基金减持的获利盘出清。但这并非结束,机构减持的号角或许才刚刚吹响,主角将是解禁大军。

    据Wind统计,2020年共有5次解禁高峰,分别将出现在1月、3月、7月、11月和12月。其中,1月份解禁股数最多,达到552.24亿股,折合市值6896.43亿元,当中主要包含了首发原始股东限售股份和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前者共计解禁208.88亿股,折合3283.52亿元;后者共计339.34亿股,折合3476.62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与往期头部高位减持类型在定增和原始股东两种参与平分秋色不同,即将到来的解禁洪峰或将由原始股东主导,创投股东重仓登场。

    根据招商证券统计的解禁股份占总股本比例前24家排名来看,仅有6家公司股东的解禁股份类型来自定向增发机构配售,其余均为首发原始股东限售股份。记者注意到,在相关待解禁个股中,次新股比例居高,亦成为创投股东扎堆的原因之一。

    比如,景旺电子1月将解禁4.58亿股,占总股本75.98%。该公司IPO前,深圳市景鸿永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智创投资有限公司和东莞市恒鑫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其战略投资单位,本次减持全部来自于这三家投资机构,减持股份市值可达到203.25亿元。

    无独有偶,杰克股份解禁限售股份也位居前列。Wind统计显示,该公司1月份将解禁3.26亿股,本次解禁股份占到总股本的73.10%。其中,台州市杰克投资有限公司、LAKE VILLAGE LIMITED、台州市椒江迅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三家机构解禁市值超过67亿元。同样,这三家机构均是公司上市前进入公司机构股东序列的。

    关于解禁,机构人士表示对市场影响有限,认为负面影响在所难免,但不是影响市场运行的唯一因素。博晟投资投资总监李志中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行情来看,权重搭台、成长唱戏趋势比较明显,整个市场风险偏好还在上升。

    “而且很多解禁也是小非解禁。小非最终的目的就是要退出,相信市场也会有一定的预期。单个解禁减持只会对相应的个股股价形成压制,不会对整个市场造成影响。”李志中说道。

    次新股迎来市值考验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解禁数额较高的公司多为次新股。而不同于一些产业资本的控股投资逻辑,原始创投资金往往不会在投资标的过多停留,时机成熟便清仓出货。

    比如上述的杰克股份和景旺电子,公司创投股东限售股解禁后都在后期清仓处理。前者创投机构之一的宁波北远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就在2018年1月19日解禁310万股后全部变现;后者创投机构深圳景俊同鑫投资合伙企业、嘉善信投资合伙企业也在限售股解禁后全部出清。

    对此,市场人士认为,这正是原始创投资金和产业资本不一样的地方,前者的资金性质决定了其持有周期。私募排排网基金经理夏风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很多情况下,解禁后的原始创投资金会在规则和市场环境允许下尽快安排退出或分批退出,这是创投机构的一个优先选项。

    不过,这也给部分公司的市值管理带来一定影响。有观点认为,提前到来的春季行情或令重仓创投迎来退出良机,但获利空间有限。“浮盈较少的权益或在本轮减持中带来市值和投资收益的‘双杀’。”上海某私募人士告诉记者。

    Wind统计显示,去年以来共有307只新股发行,其中26只现已破发。而伴随着创投股东的减持,个股及次新股指数也双双遭遇跌势。去年9月,江山欧派、金能科技两家公司公布股东减持计划,减持方同为“九鼎系”旗下的投资机构,且均为“清仓式”减持。在此之后,包括畅联股份、金石资源、五洲新春等多家上市不满两年的次新股,发布创投股东的减持计划。市场似乎也对这一动向颇为敏感,次新股指数也一度跌至674.30点低位。

    可见,次新股创投股东的减持,对市场人气的影响还是很明显的。其次,原始创投机构的资金在募集时会与LP有退出时间的约定,加之创投机构有资金周转需求,夏风光表示,即使浮盈较少甚至亏损,都可能不会影响原始创投机构的退出。

    事实上,次新股之所以被一二级市场关注,前者赌的是上市预期,后者要的是财务业绩提升。如果股票的基本面状况良好,当创投资金退出的时候,会有其他性质资金来介入,对股票的价格冲击会比较有限;否则,股价受到影响恐怕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轩铎资管总经理肖默告诉记者,市场人气总会回升,即使有大幅减持影响也是有限。“而且就机构退出意愿而言,很多机构并不是主动退出,而是要给机构投资者交代。那么只要不是同时一致性退出,不会产生大幅波动。”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