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市场已不能填满大基金胃口?产业资本高价追投赌上市策略或生变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23 19:14

    对于规模体量巨大的产业投资基金而言,一级市场早已不再是其唯一的战场,部分国资系管理机构重仓进入直投基金瞄准了二级市场。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称大基金)上周五公布对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国科微实施减持的公告之后,今日(12月23日)众多电子、科技股遭受市场抛压,国科微更是尾盘跌停。

    除了对大基金减持利空的关注以外,市场对相关产业投资基金在二级市场的投资、举牌甚至控股行为更加谨慎。

    有分析指出,产业投资基金参与二级市场交易有其合理性,众多国字号机构重仓直投基金参与二级市场交易也反映出资本在一级市场高价追投赌上市策略正在发生变化。

    国资管理机构重仓直投基金,5G、医疗健康、科研服务等受关注

    作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压舱石”,国家级产业投资基金本身具有立足产业孵化和创新动能培育的投资属性,常被外界视为稳定长线资金发力于一级市场。不过记者发现,对于规模体量巨大的产业投资基金而言,一级市场早已不再是其唯一的战场,部分国资系管理机构重仓进入直投基金瞄准二级市场。

    比如国科微在去年三季报时引入产业资本股东,彼时持股比达7.89%的大基金位列第二大流通股东,去年年报至今位列公司第一大流通股东。除了国科微,兆易创新、汇顶科技以及未在此次减持计划中的其他被投公司,都有大基金的身影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前列,如通富微电和长电科技。

    此外,亦有大型国资产业投资基金参与二级市场投资,包括中央企业国创投资引导基金(1500亿元)、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1000亿元,以下简称国风投)等大型国资系投资机构在内。热门投资行业中,5G、医疗健康、科研及技术服务等领域最受资本关注。天眼查统计显示,二者在医疗健康赛道的投资比重均属前列,国风投有超过一半以上的投资涉及医疗健康。很多A股上市公司都是相关产业投资基金的重点投资对象,如国新健康、益生环保及中鼎联合等。

    据悉,大基金二期也已经完成募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基金二期)已于2019年10月22日正式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重点投资人工智能、5G、物联网等终端应用产业。

    据Wind统计,目前大基金一期已投资12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多以直投的形式发起,而有类似操作的国家级产业基金却并非大基金一家。如中航重机在今日的公告中指出,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上市公司定增计划认购0.47亿股,占上市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5.02%。

    通过直投的形式,资金可以对非公开发行公司的股权进行投资,以定增或其他间接方式切入,类似的操作LP在收回其全部的投资成本后,GP再从中提取利润。因此对于基金做直投,项目资源是关键。有产业资本管理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接母基金已不是重点,直投有目的性的扶持企业更多。”

    高价追投赌上市风险高,产业资本投资不止于一级市场

    在前述产业投资管理人看来,大型产业资本的资金来源决定了其在项目招徕方面独具优势。记者发现,类似于大基金的国资系产业投资机构在管基金规模巨大,普遍在千亿人民币规模以上。从股权穿透来看,均有来自国资委、国有大型银行资管等系统。

    然而术业有专攻,对于产业投资基金该不该直投上市公司股权备受外界质疑,特别是赶上部分投资公司高位套现,持股比例高的“大金主”似乎是引发市场震荡的不稳定因素。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投资合理性看是毋庸置疑的,但一二级市场的投资价值已出现分化。

    科技部中国风投委常务副会长、水木资本创始合伙人唐劲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PIPE投资策略(通常为基金规模的10%)作为折价购买上市公司股份以扩大公司资本的一种方式,为产业端和资本端提供了双向选择的可能。

    前述产业资本管理人坦言,“以大基金的体量,单靠一级市场是投不过来的。”他指出,多数产业资本是针对某一个行业进行产业引导,之后和一线专业型GP做垂直的产业基金。“很多早期基金投资的项目其实撑不过5~7年,资本无法承受5年以上忍受期的时候,会通过产业和政策来进行调整,通过产业基金接盘,对股权流动所起的作用很大。”

    但他表示,类似的项目也要看到5年之后是否还有足够的成长性。“比如在买之前有5倍空间,产业基金追投的溢价空间还有多少存在不确定性。很多项目的投资价值已经提前兑付了,并不能想着所有的后期项目都上市。”

    可见,千亿规模的基金如果在一级市场寻觅,仅一个亿的融资就要调研上千家标的公司。因此,在该产业资本管理人看来,“与其在一级市场上做低效率的投资,不如参与二级市场的高效率直投,让国内优秀的企业变成国际知名企业,因此会聚焦已上市的大公司。”

    2015年,长电科技联合大基金、芯电半导体斥资47.8亿元,收购了规模是其两倍的新加坡上市公司星科金朋全部股份;2016年,通富微电向大基金发行股份购买持有ADM持股平台,从而将海外资产置入上市公司,而大基金通过后续股份受让也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前述产业资本管理人表示,此类案例都是大型国有产业投资基金同上市公司“合资+合作”关系的代表,虽然有几分“蛇吞象”的意味,但从发挥产业配套优势和吸引国际优质项目的角度出发,产业投资基金扮演的角色不止于价值研判,还在经营纾困。

    当然,产业基金是一个半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因此在退出环节,尽管多数大型产业投资基金的LP都有国资背景,但退出还是刚需。前述管理人表示,不会很快换手,更多是帮助投资企业成长,“因为看重早期市场资金在这里做了大量的试错,可以从试错池子里再去进行投资,本身对于政府的工作也是一个比较好的筛选过程。”

    海河产业基金法务总经理王子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产业基金也要讲投资收益的,因为除了扶植和支持产业、企业发展,也有保值增值和给投资人带来合理回报的要求。同时,变现后的资金也可能会用于滚动发展循环投资、继续支持产业发展。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