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缙云山保护区实地调查:曾被生态环境部约谈 如今拆除违建8万平方米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10 22:43

    每经记者 李 彪    每经编辑 陈 旭    

    郁郁葱葱的缙云山,年均气温13.6摄氏度,它也因此成为“火炉城市”重庆夏天最好的避暑地之一。然而,近年来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缙云山保护区)的生态环境问题持续引发社会关注:比如曾因生态环境问题被中央领导批示,多项环境违规问题被中央环保督察交办,因问题突出而被生态环境部约谈。

    已经“挂上号”的缙云山保护区,目前的整改情况如何?保护区核心区房屋扩建、实验区大量农家乐经营、马术俱乐部违建接待房等违规行为是否整改到位?

    12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缙云山保护区,针对此前被点名的生态环境问题整改情况进行现场采访。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此地多处违规建筑已被拆除,并对拆除完成的土地进行复绿,很难再找到任何建筑的痕迹……

    “四个交办”问题整改近97%

    云雾缭绕的缙云山,可能很多人并不熟知。但一提到唐代大诗人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很多人就会想到那句让巴山夜雨闻名遐迩的“巴山夜雨涨秋池”。李商隐创作该诗时所处的巴山,正是重庆缙云山。

    1979年,缙云山自然保护区正式成立,2001年国务院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地处重庆主城区,跨北碚、沙坪坝、璧山三个行政区,主要保护亚热带常绿阔叶林森林生态系统及生态环境。此地被誉为重庆主城区的重要“肺叶”,也是长江中上游地区宝贵的植物种基因库。

    近年来,缙云山优美的生态环境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原本靠山吃山的居民开始向旅游行业发展,违规建设的农家乐、开宾馆等问题日益突出。

    2016年,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重庆,此后2017年和2018年的“绿盾行动”专项监督检查,都曾先后指出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存在违规建设、蚕食林地等突出问题。

    生态环境部还透露,2018年6月,中央领导曾就重庆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作出重要批示。

    在采访中,重庆市政府相关部门多位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缙云山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最大的难点是对原住居民的搬迁、安置。既要让老百姓搬离核心区、缓冲区,又要保障老百姓搬离后的生计,只能比以前好,不能变差。

    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介绍,目前,缙云山保护区内190宗中央环保督察指出、新华社内参反映、自然资源部交办、绿盾行动查出的“四个交办”问题,已完成整改184宗,整改完成率96.8%,综合整治取得明显成效。

    “四个交办”中指出的问题可能并非缙云山保护区生态问题的全部。为弄清底数,重庆市通过全覆盖调查、“回头看”核查、再排查再清理,全面排查缙云山保护区内3085宗建筑物。

    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介绍,各级各方面认定的340宗违法违规建筑已全部启动整改,累计完成整改319宗,正在推进整改21宗,累计拆违8万多平方米。

    据了解,下一步,重庆市将在缙云山生态屏障区开展林长制试点,由市政府副市长任缙云山林长,同时将建立林长制考核办法、林长制责任追究办法等制度。

    “下一步还是长期的课题,后半篇的文章还在加紧做。”重庆市林业局林业局负责人说。

    原住居民搬迁成难啃“硬骨头”

    “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以来,缙云山没有一处大规模房地产开发,也没有矿山开发,主体的矛盾是原住居民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说。

    据了解,缙云山保护区内户籍人口近9000人,其中核心区和缓冲区内有1100多位村民。根据国家对自然保护区的管理规定,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缓冲区只准进入从事科学研究观测活动。

    同时,当地对核心区和缓冲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非常严格的限制,不过这也在客观上让原住居民的发展受到一定限制,而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也给保护区的管理和保护带来了困扰。

    实际上,缙云山保护区遇到的问题也是很多自然保护区管理中遇到的共性问题。因为一般都是先有原住居民,后划定保护区,如何解决好二者之间的关系,就显得尤为关键。

    上述林业局负责人说:“我们在核心区、缓冲区要限制人类活动,而原住居民在里面有房屋、耕地、林地,如果在里面从事生产就会有冲突。”据介绍,由于居民居住分散,有的地方不通道路,用水用电也不方便,很多居民就出来到城里或农家乐打工。“我们制定生态移民搬迁试点,在依法自愿的情况下,把他们引导到保护区以外。”

    记者在现场采访了解到,由于发展水平、基础设施条件等相对落后,留在核心区、缓冲区的原住居民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年龄较大的老年人,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都搬离了当地,要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确实不易。

    2019年2月,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在缙云山保护区实施生态搬迁试点的指导意见》,先行启动对缙云山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的原住居民实施生态搬迁试点。

    据悉,北碚区已签订协议203户、520人,分别占总户数的97.6%、总人数的98%。沙坪坝区已签订协议143户、380人,分别占总户数的100%、总人数的100%。

    刘老汉是青木关镇四楞碑村村民,其房屋位于保护区内,已完成了拆除工作。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家里就剩自己和老伴儿,今年都已经73岁,不愿意出去了。虽然自己的房屋已经拆除,但政府一共补偿了40多万元,现在老两口在村里其他村民家里租房子住,一年的租金只需要1500元。

    刘老汉称,自己的女儿在镇上上班,让他们不必再买房了,到时候搬过去和女儿一块住。自己一开始对拆迁有顾虑,后来就认可了。毕竟现在与以前相比生活是更好了。

    月入3000元 农民变上班族

    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告诉记者,缙云山保护区整治要寻求最大公约数,既要拆除,更要考虑老百姓的未来生计。

    正因为如此,要让原住居民比以前过得更好,甚至是富起来,成为保护区整治过程中政府相关部门思考得最多的问题。

    在众多搬迁的原住居民中,李星华就是一个典型代表。李星华的房屋位于北碚区澄江镇缙云村大屋基社,属于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范围,占地面积293.9平方米,建筑面积972.8平方米,按照依法享有的宅基地、房屋修建权利,超土地面积218.9平方米、建筑面积747.8平方米,成为山上最大的违法建筑。

    “对政策搞不太懂,开始不愿意房子被拆。”李星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房子建好本来是想做农家乐的,当时还在装修,还没有来得及做生意就要拆,自己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想不通。

    李星华介绍说,家里一共有6口人,儿女们都出去打工了,只有自己和老伴在家,收入主要来自种田地和吃低保,两个人一年的收入在1万元左右。

    “现在自己在保护区做护林员,一个月的工资3000元左右。”李星华说,老两口现在住在山下的女儿家里,老伴在家帮忙带外孙儿,自己一个人上班。

    李星华称,现在自己每天都开小轿车来上班,回头来看,还是住在城镇里面更舒服。除了每个月有工资外,当时搬迁时还给家里6个人每人补偿了20万元左右。

    为解决群众的后顾之忧,当地政府除发放生态扶持和生产发展补助金、救助金外,还开发保护区巡山守卡护林员、保洁员等公益岗位,原则上每户提供一个公益岗位。

    重庆市政府有关负责人介绍,对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老百姓的生产、生活资料进行赎买,还帮他们解决社保、医保等问题,实现保护区减量减人,也体现了对老百姓生计更长远的保障。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