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赵锐勇的资本游戏:“剧本”虽美却少了好导演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03 18:22

    有些突然,记者在找寻长城影视相关部门时与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偶遇。一身黑色的棉服,脚下是一双运动鞋,相比三家上市公司实控人,长城集团董事长的头衔,眼前的赵锐勇中等身高偏瘦的身材有些不起眼。听明记者来意后,赵锐勇有些警惕,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行走的脚步,口中说着,“我已经不管事了,公司的事情不要问我,我也不清楚”。

    每经记者 沈溦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刚入12月,杭州极速降温,走在西溪创意产业园内,许多树木已泛黄落叶,寒风中这个以影视文化为特色的产业园显得有些萧瑟,几乎看不到人。

    和这寒冬天气对应的是入驻在园区内的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由于资金问题,公司持有的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权遭到多轮轮候冻结,实控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三家上市公司也全体出现亏损,还涉及被大股东违规担保、违规占用等风险。

    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门口 每经记者 沈溦 摄

    赵锐勇:我已经不管事了

    西溪创意产业园1号,就是长城集团的所在地,门外依然停放着不少的车辆,大门的左右两侧则挂有长城集团、长城影视以及另一家浙江新长城文旅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此前曾有传闻,在连续拿下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及天目药业的控制权后,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家族仍有设想将旅游板块进一步运作上市。

    不过,在如今的现状下,长城系是否能继续保有上市公司仍是未知数。走进公司内部,走廊上人员走动较少,记者询问了多名办公室人员提出采访要求,均被以需要提前预约采访人为由拒绝。

    在进门左手的一处大厅内,几名工作人员正在铺设陈列架,这里将作为集团新的陈列馆,安放长城集团及下属公司出品的影视剧和纪录片作品。记者还在走廊边一处临时陈列架上看到不少奖杯。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原有部分办公区域要退租,陈列的物品暂时先要放置在这里。

    这情形似乎与长城集团严重的资金危机相契合。

    有些突然,记者在找寻长城影视相关部门时与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偶遇。一身黑色的棉服,脚下是一双运动鞋,相比三家上市公司实控人,长城集团董事长的头衔,眼前的赵锐勇中等身高偏瘦的身材有些不起眼,面色也显得有些凝重。

    听明记者来意后,赵锐勇有些警惕,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行走的脚步,口中说着,“我已经不管事了,公司的事情不要问我,我也不清楚”。伴随着记者的追问,赵锐勇在自己河岸边的办公室外绕了一个圈,又请了一名工作人员进行协调,再次表示公司现在遇到一些困难,希望媒体朋友“手下留情”,随后便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在临走时,赵锐勇突然停顿了一下,说了一句,“我自己就是媒体出身,知道现在媒体来找我是怎么回事”。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对记者说话。

    事实上,在旗下公司相继爆雷前,现年65岁的赵锐勇经历可谓励志。1954年赵锐勇出生在浙江诸暨的一个小乡村,小学四年级辍学,又凭着自学成才写过小说,当做广播站记者,主持过诸暨电视台工作。主编了浙江省文联主办的《东海》杂志。36岁那年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

    1997年,浙江省文联创办浙江影视创作所。为适应市场经济发展和公司转型战略,三年后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并组建长城影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有限),赵锐勇担任长城有限董事长并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07年,长城有限改制成一家民营企业,其后在赵锐勇的操盘下,设立长城集团控股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当时或许谁也没想到,就在短短5年后,凭借一波电视剧热潮的红利,赵锐勇和他的长城系开启登陆资本市场的征途。

    有一个故事在诸多报道中流传,2008年,赵锐勇押上全部身家投拍了第一部电视剧《红日》,然而电视剧没拍摄完,剧组经费就花完了,公司正改制,账户上也没有钱,一些演员害怕拿不到薪酬,以停拍相要挟,催着赵锐勇给钱。赵锐勇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去借钱,最后连父亲20万积蓄也拿来了,又争取电视台预付了部分购买播放权的款项,才勉强拍下去。

    一名深耕浙江资本圈的人士对记者表示,诸暨是浙江民营资本相当活跃的地区,这里人做事“执拗”,同乡之间乐于抱团往往容易成功,但也容易一条路走到底。而出身诸暨的赵锐勇便是这种很典型的性格。

    “老板(赵锐勇)其实一直都有影视剧的情怀,这几年上市公司尽管添加了许多其他的业务,但拍好电视剧是他一贯的坚持,即使现在遇到一定的困难,老板一直都在努力协调,说到底还是在干实事,这是我们佩服他的一点。”不久之前,长城集团相关人士对记者如是说。

    由于电视剧《红日》的成功,赵锐勇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利润达2000万元,并凭借此片收获两亿元的创投,2009年之后,长城影视发展进入高潮期,2009年仅拍摄电视剧40集,到2014年,这一数据翻了17倍达700集。

    鲸吞式并购留后患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制图:刘国梅

    这次成功让赵老板有了更大的蓝图,在2012年申请IPO未果后,2013年8月赵锐勇和他的长城影视火速转向,欲通过资产置换借壳江苏宏宝。

    2014年,并购重组终获证监会批准同意,长城影视成为影视行业借壳登陆主板的第一股。也是继华策影视、华录百纳、新文化之后,又一家以电视剧制作为核心的A股上市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受益于当时影视资产受热捧,江苏宏宝股票在复牌后连续走出12个涨停,暴涨215.59%。重组之后成为实控人的赵锐勇及儿子赵非凡通过长城集团间接持有公司34.4%的股权,身家一度飙升。不过上述股权尚未捂热乎,就被质押换取现金,当年底,长城集团共进行了4次合计9930万股的股权质押,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8.90%。

    随之赵锐勇也提出了自己更大的愿景,希望将长城影视打造成一个“全内容,全产业链”综合性影视传媒集团。在一则杭州日报的报道中,赵锐勇彼时曾表示,旗下企业未来要打造“邵氏电影”这样的集团。

    带着这个梦想,在长城影视借壳完成后的短短两个月,2014年7月,四川圣达宣布原第一大股东圣达集团将其持有的公司11.81%股权中8.54%的股份作价3亿元转让给长城集团,股权转让完成后,长城集团将持有上市公司8.54%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锐勇。

    赵老板拿下四川圣达控股权后,一方面火速改组董事会和管理层。

    新任董事会成员中,包括浙江富润(600070,SH)董事长赵林中,祥生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陈国祥,上峰水泥(600070.SH)董事长俞锋,太子龙控股董事长王培火等。上述人员及其旗下企业均出自浙江诸暨,和赵锐勇是老乡,不少人同样出现在长城影视早期的股东名单中。

    “诸暨企业家愿意抱团,从长城系企业的合作伙伴中明显能够看到赵锐勇的‘朋友圈’。”上述浙江资本圈人士表示,诸暨企业家擅长资本运作,对于早期的长城系和赵锐勇来说,朋友圈“运筹帷幄”应该帮了不少忙。

    另一方面,公司立即开启筹划重大重组事项,出台10.16亿元收购七家公司的全现金收购方案和21.34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后缩水为1.2亿元),远超当时公司资产规模(仅4.75亿元)及停牌时市值(19.27亿元)的体量。

    有意思的是,这次收购中7家标的有5家是关联方,其中长城集团全资持有的杭州长城就作价1.4亿元,另外通过子公司持有的滁州创意园4.48%股权和宣诚科技30%股权作价0.3亿元。也就是说赵锐勇父子花3亿元买下公司实控权,又将旗下资产以超1.7亿元的价格卖给了上市公司,左手倒右手的方式相当顺手。

    两家上市公司在手,影视和动漫布局完成,但赵锐勇的资本版图还在扩张,2015年10月到2016年1月,赵锐勇又通过股权转让、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持有天目药业30%股份,成为天目药业实控人。

    相关资本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跨界收购和外延并购都需要一定的整合能力,“长城系”的快速成型说明了赵锐勇在资本运作方面足够出色,但过快的收购步伐显然已对后续的资产运营消化能力埋下隐患。

    记者注意到,2014年以后,长城影视开始不断收购广告行业及文旅行业资产,包括以1.4亿、1.8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2015年,长城影视通过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了广告公司东方龙辉60%股权、上海微距60%股权、上海玖明51%股权、浙江中影51%股权,以及影视旅游文化创意园运营公司诸暨创意园100%股权。五笔股权收购耗资共计12.21亿元,均为公司自筹资金。

    2016年,长城影视再次拿出4.51亿元资金收购收购东方龙辉30%股权、上海微距30%股权、上海玖明25%股权。

    2017年年5月公司收购南京凤凰假期旅游等9家旅行社51%股权,9月收购4A级景区安徽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4.5%股权,12月收购了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83.34%股权,耗资共计9.2亿。

    2018年上半年,又拿出1880万收购浙江光线剩余20%股权,以现金方式出资5100万元,与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旗下长城御田投资共同出资设立金寨长城红色教育基地有限公司。

    然而伴随着大手笔收购不断加码,长城影视业绩却越来越陷入滞涨的泥潭,股价一步步下跌,高比例质押的风险加大。2018年,长城系旗下三家公司全面陷入亏损,合计亏损8.7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亏损扩大至9.15亿元。

    末路?长城系身陷困境

    数据来源:Wind,公司财报 制图:刘国梅

    “在资本市场,很多时候性格决定了成败,说白了赵锐勇在连拿三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后有些‘飘’,其后的实际运作能力也体现了长城集团并没有一手操盘三家上市公司的实力和能力。”上述资本圈人士说。

    11月9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等连续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先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事实上,近一年以来,曾经风光无限的赵锐勇和他的“长城系”似乎已难挽败局。同花顺数据显示,长城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被大比例质押,截至三季度末,长城影视的质押比例为89.93%;长城动漫的质押比例为99.33%。因股权质押、借款、担保等,长城集团及其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所持有的天目药业、长城影视、长城动漫股权已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数据来源:Wind,公司财报 制图:刘国梅

    在严重的资金问题下,长城集团甚至一度以上市公司名义违规借款和担保,而倒霉的则是一直没人疼爱的天目药业。浙江证监局对天目药业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此前长城集团通过天目药业子公司和孙公司账户借款,合计2000万元通过委托付款方式,转入了长城集团实际控制的长城西双版纳长城大健康产业园有限公司账户。

    上述2000万元借款均未经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且未在黄山天目、黄山薄荷(天目药业子公司和孙公司)及公司财务账目体现,长城集团占用上述款项至今未归还且公司未披露。

    今年3月15日,4月17日,6月19日,永新华、科诺森、桓萍医科等多家企业一度与长城集团签署《合作协议》,欲以增资扩股方式进入长城集团,不过时至今日,上述协议未见下文。

    “以长城集团的资金问题来看,一起脱手三家上市公司才有希望真正‘上岸’,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各家投资者显然对标的的价格和资质未能达成一致。”相关知情人士表示。

    数据来源:Wind,公司财报 制图:刘国梅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