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之都“攻城略地”,电竞小镇却在洗牌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7 20:45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广州、杭州、成都、重庆、西安等一线、新一线城市都在发力电竞;一些中小城市也纷纷加入“赛道”,它们多以“电竞小镇”为载体,如重庆忠县、江苏太仓、安徽芜湖、湖南宁乡等,其中不少都曾提出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级的投资计划。当大城市“攻城略地”时,中小城市能否在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

    每经记者 朱玫洁    每经编辑 刘艳美    

    11月10日晚23时20分许,当双11女孩们正在为零点开启的“购物大战”摩拳擦掌时,电竞男孩们刚刚享受完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当天,来自中国的FPX战队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夺冠,其热度差点抢了“剁手节”的风头。电竞如今到底有多热,可见一斑。

    在比赛现场播放的宣传片中,上海市副市长宗明特别“出镜”,向“全球英雄联盟的选手和召唤师们”发出邀请,相约即将落户上海的英雄联盟2020全球总决赛。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如此“高规格”的姿态充分说明,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上海是认真的。

    上周末刚刚在上海落幕的第二届长三角文博会,电竞元素同样随处可见。期间,不仅举行“NEC全国电竞精英挑战赛2019年度总决赛”和“2019年中国联通小沃电竞联盟WGA年度总决赛”,还举办“电竞教育与产业发展论坛”,并发布《中国电竞产业分析报告》。

    早在2017年底,上海就提出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不久前,上海还出台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20条意见,提出力争3至5年内,实现这一目标。

    面对越来越庞大的电竞市场,想吃这块“蛋糕”的显然不止上海。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广州、杭州、成都、重庆、西安等一线、新一线城市都在发力电竞;一些中小城市也纷纷加入“赛道”,它们多以“电竞小镇”为载体,如重庆忠县、江苏太仓、安徽芜湖、湖南宁乡等,其中不少都曾提出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级的投资计划。

    当大城市“攻城略地”时,这些中小城市,能否在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

    失声

    2017年前后,长沙宁乡市、安徽芜湖市、河南孟州市、杭州下城区、苏州太仓市、济南章丘区、重庆忠县等地,相继提出发展“电竞小镇”。

    宁乡、芜湖、孟州由于提得较早,当时声势不小。至今,在一些产业报告中,它们都被列为电竞小镇“先驱”。然而,在当地新闻网站、搜索引擎甚至政府网站上检索,它们的主要动态仍基本停留在2017年。

    据当地媒体报道,安徽芜湖曾与腾讯签订框架协议:

    将探索建设集电竞主题公园、电竞大学、文化创意园、动漫产业园、创意街区、腾讯科技创业社区、腾讯云大数据中心等新业态于一体的特色小镇,并引进举办QQJOY(企鹅动漫游戏嘉年华)和QGC(QQ手游全民竞技大赛)等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电竞品牌赛事活动。

    2017年,QGC夏季赛总决赛正式落户芜湖。不过,此后再未有两项赛事总决赛在芜湖举行的消息。其余如电竞主题公园,也没有相关动向发布。

    同一时期,由河南焦作市代管的孟州表示,将与华体电竞公司签约,合作建设全国首家保税电竞特色小镇,占地3000亩,计划投资20亿元,采用“保税+电竞”的思路发展。不过,关于这个听起来颇有特色的电竞小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尚未找到后续动向。

    和芜湖类似,长沙代管的县级市宁乡,提出建设“关山电竞小镇”的机遇来自一场赛事——2017年11月,“关山杯”2017湖南电子竞技运动会暨“NESO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湖南赛区选拔赛在宁乡举行。

    当时,宁乡城投集团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关山电竞小镇规划面积约4500亩,未来5年将投入近20亿元。很快,在几天后举办的首届“中部电竞论坛”上,这个数字又变成“超过150个亿”。

    两年后,长沙市政府网站一条关于宁乡的工作动态显示:

    就“对产业链研究不深”这一问题……奔赴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就中国电竞现状进行调研,并撰写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如何加快宁乡电竞产业发展》调研报告,对下一步加快宁乡市电竞产业提出发展建议。

    国内知名电子竞技场景运营商竞界电竞CEO任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竞是一个新兴产业,包含文创、科技、体育、旅游等综合性内容,很多业内人都还没理清电竞(产业)是怎么个玩法,让外部人来做就更难了。”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许多计划中的电竞小镇盈利模式并不明确,在“豪言壮语”之后,可能无疾而终,甚至转型房地产。

    不过,这些地方算不算完全退出电竞产业“竞争”?任立认为,“讲退出还为时过早,大家都还在摸索”。在他看来,抛开上海,其他城市发展电竞产业,基本都属于“1.0阶段”。

    图片来源:摄图网

    差异

    如上文所说,电竞涉及诸多经济领域, 相比中小城市,一线、新一线城市在相关产业及赛事所需的交通、服务配套等方面,显然具有更大优势。在政策扶持和市场机遇方面,同样如此。这无疑更有利于培育产业集群,或者说,更能扛住产业摸索期。

    例如,杭州下城区自2017年便开始谋划数娱电竞小镇。在持续推进下,2018年11月,小镇首发项目——海蓝国际电竞数娱中心正式开园,引进企业125家 。

    杭州下城区是位于杭州市中心的老城区之一,其发展电竞的一个重要机遇,是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专业比赛场馆此前宣布在此建设。

    虽然如今电竞能否在杭州亚运会上亮相尚存变数,但在“亚运会效应”下,杭州下城区电竞小镇仍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中。2017年在杭州起家的电竞俱乐LGD,也宣布将从上海搬迁回杭州的计划,其“新家”正在海蓝电竞数娱中心。

    目光再回到长沙,从近年宁乡市与长沙市区的电竞产业发展来看,尽管宁乡早早提出建设电竞小镇,但近来的电竞赛事,多选择在长沙市区开展,例如最近的IEF2019湖南·马栏山国际数字娱乐嘉年华。

    IEF是一项国际性青少年数字娱乐活动,经过15年发展,现已是中韩两国之间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在同期举行的电竞产业论坛上,韩国方面相关负责人、学者等也到长沙与中国企业展开交流。明显,依托其原本的文娱产业基础,长沙市区在电竞发展中显得更游刃有余。

    当下,还有不少大城市市区都在发力电竞小镇项目。

    比如,坐落在苏州相城区高铁新城的电竞小镇,一年多时间,已从孵化的唯一一家电竞类企业虚幻竞技,发展到如今集聚数十家电竞企业。今年初,武汉旅游发展投资集团,也对江夏电竞小镇进行了可行性研究项目招标。

    不过,身处大城市中心区域的电竞小镇,与作为乡村振兴战略支点的特色小镇相比,“小镇”一词背后的意义已有所不同,实际上也就是城市产业聚集地。

    机会

    当下,各座城市积极拥抱电竞,不仅是出于发展产业、带动经济、提高税收等方面的考虑,也是看好电竞赛事经济。

    办赛事本身不一定挣钱,但可以为城市带来巨大曝光量和关注度,还有随之而来的人流、商流、信息流,直接带动旅游和消费,间接拉动其他相关产业。

    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估算,2018年中国电竞产业的整体规模为940.5亿元,到2019年有望突破千亿规模。

    从细分领域看,目前游戏发行商、开发商收入占比超80%,但电竞生态市场占比未来可望超25%,包括电竞赛事、电竞直播、电竞俱乐部等。其中,电竞赛事主场化,是中国电竞产业当下的一场大型变革。

    尤其,电竞深受年轻人喜爱,如今“抢人大战”越发激烈,这也能为城市吸引力加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赛事其实就是城市名片。

    不过,对于中小城市来说,发展赛事经济,尤其瞄准能级高赛事,还是有些勉强。

    办赛事,最基本的要求是交通通畅。比如,如果与机场、高铁距离一两个小时仍不可达,就算是有交通问题了。

    同样,赛事肯定要有专业场馆来承办,这笔开支不小。另外,在组织赛事上,如果当地没有能力搭建公司,只能从别的城市调配,成本也会高许多。

    当然,大型赛事并不是中小城市发展电竞的唯一出路。有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竞的生态链很长,小一点的城市并不需要完整布局,占据其中一环就可以了。

    任立认为,中小城市发展电竞产业,最重要是因地制宜,找到自己的核心支柱。“比如有的为国内俱乐部提供专项服务,也可以专门做外设和硬件、做电竞教育等,也可以形成一个产业园。”

    据他透露,近年来,他每年都会与二三十个城市相关部门接洽,交流中最常讨论的三个问题就是:当地想要什么?这个东西(项目)能为当地带来什么?管理部门希望能够带来什么?这些讨论清楚了,才是评估花费和意向相关的事情。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